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身后黑手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这个任务很不对劲……当那个宇智波忍者被控制住了之后,羽原就产生了这种想法。
    首先,这支暗部小队执行任务的这一天,按照原本的安排羽原等人是要“休班”的,也就是说这是被空闲出来的一天,而这个任务来的却非常突然。
    其次,这种对同村上忍动手的任务,理论上必须要火影亲自下达命令才可以,绝不应该出现什么暗部小队长代为传达命令的情况,否则整个木叶早就乱套了……羽原并不知道接受这种任务的标准流程是什么样的,但肯定不会是之前那样。
    羽原三人是新晋暗部忍者,这代表着他们不了解暗部内部运作,而能成为暗部忍者又代表着他们很有实力,因此这样的人是可以被利用的。一个人对付一个宇智波上忍,跟四个人一起对付一个宇智波上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第三,当任务完成之后,队长无论如何都不该自己去进行交接,这一点是最可疑的。以暗部制度的严谨性而言,小队接任务、小队交任务,只是必然的流程,只要任务没交,那这个任务就是在“进行中”,既然是“进行中”,那一个队长怎么可能会解散自己的小队?
    根据羽原的暗中跟踪,尽管他并不清楚暗部的所有据点,但可以肯定的是队长交任务的地点并不是暗部总部。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在刚刚成为火影的情况下,波风水门绝对不会这么莽撞的去碰宇智波一族这个烂摊子,只有不想让他好好当火影的人才会这么干……
    哪怕不考虑个人性格,基于政治考量,四代目也不会去绑票什么宇智波忍者。
    想想看,火影派系的做法是什么样的?为了不引起宇智波的猜疑和反弹,哪怕在战场上木叶都不会让宇智波忍者轻易去世,反而会优先救治他们,这种考量之下,火影怎么可能现在又去搞宇智波……
    某些事情,羽原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
    所以他几乎能确定自己刚刚完成的任务并不是什么正经任务。
    既然执行了这样的任务,那么包括羽原在内的三个新人往后的结局也几乎确定了……要么等他们逐渐明白过来之后,突然意外死亡;要么因为这样的“黑点”被拉下水,被迫成为那位队长的“同伴”。
    所以羽原得“亡羊补牢”,他进行了一次标准的偷袭,右手戴着覆盖着雷遁的铁手套直接刺穿了敌人的胸腔……这是最标准的忍者战斗方式,可谓是高效简洁低消耗。
    所谓的伪造杀人痕迹只是在开玩笑,尽管对于能使用强雷遁的人来说模仿雷切的痕迹不算什么难事,但羽原这里绝没有栽赃嫁祸的意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羽原的去而复返绝对不在高女队长的预想之中,所以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遭遇这样的偷袭。
    当然了,羽原并没有直接杀死这个人,否则他就直接刺穿对方的心脏了……接下来他要把这个人秘密带给四代火影。
    有人背着火影指使暗部忍者活捉了宇智波忍者,这件事情的性质是非常严重的,所以羽原要抓住凶手,将其带给火影,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不能单纯地说是以下克上,因为这是关系到木叶内部安全的大事。
    再者来说,羽原抓的是活口而不是痛下杀手,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高女是谁的人?为什么要对宇智波出手?这一点似乎不难猜测,毕竟万变不离其锅。
    不过羽原有另外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这个任务要强调活捉?如果是为了收集写轮眼的话,那么直接把宇智波杀了扣眼珠子不是更方便吗?
    研究这些问题都是后话,总之羽原现在要制服这位暗部小队长,然后把他交给火影。
    然而就在羽原准备把这人捆起来的时候,高女猛然转过头来,匆匆一瞥可以发现这人的腮帮子已经鼓的跟个蛤蟆肚皮似的了,然后……噗!
    他似乎吐出了口口水。
    这是在表达坚韧不屈的意志?
    不,不是口水,是毒针。
    带着紫色毒液的毒针轻易刺穿了羽原脸上的白色面具,鬼知道这人是怎么把这种剧毒之物藏在嘴里的。
    这么强的雷遁,不该是你挨你也麻么,为什么还能发动攻击?只能说不愧是阴险的暗部忍者,到了这时候还在上演“我能反杀”的戏码。
    然后,他就听到羽原继续说道,“对对,你倒是提醒我了……可不能让你自杀了。”
    接着一股铁砂开始往高女嘴里灌,最终在他嘴里形成了一个棒球大小的铁球。
    随后羽原又将高女的手脚锁起来,确保他不会再造成任何威胁……他顺便帮忙堵住了高女的伤口,这是为了防止过度失血。
    其实高女现在需要紧急手术,心脏没有受伤的他虽然避免了顷刻毙命的结局,但羽原过于毛手毛脚,似乎割伤了他的肺部。
    可能觉得还有些不保险,羽原干脆用一层铁皮把高女给包了起来,这样对方看起来就像个铁雕像了。
    然后羽原带着这东西开始往火影办公楼赶,快要抵达那里的时候,他又把这个“雕像”往一个小巷里简单一搁,然后这才直接进入了火影办公楼。
    得益于直属暗部的身份,羽原比较顺利地抵达了火影办公室的门口,本来他还有些担心这个时间火影是不是已经下班了,但实际上这种担心有些多余。
    火影还在加班,火影一直在加班,火影永远在加班。
    羽原敲门,得到许可之后,他人生第一次进入了火影办公室。
    “火影大人,我有个紧急事件需要单独报告。”看到了火影之后,羽原直接开口说道。
    单独报告这是为了保护自己,谁知道这间办公室里的哪个暗部忍者是不是出身于“根”。
    “单独报告?”
    四代火影一脸古怪地看着这个暗部忍者,事实上这时候他已经察觉到羽原的身份了,因为……除了羽原之外,没有人会在身上背个那么夸张的玩意。
    只是扫了羽原一眼,波风水门就决定答应他的请求。
    实话实说,尽管羽原不是木叶出身,但波风水门天然就不怎么会怀疑他有什么不良企图。
    理由比较简单,能把“为平民忍者谋福利”作为理想的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其他村子的间谍。
    而现在羽原明显是一副发生了大事的样子,这一点波风水门看的出来……
    是真“看”的出来。
    “正好,我也坐了很久了,接下来去楼顶透透气吧。”波风水门站起身来,其实他这时候特别想伸个懒腰,但考虑到火影的形象只能作罢。
    “话说,陆羽……”
    能看出羽原的身份又能叫出他的代号,说明四代火影确实在认真工作。
    他语气稍稍一顿,然后才接着说道,“你脸上插着的是个什么?”
    羽原:“……”
    “大概是……毒针?”
    好吧,他把这一茬给忘了。
    两人离开了火影办公室,来到了楼顶之后,羽原这才摘下了脸上的面具、褪去了覆盖着面部的铁壳子。
    那根毒针,果然还卡在他的面具之中。
    波风水门瞥了羽原一眼,然后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你脸皮还挺厚的……这句话不符合火影身份的话,波风水门终究没有说出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