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忍战,入门即入坟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羽原只是感受到了战场上弥漫出来的紧张空气而已,而更前沿的木叶忍者已是满身浴血了。
    时间稍稍往前一点,就在敌人进入这片战场范围的同时,一名木叶忍者已经迎了上去。
    根本不用任何交流,互为敌对的两名忍者高速接近,然后仅仅一个照面那名木叶忍者就失去了一条手臂。
    一击之后,双方稍稍拉开距离,木叶忍者死死咬紧牙关,但他看都不看自己的伤口,只是用自己的另一只非惯用手拔出一支苦无,然后毫不犹豫的再次冲向了那个远远强过自己的敌人。
    这时候他的其他队友只是看着他行动,完全没有半分进行支援的意思……因为他承担的就是这样的任务。
    随着敌人身上亮起的苍白雷光,那名木叶忍者的胸腔部位被轻松开出了一个大洞。
    然后他就这样躺在了地上,没有了再度站起来的可能性。
    在见到了敌人的招式之后,观战的另一名木叶忍者马上开始传递信息,他吹响了藏在嘴里的特制哨子,于是那种鸟鸣声即刻传了出去:
    “目标身份确认,开始诱敌作战。”
    看似无谋冲出去战斗,继而死掉的木叶忍者,其实只是执行刺探情报、确认敌人身份的任务而已。而且严格来说他并不是木叶忍者,最多只相当于“木叶势力忍者”。
    接下来木叶的先头部队就像是被敌人的实力吓到了一样,立刻开始向着后方撤离。
    敌人毫不犹豫的展开了追击,而就在诱导敌人前进的过程中,木叶这边又有几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既没有华丽的忍术,也没有出众的身体能力,对于很多普通忍者来说,所谓的战斗其实就是冲上去跟敌人拼刀子而已,拼不过就是个死。
    随后,木叶这边察觉到了敌方并非两人小队,而是四人小队这一事实。
    但战斗已经开始了,这时候根本不可能终止作战,敌人也不可能轻易允许木叶忍者脱离接触。
    身在最后方的羽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这么紧张下去,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想到这里,他把手伸向了身后的忍具包,然后掏出了数枚手里剑、苦无,同时还有那一叠起爆符。
    然后他开始把一张张的起爆符绑在了苦无上。
    见到他这样的动作,一旁的信良则默默的往稍远处躲了躲……当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开始摆弄爆炸物的时候,正常人都会是这个反应。
    但是对羽原来说,起爆符绝对是他手中威力最大的东西了,这时候越是烈性爆炸物越能给他安全感。
    做完了这点微不足道的准备之后,他再次安静了下来。
    渐渐地森林的声音变得嘈杂了起来,突然,前面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羽原都能感受到地面的颤动。
    应该是木叶方面布置的陷阱被引爆了。
    森林里扬起了大量尘埃,它们弥漫在林木之间久久不散,于是导致周围的光线更差了。
    等到爆炸声音消散之后,鸟鸣声在羽原周围响起。
    羽原飞快的转过头来看向了信良,锐利的视线让对方微微一颤。
    但信良没有半分迟疑,他飞快的说道,“陷阱失败!”
    这时候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再使用暗号传递情报了,因为没有人能回应醍醐的信号了。
    “来了!”
    这次喊出声的正是醍醐。
    话音刚刚落下,羽原就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接近这边。
    位置暴露了!敌人知道了羽原他们的所在。几乎转眼之间,一名云隐忍者就这么来到了羽原他们面前。
    高大壮硕、肤色偏深,年龄三十岁左右,脸上有着两道深深的疤痕……羽原从上到下观察起这个敌人,然而当他视线稍稍下移之后,他的眼神瞬间凝固住了。
    敌人手里还拖着点什么。
    似乎是注意到了羽原的视线,于是那人随意一挥手臂,他手里的东西立刻滚到了羽原和信良的前面不远处……
    是忍冬队长,确切的说是忍冬队长的尸体。
    尽管羽原对于这位队长称不上熟悉,只能算认识,然而之前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突然变成了一具尸体,说实话这并不是什么容易让人接受的事情。
    羽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但随后他就产生了一种明悟……原来这就是战争。
    其实当木叶这边布置的陷阱没有起效的时候,已经可以宣告这次作战彻底失败了,普通中忍下忍级别的忍者怎么可能敌得过精英上忍。
    再精妙的战术和计划,如果不能平衡硬实力上的差距的话,那都将毫无意义。
    而就在羽原产生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的时候,他身旁的信良却突然动了……不是自不量力的去攻击敌人,而是冲向了忍冬的尸体。
    然而就在信良马上能抢回尸体的时候,一把短剑对着他迎面劈来,于是他只能急停变向,堪堪避免了遭受致命伤。
    敌人的武器顺着信良的左臂从上到下一路劈下,给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又长有深的伤口……就像被菜刀劈开的大葱一样。
    “信良、羽原,你们负责牵制,这边交给我来!”
    随着谏冬的声音落下,一团灼热的火球已经对着敌人扑了过去。
    羽原被小队长的声音惊醒,他咬了咬牙,只能跟着信良一起往前冲。
    云隐的敌人虽然块头很大,可他速度同样非常出众,这人轻易躲过了谏冬的火遁,而这时候信良和羽原已经从两侧向着他包围了过来。
    一只手臂受伤的信良已经没办法施术了,所以实质上状态齐全的羽原反而成为了进攻的主力,然而问题在于……
    他一个术都不会。
    只见羽原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准备好的苦无,然后二话不说对着敌人一股脑的乱扔了过去。
    在这种近距离下,如果起爆符爆炸的话,那攻击效果肯定不分敌我。
    敌人见到一大堆起爆符对着自己劈头盖脸砸了过来,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眉毛,这时候他只能快速向后躲避。
    他这会以为自己遇到了敢于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的木叶死硬分子。
    然而那些带着起爆符的苦无并没有爆炸,它们在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全都呛啷啷掉在了地上。
    “……”
    嗯?
    “不好意思,这东西怎么引爆来着?”羽原似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刚刚敌我的情绪都很到位,高大身板的敌人可谓是警惕而迅速,此时他脸上还带着点即狡黠和不屑的神态……如果起爆符爆炸了,那么他的表情非常到位,但问题是起爆符没爆炸。
    浪费大家的感情了。
    那个云隐忍者的视线锁定在了羽原身上,刚刚他想错了,眼前这人不是什么死硬分子,而是个脑瘫。
    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把掉落在地上的苦无突然如出草的兔子一样窜了出来,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敌人周遭,然后苦无后面拖着的起爆符开始泛红,再接着……
    轰!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橘红色的火光瞬间将敌人包裹了起来。
    与此同时,谏冬已经抢到了忍冬身边。
    因为战死的是她亲哥哥,所以羽原认为谏冬这是准备夺回然后带走哥哥的尸体,然而情况并非如此。
    只见谏冬手里握着一支苦无,尽管她指尖有些颤抖,但下一刻她还是毫不犹豫的用这支苦无刺穿了哥哥的眼窝。
    接着她手臂发力,将苦无深深地刺入了忍冬的大脑之中。
    “……”余光瞥见这一幕的羽原,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些什么。
    然而这是无比正确的处理队友的方式。
    小到一次作战计划,大到战役级方略,细致如人员能力构成,宏观如一国战线的收缩扩张……队长级别的忍者脑子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情报,而这样的情报是绝不能泄露给敌人的。
    而只要大脑保持完整,哪怕是死人,敌人也有可能从尸体脑子里得到这些情报。
    所以信良会第一时间冲向队长的尸体。
    谏冬既没有实力保护哥哥的生命,也没有能力带走哥哥的尸体,身为木叶忍者的她仅能做到的事情也不过就是帮死去的哥哥守护他身为木叶忍者的立场而已。
    所以……
    既然这样的话,那下手就不要犹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