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四代目火影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如果除去那种曾经远远看到过的情况,实际上这算是羽原第一次接触到波风水门,而水门往往能给人留下非常不错的第一印象(除了敌人之外)。
    哪怕抛开实力不说,第四代火影也是一个高大帅气、态度友善、笑起来很亲切的人。
    这时候的羽原已经冷静了下来,一来实质上情绪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二来事情的结果已经是这样了,无论再做些什么都于事无补。
    一个暗部忍者小声在波风水门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接下来水门走向了羽原这边。
    这下羽原不能再坐在那里了,他跟身旁的醍醐一起站了起来。不过他们也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迎向火影……他们现在正守着尸体呢,哪怕面对火影,也不该表现得过于殷勤。
    当然了,羽原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雨隐侦查任务辛苦了,你们带回来的情报对村子方面判断现在雨之国的局势有着很大的帮助……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还请振作起来。”四代火影来到了羽原身边之后,开口这样说道。
    站在火影的立场上,他在任何正式场合摆出来的态度都应该是对所有忍者一视同仁的,而在这种时候,他其实也不太好说话……从火影嘴里说出来的话,既不能完全浮于表面,也不能感情过于深切。
    “情报很重要”,这种话其实是客气话了,因为无论是之前的岩隐侦查任务还是现在的雨隐侦查任务,参与进去的忍者队伍绝对不可能只有一支,各种情报相互佐证之后,才会成为木叶的判断依据。
    所以羽原他们带回来的那些笼统的情报,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然而哪怕是这样的情报,原本十二人的队伍到了现在却只有两个人能活着。
    无论如何,四代火影说话的语气让人感觉非常真诚。
    于是羽原也待之以诚。
    “我们这样的忍者,说到底不过只是一群渺小的人,然而就算是我们这样的人,也使用自己的方式为木叶的战争作出了微不足道的贡献,所以我们这样的人不需要同情或者怜悯。作为一名忍者来说,到头来我的伙伴们度过了有意义的人生。”
    羽原开口说话的时候,双眼是在看着谏冬的尸体的,然后他边说边抬起头来,直到与火影大人四目相对。
    尽管他嘴里说的是“我们”,但其实他没怎么把自己算进去,他说的是谏冬。
    因为羽原把话说得很真诚,所以他显得有点不客气。
    “喂,注意你的态……”
    一个忍者想要制止羽原不礼貌的举动,但四代火影先一步伸手制止了他。
    “战争中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而到了最后可能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我唯一能承诺的是,会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四代火影性格真的很不错,他居然愿意跟羽原这种说话呛人的无名之辈认真交流。
    “火影大人,我只是普通人。在战争之中,很多时候我们会面临这样的情况……慢一秒即是死亡,快一秒就能成为英雄,但我们的极限就在那里,它肉眼看见,所以我们这样的人成不了英雄。
    但是战争却永远要求英雄快一秒、再快一秒,所以就算是英雄,也终有一天会无法迈过这短短一秒的障碍……只要是人类,那就都有极限存在。所以就算是火影大人这样的强者,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有极限的,一场忍界大战也不是靠一个英雄人物能解决的事情。”
    别说,波风水门居然对羽原说的这些话深有体会。
    但这话在其他木叶忍者听来似乎是在骂火影。
    波风水门看向了羽原的眼睛,发现这个年轻忍者铅灰色的眼瞳带着一种异常的冷冽感。
    “听说四代火影大人是忍界最神速的忍者,那么假如你面对那种必须同时救下两个人的情况的时候,又或者这两个人都是你的至亲,你会怎么办?所以很多时候选择无分好坏,选择仅仅是选择而已,是无论如何都必须二选其一的事情。”
    说实话羽原有些强词夺理,谏冬的选择区间和四代火影的选择区间是一回事吗?
    周围的普通忍者都懵了,他们心说这年轻人为何如此之牛逼,居然能这么堂而皇之地对着火影说教?
    “我会铭记在心的。”
    尽管倾听下层忍者的意见也是火影的工作之一,但是……好吧,其实波风水门这时候也有些懵。
    但他确实把羽原说的话听进去了,“不能更快”的说法挺切中要害的,因为这种事情在他身上发生了很多次,比如……他没有救到带土,也没有救到琳。
    随后四代火影结束了他的慰问工作,离开了这里。
    等火影走后,醍醐这才松了口气,她悄悄看了羽原一眼,然后问道,“羽原……没关系吗?”
    “没关系,火影大人人不错,刚刚的交流很愉快。”羽原说道。
    他拿火影当垃圾桶用,倾泻了大量的负面情绪,所以这交流能不愉快吗?
    然而在火影本人以及火影身边的忍者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他们觉得刚刚的羽原……说得其实不错,但下次别说了。
    说到底其实是人家波风水门大人有大量。
    不过也可以说这是上位者的正常器量。统治者身处的位置越高,自然对最下层的人越亲切,哪怕仅仅是为了作秀。假如一个统治者因为这种简单的言语冲撞就对一个普通忍者展开报复,那说明他压根不具备成为统治者的素质……说的就是你,团藏。
    …………
    羽原和醍醐并不隶属于川之国前线营地,所以等火化了谏冬的遗体之后,他们带着她的骨灰返回了木叶。
    小队都没了,羽原和醍醐也就暂时不用参与什么任务了。
    谏冬是正统的木叶忍者,尽管她只是平民忍者,但她的骨灰是可以埋进那个知名的慰灵园中的。
    有些话说起来虽然不好听,但谏冬的结局其实已经比大部分忍者好了,起码她能“魂归故里”,而不是被抛尸荒野。
    不管怎么归乡,归乡终究是归乡。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