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万恶之源传染俩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不知所在、不见日光的地下实验室。
    大蛇丸正在专心致志的摆弄着手术刀,这种时候一般是不会有人来打扰他的,一个研究者的安静的研究时间,就是他最愉悦的时间。
    但还是有一个忍者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个忍者半跪下来,他带来了很重要的消息,“大蛇丸大人,村子方面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
    大蛇丸手上的动作为之一顿,“也就是说村子方面知道我在做什么,对么……是‘得知’,还是‘泄露’?”
    “是……泄露,大蛇丸大人。”那个半跪在地上的忍者深深埋起了自己的脑袋。
    “能明白具体泄露到了什么程度吗?”大蛇丸不怒不惊,继续平静的问道。
    “甲号试验的情报完全泄露,乙号试验……相关情报应该还没有泄露。”
    “呵呵,真不愧是团藏大人……”
    既然是“泄露”,也就是说这里有极大概率是存在间谍的,来自村子高层的间谍,或者说“监视者”更合适一些?
    “大蛇丸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要把这里完全销毁吗?”
    所谓的完全销毁,意思自然是要把该摧毁的东西摧毁掉,让该蒸发的东西蒸发掉。
    “不,在情报已经泄露的前提下,如果村子方面让我把该交出来的东西交出来、而我什么都拿不出来的话,那很可能意味某种决裂,不巧的是现在我还不能离开村子,所以……
    虽然有些可惜,但我只能把这个基地的一切交给村子了,呵呵,谁让我是木叶的忍者呢?”大蛇丸笑着说道。
    “那……泄露情报的人……”
    “除了实验体之外,这里的人屈指可数,查清楚间谍的身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拿得起放得下的大蛇丸会把基地里的一切都交给村子,但这个“一切”之中肯定不包括那个背叛了他的间谍。
    …………
    羽原在大蛇丸的某个试验之中活了下来,因此作为珍贵的“成功样本”,他在事后得到了悉心地照料……试验前和试验后,他的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负责照顾他的,正是那个叫做萤的女忍者。
    而羽原的恢复速度出乎意料的快,仅仅一周之后,他已经能算“活蹦乱跳”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被关在那间牢房之中,跟那个被牢牢束缚着的小孩一起,只不过除了在最初一天两人进行了比较多的交流之外,更多的时间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两个阶下之囚,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这天萤照例来到牢房给两位狱友送餐,她的行为看起来一如既往,但就在羽原接过她递过来的餐具的时候,却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在那个餐盘的底下好像藏着一张纸。
    羽原顺势看向了对方,发生她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于是他只能伸手悄悄按住那张纸条,然后趁机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把它收了起来。
    不管这纸条是什么,他都不着急看,起码要有个相对安全的环境才行。
    可安静的修养时间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等羽原的身体大致恢复之后,大蛇丸的下一个动作马上开始了。
    当大蛇丸再次出现在羽原眼前的时候,尽管羽原之前差点被折腾死,但这时候他却连表达怨念的机会都没有。
    “试验出乎意料的取得了成功,无论对你还是对我来说,都是好消息……请伸出手臂来。”大蛇丸说道。
    尽管有些害怕大蛇丸再给自己来上那么一针,但羽原还是老老实实地伸出手臂,好在这次不是往他体内塞东西,而是从他身上抽东西……抽血而已,比起上次的遭遇这简直是小儿科。
    本着能获得一点信息就获得一点信息的想法,羽原一边观察着大蛇丸的神情一边试着开口问道,“大蛇丸大人,请问……这是一个什么试验?”
    跟印象中的高高在上不一样,只要老老实实的听大蛇丸的话、不做出违背或者反抗的举动,相当多的时候大蛇丸都是一个相对很好说话的人,他讲礼貌、有礼节、习惯使用敬语……
    由此可见,语言上的节制、行动上的肆意、性格上的残忍,这三者其实并不矛盾。
    事实也正如羽原猜想的那样,大蛇丸非常乐意解答他的这个问题。
    “只是一次灭活或者抑制活性的试验而已,再稍稍进一步进行解释,那就是某样东西因为过于致命而不具备实用性,因此如果想让它得以实用化,那就必须经过一轮弱化处理……
    从常识上判断,越是微量处理越容易实现这个目标,但没想到真实情况却相反了,大剂量的试验反而成功了。
    也就是说,‘零号’过于致命且往往处于失控阶段,再加上他正处于年幼阶段、无法进行高强度试验,所以需要一个能够承受‘零号’力量的‘一号’。
    ‘零号’和‘一号’都没什么威力,但‘零号’到‘一号’的过程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之后由‘一号’引申出去的可能性就是无限大了。”
    嗯,解释的挺好,但羽原没怎么听懂。
    “现在你感受到自己跟之前有什么不同吗?”大蛇丸问道。
    “要说变化的话,感觉人更精神了、身体更有活力了?”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羽原继续说道,“再有就是总感觉空气中一直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窜来窜去的,负氧离子?”
    说着,羽原悄悄收回了手臂,这会儿大蛇丸已经从他身上抽了一大管血了。不过后一个确实是羽原的直观感受,这种变化甚至让他怀疑自己变成了敏感肌肤。
    “不对,你说的那种窜来窜去的东西,其实应该叫做……自然能量。”
    “……”
    恍然大悟这个词刚好能形容羽原此时的感受,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大蛇丸刚刚在说些什么:
    所谓的“零号”应该是重吾,“一号”就是他羽原,他起到的作用不过是“人体灭活器”,而此时大蛇丸正在进行的是“咒印”的开发试验,或者说大蛇丸刚刚开始着手开发“咒印”。
    同时,羽原身处的时间段也大致确定了,应该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末期、大蛇丸还未曾离叛离木叶的时期;至于所在的地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是在木叶的地下。
    几乎以这个时间点为标志,往后大蛇丸会越来越折腾,最终从木叶的“四有忍者”变成丧心病狂的叛忍。
    大蛇丸已经够危险了,而接下来待在他身边只会变得更危险。
    这么想着,羽原不禁用一种忧心忡忡的眼神看向了大蛇丸,无论如何,越狱计划势在必行。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大蛇丸误会了点什么,然后开口解释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只不过是要提取你的血清而已。”
    “……”
    这叫哪门子不用担心?
    往后三天时间,大蛇丸每天都会过来从羽原身上抽一大管子鲜血,离奇的是羽原并没有什么失血感,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了些什么大补的东西。
    在越狱计划没有头绪之前,时间似乎会一直这么平静地度过。
    唯一让羽原觉得奇怪的是,三天以来,他没有再见到过那个自己在这里最常见到的女忍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