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理论上没有危险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木叶的“抓老鼠”行为羽原并不清楚,在离开了火影办公楼之后,他拄着拐慢慢返回了木叶医院。
    离谱的是,在回医院的路上,有些人在看到了羽原的身影之后,随之他居然听到了一些惊叹和议论的言辞,由此看来他昨夜的“亮相”取得的效果有些出人意料。
    而等羽原返回了木叶之后,他又在自己的病床旁边看到了不少的花束和果篮……要知道此时羽原在木叶已经没什么相熟的人了,所以这些东西应该属于“路人的善意”。
    说实话,羽原现阶段只想让木叶高层看到自己的实力与作用,而不是想向普通的木叶忍者夸耀什么。对于后者,他觉得现在时机未到,因此这种混合的影响力并不是特别符合他的心意。
    总之,在接下来木叶最为沉闷的一周时间里,羽原一直老老实实的在病房里养伤,期间他重新恢复了身上的六壬封印,这次应该算是保留了防幻术效果、排除了安全隐患的2.0版本。
    在自然能量的作用之下,一周之后羽原就彻底恢复如初了。而在这段时间里,三代火影基本恢复了自己的权力,木叶再次处于火影的掌控之中……理论上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无论如何,有人主持大局要比群龙无首的境况好得多。
    而就在羽原出院之后,又过了一天,三代火影再次召见了他。
    …………
    火影办公室内。
    “羽原,你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三代火影看到了羽原之后,当先开口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羽原觉得此时三代火影变得苍老了许多,看来继承人的意外死亡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沉重打击。
    “火影大人,我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心里有着诸般想法,羽原立刻开口说道。
    “此前你与入侵木叶的敌人有过近距离接触,对于他的身份,你有什么了解吗?”三代火影又问道。
    这问题让羽原稍微想了想,然后他决定说一点实话,“是,跟此时木叶村内流传的说法不一样,我看到了敌人的写轮眼且差点被对方的幻术所控制,更重要的是,我在对付九尾的时候发现它也被写轮眼控制着。”
    火影办公室里此时只有他们两人,所以这不正是个可以“推心置腹”的场合吗。
    三代火影点了点头,“你很敏锐,不过根据四代火影的遗命,为了防止木叶内乱,引起事件的凶手只能变成了云隐,这一点你能理解吗?”
    “我明白,火影大人。”
    这是封口令。羽原心说这种处理事情的方式,一看就是四代火影才能做出来的。
    “四代火影因九尾而身死、引发事件的元凶是云隐,在这样的现状之下,接下来我们必须组织一轮对于云隐的打击。村内的压力,忍者的情绪,公理的伸张等等,尽管战争趋于缓和是忍界大势,但现在我们必须逆势而行。”三代火影说道。
    既然木叶这样宣传真相,那它就必须进行相应的报复,否则大国尊严何在。
    但问题是接下来是哀兵必胜?还是哀兵必败?结果谁都无法预测,所以在进行相应的报复之前,三代火影必须尽量把不利因素排除掉。
    “在掀起这样新一轮战事之前,我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因此……羽原,我有一项重要任务要交给你,那就是作为使者前往砂隐,与风之国商讨正式签署和平协定的事宜。
    这项任务非常重大,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羽原:“……”
    就像三代火影说的,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所以羽原有选择的权利,因为强制任命有可能致使其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之中出工不出力,主观意愿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羽原完全想不明白这样重大的任务为什么会交到自己手中。在战争期间出使敌国固然很危险,且叶仓的例子近在眼前,但哪怕如此,这种任务也是原作中二十七八岁的旗木卡卡西那样的忍者才能接手的任务……
    有实力,成熟,木叶嫡系,以木叶利益为先,羽原太不符合这几个指标了。
    所以稍微想了想之后,羽原直接开口说道,“火影大人,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可以。”三代火影点了点头。
    “这种重大任务,为什么会选择我,我并不是木叶出生的人……”
    “你在九尾事件中的举动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木叶忍者了,这方面不需要怀疑,至于为什么会选择你,一是你的实力值得信任,二是我个人非常看好你。”
    其实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三代火影没有说出口,那就是随着九尾事件与四代火影意外死亡的情报的扩散,某木叶忍者在事件中异常活跃的消息极有可能作为添头也被传扬了出去。
    “能对付九尾的忍者”,这样的标签是促使三代火影作出这种决定的重要因素。不管羽原能不能对付九尾,反正这样的标签他得先在身上贴好。
    在这个时间、这样的事件之后,羽原这样的忍者成为使者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第二个问题……我是正式使者,还是秘密使者?”与第一个问题相比,羽原更关注这个问题是答案。
    “是正式使者,在你出发之前,木叶会提前照会砂隐,砂隐会正式接待你。”三代火影说道。
    正式使者和秘密使者之间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羽原是正式使者的话,那就代表着整个木叶会为他的出使活动背书,作为正式的外交使者,理论上砂隐不能对他怎么样……简单地说,秘密使者就是叶仓,被弄死了也就被弄死了;正式使者就是雏田事件中的云隐忍者头目,虽然他也被弄死了,但木叶不得不用日向日差进行赔命,否则云隐就会再次开启战争。
    好吧,这两个例子举的不好,他们都被弄死了。
    羽原仔细思考了一会,想清楚了这件事中的风险和收益之后,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火影大人,我接受这个任务。”
    “很好。”
    三代火影点了点头,他将一个卷轴交到了羽原手中,“这是木叶的谈判底线,如果你能成功完成任务的话,在你返回的时候,村子这边会安排盛大的欢迎仪式。”
    欢迎仪式,这应该是三代火影给出的报酬之一了,这种活动不能单纯视为形象工程,它其实代表着一种个人影响力的迅速扩散,这尤其对羽原这种非木叶出身的忍者更显价值……所以这个任务的风险很高,收益也很高。
    接下来三代火影又说道,“此外,你还可以挑选一名同伴跟你共同执行这个任务。”
    “……”
    羽原点了点头,懂了,已经找到姓荆的,接下来该找姓秦的了。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