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记小本本与打小报告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年轻人,你明白拒绝团藏大人的邀请代表着什么吗?”
    根部忍者开始了恫吓。
    “你知道挖火影的墙角意味着什么吗?”
    羽原立刻反唇相讥。
    仅凭对方那样的言辞是吓不住人的,如果是在羽原刚刚从地牢之中走出来的时候,那他肯定畏团藏如虎,但此一时彼一时。
    羽原敢于直接拒绝团藏,是因为他明白加入根部准没好事,按照机构层级设置来说,你根部是为暗部输送人才的组织,凭什么反过来挖暗部的墙角?
    而他敢直接拒接这种邀请,根本理由不在于他暗部忍者的身份。暗部身份不足为凭,火影近侍不足以持,唯一可信的是……
    自己手中的水银之剑。
    现在的羽原实力很强吗?真的不怎么强。
    可他实力很弱吗?
    从道理上来说,火影才是木叶的政治中心,团藏算什么角色?“根”不过就是一个二级组织而已。而且都是同一个村子的忍者,哪有人家不加入你的组织,你就要干掉人家的道理?真要是这样的话,团藏可谓是没有“晓”的实力,却得了“晓”的大病……咦,这么形容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
    “注意你的态度,否则视不同状况,我有权在这里将你排除掉。”
    羽原的反唇相讥可能过于刺激,于是这次轮到根的忍者说出这种要以命相搏的话了。
    “那请你务必试一试。”
    羽原手里蓄满的攻击,但这一击却并未出手,他尤其不能对团藏的部下使用这样的攻击。
    但羽原肯定不是喜欢干放狠话的人。
    善泳者溺于水。
    打人不过先出手。
    有此实力,故而弄险。
    根的忍者刚想并拢双手,下一瞬间羽原身上的雷光已经先一步照亮了这里的狭窄空间。尽管体术并非羽原所长,可在这种逼仄狭长的小巷之中,压根也用不上什么精妙的体术。
    他只管向前冲就是了,对方根本避无可避。
    刹那间,羽原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根的忍者根本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转瞬就突遭重击,一股巨大的力量砸在了他的身前,让他呼吸一滞、口鼻生热。
    羽原以夸张的突刺速度冲到了对方身前,然后甩臂如锏,用金属包裹住的右臂狠狠地砸中了对方的前胸。
    剧痛和冲击力使得根的忍者下意识的后撤,然而就在这时候,汹涌的黑潮在同样深沉的夜色之中突然奔流而出,然后这个广范围的招式带着决绝的冲势直接将对方扑到了墙上,令其双脚悬空、将其完全束缚了起来。
    听说过砂瀑送葬和砂缚柩吗?
    好吧,这人肯定没有听说过。
    羽原再次使用了“借鉴”“微创新”而来的招式,主要是在不能使用水银攻击的前提下,他必须表现出其他的“磁遁”特质来。
    他知道这个忍者是来干嘛的,因此也乐得配合一下。
    随着铁砂一点一点地收紧,那个忍者浑身的骨骼肌肉跟着发出悲鸣。
    “无能的部下才会服从于无能的领导,不是吗?”
    看着羽原没有半分情绪波动的眼神,这个根的忍者此时感觉自己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好吧,我开玩笑的。像你我这样的凡人只能服从于更为强大的力量……这又有什么问题呢,所以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
    然而羽原说这话的时候,pia在墙上的铁砂的收束速度却越发的快了,似乎真的就要高效制作一团饺子馅。
    “不过……我想我的回答你应该能充分理解了吧?”
    根的忍者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敢在村内行凶,但他知道如果这时候自己回答不理解或者保持沉默的话,那么他很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理解了。
    所以他只能颤抖着开口说道,“理……解了。”
    说话的工夫,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如果是被逼问根或者团藏的情报的话,这样的忍者或许会死咬牙关,但为了拒绝服软而被捏死……这怎么想怎么都亏了。
    “不愧是打工人。”
    羽原又不能真的弄死对方,随后他松开了那团铁砂,让其倒流回自己身后,恢复成原本“剑匣”的形状。
    任凭那个根的忍者无力的靠坐在墙边,羽原迈步离开了这里。
    说实话,对于团藏能够发现自己干了那么点坏事,羽原并不觉得意外,因为暗部的情报系统对团藏大概是无从设防的状态,但他没想到团藏会发现的这么快。
    看来第四代火影的地位仍不稳固,因此对整个木叶的控制力实在有限。
    不过团藏也过于嚣张了,他有点视四代目如无物的感觉。
    羽原不怎么害怕团藏的明枪,不过他有些担心根部的暗箭,不管怎么说,他必须尽快增加实力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不过这次羽原又犯了自我感觉良好的毛病,他下意识的觉得团藏会持续找自己的麻烦,理由是他干掉了那个高女队长,然而……团藏真的会在乎那个队长吗?
    能被派出去执行抓捕宇智波的任务,某种意义上高女队长已经被视作半个弃子了。
    …………
    木叶地下,根的基地。
    那个前去招揽羽原的忍者,坐在墙角缓了好一会之后才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然后他就忍着身上的剧痛,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这里。
    然后他见到了团藏。
    “招揽失败了吗?”
    团藏坐在一张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当他意识到有人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只是抬了抬眼皮,然后就又恢复了低头垂目的姿势。
    看部下这个样子,他也就知道了招揽活动失败了。
    “是的,团藏大人,对方以暗部忍者身份为由,拒绝了我方的招揽。”
    “那至少试探出了他的能力方面的相关情报吧?”
    “如同之前得到的情报中所言,那是个磁遁忍者,”那个忍者详细地说明了羽原在此前战斗之中表现出的能力,最后他说道,“可惜没有看到传闻中他在中忍考试期间使用的那个高等风遁忍术。”
    “足够了。”
    团藏缓缓站起身来,通过部下的讲述,他自以为了解了羽原实力的全貌。
    “那接下来……”
    “先放着吧,不用管他……不能让日斩太难看。”
    木叶决定隐瞒宇智波失踪的消息,因为村子方面“不知情”,消失的宇智波忍者最终也没有被找到。
    但团藏刚刚挨了三代火影的严厉批评,再加上宇智波失踪事件的风波还没有结束……或者说风波还没开始,现在宇智波还没有察觉到族内有人失踪了,所以团藏接下来也得老实一点。
    明明一直跟三代火影不对付,但双方却能保持斗而不破的局面,说明在必要的时候团藏还是懂一点分寸的。
    “那个磁遁忍者……以后再说。”
    志村团藏掏出了一个记事本,把羽原的名字记录了下来。
    由此可见,尽管大蛇丸和团藏此时是合作关系,但他们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大蛇丸是个研究者,而团藏只不过是个捡破烂的,因此大蛇丸不要的东西团藏全都要。
    咦,这是不是在骂谁?
    …………
    第二天一早,当四代火影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报告书,四代火影将其翻看,发现其中以自述的口吻讲述了昨日某人遭遇到的挖角行为。
    “……”
    就这样,一个人记小本本,一个人写小报告,可谓是势均力敌。明明之前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两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说出同一句话:
    这事肯定没完。
    ps:
    求收藏。
    另外,本书应该会在下月一号上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