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穿越之幸福小日子 作者:萌他他

      儿这么一说,林涵儿哪敢不收这糕点,不过他还是看了眼林宝儿,得到了哥哥的同意,林涵儿喜滋滋的收下了,“那涵儿就收下了,谢谢秀阿么。”
    “傻孩子,这有啥可谢的。来,宝哥儿,我来和你一起炒菜做饭。”张秀儿提着篮子跟着林宝儿走进了厨房。
    林涵儿则抱着糕点走进了房间,他得把糕点放好,这些糕点他要和哥哥慢慢吃,他才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呢。
    厨房。
    张秀儿指着眼前的葱姜蒜和辣椒,问道,“宝哥儿,你摘这些土蛋,辣块,辣果回来干啥?”
    林宝儿笑着解释道,“秀阿么,这些可是好东西,做菜可好吃了。”林宝儿指着葱姜蒜辣椒一一给张秀儿说明它们的名称还有作用。
    “宝哥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
    林宝儿只好将他对林涵儿林大虎说的又跟张秀儿说了一遍。
    “这可是好事啊,神仙保佑啊。宝哥儿,你和涵哥儿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大山哥和玉哥么在天上看着肯定会很高兴的,他们也会一直保佑你们的。”
    “呵呵,借秀阿么吉言,我和涵儿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到时候秀阿么,林爷爷,村长伯父莲伯么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我们林家村的日子都会越过越好的。”
    “呵呵,宝哥儿你还别说,也许真有那么一天呢。不过,眼下,我们还是准备晚饭吧,炒些什么菜好呢。”
    是啊,赚钱这件事要慢慢来,眼下还是准备晚餐重要。“秀阿么,我今天上山抓得了一只野鸡,我准备杀来吃。还有我还准备炒个黄瓜炒蛋,做个西红柿蛋汤,那野鸡一半来用辣椒炒,一半用来炖汤,还有素炒个荠菜。”
    张秀儿提着野鸡,笑着对林宝儿说:“宝哥儿,你还别说,这野鸡还挺重的,要不我们别杀了,你来养着吧,也能卖几个钱呢。你说了那么多个菜,丰盛着呢,够我们吃了。”
    “秀阿么,把它杀掉吧,我和涵儿都馋肉了,杀了它好给我们打打牙祭。再说了,一只野鸡也卖不出几个钱,还得养一阵子,还是把它杀了吧。”
    “宝哥儿都这么说了,那秀阿么就把它杀了啊。”
    “嗯,秀阿么,你杀吧,灶上有热水。”
    趁着张秀儿杀野鸡的时候,林宝儿煮了8人份的精米饭。不是林宝儿不懂得持家,而是他觉得林涵儿很久没□□米饭了,需要改善下伙食。林涵儿还小,一天吃那些玉米馍馍的,不好。不过,他但是觉得多吃点粗米饭之类的粗粮也不错,粗粮营养高么。林宝儿决定了,以后他们粗米要吃,精米也要吃,换着来。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宝儿和张秀儿把晚饭做好了,林涵儿也把碗筷洗好了。
    林大壮带着林大虎,林爷爷,村长夫夫也来到了林宝儿家。
    林大虎一进林宝儿家,就看到院子里那一桌香气四溢的菜了,“爹爹,宝哥儿,涵哥儿,我们来了。”
    林宝儿三人从厨房里出来,看见院子里站着的几人,互相打着招呼。
    “当家的,福伯父,承安大哥,莲哥么你们来了啊。”
    林宝儿和林涵儿也向几人打着招呼,“林爷爷,大壮伯父,村长伯父,莲伯么,你们不要站着了,快坐下来吃饭吧。”
    村长夫郎刘莲儿笑着说:“宝哥儿,涵哥儿,真是两个懂事的哥儿,来这是林阿么带来的蜜糖,给我们两个懂事的哥儿吃的。”
    林涵儿看了眼林宝儿,得到林宝儿的点头后,乖巧的接过刘莲儿给他的一罐蜜糖,甜甜的说:“谢谢莲阿么。”
    林福摸着自己的胡须站在一旁说道, “宝哥儿,涵哥儿,爷爷没带啥东西来,你们不会嫌弃我这老头子吧。”
    林涵儿赶紧摇了摇头,“涵儿不会嫌弃林爷爷的,涵儿长大了还要养林爷爷呢,还有大壮伯父秀阿么,村长伯父,莲阿么,涵儿和哥哥不会忘记你们的好的。”
    “是啊,我们兄弟两不会忘记你们对我们的好的。”
    “哎呀,说这些干啥,秀阿么就是喜欢你们哥两,秀阿么知道你们都是懂事的乖孩子,我和你莲阿么一家,还有你林爷爷,就是希望你和涵哥儿找个好人家,一辈子不愁吃喝,过的幸福就够了。莲哥么,你说,是不?”
    “是啊,宝哥儿都12岁了,过两年就可以许人家了,涵哥儿也8岁了,没几年也要许人家了。到时候,我和你秀阿么会给你们找个好人家的。”
    林宝儿黑线,怎么就说到嫁人了,他还没这个打算呢。
    一旁的林大虎见几人还在说话,还没准备吃饭,立马催促道,“ 宝哥儿,涵哥儿,父亲爹爹,林爷爷,村长伯父莲阿么,你们不要说了,快吃饭吧,我都饿了,你们不饿吗?”
    张秀儿看着林大虎的馋样,笑骂:“瞧你那馋样,我是不给你吃还是怎么,给人看见了多丢脸啊,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呵呵,好了,林爷爷,大壮伯父,秀阿么,村长伯父,莲阿么我们快吃饭吧。”
    众人入座后,张秀儿对着几人说道,“好,我们快吃吧。这是我和宝哥儿做的,你们快尝尝,可香了。”
    村长夫郎刘莲儿指着西红柿蛋汤,辣子鸡,说: “哟,这是啥菜,我怎么没吃过呢?那红红的是啥?”
    林宝儿笑着解释道,“一个是西红柿,一个是辣椒。”
    “西红柿?辣椒?这不就是酸果,和辣果么。”
    林宝儿只好又将他那一套说法对着几人说了一遍。
    “这样啊,宝哥儿还有涵哥儿是个有福的。”林福说道。
    “是啊。”村长夫夫也同意。
    林宝儿将米饭盛上来的时候,几人一看是精米饭,不免得说了林宝儿两句。
    “宝哥儿,你咋煮那么多精米呢。你要是想吃了,你就煮你和涵哥儿的那份啊,煮这么多,秀阿么要说你不会持家了啊。”
    “是啊,莲阿么也要说说你了。”
    村长和林大壮还有林福没说话,不过看他们的意思也是不认同林宝儿煮那么多精米饭的,只有埋头苦吃的林大虎没发表意见了。
    “我不是不会持家,我是想用最好的来招待你们这些长辈,再说了,不就是个精米饭么,那里比得上你们吃好来得重要。林爷爷,大壮伯父,秀阿么,村长伯父,莲阿么你们就不要说了,这是我和涵儿的心意啊。”
    林涵儿坐在林宝儿身边乖巧的点了点头,他同意哥哥说的话。
    村长夫夫林大壮夫夫还有林福不说话了,宝哥儿涵哥儿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是两孩子的心意,他们要再说些什么那就是等于拂了哥儿俩的心意了么,啥都不说了吃饭。
    几人就在温馨热闹的氛围中用过了他们的晚饭,几人都觉得今晚这一餐美味极了。
    ☆、第4章 赚钱计划
    林涵儿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对着在座的几人说道,“唔,涵儿吃的好饱哦,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林宝儿亲昵的点了点林涵儿的鼻头,“今晚的菜好吃吧?”
    林涵儿甜甜的对林宝儿说:“好吃,涵儿喜欢吃。”
    一旁的林大虎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回味的咂吧着嘴,“宝哥儿,今晚的菜真好吃,我都多吃了一碗饭。”
    张秀儿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对着林大虎说道,“你这臭小子就知道吃,吃饱了快来收拾碗筷。”
    刘莲儿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笑道,“秀哥儿,你就别说虎子了,今晚的菜是好吃,还丰盛的很,都赶上过年的规格了。”
    “哎,莲哥么,你还别说,宝哥儿今天做的菜可比镇上酒楼做的菜还要好吃呢。”
    林大壮在一旁将林宝儿家的谷子装进布袋里,说:“是啊,宝哥儿你摘回来的那些葱姜蒜还有那个辣椒,和着那些菜一起炒,还真是好吃,我就喜欢吃那个辣子鸡,够味。”
    村长收拾着谷子笑着说道,“是啊,今晚是没酒,要是有酒就好了,那个辣子鸡够味,还下酒。福叔,您说是吧。”
    林福笑眯眯的摸着自己的胡须,“可不是,下次我得让宝哥儿再给我做些可以下酒的菜,我们好好的喝一壶。”
    “好啊,等过两天我就给林爷爷做几道可口的下酒菜,不过林爷爷可不能喝太多的酒。大壮伯父,村长伯父,你们也不要多喝酒,喝多了伤身。”
    “好,听宝哥儿的,不多喝。”
    林大壮和林承安两人也笑着说不多喝,只是小酌两口。
    林涵儿本来是想收拾碗筷的。可是他哥哥和秀阿么莲阿么说不要他收拾,让他去玩,他想要去收谷子,大壮伯父村长伯父也不让他收拾,他只好和大虎在院门口玩了。
    时间过的很快,林大壮一家,村长夫夫,还有林福在林宝儿家用过晚饭,收拾好碗筷,帮林宝儿家的谷子收好后,互相道别,后,就各自回家了。
    林宝儿和林涵儿看着村长夫夫,林大壮一家,还有林爷爷走远后,转身走进院子里,关好了院门。
    林宝儿从厨房端了一盆热水,掺了些凉水后,走进了房间。林宝儿朝着在床上铺着床铺的林涵儿说道,“涵儿,快来洗脸了,洗涑好后,我们该睡觉了。”
    林涵儿从床铺上下来,穿上鞋子,走到林宝儿身边,拿起水盆里的毛巾洗了个脸。“哥哥,我洗好了。”
    林宝儿拿着毛巾擦了脸后,从桌子底下另外拿了一个盆出来,将现在这个盆里的水倒进那个盆里,端着来到床边,“来,涵儿,快来洗脸了。”
    “好。”林涵儿脱了鞋袜爬上床,光着脚丫对林宝儿说:“哥哥,我们一起洗吧。”
    “好啊。”林宝儿也脱了鞋袜坐在床边,和林涵儿洗脚。
    两人洗好脚后,林宝儿将水倒掉,将盆放好后,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涵儿,快钻进被子里,就算现在天热,你也不能脱了衣服只穿一件里衣坐在床上啊,这样容易着凉的。”
    林涵儿朝着林宝儿吐了吐舌头,听话的钻进了被子里,“哥哥,涵儿盖好被子了,哥哥我们快睡觉吧。”说着,林涵儿还打了一个哈欠。
    “好,哥哥这就来。”林宝儿脱了外衣,鞋袜,爬上床铺,吹灭了蜡烛后,柔声对着林涵儿说:“涵儿,睡吧。”
    “嗯。”林涵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林宝儿还是毫无睡意,在21世纪的时候,每天不到十一二点都睡不着,现在让他不到八点就睡觉,那里来的睡意啊,看来他的生物钟还要有一定的时间才能调整过来咯。
    林宝儿闭着眼睛想着他的赚钱计划。他得赶快赚钱,再过两天衙门的人就要来收税了,他们今年种的粮食交了税后,就只够他和涵儿两人的口粮,卖粮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了。还有就是他们家房子需要修了,涵儿渐渐长大了,不能老是两人挤在一间房里,涵儿大了也得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了。家里还有很多要添的东西,还要给涵儿做两身衣裳,涵儿的衣服上都有补丁,虽说村子里的小孩的衣服或多或少上都有那么两三个补丁,可是他就是不想涵儿穿补丁衣服,他想给涵儿最好的。他是个孤儿以前没感受过亲人的温暖,他想要让涵儿感受到亲人的温暖,他要加倍的对涵儿好,把他以前没感受过的温暖,加倍让涵儿感受到。
    林宝儿想着他好歹是21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半工半读挣了学费养活了自己,他就不信了他在这个世界里不能赚到钱养活他和涵儿两人。今晚在晚饭的时候,他和小有见识在村子里不多的会识字有学问的村长伯父聊了会,得知这个世界的吃食很简单,没什么花样。林宝儿就想,他就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赚钱啊,要知道他读书放假的时候在一个大饭店里当过学徒,带他的那个师傅人好,还教了他很多做菜的方法,还教了他一个家传调料秘方,这是他在21世纪里感受到不多的温暖之一,他很感谢那为师傅对他的好。还有就是,林宝儿闲暇之余就琢磨着如何做好吃的,跟着菜谱学做新菜。
    林宝儿想他可以拿着几道菜的配方到镇上的酒楼那去,将配方卖给镇上的酒楼,应该能赚到一笔小钱。等他赚了钱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房屋漏水的地方修缮一遍,再就是送涵儿上村里的学堂去学习,他才不会让涵儿做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呢。还有,他还得买几只小鸡回来样,家里就还有一只母鸡两只小鸡。林宝儿这样想着想着,睡意上来了,林宝儿睡着之前,迷迷糊糊的想,为什么他没有像他闲暇时看的那些穿越中的主角那样,有一个万能的空间呢,哎,他要有个空间就好了。林宝儿就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一夜好梦。
    林宝儿不知道的是,他想要的空间他很快就能拥有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宝儿和林涵儿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林涵儿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唔,哥哥早啊。”
    林宝儿将外衣穿上后,对着还没睡醒的林涵儿柔声道,“涵儿,还困就再睡会,我先去准备早饭了。”
    林涵儿从被子里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涵儿不睡了,涵儿要起床了。”
    “好,涵儿不睡了就起床吧,哥哥先去打水洗簌,做早饭了。”
    “好,哥哥去吧,涵儿会把床铺整理好的。”
    “呵呵,涵儿真乖。”林宝儿穿好衣服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林宝儿来到院子里,从院子里井里打了盆水上来,再从厨房放东西的柜子里拿出用来刷牙的杨柳枝。他将杨柳枝沾水后,咬开枝叶后用杨柳枝刷牙。林宝儿决定他一定要制作出牙刷牙膏,这几天用这杨柳枝耍牙他还真是不习惯啊。林宝儿洗簌好后,将水倒入后面的菜地,又打了盆水,将清洁牙齿的杨柳枝准备好后,走进厨房准备早饭去了。
    房间里的林涵儿穿好衣服后,将床铺整理好走出了房间。林涵儿看着林宝儿替他准备好的洗漱用品,心里一暖,他的哥哥对他真好,他最喜欢哥哥了。林涵儿洗漱好后,将水倒掉,将水盆放回原处。
    林宝儿在厨房准备早饭,林涵儿就在院子里喂小鸡。
    林涵儿将他准备的鸡食倒入鸡圈的食盆里,还给水盆里添了些水。林涵儿笑眯眯的看了会正在吃食的母鸡和小鸡,接着林涵儿打水洗了手后,来到厨房。
    “好香啊,哥哥你做什么呢?”
    “我做面条呢。”林宝儿看着家里还有些白面粉,以前原主和林涵儿都舍不得吃,可是他觉得面粉再好,也是让人来做吃的。他们吃好了吃饱了有力气了,挣到钱了还愁以后买不起面粉么。所以林宝儿便用这些面粉来做了些面条。昨天晚上还剩着点鸡汤,林宝儿便用这鸡汤来做汤底,这样煮出来的面条也别有一番滋味。
    “嘻嘻,哥哥煮的面条肯定很好吃。”林涵儿觉得这两天是他最幸福的日子了,吃了这么多好吃的。林涵儿知道他以后还会吃到更多的好吃的,他要和哥哥一起努力,他相信他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林宝儿看着汤开了,便开始下面条了。“那涵儿你就等着吃面条吧。对了,涵儿你去父亲房里把笔墨纸找出来吧,待会我有用。”
    原主以前上过一年学堂,家里还有些钱,所以家里买了笔墨纸砚。本来林宝儿双亲准备今年也将林涵儿送进学堂的,苦就苦点,可不能苦了孩子,他们得让他们的孩子学到知识。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林宝儿也不上学了,回来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好在林宝儿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字和21世纪汉字的繁体是一样的,他很庆幸他认识那种繁体字,不会成为文盲,上了十几年的学也没白费。
    林涵儿听话的去自家父亲爹爹的房里先笔墨纸去了,他找到后,小心的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要知道这些笔墨纸还是很贵的,可不能弄坏了。
    厨房里,林宝儿将煮好的面条用碗盛好后,用盘子端着面条来到了客厅。
    林宝儿将面条分好,筷子分好后,微笑对林宝儿说:“来,涵儿,去洗个手,我们就可以吃早饭了。”
    “好,我这就去。”林涵儿跑去院子里舀水洗了手后,走进客厅坐好后,等着哥哥说开饭。
    “呵呵,涵儿,我们吃早饭吧。”
    “嗯。”林涵儿用筷子拌了一下面条,发现面条下面还卧着一个鸡蛋,他抬头惊喜的看着林宝儿说:“哥哥,有鸡蛋哎。哥哥,你的有吗?”说着,还看了眼林宝儿的碗。
    林宝儿指着自己碗里的鸡蛋,对林涵儿说:“涵儿,你看我的有鸡蛋的,你就快吃吧。待会我带你去镇上赶集。”林宝儿今早数了数自家的鸡蛋,还有八个,他想卖也卖不出几个钱,就拿来吃好了,他和涵儿都还小,需要营养,多吃些鸡蛋也好。
    “哥哥,涵儿会快些吃的,涵儿要去赶集咯,涵儿高兴。”林涵儿有好久都不去赶集了,今天哥哥要带他去赶集,能不高兴么。
    林宝儿笑着看着林涵儿开心的模样,“涵儿不急的,现在还早着呢。”
    林涵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人用过早饭后,林涵儿收拾碗筷,林宝儿则将他想到的两个配方用毛笔写了下来。
    林涵儿收拾好碗筷后来到客厅看着自家哥哥认真的写着字,懂事的不去打扰他。
    林宝儿写了两个配方,一个是辣子鸡的配方,还有一个是西红柿蛋汤。林宝儿吹了吹还没干笔墨的纸,自我欣赏了一下他的毛笔字,自我感觉良好,第一次用毛笔写的字还能让人看懂,不错不错。
    “好了,涵儿我们准备准备出发吧。”
    “嗯嗯。”林涵儿欢快的点了点小脑袋。
    林宝儿背着背篓,还将自己找到的葱姜蒜,西红柿,辣椒也带上了,他想要是酒楼掌柜的不相信他的配方,他好当场做个掌柜的尝尝,增加可信度。林宝儿还带上了他家的全部家当386个铜钱,准备去集市买些必需品。
    林宝儿将自家院门锁上后,牵着林涵儿的手往村门口走去。
    ☆、第一桶金
    林宝儿牵着林涵儿来到了林大壮家门外,林宝儿朝着院子内喊道,“大壮伯父,秀阿么,大虎,你们在家吗?”
    “在的在的。”张秀儿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是林宝儿林涵儿哥俩,笑着对两人说:“宝哥儿,涵哥儿,你们背着背篓这是要去哪啊?”
    林涵儿乖巧的叫了张秀儿一声秀阿么,高兴的对张秀儿说:“秀阿么,我和哥哥这是要去赶集呢。”
    “呵呵,秀阿么,我这不是来问问你要去赶集么,你要去的话我们好一起去,有个伴。”
    “好啊,我正好也要去赶集呢,我还想着要去找你们问你们去不去赶集呢,正好,宝哥儿,涵哥儿,你们等会我,我这就来。”
    “秀阿么,你去吧,我和涵儿等着你的。”
    “嗯,涵儿和哥哥等着秀阿么,秀阿么不急的。”
    “呵呵,我很快的,宝哥儿和涵哥儿真乖。”张秀儿笑着说完,解开了身上的围裙,走进的屋子里。
    张秀儿拿了两百个铜钱,他想着到集市上买些好吃的,给林宝儿兄弟俩买些小吃,他很喜欢林宝儿兄弟俩,他想对他们好些,这小哥儿俩过的不容易,不过他相信他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家里的油盐酱醋也没多少了,得添,还有该扯两块布做衣裳了。
    张秀儿背起背篓,走出院子,锁上了院门,笑着对林宝儿林涵儿两人说:“宝哥儿,涵哥儿,我们走吧。”
    “好,我们出发吧。”林宝儿牵着林涵儿的手并排着张秀儿一起往村口走去,三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天。
    林涵儿问道,“秀阿么,大壮伯父和大虎哥呢,他们不去吗?”
    “当家的和大虎今天一大早就进山了,打些野鸡兔子什么回来改善下伙食,卖进酒楼换两个钱也是好的。”张秀儿笑着对林涵儿解释道。
    林涵儿点了点小脑袋,“原来是这样。”
    三人很快就走到了村门口,村门口停了一辆牛车,是村里的牛大叔的。牛大叔家的牛车拉人赚的钱是他家的一大进项,平时村里人要去哪,和牛大叔打个招呼谈好价钱就可以了。每到集市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就坐牛大叔的牛车去集市,大人2个铜板,小孩一个铜板,价钱公道。
    林宝儿三人来到村口的时候,牛车上有不少人了,牛车上的人和林宝儿三人互相打着招呼。三人坐上牛车后,陆续有来了几个人,互相打过招呼,坐上了牛车。待牛车上坐满人后,牛大叔就架着牛车往集市上出发。
    一路上,牛车颠簸不断,林宝儿觉得他的屁屁都要被癫开花了,他无比想念21世纪的车。不过林宝儿转念想到,如果他不坐牛车,那他就得靠双腿走路去集市上,那他的双腿肯定会因为酸痛向他抗议的。这样一想,林宝儿就觉得牛车也没那么颠簸了。
    去往集市的路上,一车的人聊着东家长西家短,由于原主要承担家庭的重担,不怎么和村子里的夫郎哥儿来往,所以林宝儿也从中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比如,村子里的林二狗家的夫郎是个嘴碎的,最见不得别人好了,还喜欢乱传谣言,村子里的夫郎和哥儿都不喜欢和他来往,和他来往的那几家夫郎都和他是一样的,林宝儿默默的将这几家夫郎加上了他的黑名单的拒绝来往户。还有,村里木匠家的儿子考上了童生,这可是喜事一件,村子里的人都为木匠家高兴,他们村子说不定以后还会出个秀才,说不定还会出个大官呢。
    时间就在车上的夫郎们聊天中过去了,这一车上就林宝儿和林涵儿两个小哥儿,其余的都去夫郎。好在这一路上张秀儿和林宝儿林涵儿时不时聊着天,林宝儿和林涵儿也没觉得无聊。
    牛车到了集市上,车上的人下车后将钱交给了牛大叔后,三个两个结伴赶集去了。牛大叔的牛车今天一天都会在村子里和集市上来回,所以村子里来镇上赶集的人都可以坐牛大叔的牛车回村。
    张秀儿询问着身边的林宝儿林涵儿两人,“宝哥儿,涵哥儿,你们来集市上要买点什么啊?”
    林涵儿看着热闹的集市,小脸蛋上满是笑意,“秀阿么,涵儿不知道,涵儿都听哥哥的。”
    林宝儿想着他得到镇上的几家酒楼上考察考察,看看那家酒楼的生意信誉好,正好他可以边逛集市边看酒楼的情况。“秀阿么,我们随便逛逛吧,看着有什么需要的我们再买吧。”
    张秀儿想这样也好,于是他点头同意了。“好,我们就先到杂货铺里买些盐酱醋吧。”
    “好啊,秀阿么,我们走吧。”
    林宝儿牵着林涵儿的手跟在张秀儿身后走进了一间杂货铺,将油盐醋给买好了,去了36个铜板。因为家里的油灯破了,所以林宝儿还买了两盏油灯,去了10个铜板。林宝儿买了油灯,他决定把家里剩下的蜡烛放起来,虽说油灯晚上照明和蜡烛一样,还要担心会不会被风吹灭掉,不过蜡烛可比油灯贵多了,他家的蜡烛一般都舍不得拿出来用。
    林宝儿还在杂货铺里买到了孜然,一大包才去了6个铜板。林宝儿高兴的是买到了孜然可以弄烧烤了,杂货铺的老板高兴的是这不一个不知道用法的粉末终于卖出去了,虽然没赚钱,不过总比放在店里发霉要好。张秀儿和林涵儿看见林宝儿买了一大包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两人还纳闷来着,不过林宝儿小声的告诉了他们孜然的用法,他们也就不觉得林宝儿买错东西了。
    三人出了杂货铺,在大街上逛着。林宝儿看了四周的酒楼,得出结论,镇上的酒楼一共有四家,属周记云来居酒楼的生意最好,他也问过秀阿么,秀阿么去过一次云来居酒楼吃饭,说那酒楼的价格公道,饭菜也好吃,关键是云来居酒楼的信誉好,林宝儿想他就去周记云来居酒楼卖赔方好了。
    “秀阿么,我们去一趟云来居酒楼吧。”林宝儿对着一旁在选钗子的张秀儿说道。
    张秀儿放下手中的钗子,“宝哥儿你要去云来居酒楼干什么啊?吃饭?”
    “呵呵,秀阿么待会就知道了。”林宝儿卖了个关子,他本意是不想和张秀儿一起去云来居酒楼的,后来他想了想,他如果卖出去配方赚到了钱,也不可能一辈子不让别人知道的啊。张秀儿对他和涵儿这么好,他也不想瞒着张秀儿。他会带着张秀儿一家,村长一家,还有林家村的人一起发家致富的,毕竟如果只有他们这几家人赚了钱,村子里的人难免会眼红,到时候发生些什么事那就不好了,他和涵儿还要在林家村生活下去,和村里人的关系弄得不愉快那就不好了。
    林宝儿牵着正在吃着张秀儿买的糖葫芦的林涵儿,跟着张秀儿走进了云来居酒楼。
    云来居酒楼。
    林宝儿三人一走进酒楼,热情的小二就迎上来了。“三位客官,里面请,大厅内还有座位。”
    林宝儿给了店小二一个大大的笑脸,“小二哥,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是来和你们掌柜的谈生意的,还请小二哥告知掌柜的。”
    店小二看了林宝儿一眼,爽快的答应了林宝儿的要求,“那这位哥儿你在这等会吧,我这就去告诉掌柜的。”
    “那麻烦小二哥了。”林宝儿三人在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了。
    二楼雅间内。
    “叩叩叩……掌柜的,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酒楼掌柜周源放下手中的账本说道。
    店小二走进房间,对着周源说:“掌柜的,楼下有人说要和您谈生意,您看?”
    “谈生意?是什么人?”
    “是一位夫郎,两位小哥儿。”
    周源想了想,对着店小二说:“请他们上来吧。”
    “好的,掌柜的。”店小二退了出去,关上了雅间门。
    店小二下楼,来到了林宝儿三人身旁,做了个请的动作,“夫郎,小哥儿,我们掌柜的有请,请上二楼雅间。”
    “麻烦小二哥带路。”林宝儿三人跟在店小二身后来到了二楼雅间外。
    店小二礼貌的敲门,“叩叩叩……”
    “进来吧。”
    店小二推开雅间们,让林宝儿三人走了进去。
    “三位,请坐。”
    林宝儿三人礼貌的向周源打招呼,“谢掌柜的。”
    周源给林宝儿三人每人倒了一杯茶,“不知三位有何生意要和周某商谈?”
    林宝儿自信的说:“掌柜的,我这里有两张菜的配方,我敢保证你们没有吃过。”这个世界的菜色做法实在是少的可怜,要就是那种平常人都会做的菜,要就是那种只有有钱人和当官的吃的’贵族菜’,像那种平常人家吃的起又不一样菜色很少,正好给了林宝儿赚钱的机会,要知道21世纪的中国美食历史源远流长,种类花样做法繁多着呢。
    “哦?”周源诧异的挑挑眉,他很好奇是什么菜方。
    林宝儿从怀里拿出配方递给周源,“掌柜的请过目。”
    周源接过林宝儿递给他的配方仔细的看起来,“嗯,字是丑了些,不过做法还真没有过,这个辣椒,葱姜蒜,还有这个西红柿是什么?我怎么知道做出来的菜好不好吃呢?还请小哥儿给周某解惑。”
    林宝儿从背篓里拿出辣椒,葱姜蒜的西红柿放在桌上,“周掌柜请看,这就是辣椒,葱姜蒜,西红柿。掌柜的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做给掌柜的尝尝,可好?”
    周源点了点头,带着林宝儿来到了二楼独立厨房内,“小哥儿请吧。周某在雅间等着小哥儿的佳肴。”
    “呵呵,那就请掌柜的稍等片刻。”
    周源带着店小二退出了厨房,厨房内只剩下林宝儿三人。
    张秀儿洗着西红柿,对着林宝儿说:“宝哥儿,你来酒楼就为这个啊。不过你做的那个辣子鸡和西红柿蛋汤还真是好吃,应该能卖出价钱吧。”
    林涵儿甜甜的说:“哥哥做的菜好吃,肯定能卖出好价钱的。”
    “呵呵,我们快做好让掌柜的尝尝看吧。”
    厨房里有杀好了的鸡,还有鸡蛋,油盐酱醋也有。林宝儿主要炒菜,张秀儿和林涵儿就帮林宝儿打下手。很快,一道辣子鸡,一道西红柿蛋汤就做好了。林宝儿和张秀儿端着菜进了雅间,两人将菜端上了桌子上。
    林宝儿指着桌上的两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