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穿越之幸福小日子 作者:萌他他

      铲将猪肉翻过一边,等待着猪肉炸成金黄色就好了。
    林宝儿见时间尚早,他便从房间里拿出脏衣服,在院子里,从井里打水上来,开始洗衣服了。林宝儿拿出皂角抹在脏衣服上,用棒槌打在那些衣服上,接着再用手揉搓那些衣服,最后过了两遍清水后,衣服就洗好了。林宝儿将洗好的衣服晾好后,转身进了厨房。
    林宝儿将肥肉炸好油后,将油舀进瓦罐里,再将瓦罐放在一旁,等油晾凉后,就可以用盖子盖好了。林宝儿将油渣捞起来放在一旁晾着,等着林涵儿和林大虎他们回来吃,这也是一道零嘴。
    林宝儿淘好米煮着饭,他想着他空间里有那么多蔬菜水果,何不进去摘了出来吃呢。林宝儿拿出一个篮子用意念进了空间。
    “主人,你来了啊。有什么要小灵帮忙的啊。”
    “呵呵,没有要小灵帮忙的,我是进来摘些蔬菜水果出去的。”
    “那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主人了。”
    林宝儿用意念摘了几个西红柿,够炒一餐的四季豆,葱姜蒜,还有辣椒也摘了很多,他还摘了现在的时令水果柑子出了空间。
    林宝儿见骨头汤熬的够火候了,边将锅子从灶台上拿下来,放在一旁等着他慢慢变凉。
    林宝儿很快的就将他要做的酸炒大肠,鸡蛋羹,西红柿炒蛋,黄瓜炒肉,干煸四季豆做好了。
    林宝儿刚巧把做好的饭菜端上饭桌,林大壮一家,村长夫夫俩,林爷爷,还有林涵儿就回来了。
    “哥哥,涵儿回来了。大壮伯父,大虎哥,秀阿么,林爷爷,村长伯父,莲阿么他们也来了。”
    林宝儿解开身上的围裙,笑着对着几人说:“大壮伯父,大虎,还有涵儿辛苦了,快去洗手吧,林爷爷,秀阿么,村长伯父,莲阿么你们也去洗手吧,洗过手就可以开饭了。”
    林大壮林大虎还有林承安三人将林宝儿家的谷子搬进林宝儿家的粮仓后,将板车放在一旁。
    几人洗过手,入桌坐好后,晚饭就开始了。
    “宝哥儿,涵哥儿说你有事和我说啊,是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今天去镇上赶集的时候,和云来居酒楼的周掌柜谈了笔生意,我们采摘西红柿,辣椒,葱姜蒜,明天送到酒楼去,周掌柜已经付了五两银子定金了。我想村长伯父通知村里人帮忙一起摘,我都收2个铜板一斤,村长伯父你看行吗?”
    林承安是很诧异林宝儿能和云来居酒楼掌柜谈生意这件事的,不过他转念一想,林宝儿是有神仙保佑的人,运气肯定很好,也有本事,也许林家村的生活能因为林宝儿而慢慢变得好起来。“好,那宝哥儿,我明天就通知他们。”
    除了早就知道这件事的林涵儿张秀儿两人,其余的刘莲儿,林福,林大壮林大虎父子两都很高兴的,就是摘点西红柿,葱姜蒜,辣椒之类的,还能挣钱贴补家用,这可是好事啊,这还得多亏了林宝儿啊。
    林宝儿几人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饭,期间林宝儿和林承安谈了村里人可以种植葱姜蒜,西红柿,辣椒这件事,种这些食材成熟采摘不仅能卖钱,他还可以教村子里的人用这些食材做好吃的。林承安笑着答应了,这可是对村里人的一件好事。
    几人吃过晚饭,将碗筷收拾干净,坐在一起聊了会天后,见时间很晚了,相互道别后,各自回家睡觉了。
    林宝儿林涵儿兄弟俩洗了澡,互道晚安后,进入了梦乡。
    ☆、第9章 大采集咯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林承安敲响了召集村民谈事的锣鼓,林家村的人陆续来到了林承安家门前的空地上。
    林宝儿和林涵儿在家吃过早饭后,两人背着背篓来到了村长家门前。林宝儿林涵儿到的时候,林大壮一家已经到了,他们相互打过招呼后,站在一起,等着村长说话。
    村民们对于村长一大早就叫他们来集合,很是奇怪,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村长,你一大清早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啊?我们待会还要下地干活。”
    “就是啊,村长你快说啊,该不会出了什么事了吧?”
    “不会吧,你们不要再说了,待会村长告诉我们不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村民们纷纷附和道。
    “好了,各位安静,我有事跟你们说。”林承安提高了音量示意村民们不要说话了,认真听他说话。林承安见村民们都安静下来了,继续说:“今天我叫你们来,是想要你们上山去找到西红柿,葱姜蒜,辣椒,采摘下来,送到我这里来,都是两个铜板一斤。”让村民们采摘的东西送到林承安家,是昨晚上林宝儿几人一起商量出来的结果,林承安家有骡车,这样方便村民们采摘来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用筐子装好,装车运去镇上云来居酒楼。
    林承安话语刚落,村民们瞬间就不安静了。
    “村长,什么是西红柿,葱姜蒜,辣椒啊?”
    “对啊,村长,你要我们摘那些东西做什么?”
    “哎呀,村长叫我们摘就摘吧,你们怎么那么多啊。两个铜板一斤呢,摘得多了,那也有不少钱了。”
    “是啊,2个铜板一斤呢,就不知道那些西红柿,葱姜蒜,还有那个叫辣椒的,长什么样子了。”
    有些村民还想说些什么,林承安抬手示意村民们安静,他拿起林宝儿给他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的样品给村民们看,“我手上的就是西红柿,葱姜蒜,辣椒,待会你们找得到多少,就找多少吧。不过,你们一定不要将根茎破坏,只摘成熟的就好了。”
    村民们看到林承安手里的西红柿,辣椒,葱姜蒜,他们都认识,他们和奇怪明明是叫酸果,辣果子,辣块,土蛋的东西,怎么回叫什么西红柿,葱姜蒜,辣椒呢。村民们心里觉得奇怪是奇怪,不过他们也没说什么,各自回家拿了背篓,又来到林承安家门前集合了,他们就等着林承安一声令下,去摘那些西红柿,辣椒,葱姜蒜咧,两个铜板一斤,,只需要出点力气,这可是一件纯挣钱的好事啊。
    林承安对着众村民说:“都准备好了吗?”
    村民们齐声道,“都准备好了,就等村长你说话呢。”
    “那好,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好。”
    村子里的人除了那些还要下地干活,还有那些年岁比较高的人,剩余没有什么活要干的夫郎,小哥儿,小子们,都跟着林承安浩浩荡荡的往林家村四周的山上走去。
    一路上,有人问林承安是怎么知道西红柿,葱姜蒜,辣椒这些名字的,还问他这些都有什么用处。
    林承安都一一解答了,他告诉村民们这都是林宝儿的功劳,西红柿,葱姜蒜,还有辣椒都能做菜,林承安还顺势跟村里人商量关于西红柿,葱姜蒜,辣椒的种植问题,罗列了种种好处。
    村民们各自在心里想了想,要是真的像林承安说的那样,那他们就试试种种看吧,村民们也对林宝儿心存感激,要是真的赚到了钱,这还得多亏了人家林宝儿呢。这次这么好的赚钱机会,林宝儿都没瞒着他们,还带着他们赚钱,为这,村民们心里对林宝儿的喜爱上升了好几个高度,连带着对林涵儿也更加喜爱了。
    由于以前村里人都不知道西红柿,葱姜蒜,辣椒的作用,所以村子附近的几座山头上野生野长着很多西红柿,葱姜蒜,辣椒。
    村子里的人摘着西红柿,辣椒,挖着葱姜蒜,相互聊着天,好不热闹。
    “村子里好久没那么热闹了,这多亏了宝哥儿啊。”刘莲儿笑着对着身旁的张秀儿,林宝儿说道。
    至于林涵儿,林大虎两人早就跟着村子另外的小孩嬉笑着闹着玩去了,林大虎则去看着两小孩去了,身为村长的林承安则在村民们中走动着,看村民有没有摘错的。林福因为今天去邻村看诊去了,所以他没有来。
    “是啊,多亏了宝哥儿,不然我们哪有今天的大采集,还有这赚钱的机会啊。”张秀儿也微笑着说道。
    林宝儿摘着辣椒,微笑着对着刘莲儿张秀儿两人说:“秀阿么,莲阿么,你们不要再这样说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话说,这山上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还真是有蛮多的啊,我看我们一人摘个几斤也是可以的了。”
    张秀儿看了眼四周,以前上山来砍柴,割草的时候没注意,林宝儿这一说,还真是蛮多的。“可不是么,我们以前都没人来采摘,让它们自己随心长,还长了蛮多,一大片都是。”
    “是很多的,不过我们还是要种植的,不然我们和云来居酒楼的生意不能每次都来山上采摘吧,还是自家种植了,心里安心,又能买钱,自家还能吃。村子里的人我想都愿意种的。”刘莲儿是村长夫郎,想的也很长远。
    林宝儿点头说道,“嗯,莲阿么说的对,还是自家种的好,放心。山上野生野长的,产量,味道都不稳定。”
    林宝儿三人摘完眼前这一小片的辣椒,准备换个地方采摘的,突然听到了林涵儿的哭声。三人赶快往传来哭声的那个方向跑去。
    林宝儿将哭泣的林涵儿拥进怀里,温柔的将林涵儿流的眼泪抹去,拍了拍他衣服上的泥土,柔声道,“涵儿,怎么了,怎么哭了,哥哥来了,跟哥哥说说。”
    林涵儿在自家哥哥怀里找到了安全感,指着眼前的一位夫郎一位小哥儿,说道,“哥哥,他们推涵儿,还抢涵儿的背篓,涵儿摘的西红柿和辣椒都没有了。涵儿真没用。”
    林涵儿话语刚落,张秀儿和刘莲儿很是气愤,你说一位夫郎和一位小哥儿两人一起欺负林涵儿算怎么回事啊。
    “我说二狗家的,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带着你家哥儿欺负涵哥儿,你好意思吗?说,你们为什么要抢涵哥儿的背篓!”刘莲儿很是气愤,他知道二狗家的夫郎和小哥儿嘴碎了一点,势利了一点,人还是不坏的,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人。
    “莲哥么说的对,二狗家的,你还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快,向涵哥儿道歉。”张秀儿说道。
    附近的几位夫郎听见动静也走了过来,知道了前因后果,对二狗家的父子俩很不满,几位夫郎也说了父子俩几句他们的不是。
    林二狗家的夫郎名叫王钱儿,他家的小哥儿名叫林丽儿。王钱儿看见这么多人围着他们父子俩,本想说几句软话就走了的,人太多他们占不到便宜。谁知道,他家小哥儿不理会他对他使的眼色,嚷嚷道,“谁叫林涵儿来摘我们摘着的西红柿的,我和爹爹拿他的背篓,是想拿回我们的西红柿。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推了他一下,他自己没站稳跌倒了,不关我的事。”
    “你们的?真是好笑。”林宝儿冷眼看着王钱儿父子俩,“这上面写了你们的父子的名字了吗?涵儿为什么不能摘?还是说你们只针对我和涵儿?!”
    “就是啊,二狗家的,你和你家丽哥儿怎么能这样说,这样做啊。没有宝哥儿我们怎么会知道这些西红柿,葱姜蒜,辣椒可以卖钱,可以吃啊。”
    “对啊,二狗家的,你可不能这样做。”
    “丽哥儿你还好意思说,这又不是你家的,你还想一个人霸占完了不成。”
    几位夫郎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着王钱儿父子俩的不是。
    王钱儿本来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他看今天的形势不对,本来想牵着自家哥儿走了的,可是他家哥儿太没眼力见了,嘴里还嚷嚷着,“这是我和爹爹先发现的,林涵儿为什么要来摘,我不允许。”
    林宝儿都被林丽儿的话逗笑了,呵,他们先发现的,不让涵儿摘,真是够可笑的。“你们父子俩摘的所有我都不会收的,不会给你们一个子的。”
    林丽儿还想说些什么,还没说出来就被王钱儿拉走了。
    林宝儿几人看着王钱儿父子两走远后,那几位夫郎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也走了。
    林宝儿柔声的对怀里的林涵儿说:“好了,涵儿,哥哥不收他们家摘的西红柿,辣椒,给涵儿出气。”
    张秀儿将一旁的背篓捡起来,递给林涵儿,柔声道,“涵哥儿,不伤心了,没摔疼吧。对了,你大虎哥和大壮伯父去哪了?他们没跟着你吗?”
    林涵儿接过背篓,离开林宝儿的怀抱,背上了背篓,“大虎哥和大壮伯父去另一座山头去了,涵儿没跟着去。秀阿么,涵儿不疼,涵儿哭是因为涵儿没用,让钱阿么和丽哥儿抢了背篓去。”
    林涵儿的话,让林宝儿三人的心瞬间柔软下来了,三人心里暗暗骂了王钱儿父子俩几句。林宝儿更是将王钱儿父子俩拉进了永久黑名单里。
    小插曲过后,村子里的人都将该采摘的采摘完了,在山脚下集合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村去也。
    林大壮林大虎父子两人也知道了采摘过程中发生的那件小插曲,父子两人本来对王钱儿父子俩无感的,现在他们心里都讨厌王钱儿父子俩了。
    这次在林家村附近的四座山头上采摘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的数量还是很可观的。这次共采摘了西红柿208斤,葱姜蒜共124斤,辣椒116斤。村里人都被这数目给惊了下,不采摘不知道,一采摘吓一跳,都有这么多斤,看来大自然对他们的恩赐很是丰富啊。
    林家村一共有56户人家,这次去大采集的有102人。村里人都乐滋滋的拿着自己的那一份钱回家了,有些人家摘的多就得的多,当然王钱儿家是没有得钱的。虽说也就几个铜板,那总比在家好闲着没得钱好的多,几个铜板也是去镇上做个活一天的工钱呢。
    林宝儿林涵儿,还有林大壮一家在林承安家里用过午饭后,决定由林宝儿,林承安,林大壮三人一起将今天采摘回来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送去镇上的云来居酒楼。林大壮还去问牛大叔租借了他家的牛车,不然一个骡车还装不完。
    准备好后,林宝儿三人就向着镇上出发了。
    ☆、第10章 再次合作
    林宝儿坐在牛车上,想着待会应该退给周源多少银两。林宝儿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笔账,这次采集总共448斤,支付村民包括他和涵儿在内共896个铜板,租借牛大叔,林承安家牛车,骡车花了24个铜板,一共920个铜板。他按照每样4个铜板一斤,卖给云来居酒楼,那他就得1792个铜板,加上租车费24个铜板,共1816个铜板,他要退给周源3184个铜板,也就是3两184个钱。他这次所赚的钱就是896个铜板,加上他和涵儿采摘了6斤,得了12个铜板,他这次可赚了908个铜板,这可是去镇上干几个月的活,才能得的钱。
    这次采集付给村里人的钱是林承安拿出来的,因为村里人没人能找开这么大的钱,所以林宝儿和林承安商量了,林承安先拿出1000个铜板出来,等林宝儿将钱找出来,再还与他,林承安欣然同意。
    一路上,林宝儿同林承安,林大壮两人聊着天,他也同两人说了他想要翻修屋子的想法,两人也说好,他们两人说着等过两日就找人替林宝儿翻修屋子。
    三人聊着聊着,就到了镇上。
    由于今天不是集市,镇上也没有昨日那么热闹,所以他们可以驾着牛车,骡车来到了云来居酒楼的后门外。
    林宝儿爬下牛车,敲响了云来居的后门,“叩叩叩……”
    “来了,别敲了。”正巧开门的是昨日接见林宝儿林涵儿张秀儿三人的那位店小二。店小二也还记得林宝儿,他笑着对着林宝儿说:“小哥儿,原来是你啊,你这是来送菜来了。”
    林宝儿微笑着答道,“是啊,还请小二哥去知会周掌柜的一声。”
    “好,小哥儿请稍等一会。”
    林宝儿微笑着点点头,店小二去告知周掌柜的了。
    云来居酒楼二楼,雅间门外。
    “叩叩叩……掌柜的,昨日那位小哥儿来送菜来了,在后门等着。”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大厅干活吧。”
    “是,掌柜的,小的这就去。”
    雅间内。
    周源对着主座上的两位少年说道,“大少爷,二少爷,你们要一起去吗?”
    两位少年欣然应许,他们很想看看那位提供了新菜色的小哥儿,也许他们那位小哥儿还能给他们带来更多惊喜也说不定。
    林宝儿看见周源带着两位少年向他们走过来,结束了和林承安林大壮两人的对话,走上前去。“周掌柜的,我按约来给酒楼送食材了。”
    周源看了眼林宝儿身后的两车食材,笑着说:“想不到小哥儿你竟然送来这么多食材来。”
    “掌柜的,我想我这次送来这么多食材足够酒楼用好些时日了,掌柜的放心,这些葱姜蒜,辣椒,西红柿都能放好些时日,不必担心损坏。”
    “那便好,不知小哥儿这些食材多少银钱一斤?”
    “4个铜板一斤。”
    “4个铜板?这么便宜!”随着周源来的两个少年中年龄较小的那位少年惊讶的说道。
    “周炎!”一道不悦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另一位少年。
    林宝儿心中很是疑惑,看周源的态度,还有那两位少年的穿着,那两位少年的身份应该不凡。“周掌柜的,不知这两位是?”
    “小哥儿,这是我家大少爷,二少爷。”
    果然,他没猜错,那两位少年的身份不凡。林宝儿对着那两人礼貌的打招呼,“两位少爷好。”
    年长的那位少年对着林宝儿点了点头,“这位小哥儿,不要在这里站着了,快将这些食材结了账,雅间一绪,我想和小哥儿谈笔生意。”
    林宝儿挑了挑眉,微笑着点头说:“好,我正好也有生意和少爷谈谈。”
    林宝儿很快的就将两车西红柿,葱姜蒜,辣椒卖与酒楼,按照4个铜板一斤的价钱还有租车的钱,结了账。
    林宝儿本想将剩下的银钱退还给周源的,周源笑着拒绝了,他说他们还会有合作的,剩下的就当作下次合作的定金好了。林宝儿也不将剩下的银钱退还给周源了,周源既然那么信任他,他也不会辜负这份信任的。况且周源说的对,他们待会不就要继续合作了么。
    林宝儿六人来到了二楼的雅间。
    “小哥儿,二位大哥快请坐吧。”周源说道。
    “嗯,村长伯父,大壮伯父,我们坐下吧。”
    其实林承安林大壮两人很不自在的,不过他们看见林宝儿一个十二岁的小哥儿都那么淡定从容,他们也只好将那点不自在忽视掉了。
    六人坐下后,周源叫了一位店小二来添了茶水,糕点。
    “你瞧我,还未知道小哥儿和两位汉子的大名呢?”周源笑着对林宝儿三人说道,还示意三人喝茶享用糕点。
    “我叫林宝儿,”林宝儿自我介绍道。
    “我叫林承安,掌柜的好,两位少爷好。”
    “我是林大壮,掌柜的好,两位少爷好。”
    林宝儿三人自我介绍完,那两位少爷也告知了他们的名字。
    “我叫周琛。”这是年龄大些的那位少年。
    “我叫周炎。”这是年龄小的那位少年。
    周源也来了个自我介绍,“我是云周源。”
    六人相互知道了彼此的名字之后,下面的谈话就进入了正题了。
    “宝哥儿,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把那些食材的价格定的这么低?我想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些食材的作用的吧?”周琛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那些食材的价格,当然是越低越好,不过太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林宝儿把价格定的怎么低,一般人如果是像现在这个情况,会把价格定的很高吧,他很期待林宝儿会怎么说。
    在座的六人当中,除了林承安林大壮两人觉得价钱不低以外,林宝儿四人都觉得价钱偏低了些。
    “周大少爷,你问我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是为了和酒楼的下次合作。再说了,我也不是没赚钱。我想要是我把这次食材的价格定的非常高,你们对我的印象就不好了吧。”林宝儿喝了口茶,继续说:“都说物以稀为贵,这话不假。周大少爷,你们是商人,也不可能任着我漫天要价吧。如果这次我满天要价,我想你们得了这次食材后,就会考虑要不要和我继续合作吧。没有人愿意和一个贪心不足的人继续合作吧,毕竟这样的人非常好被人收买。况且周掌柜的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小哥儿就压低我配方的价格,还给了我信任,或者说是试探,不过我就把它当作信任好了,我以后还得赚钱养家糊口,绝不能做一个不被人信任的人。还有就是,你们知道了这些食材的作用,就会去寻找这些食材,还会进行种植对吧,要是那样我不就是白白断了一条财路了么。不知周大少爷,我这解释你还满意吗?还有周掌柜的,我通过你的考验了对吧?”
    周琛周炎周源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得不说,林宝儿将这件事情看得很透彻,要是林宝儿一开始就漫天要价,他们也许还会合作,但是他们的合作不会尽心尽力,只能是各取所需了。
    “宝哥儿,能够和你合作是我们云来居酒楼的荣幸。”周源笑着说道。
    林宝儿又喝了口茶,笑着说:“哪里哪里。对了,周大少爷叫我来所谈何事?”
    “我想宝哥儿想要和我谈的是一件是吧。”别看周琛才14岁,但他已经跟着他父亲谈生意学到了很多,非常有谈判技巧,也很有看人的眼力。他知道对面三人中林宝儿长是谈生意的对象,而不是另外两人。
    周琛周炎兄弟两人本来只是来镇上看看酒楼生意和周源的,没想到周源从林宝儿手里买到了配方。周琛本是不信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哥儿能拿出来配方的,他以为那小哥儿的配方是小哥儿从别人那得来的,今日一看,他肯定了配方是属于那小哥儿的,也许那小哥儿还有更多配方呢,那小哥儿身上的秘密可不少。
    “那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以后云来居酒楼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都由我们林家村来提供。当然价钱可不是全都4个铜板一斤了。二位少爷,还有周掌柜的,你们觉得我这条件如何?”
    周源看了眼周琛,得到了周琛的首肯后,答应了林宝儿的条件。“宝哥儿,我们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我们也有个条件。”
    “掌柜的,请说。”
    “宝哥儿以后还有配方,或者另外的能和我们合作的,请你和我们独家合作。当然我们是不会让小哥儿你吃亏的,我们以后所有要用的食材,大米,面粉全都由你们林家村独家提供。宝哥儿,你看如何?”
    “我正有此意。请放心,我可以保证我们提供的食材,大米,面粉,都会很好的,不过价钱肯定会比市面上的多那么几个铜板一斤。就算以后这些食材很是普遍了,我们的价钱也会相对来说高那么几个铜板的,绝对物超所值。”
    “这个好说,值得上那个价钱的,我们绝不会压价的,请你们放心。”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林宝儿站起来,对着周源伸出了手。
    周源愣了愣,也像林宝儿那样伸出了手,两人握手,“合作愉快。”
    六人又谈了些关于合作的细节问题,基本上就是林宝儿周琛周源三人在说,周炎在吃,而林承安林大壮两人处在震惊状态,自然也没有话说了。
    林宝儿同周琛周源两人谈好后,便向两人告辞了。
    待林宝儿三人走出雅间后,周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和林宝儿有过一面之缘,想不到他们还挺有缘的,说有缘再见,想不到第二天就见面了。不过看林宝儿的样子,怕是忘了他们见过面了吧。
    林宝儿三人走出云来居酒楼后,林宝儿对着处于震惊状态的林承安林大壮两人说道,“村长伯父,大壮伯父,回神了。”
    林宝儿叫了几声,两人才回过神来。
    “宝哥儿,你可真厉害啊。我代表村里人谢谢你。”林承安是真的很感谢林宝儿。他作为一村之长,林宝儿今天所与云来居酒楼掌柜的谈的生意,都是对林家村有好处的。他也知道云来居酒楼的名气和信誉,他们村里所种的食材,大米,面粉能卖到云来居酒楼去,是他们的荣幸。他们村里要种的西红柿,葱姜蒜,辣椒,也有买家了。林宝儿真是他们林家村的大福星,他想村子里的人都会感谢林宝儿的。
    “是啊,宝哥儿真是太厉害了。”
    “嘿嘿,村长伯父,大壮伯父你们就不要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们赶快回村去吧。正好把这件事告诉乡亲们。”
    “好,我们回村吧,回村我就告诉村里人这一好消息。”
    “对,承安大哥说的对,我们快回村去。”
    林宝儿坐上林大壮赶的牛车,林承安赶着骡车,三人回村去了。
    ☆、第11章 种植计划
    林家村,林二狗家。
    林丽儿回到家里就一直生着闷气,林宝儿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他说不收他们家摘的西红柿,辣椒就不收,那他们不都白忙活了吗?!现在别人家的都收了,都得了银钱,就他家没有,不行,他得把这些西红柿还有辣椒卖掉才行,他不知道这些西红柿还有辣椒的作用,摘来也没用啊。“爹爹,我们去找村长夫郎把这些西红柿,辣椒卖掉吧,要不然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
    “丽儿,你没听村长说吗,这次采集活动是林宝儿的主意,他说不收我也没办法啊。”
    “哼!那爹爹你平时不是很能说的么,今天你怎么不说了,我讨厌那两兄弟!”
    “好了,丽儿不生气了啊,我们还不稀罕他那点银钱呢,晚饭爹爹炒肉给你吃,不生气了,不然不漂亮了,就会找不到好人家的。”王钱儿放下手中的针线对着林丽儿柔声说道。他今天不和林宝儿林涵儿两兄弟争辩,是因为今天村长夫郎还有和他不对盘的几位夫郎在,他就是再能说,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的,他的名声不好听不要紧,要是被他们传出去说他家丽儿是个欺负小哥儿,自私,脾气秉性不好的哥儿,那他家丽儿可就难找到好人家了,他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哼!”林丽儿轻哼了一声,走进了房间,他讨厌林宝儿林丽儿两兄弟,看他以后怎么整治他们。
    王钱儿看着林丽儿走进了房间,拿起针线继续缝衣裳,他想着他家丽儿自己待会就会消气了吧。
    殊不知,就是林丽儿这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想来想去,日后犯下了难以弥补的过错,但这是后话了,我们暂且不提。
    再说这边,林宝儿三人很快的回到了村中。
    “大壮伯父,你就在这停吧,我就在这下车了,你去还车给牛大叔吧。”
    “那好吧,我这就去还车。”林大壮本想送林宝儿到家门口的,可是林宝儿说他家离牛大家不在同一个方向就不麻烦他送回家了,再说了就是几步路而已,他只好再村门口停下,给林宝儿下车。
    林宝儿跳下马车,对着林大壮林承安两人说:“大壮伯父,村长伯父。我回家了啊。”
    “好,宝哥儿快回去吧。”林承安笑着说道。
    林宝儿一个人走回了家,林大壮向着另一个方向赶着牛车还车去了,林承安赶着自家骡车回了家,他待会就要让村里每一家主事的人去祠堂,同他们说这次种植还有和镇上云来居酒楼合作的事。
    林宝儿走到林大壮家看着门是上锁的,就猜想张秀儿和林大虎是在他家,果不其然,林宝儿回到家就看到林大虎和林涵儿在喂那只兔子,林秀儿则坐在一旁缝衣裳。
    “秀阿么,涵儿,大虎,我回来了。”
    “宝哥儿回来了,快来喝点水。”张秀儿放下手中的针线,给林宝儿倒了杯水,林涵儿林大虎两人则放下手中的菜叶,走过来林宝儿身边坐了下来。
    “哥哥,我把小鸡和兔子都喂了,还有把衣服都洗了。”
    林宝儿看着林涵儿一副‘求表扬,求抚摸’的可爱模样,微笑这捏了捏林宝儿的小脸蛋,恩不错,有些肉肉了,触感不错,看来他把涵儿养得不错。“涵儿真乖,待会哥哥做好吃的给涵儿吃。”
    好吃的!林大虎听到这三个字,想到林宝儿做的那些美食,小幅度的咽了咽口水,急切的说道,“宝哥儿,我帮涵儿一起喂的鸡和兔子,我也要吃好吃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