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继病友之家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磁遁?”
    一场带有测试性质的战斗结束之后,羽原被再次塞回了牢房之中,同时他在事后也得到了一点关于自己的说明。
    而根据羽原对“原作故事”的了解,所谓磁遁是以三、四、五代风影为代表使用的血继限界,具体表现为大范围控制某种特定金属,简而言之,可以理解为“万磁王青春迷你版”。
    只不过自己真的是磁遁忍者吗?虽然在战斗的最后一刻,他鬼使神差地控制了那枚苦无,但如果说这就是磁遁的话,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违和感,似乎这样的表现形式跟他印象中的磁遁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不太一样。
    所以这只是主观上的别扭,还是客观上确实存在区别?羽原不知道,所以他决定测试一下。
    “应该是这东西吧……还真有。”
    羽原打开身后的忍具包,翻来翻去找到了一叠查克拉试纸,随后他从中抽出了一张、将其夹在了两指之间。
    “……是这么干来着吧?”
    接下来随着他指尖涌出一股查克拉,那张薄薄的试纸先是褶皱起来,接着被切开,最终又变得粉碎……这种反应说明了他身上有着三种查克拉属性。
    尽管羽原已经记不清楚哪种查克拉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了,但是狭义上的查克拉属性无外乎水火土风雷五种而已,所以以常识逻辑进行简单推论的话不难将性质与其产生物理的变化对照起来——褶皱是雷,切开是风,粉碎是土,即羽原身上的三种查克拉属性分别是雷、风、土。
    作为一名普通读者,他对原作的了解不可能那么的细致,所以他并不知道磁遁究竟是由哪两种属性查克拉构成的,但磁遁只要是血继限界,那它就只会兼具两种查克拉性质变化,可如果是三种性质复合在一起呢?
    不知道,但那理论上不会是磁遁。因为三属性查克拉复合起来产生的变化叫做血继淘汰,而关于血继淘汰,整个忍界似乎只有尘遁一种而已。
    难道……
    所谓的“引持之术”的真面目是血继淘汰吗?
    好吧,相比于后面出来的怪物,什么遁都是小儿科,在思考了好一会也没思考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后,羽原决定放弃。
    不管是血继限界还是血继淘汰,现在都没法帮他逃离这里,它们将来的成长曲线和强度也那样,所以……别想太多,就先这么着吧。
    退一步说,就算有着相应的能力与潜力,现实也不会给羽原发育的时间和机会。虽然不知道大蛇丸究竟想要干什么,但毋庸置疑大蛇丸的所有试验都非常危险,此时羽原对自己接下来的遭遇一无所知,更不用说考虑该如何摆脱现状了。
    这是个死结。
    刚刚重生的他,面对的第一个“boss”未免有些太过强大了点。
    …………
    在战斗结束一天之后,女忍者萤再次来到了羽原的牢房前。
    “试验要开始了,请跟我来。”
    “试验?”
    还是那句话,羽原不是不想反抗,然而板上鱼肉能有什么反抗能力?只能躺平等着。等女忍者打开了牢门,他只能再次默默跟在对方身后。
    沉默着前行了一会之后,羽原开口问道,“昨天跟我战斗的那个人……”
    “你该杀了他的。”女忍者以异常冷静的声音说道。
    羽原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
    女忍者只是回头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将视线保持在前方,“大蛇丸大人是一个很珍惜试验材料的人,对他来说,高价值的实验材料是一种使用方式,低价值的试验材料是一种使用方式……尸体是另一种使用方式。”
    “……懂了。”
    她的回答让羽原彻底沉默了起来。
    前世的思维方式并不适合这个世界,上辈子的善意不一定是这辈子的善意,“杀你是为了你好”,这种奇葩道理在忍界居然还真说得通。
    两人沿着上行的通道不断前进,最终他们来到了地层更浅的位置,在通过了数道严密封闭的大门之后,他们出现在了大蛇丸的面前。
    相比于下面的牢房,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实验室了……不,不是像实验室,这里明显就是一间实验室。
    还是恐怖、生化实验室。
    羽原可以看到挂在一面墙上的一具具尸体,但他来不及为此感到震惊或者同情,因为……说不定很快他就会变成其中的一员,变成一坨等待风干的腊肉。
    大蛇丸见到了羽原之后,看起来似乎有些高兴,他挥了挥手先让女忍者离开,然后这才对着羽原说道,“按照顺序,先抽个签吧。”
    说着,大蛇丸将一个签筒递给了羽原。
    羽原抬起手来,随意从中取出了一个纸签,他一边将其打开一边试着问道,“大蛇丸……大人,这个‘试验’……我需要做些什么?”
    大蛇丸收回签筒,他保持着一副类似“平易近人”的神态说道:
    “你什么也不用做,主要充当协助角色。
    放心,只要理论正确、方法可行,剩下的无非就是剂量的问题了,所以只要一直重复下去,迟早会取得成功,不管是在一千次之后还是一万次之后……所谓的科学试验,就是这么一回事。”
    “穷举……”羽原默默吐出一个词。
    而这个词放在大蛇丸这里,简直充满了血腥味。
    “号码呢?”大蛇丸问道。
    这时候羽原已经拆开了纸签,于是他将上面的数字展示给了对方,“97。”
    “97,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运气不错,但更大程度上……你还真是不走运。”
    什么意思,难道羽原抽到了什么格外稀有的东西么,而稀有的东西却并不代表着好东西?事实却是如此,不同的编号其实代表着不同的剂量,97明显是一个大剂量,基本上可以简称为“致死量”。
    只见大蛇丸取过一个大号注射器,这东西羽原只在体验乡村生活的时候在兽医治疗某种憨态可掬的哺乳纲偶蹄目生物的时候见过,注射器里面充满了一管淡紫色的液体……这东西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羽原下意识的想要逃离,但是在大蛇丸的注视下,他发现自己根本动都不能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蛇丸将那一针筒危险液体推入自己体内。
    直到大蛇丸完成注射,羽原依然维持着举着手臂的姿势,他双眼盯着那个针孔,整个人不由得变得格外紧张了起来。
    羽原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而稍稍过了一会之后,居然一切正常。咦,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反应……
    他刚产生这种乐观的想法,可下一刻,难以言喻的剧痛就从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传来。
    撕裂,膨胀,针刺,重击……
    在剧烈且复杂的痛苦打击下,羽原整个人就这么瘫倒在地。强烈的痛感让他想要嘶吼,但收紧到近乎石化的脸部肌肉、死死咬合住的颌骨又生生让他把到了嘴边的声音憋了出去,只剩下了沉闷而连续的不断呜咽。
    人可以试着承受来自外部的痛苦,但这种根植于自己身体最深处的痛苦却根本无从抵抗,仅仅两分钟之后,羽原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就像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一次一样,漆黑而漫长的夜似乎再度降临了……
    好吧,其实并没有降临。等到羽原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身上的那种剧痛已经消失掉了,只剩下了重度的酸涩和疲劳感。
    羽原试着抬起头来,发现就连这简单的动作都有些困难。
    “当啷!”
    随着他轻轻活动身体,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声随之传出。羽原感觉有些奇怪,他稍稍观察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一个人形的“铁壳子”里。
    “令人难以置信,你居然真的活了下来……恭喜你,试验似乎成功了。”
    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羽原勉强挪动身体,他一点点的向后移动,直到靠上了后面的墙壁,身体有了支撑之后这才缓缓半坐起来。接着他发现了自己对面有一个巨大的方形铁笼子,笼子里面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刚刚说话的正是这个人。
    从身形上判断,那应该是一个小孩,他身上“穿着”那种精神病院用的束缚袋一样的东西,整个人被牢牢地捆绑在了那张椅子上,就连眼睛部位都蒙着一层画着不知名术式的眼罩,而椅子周围的地面上则是绘制着一圈圈范围更大的阵法。
    这里并不是羽原先前所在的大蛇丸的实验室,而是另一间更大的牢房。
    “时间过去多久了……”
    说话的时候,羽原发现自己的声音格外沙哑艰涩。
    “你在这里挣扎了大概七天时间。”对方说道。
    似乎因为很久没跟人说话了,那个孩子的声音里带着点欢快的感觉。
    “你……眼睛看得见吗?”
    “当然看得见。”
    “所以……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发生了些什么?我想想……就像是以前的那些实验体一样,你身体不断的扭曲膨胀,直到变成五六米高的怪物,然后“嘭”的一声爆炸开来,嗯,正常流程应该是这样的,不过很显然你活了下来。”
    那孩子饶有兴致地说道,“磁遁忍者,你的能力救了你的命,当你已经无法抑制自己身体上的剧烈变化的时候,你本能地发动了自己的能力——用一层层的铁皮将自己完全束缚了起来,当时的情况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经过对方的提醒,羽原这才发现原本自己身处的位置应该也有那样一个大号铁笼才对,就跟那个孩子一样,他也是被关在同样的笼子里的。
    但此时这个笼子的大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了。
    再看看地上留下的人形铁壳子,他能想象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不是躺进了铁壳子里,而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控制着铁笼化作了铁壳、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就像给炸鱼裹上面衣一样……挺粗糙的形容,但无论如何,自己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
    “最后一个问题,小朋友……你是谁?”
    “我?我没有名字,要说身份的话……
    跟你一样,只是大蛇丸的一个试验品而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