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平安时代(三)

「咒回」我才是最强np 作者:蓝莓酸奶我的爱

      带着些许寒意的风吹过,与树叶交互缠绵沙沙作响,傍晚的云霞余晖将整个天空蒙上一层粉紫色的光晕,远处深紫色的云雾缭绕,软绵绵的大团云彩如同精灵般嬉戏玩闹。
    澹台欲睁开眼睛,没想到这次回到的竟是她的神社,神社的外部构架还如曾经一样,却好似经历过什么样的大型战斗,毁坏了大部分,早已不如往常一般绚丽辉煌,走过残垣断壁之后,来到了另一处宅院
    隐藏于外部的衰败,这处如宫殿一般的豪华宅院外溢着恐怖的恶念,深紫色的诅咒气息萦绕于屋顶,范围大到将上方的整个天空染成可惧的颜色。
    外层被浓郁的神力结界包围着,她几乎在一瞬间就感受到那神力是她曾经所拥有的黑暗神力,正因为有强到无法比拟的黑暗神力,所以敌人进入的可能微乎其微,而同样从内部逃走的可能也绝对没有。
    在刚刚的路途中,她接受炼化了宿傩传入的微少黑暗神力,身体却仍旧虚弱不堪,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废人一般的存在,过去的辉煌成就如过眼云烟一般闪过,那些强大到无人能敌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终究是一切都毁掉了,她甚至不知道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原因,却只能像一只蚂蚁一样任人碾压,这种颓废到至极的情绪正强烈地外溢着,好似是故意要让别人感受到一样
    澹台欲轻叹了一口气,好似放下了担子似的,无力地躺倒在宿傩的怀里
    两面宿傩感受到怀里的人的动作,低头便对上了那双如同被大雨洗过还残留着水珠的黑色眸子,黑色瞳孔中是绝望与颓丧,好似终于认清了现实一般,他移开视线,冷哼了一声
    “放我走吧”
    她说,声音轻到难以辨识,黑发如墨更将她的脸色衬得苍白
    “你觉得我杀了那么多人才得到的你,会随便放你走?”两面宿傩双臂收紧,丝毫不在乎是否会弄疼她,却又好似报复似地故意地让她疼
    “那你杀了我吧”
    澹台欲将仰起头,露出漂亮纤细的脖颈,柔弱到一碰就会碎掉,衣服在战斗中有些破裂,此刻顺着脖颈往下看是一片雪白的肌肤,再然后是柔软纵深地沟壑
    两面宿傩没有说话,好似思考杀了她的可行性,却又好似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加快了脚步走入结界,一进入结界便是扑面而来的血腥的味道,仅凭着微少的力量也能感受到现在这处宅院怨气深重,虐待与杀戮在这里开展,无数的怨灵将这里充斥。
    澹台欲忍住心中想吐地冲动,但是还是看到一些女人和小孩的尸体的时候忍不住干呕了起来,腥红色的鲜血长河将长廊的两边染成艳丽的景象,几团长发杂糅在一起随意地仍在血河之中,女人和孩童的衣物在血河上方漂流,偶有漂浮的残肢断臂,或是眼珠,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怨念,一切的一切都无比的恶心。
    “你想像她们一样死掉吗”他语气平静,好似只是在陈述今天的天气不太好
    然后他感受到了怀中人身体地颤抖,低头便对上了小鹿一般满是惊恐地双眸,他的神明好似终于相信了她曾经所救的小孩就是这么的可怕,突地他手指感受到了温热的水渍,竟是害怕地哭了么
    “哈哈哈”
    两面宿傩笑了,然后继续得往前走去,在长廊的尽头是另一处结界,结界内春暖花开,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与外界的恐怖隔绝
    他在一处如同当时黑暗神主殿装饰一样的门前停下,门前站着地是一位白发少年,面容精致,他恭恭敬敬地在此等候着,好似早就料到今日会有人来
    按照当初神殿的模样建造,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外院的桃花树也同当年一般灼灼其华,唯一不同的是这处主殿清冷无比,不再有人气,调笑打闹的那些人不再存在,欢声笑语也不会再有,春暖花开,时过境迁,那些曾经的陪伴早已随时光而逝去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两面宿傩,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两面宿傩将她放在床榻,转身不再看她,轻柔的粉纱被风吹着飘,花瓶中的桃花枝条是新鲜折断的,还带着一些水汽
    怀抱一瞬间空了,不知为何他的心绪有些烦乱。看着这枝桃花,他突地记忆回到十几年前的那天,他同样折断了一枝花,连带着他的稍稍萌芽的爱意。但是好像,爱意并没有被折断,而是在他内心的深处隐藏着,如同菟丝花一般汲取着他的养分,即欲将他整个人摧毁
    心脏是在跳动吧,那隐藏与恶意之中更深的爱意是否早就将他侵蚀,他对她的神明,到底是恨更多还是爱更多呢,他不明白,非常地不明白
    很不开心
    干脆杀掉好了,影响他的都应该被他杀掉,他正欲转头
    却突地感受到衣袖被抓住
    “宿傩,我什么也没有了”琉璃月色般的双眸此刻含着水光,好似易碎的冰晶一般,深黑色的瞳孔正如那年一样只能存下他一个人
    对上她眸子的那一瞬间,两面宿傩才明白,哪有什么恨,他从最开始便是爱她的
    “我不该攻击你”他听她这样说,眼眸中是恐惧与后悔,然后又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不再说话。
    她的手攥着自己的衣袖,微弱地拉了拉他,力量轻到几乎感受不到,但是他还是顺着这个力道倾向了她。
    她双手随即缠绕到自己的脖颈,声音颤抖着,呼吸带着的温暖气息在他的耳尖萦绕
    “宿、宿傩,爱我吧”
    说完,早就凌乱不堪的衣物被褪下,露出了他在梦中想象过一万次的景象,她拉着他躺倒在床榻上,有些干裂的唇擦过他的脸颊
    “爱我,好么”
    温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也落进了他的心里
    “好”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声音颤抖,沙哑到可怕
    烛火熄灭,黑暗携卷着旖旎袭来
    夜色中
    ‘你所做的将会成为你的审判书’
    甜腻到心底的呻吟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门外少年悄悄红了脸,堪比桃花般娇艳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