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风萧萧兮什么水都挺寒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羽原研究了三代火影给出的木叶谈判底线,发现这个底线基本上算是合理。
    木叶提出的条件可以这样概括:要么维持现状、相互承认;要么大家一起退出川之国,使川之国重新自立、成为两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
    说实话,川之国对火之国可有可无,但对风之国而言却有着极大的意义,因此火之国可以不要川之国,但绝不可能让风之国占领它……这个和平协议的谈判,应该没那么好谈。这时候羽原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任务不是去砂隐然后活着回来,而是在之后的谈判之中拿到对木叶有利的结果。
    而在羽原正式出发之前,木叶做了几项准备:一是以正式的方式向着砂隐传信,表达出了派遣和平使者的意图,而后他们得到了砂隐的正面反馈,对方表达了对于使者的欢迎;二是进行了部分战场调整,将自来也扔到了田之国,把对砂隐保持高胜率的大蛇丸重新调遣到了川之国。
    毫无疑问这是意在威慑砂隐,意思是说我们想要和平,但并不代表着畏惧干架。
    木叶做的准备也就只有这些,如果为了和平协定而大规模向川之国调兵的话,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
    三天之后,羽原和甲在火影办公楼前集合,木叶的黎明静悄悄,在无人相送甚至没什么人知道的情况下,一行两人开始前往砂隐执行重要任务。
    “木叶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平静许多。”走着走着,甲开始了闲聊,现阶段他们还是可以保持比较放松的心态的。
    “什么意思?”羽原没太听明白。
    “我是说四代火影的事情。”甲又说道。
    “喔,你是说这个呀……根据四代火影的遗言,他现在应该已经被简葬了。不过漩涡玖辛奈大人和三代火影的想法是等大战结束之后再补办四代火影的葬礼。”羽原说道,这是他在之前与漩涡玖辛奈的闲聊之中得到的消息。
    “你……”
    “我现在的名字是天藏。”
    “天藏,不错的名字……半藏、团藏、天藏,名字里带藏字的都是大人物,不过往往晚节不保、做事方法颇脏。”
    “……”天藏心说这是在夸人吗?
    “我们之间快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吧。”
    “有吗?应该不到一年吧。”
    “按理说你把我从根部带出来,我应该感谢你,可事实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不至于落入那样的境地。”天藏又说道。
    “……这是怎么个说法?”羽原没想明白这里面怎么还有自己的责任。
    “本来我作为‘失败品’都被大蛇丸放弃了,结果你被扔到了我的牢房之中,然后为了防止被狂化的你伤到,我不得不被迫进行了防御,于是我的情况就随之暴露了出来……”
    “额……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我需要道歉吗?”
    好像自己干了点坏事?羽原无语,然而问题是就算不被大蛇丸发现,天藏之后也还是会被团藏捡漏,这属于是“大宇宙意志”。
    “那倒不用,就算我能瞒过大蛇丸,大概之后我遭遇的事情也不会好上太多……我们都是这样的身份,不是么?”
    天藏的性格,比羽原想象中的要“活泼”一些,这可能是因为现在他还非常年轻的缘故。
    “果然不用吧,我就说我的责任肯定不大。”
    “额……”
    天藏还能说些什么?
    两人边走边聊,等他们快要走到木叶门口的时候,羽原突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等会,天藏,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嗯,你认识去往砂隐的路吗?”
    “……不认识。”
    “巧了,我也不认识。”
    “……”
    执行个,你妹的,任务。
    再次检查了一下任务流程之后,羽原这才松了口气,“好吧,我们不用认识去往砂隐的路,到了川之国之后,会有砂隐忍者来迎接我们。”
    羽原不用认识去往砂隐的路,实际上他只要认识去往木叶川之国前线营地的路就可以了,所以他们就不用面临没出门就得打道回府的窘况了。
    然而等到羽原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一名“向导”早已等待着他们了。
    “卡卡西前辈,有什么事情吗?”羽原刚刚经过这里,就见旗木卡卡西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三代火影手令,我也会加入这个任务。”说着,卡卡西将一份手令递给了羽原。
    羽原接过手令,发现这玩意确实是真的,然后他就有点懵了……说实话,他觉得这个任务两个人正好,三个人多余。
    他瞥了卡卡西一眼,眼神好像带冷风,嗖嗖地在卡卡西脖子上刮来刮去。你妹的,还嫌任务小队不完整是不是,你非要来凑那颗人头是不是?
    “本来这个任务小队平均年龄就偏小,再加上你的话,这完全就是幼儿园郊游了,你让砂隐这么看?”羽原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天藏刚过十二岁,刚好可以胜任“姓秦的”的使命,再加上卡卡西的话,总觉得这个正式出使的队伍未免太儿戏了些。
    然而既然卡卡西带来了三代火影的手令,那羽原也没有办法拒绝他入队,于是他只能一脸不情愿的接收了这个拖油瓶。
    不过羽原扔不忘提醒天藏,“注意一点,这个人入队之后,我们得格外小心自身的安全。”
    “为什么?”天藏自然而然的反问。
    “因为他命里克队友。”
    卡卡西:“……”
    讲道理,卡卡西克队友这话得分谁来说,如果其他人这么指责他的话,那卡卡西属实没话说,然而羽原呢?
    天藏瞥了卡卡西一眼,然后默默远离了这人几步。天藏和羽原出身一致,所以他当然更愿意相信羽原说的话。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靠近羽原同样非常危险。难道羽原是个能给队友带来好运的人吗?
    说到底,他们都是那种灾厄始终慢我一步、我始终快我队友一步的人,可谓是……
    腿脚,过于,麻溜。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