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喋血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羽原趴在泥潭之中,哪怕是浑身裹满了泥水也依然无法挡住他身上正在散发出的热量,谁也不知道他的右臂究竟被烤了个几分熟。
    强烈的冲击感差点让羽原就此昏厥过去,烈焰的灼烧使得他的痛觉触感被无限放大,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之后,他才勉强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像是隔着一层水幕一样,周围的雨声、战斗声和喊叫声都以无比失真的方式传入了羽原耳中……我是谁,我在哪,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吧,没有这么夸张,羽原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敌人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自杀袭击,而且袭击对象居然是自己。
    战斗不过刚刚开始而已,为什么一个好好的人说炸就炸了?就算是忍者也不至于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吧。
    然而敌人并不是随便找个人就施展了“同归于尽之术”,以战斗开始之后羽原表现出的战力来说,敌人判断跟他一换一是值得的。
    敌人认为羽原是个强敌。
    这样的战斗情形跟羽原第一次走上战场的时候相当相似,可荒谬的地方在于这次羽原他们的身份是“云隐强敌”,而雨隐忍者的身份反而更接近“z中队”。
    弱者想要迎战强者,必然要付出超出想象的牺牲,每个走向战场的雨隐忍者都做好了战死的觉悟,而既然能接受死亡的事实,那他们就不会对走向死亡的选择有所犹豫。
    当然了,像这样的雨隐忍者,可以说他们有着无比坚韧的意志,也可以说他们遭到了恶意洗脑……无论如何,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
    “嘶……”
    羽原呼出一口长气,然后他接着深深吸气继而屏住呼吸,铁质的屏障一点点覆盖住了他的右臂,代替被严重灼伤的皮肤保护他的身体组织。
    那个袭击他的敌人结局自然更惨,精神意义上那人堪称壮烈,但现实意义上他只不过变成了一坨印度咖喱。
    一起引爆数十张起爆符的爆炸没有把羽原炸死,这有些出人意料,但那个四人小队仅剩的那个敌人注意到了羽原从泥潭里爬了起来之后,立刻再度发动了攻击。
    随着敌人迅速翻转手腕然后又停下,一个巨大的火球直奔羽原而来。
    现在的羽原其实并不擅长对付火遁这种范围伤害技能,但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雨幕被笔直地纵向劈开,燃烧的火球被拦腰横斩为两截,破风声起、破风声止,然后那个敌人发现一把银色的长剑已然刺穿了他的心脏。
    刺骨的凉意从他的胸腔之中蔓延了出来,在几乎没有遭受什么痛苦的情况下,他的身体机能随之停止。
    “你们反抗敌人的勇姿值得敬佩,我并不理解眼下这场战争的意义,却也至少明白大国对小国的以强凌弱是不加掩饰的侵略,然而……抱歉,我不打算死在这里。”
    羽原散掉手中的银剑,然后两条弓臂从他的左手腕部蔓延出来,接着他伸直手臂,那张弓的弓弦就那么自动拉开,一条黑色的“飘带”从他的身后蔓延出来,它的前端搭到了弓身上之后,瞬间形成了一支铁箭……哪怕羽原两只手都不用,他也能完成开弓的动作。
    他攀上高处,开始支援其他队友。
    “撤退!脚步不要停下来,从羽原打开的缺口往外撤退!”
    谏冬瞬间把握了战场局势的变化,然后对着部下们大声命令道。
    此时来到这里的雨隐忍者已经远超木叶忍者的数量,这时候停下来战斗根本没有意义,那等于慢性自杀。
    跑动起来才存在一丝希望。
    谏冬的命令自然起到了正面效果,但这也等于她向敌人表明了身份,于是紧接着大部分的敌人就像着她冲了过去。
    面对那种数量的敌人,羽原一箭一箭的支援根本没有太大意义,所以他只能再次甩出一发“水银灯”……现在可不是吝啬查克拉消耗的时候了。
    银光乍现,木叶忍者们从羽原打开的敌方包围网缺口窜出,再加上水银灯的瞬间杀伤和阻滞,木叶一方居然短暂的跟敌人脱离了接触。
    并不是十二人全员都逃了出来。
    不过没有逃出来的人也不用羽原他们进行等待或者援助了。
    羽原他们的行动是以逃跑为目的的,所以这时候一些小指宽的“黑线”开始攀上羽原的躯干与四肢,再然后,雷光在既定的轨道上开始了奔流。
    “自业咒缚千鸟流”,羽原的原创(盗版+拼接)雷遁忍体术,这种使用雷遁的方法旨在即保留雷遁对于身体的强化作用,又将查克拉消耗量压制在最低限度以内……不过严格说起来,这一招与其说的千鸟流,不如说更像外源驱动外骨骼。
    但是敌人不能这么简单就被摆脱,仅仅是阻滞了一瞬之后,他们就再次追了上来。
    木叶忍者们且战且退,人数逐渐减少,活着的人身上也人人戴伤。
    羽原的查克拉也逐渐见底,但打着打着,他突然察觉到了异常……异常点在于敌人们的护额,原本他们头上戴的自然是雨隐的护额,但现在护额上的雨隐标志往往多了一条横线。
    叛忍?
    也就是说,攻击羽原等人的敌人由雨隐的忍者逐渐变成了“晓”的忍者。
    而就在这时候,后面的木叶忍者们突然停下了脚步。
    “敌人追的很紧,妄图全部撤离是不可能的,羽原,我们能看的出你的实力,凭你的话应该能保护队长和醍醐抵达木叶营地……敌人由我们来阻止。”为首的一名忍者说道。
    “九条……”
    像z中队这样的队伍,因为是那样的组成形式,所以成员之间的关系相对冷漠,除了醍醐和谏冬之外,羽原对于其他人仅限于知道名字的程度,所以他没想到这些会主动留下来阻敌。
    谁都知道留下来意味着什么。
    “与其全军覆没,不如让能活下来的人活下来。在木叶,愿意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的人不多,所以……快走,趁着我们没有改变主意。”
    只能说,双方都有纯爷们。
    只是……
    硬汉葬身于战场,好也罢坏也罢,这是亘古以来的“宿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