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打七打不了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曾经如此强大的二代火影,最后的结局也不过是孤独地死在这样原始的丛林之中,甚至在死后还要任人摆布……某种意义上,忍者是一种整个生涯都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的职业。
    抒发了一番感想之后,羽原决定立刻撤离。而从他舔包的手法看来,显然是缺乏职业素养的……根本就没舔干净,仔细摸尸的话说不定还能摸到好东西。
    而就羽原到手的几件六道忍具来说,其实他并不欣赏金角银角的使用方式。尽管以那种方式封印敌人非常有效,但那其实是与忍者讲究的快节奏的作战相左的。
    四件忍具之中,羽原觉得真正有用的是作为封印容器的红葫芦,以及能够发挥强大杀伤力的芭蕉扇,幌金绳和七星剑反而不好在实战之中使用……事实上金角银角在封印敌人的时候,常常是俩人一起操作。
    而且不管是哪件忍具,羽原都不能在现阶段拿出来使用,因为它们都是赃物……在外容易引起云隐的追杀,对内无法向大蛇丸做出交代。
    总之羽原该开溜了,他来到这里的过程特别的顺利,希望离开的时候也会如此,争取从胜利到胜利。
    事实上羽原也没想到此时木叶和云隐的反应这么大,居然二话不说就要决战,所以这会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双方正在厉兵秣马,争取一旦开战的命令下达,就在半小时内打烂对方的狗脑子。
    双方的理智就像是窜稀之前的括约肌,不管再怎么有意识的努力控制,最终也很难抵挡得住生理上的冲动。
    而在“一泻千里”之前的时刻,属于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因此羽原的撤离进行得很顺利。
    但这种顺利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羽原总是会碰到敌人的。
    云隐的人员收缩命令下达的非常仓促,不是每一支在外执行任务的小队都能够及时返回,或者说谁都不能保证每个小队都能及时收到任务。
    此时刚好有一支因为种种原因很晚才收到撤回命令的云隐四人小队撤离到了这附近,然后他们自然而然地发现了一个正在单独行动的木叶忍者。
    “队长,是木叶忍者……怎么办?”
    “单独活动的木叶忍者?追,说不定他身上有什么重要情报。”
    这个四人小队的队长名叫特洛伊,是云隐的精英上忍,仅从纸面实力上来说他比之前羽原曾经遭遇过的岚遁忍者“异”更强。
    羽原这种独自行动、从敌方腹地方向撤离的忍者,很容易让人判断他是很有价值的,因此云隐小队想也不想地就追了过来,看看这人身后背着的两个东西,是不是什么重要道具?
    额,只能说云隐小队的判断大致是正确的,因为现在羽原身上可不正带着云隐的“传家宝”,至于羽原背着的东西,想要的话建议自己回家做。
    那边正在快乐撤离的羽原听到了身后有什么动静,他回过头来一看,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居然跟上了四条尾巴。
    “……”
    他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立下了什么不吉利的flag。
    冷静,或逃或战,都不能失去冷静。
    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羽原都没怎么消耗查克拉,目前他的“蓝量”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坏消息是就算满蓝,他的查克拉水平也就那样。
    如果是一对一的话,这时候羽原甚至可以立刻停下来战斗,但一对四的情况下,他实在没什么把握。
    刹那之间羽原做好了决定,接下来如果他被逼停、不得不进行战斗的话,那他首先必须解决敌人之中最强的那个才行。
    羽原在一棵棵大树上高速穿行,但是敌人还是迅速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紧接着,羽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破空声。
    铛!
    他半转身体,回手用苦无轻轻磕飞那枚袭来的手里剑。这种简单的格挡他当然不会出现什么失误,然而就在自己手中的苦无与那枚手里剑相交的那一瞬间,羽原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些许变化。
    “磁化?”
    再接着,铺天盖地的手里剑从身后向着羽原袭来,且任凭他如何改变方向,那些手里剑都紧追不舍……这是追踪手里剑。
    正在追击羽原的特洛伊正是云隐的磁遁忍者,不过羽原在第一时间却没有认出对方。他没有办法记住原著的每一个人物,而磁遁忍者不都是小人物么?
    噗噗噗!
    手里剑追了上来,然后接连的命中让正在半空中移动的羽原身体瞬间失衡!
    与此同时,另一名身上闪烁着雷光的敌人如同瞬移一样突然出现在了羽原的身边,然后一脚把他踢向了地面。
    下面原本是松软潮湿的森林土地,但不知道何时那里已经隆起了一个个锋利的地刺!
    羽原单手甩出一个钢线,捆住周围的大树强行扭转了方向,试图脱离那片区域,然而就在他转向的时候,迎头碰上的是一大团橘红色的火光!
    磁遁、雷遁、土遁、火遁,敌人的攻击如同疾风骤雨,对着羽原这个战场菜鸟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羽原灰头土脸的从火遁之中冲了出来,他外表似乎没什么明显的烧伤,但灼热的火焰刚刚差点灼伤他的肺部,不过这时候他依然表现的非常冷静,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不冷静那他就死了。
    现在还不是反击的时候,他还不能反击。
    羽原左手捂住身侧腹部做出受伤的样子,然后看也不看敌人的转身继续逃窜。
    更多的手里剑向着他袭来。
    这会工夫,久经战阵的敌人已经看出了羽原的真实水平,这不存在什么伪装问题,因为羽原确实是个新手,所以敌人的行动更加激进了起来。
    那个磁遁忍者出现在了羽原的身后。
    羽原一个趔趄,似乎就要摔倒在地上,可就在他前扑的过程之中,突生异变!他身体迅速翻转,有仰面朝下变成了背部朝下,于是云隐忍者的身影就那么清清楚楚的映入了他的眼底。
    一团银球已经被他翻腕甩出,然后这东西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到了敌人身边,紧接着它如同烟花一样,绚然炸裂!
    以银球为中心点,无数微米级、闪烁着寒光、氤氲着寒气的细丝霰射而出,它们插进了周围的树木、土地、岩石之中。
    转瞬之间,原本鸡蛋大小的水银球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交汇点。
    云隐的磁遁忍者正处于这张特殊金属网的中心位置,此时除非他能使用飞雷神,否则是无法逃出这个攻击范围的。
    他的身体被细密的丝线穿透,然后由于他正在前冲的身体带有的惯性作用,随着他的前移,那些远比任何刀刃都要锋利坚韧的细线就那么轻易的切开了他的身体。
    他的右半身碎了一地,左半身则被挂住了。
    水银丝线上挂满了无数冷凝的水珠与细小的血滴,它们共同散射着森林间的莹莹辉光,漂亮的简直不像是武器,而像是……
    一盏水银灯。
    「秘技·水银灯」,这是羽原重新走向战场的底气之一。
    尽管他是一个新手,但这时候已经尽得忍者战斗的精髓,即阴险、阴人、一击必杀而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