ℝòūsHūɡê.ℂòм 被府中管事的大鸡、巴狂

兄弟共妻 作者:枫叶红

      “啊……”奴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小腹一阵抽搐痉挛,颤抖着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男人伏在她的身后,紧紧地抵在她的体内深处,“噗噗噗”地射了出来,滚烫的浓精尽数浇在她的肚子里。
    足足射了数息,才完全停了下来。
    奴儿软着身子趴在冰冷的假山石上,整个身子犹在不停地抽动。
    男人一脸轻松地从她体内退出来,提起一旁的裤子穿上,系上腰带,四下看了一眼,依旧从来时的路离开。
    奴儿仍旧趴在假山上,整个人还没有缓过来。
    有人往这边来了,布鞋踩在坚实的泥土路上,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奴儿完全没有听到,等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来人已经站在距离她不到三尺的距离。
    奴儿骇然抬起头,惊慌地看着眼前的人,“孙、孙管事?”
    来人姓孙,是府上的一名管事,四十来岁的年纪,穿一身石青短褐,黑色布鞋,容长脸,不露而威。
    奴儿此刻衣裳不整,袒胸露乳,手忙脚乱地想去拽衣服,却挡了上面露了下面,越急越乱,羞得她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孙管事将她浑身上下收进眼底,却仿佛看不懂一般,故意道:“奴丫头这是怎地了?让孙叔帮你看看……”
    他说着上前一步,将奴儿挡在胸前的手强硬地掰开,露出一对白皙诱人的奶子,蒲扇般的大手罩上去,握住少女滑嫩的椒乳又捏又揉,口中一边道:“疼不疼,孙叔帮你揉揉?”
    “孙……孙叔……”奴儿又急又怕又羞,慌乱地想推开男人,却被男人铜墙铁壁般的怀抱紧紧地箍住动弹不得。
    男人粗糙的大手毫不怜惜地大力搓揉她的奶子,揉得她又疼又有一股说不出的爽感。
    “乖妮儿,你的奶子好嫩……”孙管事大力亲吻她粉嫩的脸颊,一边将手强势地插入她腿间,抚摸她的嫩逼,“乖妮儿,给叔看看你的嫩逼……”
    两条腿被分开,少女神秘的私处毫无'群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整理遮挡地呈现在男人眼前,细细的阴毛卷曲着,两片蚌肉红肿外翻,小穴口犹在缓缓地溢出白浊的精液,看上去淫荡而诱人,让人直想肏。
    “啧,这是射了多少进去?”男人将粗糙的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抽送起来。
    “别……”奴儿吃痛,使劲将他的手往外推。
    孙管事插了两下便抽出手,三两下解开腰带,宽松的布裤子往下一滑,露出一根又粗又长的深黑色大鸡巴。
    奴儿意识到什么,又想逃又害怕,然而此刻已经由不得她了。
    “乖丫头,让孙叔操操你的嫩逼。”孙管事将奴儿的腿分开,挺着粗长的大鸡巴逼近,奴儿退到身后的假山上,被硕大的圆龟头抵近,陷在柔软滑嫩的小穴口,浅浅地抽弄研磨,用力一顶,缓缓地挺了进来。
    坚硬如铁的大鸡巴一寸寸的强硬顶入,缓缓地插到底,整根没入。
    “啊……”奴儿刚刚高潮的身子被男人的大鸡巴一插进来,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被府中管事的大鸡、巴狂、插小嫩、逼2
    孙管事被小姑娘的嫩逼紧紧地绞住,舒爽地吸了一口气,缓了一下后才开始抽送起来。
    男人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坚硬炙热,在奴儿的小穴里一记记贯穿,把她插得爽死了,小穴不停地收缩,紧紧地绞着大鸡巴。
    孙管事蒲扇般的大掌紧紧地抓住小女孩儿的椒乳,用力之大,几乎将她的奶子捏爆,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肆意凌虐,越插水越多,越插被绞得越紧,孙管事忍得额上青筋暴起,只管狠狠地抽送,“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听得人面红耳赤。
    玲兰等了半天还没见奴儿回去,便偷偷找了过来,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假山后,探头一看,只见奴儿被一个男人压在假山上,两人衣裳不整,男人粗硬的大鸡巴在奴儿的小穴里快速抽送,看着又吓人又让人不适,玲兰直臊得满脸通红,却又忍不住一直看,只看得浑身的血液都快燃起来了。
    死丫头真是个骚蹄子,随便哪个野男人都能肏她的屄,小小年纪就如此浪荡,长大了还不知道是个怎样的淫娃荡妇!
    她一边愤懑地在心底骂嚷,一边又心痒得不行,想起和这丫头一起被男人肏屄的滋味,就口干舌燥,淫水都流出来了。
    她夹紧了双腿躲在假山后,双目渴望,红通通的小脸烧得可以烫鸡蛋了。
    这个时候她倒有些羡慕奴儿放得开,守着那些清规戒律有什么用?哪里及得上男欢女爱的快活?
    那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暗中有人偷窥,孙管事肏着比他女儿还小的姑娘的嫩逼,舒爽得整个人都快爆了。
    “好丫头,你的骚逼夹得叔的鸡巴好紧……”
    “啊……啊……啊……”奴儿完全沉浸在被大鸡巴肏干的快感中,大龟头每一次都顶到她最敏感的那一点,爽得她整个人都快要上天。
    孙管事双手抓着她的奶子,低下头胡乱亲吻她的嫩脸,奴儿配合地伸出粉嫩的小舌,被他含在口中吸吮,两个人一边激烈地亲吻一边狠狠地撞击,奴儿的阴埠都被撞红了,流出来的淫水将两人的结合处打湿了一大片。
    孙管事活了四十年,除了和媳妇儿刚成亲那会儿,何曾这么快活过?
    怀中鲜活的肉体让他感觉自己都年轻了不少,整个人干劲十足,足足肏了一柱香的功夫,才终于忍不住要射了。
    “射了……射了……射在你里面……给我怀个孩子……”
    孙管事狠狠地冲刺,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啊啊啊啊……”奴儿被顶得直尖叫,甚至忘了这是什么场合。
    倒是玲兰替他们两个紧张,一边又刺激得不行,直咬住下唇,小脸绯红,手指紧紧地绞住手帕,后来实在忍不住,按在了自己的下体上。也不知道是要堵住里面的水,还是想获得一丝快感?
    “啊……”奴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整个人颤抖着泄了出来。
    孙管事趴在她身上,龟头猛地暴涨,精关打开,灼热的浓精一股一股地射在她的肚子里。
    被插、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园子里的那一对此刻也到了紧要关头,叶紫被插得整个人都在发抖,手指紧紧地抓住椅背上的扶手,小穴不停地收缩,紧紧地绞着男孩子粉嫩的肉棒,让它每一下都撞到自己最敏感的那一点上。
    苏璃站在叶紫身后,胯部快速有力地耸动,“啪啪啪”地撞在她肥嫩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啊啊啊啊……”
    叶紫整个人都爽飞了,小穴收缩绞紧到了极致,一波波的快感如同浪潮一般不停地堆积叠加在一起,将她不停地往上抛,一直抛到了云端……
    “啊……”叶紫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体内深处过电般地一阵痉挛,有什么东西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苏璃也到了,抵在她的小腹深处射了出来。
    她几乎能清晰地感觉到龟头暴涨的形状和精液在她的小腹中汩汩地涌动。
    许久之后,她才慢慢平复下来,整个人瘫软地靠在椅背上,额前的秀发都汗湿了,一缕一缕地贴在脸上。
    苏璃系好裤子在她旁边坐下,伸手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一手握着她的乳儿,一边低头在她脸上香了一口,“可要去泡温汤?”
    叶紫顺势倚进少年怀里,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也不管自己这副衣裳不整的样子会不会被人看见,大剌剌地敞露着下体。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无限亲昵而甜蜜。
    叶紫闻着少年身上清爽好闻的气息,心里涨得满满的,这些天因思念而空虚的心得到了填补。
    “冷不冷?”苏璃一边用袖子替她挡风,一边又舍不得将眼前的风景掩盖住。
    春日里的暖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叶紫终于明白外国人为什么喜欢日光浴,直接照在皮肤上确实舒服。
    偶尔一丝微风拂过,带来一丝沁凉的寒意,叶紫懒懒地不想动,只道不冷。
    苏璃怕她着凉,伸手将她胸前的衣襟拢了拢,推她起来,“走吧,去泡温汤。”
    叶紫将裤子穿上,将衣服整理好,和苏璃手拉着手出了园子。
    一干丫头低着头等在月洞门口,叶紫也丝毫不害羞,她现在脸皮已经非常厚了。
    玲兰站在丫头们后面,脸看上去似乎格外地红?也许是晒的。奴儿头发散乱,衣服上也有些灰和草屑,不知道去哪儿滚了这一身,倒是她格外嫣红的唇引起了叶紫的注意。
    不过她也就看一眼就过去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谈恋爱的人,心思是不会太放在别人身上的。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在前面,一干丫头保持距离落在后面。
    奴儿和玲兰走在最后,两个人故意放慢了脚步,和前面的人落下一大段距离。
    玲兰悄声道:“你怎么和孙管事……”她比了个手势。
    奴儿脸上一臊,原来被她看见了?她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凑近玲兰耳边如此这般一通解释。
    “你……”玲兰听完震惊地瞪大眼,“我还当你就跟孙管事,原来还有一个?”难怪去了这么久,她还当孙管事年富力强,原来是两个男人?
    这丫头胆子也忒大了!
    奴儿捂嘴娇俏一笑,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姐姐你不想么?”
    玲兰:“……”
    “死丫头!”她追上去打人。
    ρΘ1⑧кáň.cΘм(po18kan.co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