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比决绝更决绝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暴雨从高空一路下坠的冲势被丛林的高冠挡住,发出连续不断噼里啪啦的声响。丛林之上是自然的雨幕,丛林之中垂下的却是大小不一又密密麻麻的涓流。
    就在这种可能数年都不见人迹的环境之中,木叶的侦查小队遭遇到了雨隐忍者的围追堵截。
    幸运的是追击过来的敌人之中没有一个是“蚊香眼”,不幸的是敌人的数量相当之多……木叶这边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了。
    这里毕竟是雨之国,敌人的行动能力远强于木叶。
    “被包围了,谏冬队长,我们该往哪边撤?”
    尽管羽原一向不怎么关心队伍的决策,但现在他不关心也不行了。
    “川之国方向,尽管这里距离火之国更近,但木叶在那个方向上力量薄弱,相应的,木叶针对砂隐方向的前线营地就布置在川之国……只有往那个方向突围,我们才有可能得到增援。”
    “增援么……”
    实际上谁都知道他们得到增援或者接应的机会非常渺茫。
    谏冬看了看醍醐,然后盯着羽原说道,“羽原,交给你了。”
    尽管谏冬并不真正了解羽原的实力,但是她把之前他的训练都看在了眼里。
    “嗯。”
    羽原点了点头,但这时候其实他并没有充分理解谏冬的嘱托。
    他视线紧盯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敌人,脑子里在迅速的思考,“持久作战的话节约查克拉是最关键的事情,耗尽查克拉的话一切就都完了,体术的性价比最高,但我不懂格斗技,所以……果然还是得这样。”
    羽原这种查克拉量普通的忍者,能选择的手段本来就很少,他所有的招式都是按蓝耗低设计的,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得选择一个最低的。
    所以他再次挽弓搭箭。
    对于忍者来说,弓箭这种东西的弹道是很好观察到的,所以为了确保命中率,哪怕羽原的箭速非常之快,但他还是决定将敌人放进三十米范围内再发动攻击。
    鉴于九成以上的忍者之间的战斗都发生在五米之内,相较之下,三十米其实是一个很夸张的攻击距离。
    羽原的指尖猛然松开,铁箭瞬间刺穿了雨幕,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敌人被这样的重箭猝然命中,箭身上的棱刺随之展开,足以贯穿敌人身体的重击就这么牢牢锁在了他的身上。
    正在前冲的敌人像是挨了一记飞踢一样,直接摔在了后面的一棵大树上。
    鲜血从他的复杂性伤口之中流淌出来,将他的周围染成一圈浅浅的血泊。扦插之术是一种异常凶残的忍术,而羽原的“凭藻神”正是对其的模仿与优化……就算木矛无法穿透的东西,铁箭也是可以穿透的。
    敌人的第一支四人小队瞬间减员一人,剩下的三人停下脚步,将视线望向了羽原。
    三人相视一眼,然后再次发动攻势。
    这次他们没有再以松散的阵型冲锋,反而排成了一个纵列,同时他们利用林间复杂的障碍物拉近与羽原等人的距离。
    而当最先头的一人从某个树干一侧探出身来的时候,强烈的破空声瞬间传入了他的耳中。
    羽原的铁箭距离他的躯干不足一米。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土墙突然在这个敌人的前方隆起……是土遁·土流壁。
    敌人很明显预料到了羽原的攻击。
    展开的铁箭让土流壁寸寸龟裂,但它终究还是被防御住了。三名敌人瞬间从其后窜出,直接袭向了羽原。
    如此近的距离,羽原已经来不及开下一箭了,于是他不得不使用更直接的方式阻止敌人的攻击。
    一个水银球出现在了前面那个敌人的眼前。
    敌人绝对可能知道羽原这个术的威力,然而他至少能够感受到其中那强烈的查克拉,可就在这种时候,他的做法差点让羽原愣在当场。
    他直接双臂一展,将那个银球抱入怀中,然后一脚蹬在前面的大树上,强行使得自己改变了前进方向。
    在这个过程之中,羽原的攻击已经开始生效了,当那个敌人仅仅转到那棵树后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一地碎肉了。
    然而他终究带走了羽原的术,羽原的“水银灯”挂错了地方。
    剩下的两名敌人并没有直接进入水银灯的攻击范围,相反,这东西十米的攻击直径甚至给羽原自己造成了一点干扰……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确实不太适合释放这样的忍术。
    剩下的两名敌人的攻击路线终于变得畅通无阻了起来。
    铁质开始在羽原的身上流淌,他准备跟敌人来一场cqc。
    但是好不容易冲过来的敌人再次做出了一个出乎羽原预料的动作,对方根本没有摆出任何像样的攻击姿态,反而不管不顾的直接往前冲,大有想直接保住羽原的架势。
    “不对,难道……”
    自杀式袭击!可惜羽原明白得稍稍有些迟了,这时候他只能勉强侧过自己的身体。
    轰!
    剧烈的火光迅速在绵密的雨幕之中扩散开来,猝不及防之下,羽原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这时候暴雨反而是一个利好条件了,松软的泥土卸掉了羽原身上的冲击力,雨幕和泥水扑灭了他身上的火焰……尽管样子稍显狼狈,他整个人在泥地里不规则的翻滚出了很远的距离,最终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好在他在自己的胸腹部进行了防御,在这样的爆炸之中,他脆弱的内脏并没有受伤,相反的是,他的整个右臂都被炸的血肉模糊了。
    羽原只是一个新手,在面对一个个的敌人不停的往自己身边冲的情况的时候,多少有些手忙脚乱……实际上他完全可以免于受伤的。
    他低估了敌人的决心。
    雨之国这样的小国能够立国,雨隐这样的小忍村能够立足至今,自然是有着相应理由的,而且这种理由非常的简单直接,那就是……那就是
    雨隐的忍者更能毫不犹豫地去死。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好,“横的怕不要命的”也罢,不畏惧更不吝啬死亡,异常安静又无比疯狂。
    除了生命他们没什么好失去的,所以那就每次都把生命放上赌桌……
    任君采撷。
    只是……
    当心把自己扎个头破血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