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重重包围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田之国、火之国、雨之国,忍者频繁变动战斗或者执行任务的地点是一件比较平常的事情。忍界本身只是一个小世界,而战争中的忍者们活动能力极强、活动范围极大。
    对于这颗星球来说,忍者不过是一群有着多动症的虫子。
    雨之国,一年中这个国家放晴的时间简直跟风之国下雨的时间有得一拼。
    羽原藏在一棵大树上,他悄悄拉开扣在脑袋上的兜帽,于是他身上酝酿的潮热的空气当即顺着他的领口飘散了出去,再加上细散的冷雨拍在了他的脸上,于是他整个人瞬间变得清爽了起来。
    “狗屎一样的天气。”
    羽原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还是不得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侦查小队的推进速度很慢,雨之国的环境是陌生且凶险的,这种情况下保证己方队伍隐秘行动是至关重要的,隐秘即安全。
    而羽原他们要搞清楚的情报也不是什么必须潜入雨隐才能获得的“半藏の小秘密”,事实上他们只要确认一些笼统大略的事宜就可以了,比如现在雨隐的主要兵力部署在哪个方向上,跟此前相比这种部署有没有变化。
    看起来似乎这样的情报不难获得,但对于羽原所在的队伍来说,获取这样的情报同样异常危险。
    在这种一成不变的丛林之中,就算是忍者也有可能迷路,万一不小心装上了雨隐的大部队的话……雨之国的丛林可是一片风水宝地,尸体的降解效率特别高。
    这时候小队已经排查了周围的环境,他们并没有发现这里有敌人活动的痕迹,这等于暂时清理出了一片安全区,于是一部分忍者可以趁机休息一小会……这是一个长期任务,如果所有人都一直精神紧绷的话会出问题的。
    一会之后,羽原的头发就被完全打湿了。在这种充满战乱的世界,谁也不能要求羽原这种(原)靠谱成年男性在自己的仪容仪表方面投入什么精力,他能每天坚持整理个人卫生已经值得称赞了。
    原主被关在地牢里的时间、羽原本关在地牢里的时间、羽原重见天日之后的时间,这么久过去羽原可没说去哪里剪一下头发,所以到了现在之后他的一头灰发看起来非常的酷,就跟一个干草堆一样。
    这时候谏冬来到了羽原身边,然后将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拿去用吧。”
    发圈?头绳?
    羽原看了看手中的东西,然后有些笨拙地将脑袋后面的头发扎了起来,再接着他咧了咧嘴巴无声地笑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下端低马尾,在这个世界上属于标准的强者发型,可惜的是羽原是灰发而不是白发。
    此时雨隐的内乱并没有结束,相反的是因为三年前的事件此时的雨隐处于更加混乱的状态。
    三年前,因为雨隐的半藏和木叶的某个一直自以为很聪明实际上从来都是脑瘫的人的策划,“晓”首领弥彦身死,这导致了这个充满正义性的组织彻底发生了质变,雨隐唯一的希望也就此断送。
    尽管现在半藏还活着,但说实话,自从长门暴走的那天开始,半藏就已经注定会死了,区别只是或早或晚而已……半神只是半神而已,终究不是神的对手。
    所以目前雨隐的分裂局势是怎样的?羽原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只希望别碰上长门那样强得变态的家伙。
    轮流休息过后,十二人的队伍继续往前推进。
    大概两天之后,雨隐的一个前线营地出现在了木叶侦察小队的视野之中。
    谏冬掏出了一张地图,然后将相关的信息记录了下来。
    “位置跟之前没有太大变化,这座营地依然是用来防备木叶的……”
    “但营地的规模有所扩大,从帐篷数量粗略判断,这里的忍者至少比以前增加了百分之五十。”
    “针对性的部署?在针对什么?雨隐应该只能被动防御、完全没有主动出击的余力才对。”
    木叶队伍这边是远远地在用望远镜观察雨隐营地的情况,这么做收集情报的效率很低,情报的准确度也有限,一切只能判断个大概,然而这支队伍绝不会更加靠近那个营地……木叶的实力自然远强过雨隐,但这并不代表着一支小小队伍也能在雨之国撒野。
    事实上,周围的大国多少都有些忌惮雨之国。尽管半藏手中的雨隐无法真正对抗一个大国,但是在各大国的僵持状态下,雨隐的动向某种程度上是能影响战争走向的。
    雨隐究竟想要干些什么,不用羽原等人操心,他们的任务是获得情报然后把情报带回去,判断雨隐的行为是木叶高层该干的事情。
    但是在获得了相应的情报之后,木叶的渗透小队能顺利从雨之国腹地撤离吗?
    答案是不能。
    随着一声哨音响起,预示着木叶小队这边不用再鬼鬼祟祟地隐藏自己了。
    “撤退!全速撤退!我方行动暴露!”
    稍显松散的木叶小队迅速汇合起来,然后直接向着偏西偏南的方向开始高速移动。
    “敌人是突然出现的,数支队伍从各个方向向着我方包围了过来!”
    队伍一边高速撤离,醍醐一边这样解释道。
    “有没有他们是日常巡视队伍的可能性?”
    有人这样问道。
    “基本不可能,各个方向的敌人行动一致,他们进击的交汇点就在我们这里……目标指向非常明确。”
    “为什么会突然暴露……”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因为敌人有着更优秀、侦察能力远强过醍醐的侦查忍者。
    羽原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雨幕。
    “不可能的吧……”
    乌鸦嘴非但不能乱说话,甚至连在心里乱想都不允许吗?
    “最好做好无法摆脱敌人追踪的打算……”羽原这样提醒了一句。
    “敌方的包围非常严密,现在根本不是考虑摆脱敌方侦查忍者的时候……前方准备迎敌!”
    很快的……
    羽原将会见到另外一种忍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