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两天一夜(求收藏!求票票!)

综艺我为王 作者:小鹿爱小胖

      (新书起航,求收藏!求票票!求一切呀!)
    看到儿子有些严肃的说要商量事,梁建伟和林萍对视一眼,想法却各不相同。
    梁建伟想的是——这小子估计是在单位闯祸了,大早上求帮助来了。
    而林萍想的却是——难道儿子谈恋爱了?这是要公布恋情?
    不管想法如何,他们都在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梁栋,搞得他刚刚鼓起的勇气,差点乱掉。
    深吸一口气,梁栋开口说:“我想创业~”
    “什么?”夫妻俩异口同声,显然梁栋的答案出乎他们的意料。
    梁建伟拧着眉头:“创业?你在电视台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想创业了?”
    林萍也问:“就是,你端的可是铁饭碗,而且这么年轻,未来大有前途,这时候为什么要蹚浑水呢?”
    梁栋就知道他们是这个反应,天下都一样,有能力的父母,都希望孩子按照自己的设想,去过安稳的生活。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不想工作,天天出去花天酒地,又能花掉几个钱?
    但创业就不一样了,说赔就赔,动辄几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多少家底都不够赔的。
    撕葱:你丫说谁呢?
    梁栋挥挥手,这没你的事儿~
    “爸,我不是突发奇想,是真的想自己做点事。
    您也知道,电视台这种地方太看重资历了。
    即便有李叔帮衬,我想熬出头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到时候李叔还在不在位都两说呢。
    他要是不在,我想在没有靠山的情况下更进一步,难度您比谁都清楚。
    别忘了那是哪?smg!卧虎藏龙的地方!
    鬼知道谁的背后站着市里哪位领导?或者哪位领导夫人?我又怎么保证竞争的过别人?”
    梁栋的话不说振聋发聩吧?至少也让夫妻俩同时沉默下来,他们都知道梁栋说得对。
    现在李纲在位怎么都好说,他若是退下去或者被调走,别说梁栋,就连梁建伟的广告公司都不一定能稳住。
    这么一想,梁栋想创业的想法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这么大的事,夫妻俩肯定慎之又慎,绝不可能被儿子一两句话说服。
    但至少是个好的开始,梁建伟很认真的问:“既然想创业,肯定得有好的项目,你先说说看~”
    梁栋点点头:“我准备做综艺,毕竟身在电视台,对娱乐圈或多或少有了解。
    如今国家在文化产业的支持力度远超以往,且越来越多的热钱涌入,盘子肯定越做越大。
    如果把握好进场的时机,我们是有机会分一杯羹的。”
    这话梁建伟是认同的:“娱乐圈吗?方向没问题,至少我们还算熟悉。
    如果你想贸然进入一个不熟悉的领域,我肯定不会同意,继续说!”
    梁栋似乎受到了鼓舞,讲话的音量都大了几分:“娱乐圈无非就几个板块,影视剧、音乐、综艺。
    前两者我不懂,而且竞争对手太多,我暂时不考虑,综艺就不一样了。
    首先,我在台里这几年,一直在综艺部门,而且前后两次完整跟组,积累了不少经验;
    其次,有李叔在,短期内,我们自己制作的节目不愁没人接盘,当然,至少得在水准线上,否则李叔也会为难。
    最后,综艺市场乃是一片蓝海,甚至可以说,国内的综艺仍处在萌芽状态,未来大有可为。
    说句俗点的话,只要做出收视率,这里面的利润极高,远超电视剧,不次于大卖电影!”
    梁建伟陷入沉思,对于儿子的话,他是认真听了,完全没有敷衍的意思。
    他能够感受到儿子的这个想法不是突如其来,而且有认真思考过,一二三点逻辑清晰。
    但这还不够,于是他问:“有具体想法或者计划吗?”
    梁栋早有预料,从背后抽出昨晚连夜赶出来的计划书,搁在桌面上:“这是我做的全新综艺策划,您过目。”
    梁建伟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你自己独立想出来的?”
    一档全新综艺的诞生,绝对不是简单的灵光一现,涉及到方方面面,包括道具的运用、场地的选择、剪辑的风格。
    如果这一切都是儿子自己想出来的,那他可要刮目相看了。
    也就是对自己亲儿子,要是外人梁建伟肯定会想的更多。
    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展现过多天赋才华的年轻人,怎么突然有了这方面能力?
    但谁让梁栋是他亲儿子呢,在父母眼中,孩子肯的是最好的,自然也就不会多想。
    迫不及待的翻开名为《两天一夜》的策划书,仔细阅读起来,就连刘妈来给梁栋上早餐,他都没有抬起头。
    林萍也很好奇,但她没有急着跟丈夫抢,她知道这个事需要丈夫拍板,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
    于是她只好通过给儿子夹菜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梁栋也是真饿了,昨晚吃了砣掉的方便面,接着就开始做策划,整晚都没睡,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这时候面对精致的早点,他哪还忍得住?一手面包一手煎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萍心疼道:“你慢点,不够还有呢,没人跟你抢~”
    紧接着招呼刘妈:“刘姐,麻烦你再给小栋做点吃的,看这孩子饿的~”
    梁栋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够了够了~”
    话音刚落,梁建伟把策划书往桌上轻轻一摔,勾着嘴角道:“这策划有点意思~”
    林萍也顾不上关心儿子,伸手把策划书拿过来满足好奇心。
    梁栋嘿嘿一笑,用牛奶把噎住的食物顺下去:“关键是制作经费不会太高,毕竟以‘没钱’为由折磨嘉宾和主持人,也是这档综艺的卖点之一。
    观众们还是很愿意看大明星们吃苦的~”
    梁建伟点点头:“说的有道理,我看你在策划中写了,准备邀请吴综献来做核心主持人?”
    梁栋肯定道:“对,目前来说,还是呆湾那边的综艺人比较专业,他们比较放得开,会做效果,而且能吃苦!
    关键是酬劳不高,另外,献哥的号召力也是我们所需的,有他加盟,再邀请嘉宾或其它主持人就容易多了。”
    他的回答引得梁建伟的高度赞扬:“说的对,吴综献在业内地位很高,如果他都肯吃苦,其它人也不好意思耍大牌。”
    说完,他手指在桌上点了点,接着问道:“你准备将其做成季播综艺?”
    梁栋无奈道,“其实,我更想做成周播的长寿综艺。
    但现在条件不成熟,只能先做一季试试水,如果电视台有意长期合作的话,再转成周播也不晚。”
    梁建伟毕竟是在台里当过领导的人,他一下就猜到了儿子的顾虑。
    制作经费是一方面,还有个所属权的问题,显然这档节目做出来以后,版权归梁栋所有。
    电视台会允许一部版权不属于自己,且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节目,长期霸占着黄金时段吗?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如果这样的话,按照儿子的想法,做成季播再合适不过。
    当然了,真要是做出碾压级别的成绩,看在收视率的份儿上,台里也会妥协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梁建军拍板道:“我同意了!
    但有言在先,台里的工作别急着辞掉,可以挂个停薪留职。
    一旦这档节目失败,你老老实实回去上班,从此以后别再提创业的事。”
    梁栋不假思索道:“没问题,如果失败,证明我没那么个能力,自然不会再提创业。”
    “好,你也长大了,说出去的话可不带反悔的~”
    “当然不能,不过我有信心做好~”
    “有信心是好事,也别太盲目,我这边尽量给你支持就是,说吧,都需要什么?”
    “计划虽然是做一季,但我认为应该先做出两集试播,如果反响不错再继续,反之也没必要浪费钱做下去了。”
    梁建伟很满意儿子的谨慎态度:“好,就按你说的办。”
    梁栋缓了口气,思衬道:“首要任务是先注册公司,把法律和手续问题落实了;
    然后我要联系献哥,他是关键一环,得先说服他加盟才行;
    同时还要搭建团队,户外拍摄,vj、作家、造型师、道具师,每一个部门都要精益求精;
    最后,还得您跟李叔打个招呼,节目我会尽快制作剪辑,成品出来后,我想尽快在台里试播。”
    梁建伟微微颔首:“公司问题我让法务帮你办,注册资金1000万!
    这笔钱算是我给你的创业启动金,再多会伤到公司正常运营,至于有没有后续就看你的能力了。
    吴综献我托人打听一下,看他最近有没有来内地的工作,如果没有你得亲自飞一趟呆湾。
    至于搭建拍摄团队你得自己想办法,我帮不上忙。
    你李叔那边不用担心,晚上我请他吃饭打招呼,问题不大。”
    爷俩一人一句,很快就把大方向和部分细节聊透,剩下的事情就是执行了。
    吃完早餐,梁栋站在门外廊檐下抬头望天,心中被志气填满。
    想想上辈子寸步难行的窝囊感,和刚刚短短半个小时的舒畅,那对比简直是天然之别。
    所以说,有时候努力和才华在投胎面前,根本一文不值!
    不管如何,这一世就算正式起航,至于能到多远的地方,就看自己的能力配不配得上这次机遇了。
    柔和的晨光撒在身上,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春光勾起他的困意。
    不过现在不是补觉的时候,他得抓紧组建团队。
    一档节目的筹备,不可能全靠自己完成,人多力量大,干起事来也痛快!
    他第一个要寻觅的人,也是他设想中,未来接替自己成为《两天一夜》总导演的人。
    毕竟他的记忆中有太多好的点子等待开发,不可能一直绑在一档节目上。
    如果一切顺利,等《两天一夜》站稳脚跟,他就会将节目交到值得信赖的人手中,抽出精力制作其它节目。
    而这个值得信赖的人,除了后世《极挑》的总导演颜闵,他想不出第二个人。
    此人腹黑、喜欢折磨明星的风格,很对梁栋的胃口。
    他相信,只要自己奠定好基调,颜闵一定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不会让节目变了味道。
    如今颜闵也跟他一样,在台里打杂,给前辈们跑腿当跟班,完全没有后世的风采。
    话又说回来,若他现在志得意满,梁栋也没机会招揽他。
    开车回到台里,找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颜闵的位置。
    可能是刚上班的缘故,找到颜闵的时候,他正在楼道里抽烟偷懒呢。
    安防门一推开,颜闵本能的扔掉烟头,瞬间又意识到这个行为不好,赶紧一脚踩住,紧张兮兮的看着门打开,结果露出一张和他差不多普通的脸,狠狠的松了口气。
    无语道:“你小子走路没声音的?”
    梁栋抽了抽鼻子,烟味勾起了他的瘾,不管是此梁栋还是彼梁栋,都有抽烟的习惯。
    贼笑一声:“颜哥,上班时间偷溜出来抽烟,说吧,准备怎么收买我?”
    俩人之前算是认识,但关系说不上好,毕竟不在同一个组里,只是因为两家住得近,所以偶尔碰到也会聊几句。
    颜闵愣了下,这可不是他印象中的梁栋,毕竟此前梁栋从没跟他开过玩笑,甚至有些一本正经。
    不过认识这么多年,他也没多想,只当梁栋心情好。
    无奈的摸了摸鼻头:“请你吃午饭还不行?”
    “吃饭就算了,来根烟,跟你说点事~”
    颜闵又是一怔,什么情况?看对方的表情,好像真的有事要说,自己也没欠他钱啊。
    得亏梁栋不知道他心里所想,不然非得点个赞不可。
    腹黑之人的共通想法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什么药,微微犹豫后给他递了根烟,还亲自帮忙点火。
    梁栋叼着烟嘬了两口,慢悠悠的说,“颜哥,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
    兄弟我有个想法,需要你的支持。
    但在此之前得问你个问题,在台里这几年,有没有觉得无聊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