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穿越之幸福小日子 作者:萌他他

      炎周林三人也跟着出了欣然居。
    ☆、第五十四章
    墨客阁。
    “什么?烟哥儿是装晕的?可是周叔明明说他是因为体力不支晕过去的啊?”林宝儿对于周琛对他说刘烟儿是装晕的很是惊讶,如果刘烟儿是装晕的,那么他这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呢?他看,恐怕是有意多过偶然吧。
    周琛给林宝儿和自己各自倒了杯茶,他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宝哥儿我们不如来演场好戏如何?”
    林宝儿挑了挑眉,笑道,“演戏?好啊,最近正无聊着呢,找个乐趣也好。”
    “那宝哥儿我们需要告知小灵还有周炎二人吗?”
    “嗯,还是告诉他们吧,不然等以后他们知道了会怪我们的。”
    “那好,待会我们就把这事告诉他们二人,不过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好好的演这场戏了。”
    “你可别小看了小灵和周炎二人,有了他们我们才能把这场戏演的更加精彩呢。”
    周琛宠溺的点了点林宝儿的鼻头,“宝哥儿说的是。”
    至于周琛是如何知道刘烟儿是装晕的,那是因为刘烟儿与那两名汉子露出的马脚太多了。当然了,林宝儿三人则是由于想要救刘烟儿,所以没能发现刘烟儿的不对劲。且不说最后刘烟儿与那两名汉子的眼神交流被他瞧见了,其实刘烟儿被那两名汉子追着跑的时候,他就有些怀疑刘烟儿三人了。要知道,就凭刘烟儿一个柔弱的小哥儿就能跑过那两名高大威猛的汉子?要是说他们三人之间没有猫腻,他自是不信的。还有就是,刘烟儿在晕倒之前明明不是倒在他这个方向的,他却假装晕倒在他的怀里。要说他是如何发现刘烟儿是装晕的,那还是他匆匆瞥了刘烟儿一眼发现他的睫毛微微颤动,就知晓他是装晕的了。他本是不想接住刘烟儿的,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接住了刘烟儿,要是他这么早就把他对刘烟儿的厌恶表现出来,那他如何得知刘烟儿接近他们意欲何为,所以他只好把那抹厌恶埋在心底。
    周琛叫来林小灵周炎两人,把他分析的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不纯的几个理由说与了两人听。
    “原来那刘烟儿是故意接近我们的啊,就不知道他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了。”
    “哼,刘烟儿是个坏哥儿,小灵再也不想理他了。”林小灵心思单纯,他知道刘烟儿是故意接近他们的也没有林宝儿三人那么多的顾虑,他只知道刘烟儿是个坏哥儿。
    “小灵不想理刘烟儿,那就不理他,不过哥哥还希望小灵帮哥哥完成一场游戏呢。”
    林小灵一听到游戏二字,很是好奇,“哥哥,是什么游戏啊?”
    林宝儿便把他和周琛两人准备在刘烟儿面前演戏这一决定说给了林小灵周炎二人听。不管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会应着刘烟儿日后渐渐透露出来的目的演一场刘烟儿想要看到的结果的戏。其实他们也有猜测,他们猜测着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周琛,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有目的性的晕倒在周琛怀里呢。就不知道刘烟儿背后有没有人来操纵这一切了,要是有的话,那这场好戏那就会更加精彩了。
    “叩叩叩……”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敲门的人是别院的下人周阿三,“大少爷,二少爷,少夫郎,小灵少爷,那位小哥儿醒来了。”
    “阿三,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大少爷。”
    待周阿三走远后,周琛四人便起身往欣然居走去。
    欣然居。
    刘烟儿见林宝儿四人走了进来,掀开被子,准备起身来对四人道谢。
    “哎,烟哥儿,你不用起来的,快躺好休息吧。”林宝儿阻止了刘烟儿想要起身的动作,他走到床铺边坐下,把枕头放在了刘烟儿身后让他靠着枕头躺好。“烟哥儿,你肚子饿了吗?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去给你做。”
    刘烟儿微笑着摇了摇头,“谢过这位小哥儿你的好意了,烟儿现在还不饿。”
    “我叫林宝儿,你叫我宝哥儿就好。”林宝儿说着,又指着周琛三人把三人介绍给了刘烟儿,“烟哥儿,最年长的那位是周琛,嗯,也就是我的未婚夫,还有一位是周炎,最小的那位是林小灵,也就是我的弟弟。”
    “烟儿谢过四位恩人的救命之恩了,要是没有四位恩人,恐怕烟儿就要……”似是刘烟儿说到了伤心处,他微微红了眼眶,“就要被卖到那烟花之地了。”
    “这么说来那追烟哥儿你的两名汉子就是人贩子了?”
    “宝哥儿,他们两人不是人贩子,他们是青兰楼的大手,烟儿本是趁他们不注意时从楼里跑出来的,他们发现后,紧追不舍,烟儿对京都不熟悉,不知不觉中就跑到了京都城郊外了,还好上天垂怜让烟儿遇见了你们四位,烟儿才幸免与跳入火坑。”
    据刘烟儿他自己所说,他本是扬州人氏,他家是做布料生意的,家境还算富裕。他本以为他们家的生活就会一直这么平静美满下去的,却不想有一天他父亲染上了赌瘾,一夕之间,他父亲把他家的家业输了个精光,还欠下了不少赌债。他爹爹知道后,本来就多病缠身虚弱无比的身子,因为气结于心,昏倒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了。他父亲为了还债,就把他卖到了扬州府城最大的妓院中。巧的是,那头正是妓院老板来到扬州视察的日子,他见刘烟儿姿色不错,便把他待会了京都,准备好好调教他,把他调教成青兰楼的头牌。他也在路上逃跑过几次,可是每次都被抓了回来,打是没少挨,肚子也没少被饿。渐渐的他学乖了,老板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如此下来,老板也对他渐渐放下了防心,以为他已经彻底断了逃跑的念头了,所以他只留两名打手看着他。这次,他也是趁着那两名打手打盹的时候偷跑出来的,他还是不愿意就此认命,他想要逃,幸运的是他逃出来了。
    其实刘烟儿说的全都是事实,只不过他不是逃出来的,而是他与青兰楼老板达成了一个协议,协议完成他就可以拿着他的卖身契远离京都,所以他才会带着目的来接近林宝儿几人。
    凤府。
    “我说茗哥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就这么无视我的存在吗?”凤铭本是在他家花园里逗他的那只鹦鹉的,却不想凤茗儿走过他身边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不免有些生气,“茗哥儿你一大清早去哪了?又去周府了是吧?”
    “是啊,我就是去了周府。”
    凤铭看着凤茗儿那一副’我就是去了周府你能奈我何#039;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呵,茗哥儿,你是我哥哥我才会这么对你说这番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周琛他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这样有意思吗?你是不是要让周琛讨厌你讨厌到再也不想看见你时,你才肯罢休?茗哥儿,你不要再缠着周琛了,你也不要再妄想你能拆散周琛和宝哥儿两人了,得不到何不选择潇洒放手,这样于他于你都是最好的结局。”
    “那我偏不呢?”
    “好,既然你还是执迷不悟,那我也无话可说,凤茗儿我警告你你不要做出害人又害己的事,否则我也不会顾念我们的亲情的。”
    凤茗儿听了凤铭这一番话,深深的看了凤铭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凤铭站在原地许久,轻叹了口气,继续逗弄他的鹦鹉了。话已至此,凤茗儿还是不肯对周琛死心,他也无话可说,既然凤茗儿不把他的好心相劝当回事,他又何必自讨没趣。
    周府落梅苑。
    “夫郎,人已经进入周府别院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把三夫郎请来。”
    “是,绾儿这就去。”张绾儿说完退出了客厅往王泉儿所在的院子里走去了。
    张绾儿来到了王泉儿所住的清泉居,轻轻的叫醒了正在假寐的王泉儿,“三夫郎,我家夫郎有请。”
    王泉儿睁开眼,从躺椅上起身,叫来他的贴身侍哥儿,“青哥儿,你去告诉添儿,让他好好跟着父子学习功课,就不用来向我请安了。”
    “夫郎,青儿知道了,青儿这就去告诉三少爷。”王青儿说完,恭敬的对着王泉儿行礼后向府内的大书房走去。
    “绾哥儿,我们走吧,不要让哥哥等急了。”
    “是,三夫郎。”
    王泉儿张绾儿两人来到了落梅苑,王泉儿一走进客厅,便在主位下方的座位上坐下了,张绾儿走到王泉儿身边,给他倒了杯茶后,走到了张欣儿身后。
    “哥哥,你找我来有何事啊?”
    “泉儿,宁儿今年十三岁了吧?功课如何?算账能力如何?”
    王泉儿一说到他的儿子周宁,话语里满是骄傲,“宁儿的功课还是不错的,夫子都夸他呢,宁儿的算账能力还是不错的。”
    “哦?那就好。”张欣儿会问王泉儿周宁的情况是有他的打算的,他膝下只有一子那就是小哥儿周倾儿,他没有小子就意味着他不能争夺周府的家产。洛钰儿与四房程惠儿都站在他的对立面,他只有王泉儿这枚听话的棋子,不过他有这枚棋子就够了,只要王泉儿周宁两人为他所有,那他就有把握争夺周府的家产。
    ☆、第五十五章
    由于林宝儿四人救了刘烟儿,再加上刘烟儿这两日精神都不好,只能躺在床上休息,所以林宝儿四人本来打算在别院两日就回周府的,却因为刘烟儿的原因他们便决定再留在别院几日。
    宿主空间内。
    “宝哥儿,你说刘烟儿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林宝儿舒服的靠在周琛怀里,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唔,他什么目的你还不清楚吗?”
    周琛宠溺的在林宝儿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可是我总觉得他的目的没那么简单。”刘烟儿这两日来虽然只是在房间里躺着没露出什么马脚,但是一到他和宝哥儿去房间里看他的时候,他总是话里话外都表达着同一个意思,那就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想要以身相许。要说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他,那他自是不信的,他觉得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没那么简单。
    “哼,管他有什么目的,反正我们陪他好好演这场戏就够了。”
    “嗯,宝哥儿说的是。”只要刘烟儿没有做出任何对林宝儿不利的事,至于刘烟儿接近他们有何目的,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在乎。既然林宝儿把这件事当成一个乐趣,那他就好好的配合林宝儿就是了。
    林宝儿懒洋洋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微微揉了揉眼睛,“唔,周琛,我困了,想睡觉了。”
    “好,宝哥儿我这就抱你去竹屋内歇息。”周琛打横抱起,向竹屋走去。他走到竹屋内,把林宝儿轻轻的放在床铺上,温柔的把他的鞋袜脱掉,又将自己的鞋袜脱掉后,上床拥着林宝儿两人相拥而眠。
    周府别院欣然居。
    “咕咕咕咕……”一阵鸽子叫声传来,飞来的那只鸽子停在了欣然居的窗台上。
    刘烟儿一见那只鸽子,立马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下来走到了窗户面前,将那只鸽子脚上绑着的纸条拿了下来。他打开纸条一看,纸条上只有四个字――加快进度。他看过纸条的内容后,拿过放置在柜子里的火折子,将纸条点燃后烧掉了。加快进度吗?看来主子已经等不及了啊,那他也得赶快把主子吩咐的事办完,这样也好还他自由之身。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烟儿哥哥小灵能进来吗?”
    刘烟儿一听见敲门声时,就立马轻声走到床边,上床躺着了,此时的他又是那一副柔弱没精神的模样了。“小灵你进来吧。”
    林小灵推开房门,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走进了房间走到了空着的椅子上坐下了。“烟儿哥哥,你好些了吗?你要不要吃糖葫芦,小灵分给你吃哦。”
    刘烟儿看着眼前林小灵递给他的那串还带走林小灵口水的糖葫芦,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眼里的厌恶之情一闪即逝,他微笑着摇了摇头,“谢谢小灵了,我不喜欢你,还是小灵你吃吧。”
    “那好吧,烟儿哥哥你不吃,小灵自己吃。”林小灵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包裹着糖葫芦的那一层糖衣,满足的眯了眯眼睛,唔,糖葫芦真好吃。他待会还要让周炎哥哥去给他买三串糖葫芦吃,一串他自己吃,一串给林宝儿哥哥吃,剩下的一串给周琛哥哥吃。
    刘烟儿见林小灵一个人吃着糖葫芦吃得正欢,也没说他来找自己有何事,只好开口问道,“小灵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唔,没事啊,小灵就是来看看烟儿哥哥你,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去玩吧。”
    “好啊,我们这就去。”其实刘烟儿这两天装做精神不佳的样子,他早就想出去走走了,他都快躺在床上发霉了。
    林小灵等刘烟儿穿好鞋袜后,伸出小手牵着刘烟儿的衣角。
    刘烟儿一把把林小灵的手打开,看着他被林小灵因为拿了糖葫芦而有些黏的手掌抓过的衣角,气呼呼的瞪了林小灵一眼,“你看看你,都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唔,烟儿哥哥为什么要打小灵的手?小灵的手好痛哦。”
    刘烟儿看着林小灵皱着小脸蛋无辜的看着他的模样,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反应太过于大了,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对林小灵报以歉意的一笑,“小灵,对不起啊,我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我只是不喜欢别人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碰我。”
    “原来是这样啊,小灵原谅你了。”
    “这就好。”刘烟儿听了林小灵的回答,暗暗松了口气,他心想林小灵是个小孩子,他要是原谅他了就不会把今天这事告诉周琛林宝儿他们了吧。刘烟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错过了林小灵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烟儿哥哥你在想什么啊?我们去后院的小溪里抓鱼虾吧。”
    “哦,好,我们这就去吧。”
    青阳镇林家村林宝儿家。
    “我说子成表哥,我都说了我哥哥不在家里,他出远门去了,你还在我家赖着不走干吗?”林涵儿看着眼前悠闲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的刘子成,恨不得把手中握着的扫把扔到刘子成身上才是。他都不明白了,这世上怎么有刘子成这么厚脸皮的人了,他哥哥给他安排了一份在村里农家乐里采买送外面的差事,虽说这份差事算不上轻松,可是工钱却是很丰厚的。可谁曾想到刘子成却要嫌弃这份差事不够体面,还说这份差事又要起早贪黑,他想要换份更加轻松体面一点的差事。正巧他哥哥这几天和小灵去京都去了,这两天林爷爷又去县城药馆里和他老朋友探讨医术问题去了,所以只有他一人在家。这两天刘子成一大早就来到他家里,他去上学堂了,刘子成就在学堂门口等着他,他放学回家了,刘子成就跟着他回家。这两天,刘子成就住在他家了,他看在他是他的表哥份上才没有把他赶出去,却不想刘子成越发的得寸进尺了,还趁他不在家时翻他哥哥和他的房间,好在他家所有的贵重物品他哥哥都藏好了。他问他为何这么做时,刘子成还理直气壮的说他就是想看看他家的钱有多少,要是他家有钱就借点钱给他,好让他去做点小生意。天知道,他听了刘子成说这句话时,有多想笑,呵,还好他父亲爹爹不在了,要不然他们双亲还在世时,知晓了他们当作亲人的人这样对待他们的儿子,不知道该有多心寒。
    “呸。”刘子成将口中叼着的狗尾巴草吐了出来,“呵,既然宝哥儿不在家,那我就在你家等着他回来好了,反正有吃有喝的,我也不急。”
    “……”林涵儿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他能说些什么,呵,摊上这样极品的亲戚真是他们的不幸啊。他刘子成以为他赖在他家有吃有喝是吧,那他就让他吃个够喝个够好了。至于他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那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门外,林大虎大声的叫喊着,“涵哥儿,涵哥儿,你快出来,我爹爹让我来叫你去我家呢。”
    “来了。”林涵儿把手中的扫把放在一旁,走出门外,“大虎哥秀阿么找我有什么事啊?”
    “爹爹没跟我说,不过涵哥儿你去就是了。”说着,林大虎对林涵儿眨了眨眼睛。
    林涵儿会意的点了点头,故意大声的说道,“我知道了,大虎哥我们走吧。”他故意这么大声的说,意思就是要让刘子成知道他有事出去了,午饭他自己解决。
    林大壮家。
    “涵哥儿,你来了啊。”说着,张秀儿端着一旁洗好的水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林涵儿走过去把张秀儿手里端着的水果盘接了过来,“秀阿么,你快坐下来,你怀着宝宝呢,可不能累着了。”
    张秀儿微笑着坐了下来,温柔的抚摸着他已经怀孕五个月的肚子,“宝宝乖着呢,他不会闹我的。再说了,我不就是怀孕了么,洗盘水果还是可以的。”
    “爹爹,你还是好好歇着吧,你要吃什么需要做些什么就吩咐我去做好了。”要是他爹爹累着了,等他父亲从府城回来了,他的屁屁就要开花了,所以他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对了,秀阿么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事,我只是叫你来陪陪我,你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我也知道你家那个亲戚又赖在你家不走了,我们是外人又不好说些什么,所以我只好寻个由头把涵哥儿你找来我家了,我想涵哥儿你肯定是不想面对他的。”张秀儿也是知道林涵儿外公一家他们是有多不厚道的,他们以前对林大山夫夫们的态度如何,他也是知道的,现在他们看林涵儿他们的生活好了,又打些不好的主意了,唉,林涵儿一家有这样的亲戚还真是不幸啊。
    “原来是这样啊,还是秀阿么知道我的心思,我是不知道该如何和我那表哥相处了。”
    “那涵哥儿你就在我家用午饭吧,晚上也睡我家好了,我就不信了你那表哥他还赖着不走。”
    “嗯,秀阿么,我今天就住在你家好了。”
    林涵儿今日决定住在林大壮家就是想要避免与刘子成的过多相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刘子成待会就要被他夫郎罗君儿上门来提着耳朵带他回家了。现在,林涵儿正在林大壮家做午饭呢。当然了,等他知道刘子成被罗君儿带回家后,他就回自家去了。
    ☆、第56章 目的之一
    是夜。
    如墨阁。
    “宝哥儿,你说刘烟儿近日来会不会行动了?毕竟他家主人可催的禁呢。”周琛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堵住了林宝儿的棋子的位置,眼看着这盘棋就要分出胜负了,“宝哥儿不如我们打个赌吧,我猜他今晚肯定就要有所行动了,宝哥儿你觉得呢?”
    林宝儿将周琛刚落下的棋子拿掉,对着周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才不和你赌呢,现在该你下了。”他知道周琛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今天要和他打赌肯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了,他才不会傻到和他打赌呢。
    周琛宠溺的笑了笑,“宝哥儿你这小动作这么明显,那我们这盘棋就不下了吧。”
    “不下就不下,不过我可跟你说好了,这盘棋我们就算是个平手,你可不许罚我。”林宝儿还巴不得这盘棋不下了呢,他和周琛下这盘棋他都悔了三子了,结局还是他输。哼,都怪他自己老是受不了周琛的激将法,被周琛用激将法一激,就冲动的和周琛下棋,每次都是他输,输了就要接受惩罚,每次的惩罚还不同。总之就是周琛借着下棋输了的由头占他便宜就是了。
    “好,不罚你就不罚你。”周琛自是知道林宝儿的小心思的,这次就不罚他好了,留着下次一起罚岂不更好。
    距离林宝儿四人救了刘烟儿已过去六天了,这六天来他们一直住在周府别院内。还有就是,他们救了刘烟儿的第二天,凤茗儿就来别院找周琛了,他还住在别院内不走了,这几天来就和刘烟儿两人有事没事就缠着周琛,两人还视林宝儿三人如无物,完全当他们三人不存在。当然,通过这几天与刘烟儿的接触,再看他和凤茗儿那有意无意的私下接触,林宝儿四人很肯定刘烟儿与凤茗儿两人认识或者是说刘烟儿接近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周琛林宝儿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们会这样肯定,那还是因为刘烟儿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了,他来到别院这六天来,前两天躺在床上没有什么小动作之外,之后的四天,每天不是缠着周琛,那就是弄出点什么意外嫁祸林宝儿后,就在周琛三人面前装出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既然刘烟儿都把他的目的表现得那么明显了,他们也不好让刘烟儿一个人唱独角戏,他们是别院的主人怎么能让人家客人一个唱独角戏呢,他们作为主人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才是。所以,他们如刘烟儿,哦,对了还有凤茗儿所想要看到的那样,对林宝儿的态度不如从前那样好。当然了最主要的就是周琛对林宝儿的态度也如两人所想要看到的那样冷淡了起来。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内外响起了刘烟儿的声音,“周琛哥哥你在吗?”
    房间内的周琛林宝儿两人对视一眼,林宝儿会意的用意念进了宿主空间,他准备在宿主空间内查看房间内的情况,这也是他把周琛带入宿主空间内,在宿主空间内登记了两人是伴侣之后,宿主空间系统送给他们的礼物。
    “进来吧。”
    刘烟儿得到周琛的允许后,用没有端着东西的那只手推开了房门,他走了进去之后,将端着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将房门轻轻关上了。
    周琛将棋盘上的最后一枚棋子放入棋盒内,不经意的瞥了刘烟儿一眼,发现刘烟儿今天穿了一身轻纱似的衣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看着他欲语还休。周琛收回视线,低下头低垂下来的几缕发丝挡住了他唇边的冷笑,呵,看来刘烟儿今天是打定主意勾引他了啊。
    刘烟儿见周琛看见他进来还是一副表情淡淡的模样,微微咬了咬下唇,走到周琛身边站定,有些紧张的用手指绞这自己的衣角,柔柔的说道,“周琛哥哥,烟儿…烟儿有话对你说。”
    “哦?烟哥儿你想对我说些什么?”
    刘烟儿见周琛对他一副温柔笑着的模样,又想着这几日来周琛时不时对他的关心,还因为他的原因怪罪林宝儿,对林宝儿的态度冷淡了许多,心里的底气更强了。“周琛哥哥,烟儿是想告诉你,烟儿喜欢你。”
    周琛嘴角含笑,对着刘烟儿柔声说道,“正巧,我也很是喜欢烟哥儿你。”
    “真的吗?”刘烟儿还是有些不肯相信,周琛这样优秀的人就通过这么短短几天就喜欢上他了。虽说他的目的就是接近周琛,破坏他和林宝儿之间的感情,取林宝儿而代之,最主要的就是他主人让他加快进度,他也想要快些恢复自由之身,所以他才会这么快的就向周琛表白。今日他得知周琛也喜欢上他了,心中不免想到莫非是他的魅力太大了吗。不管怎样,他的目的之一达到了,现在就还剩下他想办法让周琛林宝儿两人的关系彻底决裂,继而把他娶回家后,再让周琛接受凤茗儿了。
    周琛将刘烟儿拥入怀中,在刘烟儿看不到的角度,虽然脸上带笑,但笑意未达眼底,“是啊,烟哥儿,今晚的你真美。”
    没有人听到他人的赞美还不高兴的,当然刘烟儿也是一样。他娇羞的依偎在周琛怀里,柔声说道,“周琛哥哥你喜欢烟儿的话,那宝儿哥哥怎么办啊?”
    “他自然是比不过烟哥儿你在我心里的地位的。”林宝儿在他心里的地位是最重要的,至于刘烟儿,呵,什么都不是。两人在他的心里的地位一个是他视若生命的珍宝林宝儿,一个是他视为泥土尘刘烟儿,完全没有可比性。当然了,要是比谁在他的心里地位不重要,林宝儿自是比不过刘烟儿的了。
    宿主空间。
    “啧啧,宝哥儿,你男人背着你出轨了,你还悠闲的在这里啃瓜子,你说你这没心没肺的鬼样子,你男人都被人抢走了。”
    林宝儿将嘴里的瓜子皮吐了出来,给了正在和他通讯张晓一个大大的白眼,“我说张晓同志,你能不能不要装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好吗?今天周琛他会这样做的原因你不会不知道吧?貌似我昨天和你通讯的时候才跟你说过,要是你忘了,我想你肯定是记性不好了,不如我在交易网上给你买点药?”
    “林宝儿,小爷告诉你小爷才没有病呢,你再说信不信小爷……”
    林宝儿打断了张晓还未说出口的话,他做出一副非常好奇的模样,“哦?请问张大少爷要怎么做?”
    “……你当也什么都没说好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好了我们不废话了,继续看吧。”
    林宝儿张晓两人看着如墨阁内的情景,两人开启疯狂吐槽模式。
    “哎,我说宝哥儿,那刘烟儿穿的衣服是衣服吗?我看就是两层纱做的吧。啧啧,你瞧瞧人家的表情,欲语还休,那双眼睛会勾人似的,宝哥儿我看你得学学了。”
    “滚蛋,人家那娇媚无比的模样我可学不来。”
    “先不说人家的衣服了,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啊,什么叫做他做小的也没关系,只要周琛是真心喜欢他的,他可以忍受被你欺负,处处让着你的。我靠,他摆明了就是一朵白莲花好么。”
    “哼,你不知道,他已经陷害我好多次了。像上次他在别院的池塘边喂鱼,我本来也是准备去喂鱼的,周琛还有周炎他们还没来的时候,我们两人还是相安无事的,等他瞥见他们走进花园的时候,他就借故问我要鱼食,再看准时机,他抓着我的手做出一副我推他下去的样子,等周炎就他上来的时候,他知道他说什么吗?”
    张晓明白林宝儿在这里停顿的意思,很是上道的问道,“他说什么啊?”
    “他说’宝哥儿你为什么要推烟儿下水,宝哥儿你是不是不喜欢烟儿,是烟儿哪里做错了吗?#039;老天爷,天知道我当时看到他说出这番话做出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的时候,我有多么想上前给他两巴掌。不过我忍住了,因为我们是文明人,才不和他计较呢。”
    “不用说了,白莲花一枚不解释。宝哥儿,我们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张晓自是知道遇到像刘烟儿这样的人,和他相处是有多么累的。因为他以前还没和他家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情敌就是这样一朵白莲花。他要是和这样的人计较了,那他还不得气死啊,毕竟他这直来直往的性子,怎么能比得上白莲花来惹人怜爱。还算他家男人眼光很好,选择了他,没有选择那朵白莲花。
    林宝儿张晓两人继续看着如墨阁中的情景,他们看着刘烟儿欲献身不成,被周琛等到他给了刘烟儿正式的名分之后,再让刘烟儿把他自己交给他这一借口打发走了之后,两人互道晚安后结束了通讯,林宝儿用意念出了宿主空间。
    “宝哥儿,你今天要奖励我,我可是做了我非常不乐意的事呢。”
    林宝儿抬手阻止了周琛想要抱他的动作,后退了一步,看着周琛一脸嫌弃,“停,你先去把你这一身脂粉味洗掉之后再说奖励不奖励的吧。”
    “遵命,我的夫郎大人。”周琛趁林宝儿不注意在林宝儿脸上偷了一个香吻之后,就往净房走去,就算林宝儿不说,他也得再去洗个澡,把这一身脂粉味洗掉才是,不然他今晚可就睡不安生了。
    等周琛从净房沐浴出来后,林宝儿已经洗簌好在床上等着他了,他温柔的掀开薄被躺在了林宝儿身边,向林宝儿讨了他的奖励――晚安吻之后,拥着林宝儿两人沉沉睡去,一夜好梦。
    ☆、第五十七章
    翌日。
    林宝儿为了把戏演得更像一点,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回到林小灵所住的房间去了,他可不能被刘烟儿凤茗儿两人发现他是在周琛房里睡的,不然他们这几天来所演的戏就要穿帮了。
    如倾苑。
    凤茗儿看着坐在他下手那个位置一脸春风得意的刘烟儿,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菜,微微低着头掩饰掉了他眼里的嫉妒,“刘烟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