第十七章:挑衅

大国将相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既发现了李郃这个怪物般的新人,韦诸对剩下彭丑、李应二人的测试,其实已经是抱持无所谓的态度了。
    没想到出乎他意料,彭丑表现地比狐豨还要出色,同样将那块重达几百斤的石头举了起来,只不过做不到像李郃那样单手托起那块石头,更别提单手将其抛出去几丈远。
    这让韦诸在稍稍感到遗憾之余,亦不禁暗嘲自己的贪心:似李郃这等怪物,能遇到一人就值得他偷笑了,还奢求什么?
    况且这彭丑也不错,孔武有力、虎背熊腰,妥妥的猛士!
    出于欢喜,再加上对李郃、彭丑、狐豨三员猛士的喜爱,韦诸不止提拔李郃为百人将,就连彭丑与狐豨,他也授予了百人将的职位。
    反正他组建的新卒营,军中的职位大多还没有落实,作为翟家的家臣,韦诸有十分大的权力,这也是他不鸟东梁大夫范鹄的原因。
    片刻后,韦诸将狐费、李郃一行人带到了中军帅所——一间普普通通的土坯房。
    旋即,他唤来了营内的司甲,也就是掌管兵器、甲胄的军需官,指着李郃几人对那人吩咐道:“你带李郃他们去库房领兵甲,要新的。另外,李郃、彭丑、狐豨三人皆是百人将,发兵甲的时候,不要弄错了。”
    “是、是。”
    那位司甲官唯唯诺诺,带着几分讨好之色转身对李郃几人说道:“李百人将,请几位随在下前往库房。”
    这座土营就那么大,这位军需官早就听说了方才发生的事,如今再一看韦诸对李郃几人的态度,自然不然怠慢。
    “多谢。”
    李郃抱了抱拳,旋即又朝着韦诸抱了抱拳:“多谢韦营将。”
    “快去吧。”
    韦诸哈哈一笑,和颜悦色地挥了挥手,对比半个时辰前的冷漠,简直判若两人。
    目视着李郃等人走出中军帅所,狐费心中依旧震撼。
    纵使他与他父亲狐老早已瞧出李郃这位小兄弟深藏不露,假以时日必定能在军中崭露头角,却也没想到,这一日居然来地这么快。
    这才刚投军入伍,居然就当上了百人将。
    虽说他们狐氏一族的狐豨,今日也当上了百人将,但狐费很清楚,狐豨能当上百人将,大部分是出自韦诸对狐豨的欣赏,只有李郃与彭丑二人,才是凭着真本事当上了百人将。
    这让狐费暗自庆幸,庆幸他们父子当初坚决决定派族人与李郃一同投军,协助后者,否则,等日后李郃小兄弟在军中取得了高位,介时他们再让族人前往投奔,就算李郃小兄弟不在意,也难免也有人说闲话。
    韦诸可不知狐费正在暗自庆幸,转头对后者笑道:“狐兄,方才多有失礼,还请莫要见怪。”
    狐费微微一惊,当即回过神来,连忙说道:“韦营将言重了,是我等不懂规矩……”
    “诶。”
    韦诸抬手打断了狐费的话,旋即试探道:“狐兄,不知你等与那范鹄……咳,范大夫,是什么关系?”
    狐费假装没有听出韦诸的失言,心下微微一思忖,如实说道:“不瞒营将,我等是刚刚迁族至少梁的魏人,曾经居住于令狐邑,托……呃,在范大夫的相助下,如今搬入了东梁城。当时我等只认得范大夫,是故……”
    “噢。”
    韦诸顿时恍然,脸上的笑容也更浓了几分。
    他微微一转念,忽然问狐费道:“狐兄有没有考虑过,举族迁往芝阳?”
    “啊?”狐费愣了愣,旋即为难地说道:“这个……之前在范大夫的帮助下,我族已在东梁定居落户,要是突然反悔,恐怕不太合适……”
    “不要紧。”韦诸笑着说道:“这少梁,也不是东梁君说了算,韦某的家君、芝阳大夫翟膺大人,便不逊东梁君。哼!若非东梁君多次阻扰,翟膺大人早就可以尊称一声‘芝阳君’了……哼!”
    感受到韦诸对东梁君一系强烈的不满,狐费暗暗叫苦。
    谁能想到他狐氏刚刚迁族至少梁,便隐约见证了东梁君王燮与芝阳大夫翟膺两个派系之间的争斗呢。
    但愿他们不会卷入其中。
    “不考虑一下么,狐兄?”
    “这个……”
    见狐费几次委婉推却,韦诸稍稍有些失望。
    他轻哼道:“事实上,我少梁虽然人少,但其实城也不多,眼下缺人的,怕也只有东梁与芝阳。芝阳靠近我少梁的国界,一旦秦军攻破远里,芝阳便首当其冲,因此大多数人都不愿到芝阳居住……但其实东梁也好不到哪里去,况且我少梁水灾严重,东梁更是年年遭上游的山洪冲淹,我猜这些,那范鹄肯定没告诉你们。”
    “呃……”狐费的面色稍稍凝固。
    仔细想想,那位范大夫之前确实没提,直到李郃当时从那份地图中看出东梁有水灾的隐患,那位范大夫这才透露了真相。
    一瞧狐费的表情,韦诸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冷笑道:“我就知道。……那范鹄,素来就是这德行。”
    狐费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没有贸然开口。
    其实在他看来,那位范大夫的品行还是十分令人敬重的,至少比眼前这位韦营将之前的态度要和蔼多了。
    他当然知道,此刻韦诸之所以对他和颜悦色,不过就是看中了李郃、彭丑、狐豨几人罢了。
    没有这层关系,他狐费哪有资格被这位韦营将称呼‘狐兄’?
    之后的时间,韦诸几乎一个劲地在贬低、嘲讽东梁大夫范鹄,狐费一脸尴尬地听着,也不敢随意接茬。
    就当狐费如坐针毡之际,李郃等人终于回来了。
    此时的李郃几人,已换上了崭新的甲胄,手中握着长兵,隐隐给人一种精悍的气势。
    而作为百人将,李郃、彭丑、狐豨三人的甲胄较李应、狐贲、狐奋稍有不同,同时还多发了一柄剑,提在三人手中。
    “好!”
    韦诸开口称赞,狐费亦是连连点头。
    此时,狐费起身向韦诸告辞:“时候也不早了,在下也不耽搁韦营将的军务了,就此告辞,在下这几个后辈,就拜托韦营将多多照顾了。”
    “好说好说。”
    韦诸一口应下,起身准备相送。
    狐费连忙劝阻:“不敢劳动营将,在下自行离去就是了。”
    从旁,李郃亦开口道:“营将,费叔的马车停在芝川那边,距此有些距离,我等几人相送就足够了。”
    “那也行。”韦诸点点头,抱拳与狐费告别。
    于是乎,李郃几人就相送狐费离开了土营,不顾后者的劝说,一路相送到两里外,送到了这片土台的尽头,也就是马车停靠的位置。
    见李郃几人崭新的甲胄沾上了尘土,狐费感触颇深,用衣袖替李郃擦了擦,旋即感慨地说道:“那我便先回东梁了,如得空闲,不妨多回来看看……”
    说罢,他又反复叮嘱狐豨、狐贲、狐奋三人,叫他们多听李郃的意见。
    见狐豨三人纷纷拍着胸脯答应,狐费这才与众人告别,坐上来时的马车,返回东梁。
    “咱们也回去吧。”
    “嗯。”
    “好。”
    目送狐费的马车远离,李郃一行人亦回到了土营。
    从今日起,他们就要作为少梁的军卒,住在这座土营内了。
    就在他们刚准备进土营的时候,正巧看到韦诸牵着马从营内出来。
    “韦营将。”
    李郃几人打了声招呼。
    韦诸笑着点点头,说道:“送走狐兄了?”
    “啊。”李郃点点头,旋即好奇问道:“营将,你要出营?”
    “啊。”韦诸点了下头,笑着说道:“我去一趟芝阳……”
    说着,他朝李郃神秘兮兮地笑了一下,旋即开着玩笑催促道:“好了,你们几人先进营吧,这个时辰,营内差不多该开饭了,倘若迟了,就只能吃些残羹剩饭了。”
    说罢,他翻身上马,在朝着李郃几人挥挥手后,策马朝西而去。
    李郃很纳闷韦诸方才那神秘兮兮的笑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架不住彭丑、狐豨几人一听到开饭来了精神,于是一行人直奔饭堂。
    土营内的饭堂,设于一间占地颇广的低矮土房内,外面其貌不扬,里面倒是十分宽敞,摆满了一排排的长桌与长凳。
    等到李郃几人走入时,饭堂早已人满为患,有的已排队打了饭,正坐在长桌旁狼吞虎咽,而有的则端着瓦碗还在排队,整个饭堂内,一片人声嘈杂。
    可当李郃几人走入时,嘈杂的声音迅速就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看向了李郃一行人,有的敬畏、有的冷漠、有的愤恨,神色各异。
    总之,大多数的人都对李郃等人露出了敌意。
    对此李郃毫不意外,谁让他之前为了给狐豨等人出气,将那块重达几百斤的巨石抛向了围观的士卒,以此吓唬对方呢。
    这座土营就这么点大,相信此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军营。
    李郃向来不主动惹事,但倘若有人胆敢上前挑衅,他也不介意教训一下对方。
    毕竟军营里嘛,向来是谁拳头硬、谁说话就有分量,而他的拳头,足够硬!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李郃一行人十分安分地排队打了饭,旋即找了个有连坐空位的位子坐下了。
    没想到李郃刚坐下,在周遭围观的那群士卒中,就走出一名乍看十分魁梧的壮汉,推开准备坐在李郃身边的李应,反身坐在了李郃旁边的长凳上,双肘反搁在长桌上,微昂着头,侧目看着李郃,打量着李郃身上的甲胄,啧啧有声地说道:“啧啧,百人将……听说你今日很嚣张啊,小子。”
    “有何指教?”
    李郃斜睨了一眼来人,淡淡说道。
    他隐约感觉到,随着此人的出现,四周传来的恶意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浓,许多士卒都毫不掩饰凶恶的眼神,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趁着还没打,赶紧吃两口。”
    感觉气氛不对的李应,连忙提醒身旁的狐贲、狐奋二人,同时不忘伸手往碗里抓饭吃。
    他有预感,这里即将发生一场混战!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