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入夏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无法利用“宇智波失踪事件”真正惩治志村团藏的理由在于无法对其定罪,因为这件事从法理上说证据不足。
    是谁向“高女”下达的命令?不知道。
    那个被抓住的宇智波忍者最终被送到了何处?不知道。
    高女是根出身的忍者,所以这件事就是团藏指示的,这种推论正确吗?
    猜测只是猜测,并不是实证,哪怕是有道理的猜测。
    所以如果以“法庭”来裁决这件事的话,那么团藏必然无罪。
    而如果四代火影动用私刑惩处呢?第一团藏的身份辈份很高;第二对内异于对外,重要的是照章办事;第三现在的四代火影连暗部都不能完全掌握。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三代和四代同时向暗部下达相反的命令,那么暗部应该听谁的?理论上应该听四代的,但实际上呢?
    所以,现在那个宇智波忍者被定性为“失踪状态”。
    羽原曾经暗中跟踪高女,发现其进入了地下空间,但根据事后的调查,那里既不属于根也不属于暗部,理所当然的也没有找到那名宇智波忍者。
    这件事之中羽原的做法其实也欠妥当,或者应该说他做事挺情绪化的。因为他察觉任务有问题的时候,是在抓住了宇智波忍者之后……如果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试着当场解救宇智波。
    可是他为什么要救宇智波?救了对方,对方会感激他吗?
    救回了宇智波忍者也是麻烦,因为无论如何暗部袭击宇智波是事实,所以放活口回去同样也会加剧木叶与宇智波一族之间的矛盾,所以干脆就让对方失踪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三代火影只能警告团藏别没事找事,却没有办法让团藏交出那个宇智波忍者。
    因为人家团藏没干这种坏事,人家还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谁说他干的?请拿出证据来。甚至在这种情况下,火影不得不被迫跟团藏站在一起,同样假装无事发生。
    所以等于说志村团藏在付出了微小代价的情况下就达成了自己的目标,顺便绑架了木叶上层意见。他为什么要交出宇智波忍者,那不等于自己白挨三代的骂了吗。
    这种情况下,团藏也就“大人大量”地没太把羽原当回事了。
    而羽原的小报告呢,交上去之后也没得到什么正经反馈。四代火影自然知道团藏暗中插手暗部事宜,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然而他短时间内能解决这种问题吗?不太可能,因为这是三代火影留下来的烂摊子。
    三代火影跟团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是坑惨了第四代。甚至四代火影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该把暗部解散然后重组的问题。
    四代火影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身为董事长兼总经理的他,身边最亲近的秘书却是上任董事长默许的其他对董事长职位虎视眈眈的股东安排的人,简直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你能把这个秘书直接换了吗?这不等于说前董事长是废物吗?就算能换,谁能保证换上来的人没问题?
    所以对于四代火影来说,处理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比战场杀敌困难多了。
    幸运的是,四代火影的苦恼并不是羽原的苦恼,他犯不着关注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木叶铁板一块不是好事,他巴不得这个村子里帮派林立呢。
    …………
    两天之后,暗部总部。
    这期间羽原一直暗中防备着某些人不讲武德的偷袭,因为他觉得某些人是仇不过夜的性格,不过两天时间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他有点意识到了自己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于是他稍稍放松了一些,索性将精力投入到了实力提升方面。
    暗部忍者也是要进行针对性训练的,而这种训练主要体现在体术方面,训练的内容则多为实战型对练。羽原在见识到了这种练习之后,很快就参与了进来。
    某个大型地下空间之中,中间的部分是一个像拳击台一样被围起来的方形区域,很明显,这里是一个限制了范围的练习场。在这样的空间之中,忍术和幻术是被禁止的,忍者们只能进行体术对练。
    “下一个,陆羽。”
    羽原来到这里之后,对战练习很快就轮到了他。
    “来了。”
    羽原将身后的忍具随手搁下,然后快步来到了场地周围。
    “练习时间为半小时,坚持不下去可以求饶。”
    负责充当“裁判”的某个暗部小队长拿着一个档案夹,然后在羽原的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勾,他一边示意羽原动作快点,一边随意问道,“为什么叫陆羽,这叫法真别扭。”
    “额,灵机一动?某个瞬间我好像记起了自己上辈子的名字。”
    羽原来到了场地之中,这时候另一名暗部忍者也上场了。
    哼,求饶?看不起谁呢。
    既然是体术练习的话,那么羽原当然不会使用他的秘术了,否则的话这个练习还有什么意义。
    “开始!”
    暗部小队长宣布对战开始,然后……20秒之后,羽原被迫倒地。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要见证新的不胜传说了。”
    外围有两个来看热闹的暗部忍者,其中一个在看到了羽原如此水准的表现,忍不住的开起了玩笑。
    另一个暗部忍者则皱起了眉头,“这种水准的忍者,是怎么被许可加入暗部的。”
    显然他在担心暗部的选拔基准。
    又看了几眼之后,这个稍显严厉的暗部忍者忍不住地开始摇头,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单方面的挨揍有什么看头?
    于是他往后退了几步,准备坐到一张长凳上休息。
    但是这个长凳旁边却竖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他问道。
    先开口说话的那个忍者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回头去,眼睛盯着前方的战斗说道,“是那个陆羽的忍具吧。”
    看别人挨揍,有人不喜欢,有人反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的。
    一听是羽原的东西,那个忍者皱了皱眉,决定将其扔到一边,那样子仿佛是想把羽原这样的歪瓜裂枣扔出暗部一样。
    然后……嗯?怎么回事?
    他试着提了提这个长条形的盒子,发现没有提动。
    作为忍具来说,这东西的重量有点不科学。
    他有点不服气,然后他深吸一口气,伸出两只手来,身体微蹲、下肢蓄力:
    “哼……哼……嗯~嗯?嗯!”
    你妹的,搬不动就是搬不动。
    还在战斗的羽原,分明是个菜鸡,此时他正被一个体术不算很强的人打的满地打滚,可是……
    为什么自己拿不动菜鸡的东西?
    真是奇了怪了。
    一个实力那么弱的人,为什么能使用他这样的精英忍者拿都拿不动的忍具?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