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鸽子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以这辈子的年龄来算,现在的羽原正处于“发育期”,因此他的查克拉水平还在不断地成长。查克拉这玩意很玄学,身体的成长会导致查克拉的增长,精神的不断强化也会导致查克拉的增长。
    不过不管怎么成长,羽原的成长程度也只能用“凡人”来形容,属于杯水车薪……羽原倒是希望自己的电量永远不掉下70%,然而这就属于白日做梦了。
    除此之外,从宇智波任务中归来之后,羽原在暗部的“不胜传说”还在继续着。体术这玩意,要么吃经验要么吃天赋,可羽原呢?看起来没什么天赋、现在正在积累经验。
    哪怕挨揍挨多了,大概也能量变引起质变吧?
    在此前的任务中,羽原听说了宇智波佐助已经出生的事实,毫无疑问这是个标志性事件,它代表着某些大事已经悄然临近了……羽原可不认为自己的小小蝴蝶翅膀能够把一个宇智波偏执狂扇回正路,因此这个该发生的事情几乎是注定要发生的。
    九尾事件是原著故事之中鲜有的有着明确发生时间的事件,它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鸣人出生的那一天,那鸣人是哪一天出生的?
    问错人了,羽原不知道。
    这种细节的东西,羽原怎么可能记得住,他只记得鸣人比佐助小几个月。佐助出生了,也就代表着鸣人快要出生了,同时意味着九尾事件已近在眼前。
    那么在这样的重大事件之中,羽原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呢?想了想之后,他决定什么都不干,因为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干不了。说的不客气一点,凭羽原现在的实力,如果他敢往九尾身边凑的话,那基本约定于自杀。
    一个忍者该如何对付尾兽?方法还是有很多种的,比如封印术,比如超出规格的大威力攻击忍术,比如超强力的幻术,比如持续日久的肉搏能力……方法有很多,但羽原一个都不会。所以在九尾事件中,羽原大概有两种选择……要么去死要么打酱油。
    很明显,他不想去死。
    在明确知道“神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术之后,引发事件的宇智波带土的威胁性得以骤降,可问题是无论如何九尾的威胁性都是实打实的,不会有半分减弱。
    相比于担心宇智波带土的战斗力,羽原其实更担心九尾的战斗力。
    其实该做的、能做的事情羽原都做过了,他已经隐晦的提醒了四代火影,而这已然是他竭尽全力的帮助了。
    如果再多说一句,那么倒霉的就会是他自己了,无法说明来源的情报,忍者们不会相信,而如果这个情报应验了,那只能说羽原大有问题。
    所以接下来他只想老老实实的苟到事件结束。
    然而不是羽原想老实下来木叶就会配合他的心愿,暗部忍者的身份让他没办法完全如愿以偿……身为暗部忍者,可不是只用站岗或者执行监视任务的。
    这一天,宇智波任务才刚刚过去三天,羽原他们再次被紧急召集了起来。
    仅仅数分钟的时间,数支暗部小队在总部的地下空间完成了集结。
    “紧急任务!”有队长喊道。
    羽原匆匆一瞥,然后不由得眼皮一跳,这阵仗看起来像是鸣人早产了,因为集结起来的暗部忍者已经超过了二十人。
    不说对付九尾,起码这个人数规模已经可以突袭根的老巢了。
    宣布任务来临的是一名分队长,随后他向着几名小队长展示了正式的任务书,上面签署着四代火影的名字……必定是正式任务,这次肯定不会搞出什么乌龙事件了。
    “我们刚刚收到来自砂隐的紧急情报,根据这份情报显示,目前砂隐正在试图恢复与雾隐的正式联络通道,双方欲意何为还不得而知,但慎重的考虑,我们不能无视这种联络乃至联合对于火之国和木叶可能造成的威胁。”
    羽原一时半会还没听明白这个任务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很明显这是木叶在砂隐的高级间谍搞到的情报。
    从地缘上来说,火之国夹在风之国与水之国中间,尽管此时木叶与砂隐、木叶与雾隐之间已经进入了默认的停战状态,情况看似一片良好,可正是在这种时候,砂隐的举动才越值得警惕。
    背着我勾搭他,你想干什么?
    木叶大概就是这么个心理。
    “根据这份情报,此时砂隐已经向雾隐派出了信使,这名信使会从风之国东南沿岸出发,涉水横穿南海,然后由火之国东南内湾登陆、在短暂穿插熊之国之后,进入东海、直奔水之国……”分队长继续说道。
    走火之国以南的海路,说明砂隐很谨慎,他们非常重视这个任务的隐蔽性与安全性,因此砂、雾之间的联络也就更值得重视……鬼鬼祟祟的,可不就是想搞鬼么。
    而在听到了信使两个字之后,羽原貌似想起了点什么事情。
    “那么我们接下来的任务也就可想而知了——截杀信使。”
    额……
    砂隐只是想给雾隐送封信而已,犯得着非得弄死人家吗,万一信使送的信是“和平协议”的话,那岂不……咦,砂隐和雾隐之间和平不和平,好像跟木叶完全没关系啊。
    就算砂隐与雾隐的战争状态继续,可他们也不可能到火之国的地盘上来打架,相反的是如果砂隐和雾隐保持步调一致的话,那么木叶就有倒霉的可行性。
    只能说暗部不愧是暗部,干的都是缺德事。
    一次性出动二多名暗部忍者,说明了木叶对这个任务的重视性,也说明了信使的实力应该很不错,但问题是……
    如果仅仅知道大略的行动路线的话,木叶暗部不一定能刚好碰上那名信使。信使基本上都在走海路,也就是木叶需要在大海上找人。虽说以忍者的侦察本领来说,这肯定称不上大海捞针,然而它终究也不轻松。
    羽原不知道的是,负责指挥这次任务的分队长,也就是现在正在介绍这次任务的忍者,其面具下面有着一双虹膜与瞳孔颜色近乎一致的眼睛,那是一种很皎洁的白色。
    “还有什么问题吗?”见无人存有疑惑,分队长随即命令道,“立刻行动!”
    羽原跟在自己队长的身后,他看着鱼贯而出的暗部忍者们,然后不由自主地开始腹诽,“又是二十四,这个数字可不怎么吉利。”
    然而……
    二十四名暗部忍者,跟羽原此前所在的二十四人队伍,会是一个概念吗?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