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卡卡西,我的超人(求订阅)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风沙漫天、满是萧索的砂隐中央位置突然变得绿意盎然了起来,远远望去,此时的风影大楼活像个大号的、新鲜采摘的花椰菜。
    被拘束在有限空间内的“树海”仍在缓缓生长、舒张,还想要尽量增加一些体型,在它的作用下,那栋球形的大楼先是失去了原有的承重结构开始坍塌,接着又被各种横生纵长的树枝撑住,因此它只能像个爆破失败的违章建筑一样不停的哗啦哗啦掉渣滓。
    蔚为壮观的景象以及从中传出的隆隆声响让外面的砂隐忍者纷纷驻足,他们一时半会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不过也有脑子清醒的砂隐忍者,因为紧接着就有人大喊了起来,“敌袭,快去支援风影!”
    然而风影大楼与外界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天藏实际上使用的不只是一个攻击忍术,也是一个物理结界忍术……忍法·绿化带隔离之术。
    “火遁,用火遁破开入口!”想要进入大楼绝非易事,有忍者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可是风影大人还在里面,万一误伤的话……”有人则在担心风影的安危。
    “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通道!”乱糟糟的砂隐忍者空有数量,一时间却有些缺乏指挥。
    然而哪怕使用了火遁,救援行动作业难度依然很高,一是大量的断壁残垣会阻断火遁发挥作用,二是充满生命力的木遁本来就很难被点燃。
    砂隐的兵力优势,这时候居然不好发挥出来。
    外面的具体情况羽原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留给小队的时间不多,因此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反正现在楼内的情况是这样的……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根据大蛇丸的说法,羽原的前身跟砂隐颇有渊源,而现在似乎到了“再续前缘”的时候。
    组合技能的木遁威力非同凡响,尽管无法跟初代火影相提并论,但这样的招式足以瞬杀这栋楼里的普通忍者,他们只用数秒钟就清空了战场上的杂鱼,此时能存活下来的忍者至少也算是“精英怪”了。
    天藏继续控制着树海延伸,将目所能及且被枝蔓缠绕起来的砂隐忍者一一绞杀。
    这种能释放范围杀伤技能又能控场的忍者,永远是战场上的优先击杀目标,所以能在第一时间避免或者挣脱树海攻击的砂隐精英忍者,瞬间开始对天藏进行集火。
    然而这些人根本无法靠近天藏,因为有一道密不透风的刃光挡在了天藏身前。能在一瞬间看穿所有人动作的忍者,在场的有且只有一人,那就是“写轮眼的卡卡西”。
    尽管那只写轮眼给卡卡西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就算在正统的宇智波忍者之中,能把写轮眼使用到这种程度的人也不多见……卡卡西的天才之名确实不是捡来的。
    “能使用这种大招的话,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但卡卡西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没想到这次行动真就变成了刺杀风影。
    天藏手上的动作不停,他只是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以为我们之间拥有默契。”
    卡卡西:“……”
    默你妹的契,事先什么都不告诉他,他能有个屁的默契!
    且不提队友间的默契问题,此时羽原的六壬封印缓缓打开,弧渐七增律将自然能量与他的原生查克拉重新编译,于是他身上先是显现出一道道血纹,然后这些血纹又被一层奔流的雷光所覆盖……增加力量又尽量不损失速度,这就是所谓的“均衡模式”。
    “树海降诞”不足以杀死四代风影、千代和海老藏这样实力的敌人,换成“树界”还差不多,因此在其他砂隐忍者攻击卡卡西和天藏的时候,这三人几乎同时把目标对准了羽原。
    不讲武德!
    因为天藏的“树海”,此时建筑内的战斗空间只剩下了会议室中间的一小部分,这里非常狭小!
    被“树海”冲散的金沙在罗砂的控制之下再度汇集起来,它们化作一柄“重锤”,带着沉重的声势击破了层层树藤的阻隔,直接砸向了羽原的脑袋。
    与此同时,某种机械运作的特殊“嘎嘎”声也传入了羽原耳中,然后他就看到有两只傀儡像是游蛇一样灵巧的绕过各种阻碍,从另一侧向着他扑了过来。
    以一敌二,羽原却不漏半分怯意,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攻击对自己而言不算什么。只见羽原抬起右臂,直接虚架住了那一柄金色大锤,紧接着他夺取了四代风影对巨锤的控制力,随后他身体后撤,这巨锤就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然下落、摔在地上变成了一地碎末。
    与此同时,羽原向着那两只傀儡平平的伸出右手,继而他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猛地握拳,然后就见那两只傀儡就这么凌空被捏成了一团废铁……傀儡里不可能没有金属配件,而只要有金属配件,这种堪称精密的忍具就对羽原造不成任何威胁。
    所以砂隐为什么要剿灭某个不知名的小忍族?因为这个忍族的能力对于砂隐的“特种技术”有着全面的压制力。
    瞬间破坏傀儡的能力只是小事,羽原所具有的“引持之术”或者说“金属操控”能力完全就是砂隐磁遁的上位技能,尽管受限于查克拉量,羽原没办法玩出什么大范围招式,但他可以轻松夺取局部范围内四代风影的磁遁控制力。
    简单的说,羽原打砂隐算是有种族优势。
    “小心一点,这群人个个一骑当千!”
    “一骑当千有些过誉了,但我可以展示一下曾经放倒过九尾的招数。”
    在这种狭小的战斗场地之中,有些范围忍术几乎有着百分之百的命中率,甚至为了避免误伤到自己人,羽原还需要刻意控制忍术的威力与范围……但无论如何,风遁·螺旋手里剑已经被羽原捏在了手中。
    然后他将这个术对着三位砂隐最高层投掷了出去。
    “退!”
    只要是忍者就能察觉到这团高密度查克拉的威胁性,三代风影瞬间向着右侧躲闪,同时他用一个半环形的金沙壁垒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千代则向左闪避,她左手射出一团查克拉线缠绕住了远处的一截树木,接下来只要轻轻拉动,那她的身体就会迅速逃窜过去。
    “海老藏!”
    在逃开之前,千代将自己的右手递给了弟弟海老藏。
    海老藏握住了姐姐的手,然后姐弟二人开始躲闪,然而千代这才刚刚开始移动,她就感觉自己手上一轻。
    千代抬起头来,她先是看到了羽原冰冷的视线,然后发现这个木叶忍者正在伸手指向自己。
    再接着她低下头来看向了弟弟的方向,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崩解脱离,海老藏只是握着她的一只手而已……
    千代的右手是傀儡义肢,既然是义肢,那就别怪羽原能瞬间将其拆掉。
    一个能保护同伴却优先保护了自己,一个试图保护弟弟但行动却遭到了阻挠,所以风遁·螺旋手里剑直接砸在了海老藏身上,然后瞬间化作了一颗耀眼的光球。
    羽原在螺旋手里剑命中之前,已经开始了快速前冲,而在看到了他的动作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罗砂并没有优先选择攻击,反而是调整了身前金沙壁垒的方向,试图拦下羽原……他在担心下一发螺旋手里剑,似乎这个强力招式已经夺其胆魄了。
    羽原却不闪不避,他伏低身体,速度再次骤然提升,而后就见他双手握紧一把水银长剑,有些不自量力的刺向了罗砂那厚厚的防御障壁。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金沙汇成的壁垒被水银长剑轻易洞穿,不过也因其阻挡,羽原的剑刃偏了一寸,仅仅是刺穿了罗砂的左肩。
    接下来金沙壁垒瞬间坍塌,它化作一只手掌向着羽原扑来。
    羽原抽身后退,他躲过了罗砂的攻击,而就在他后退的过程中,一个带着强烈雷遁的身影高速掠过了他的身侧、径直奔向了罗砂身边。
    那是旗木卡卡西,然而卡卡西的雷切能够击穿罗砂的防御吗?羽原觉得风险很大的,然而这时候就算他想提醒卡卡西不要莽撞也已经有些来不及了,卡卡西的速度太快了。
    再度遭遇突袭,罗砂脚下的金沙瞬间化作了一排长矛,似乎要将冲过来的卡卡西直接插成刺猬,然而瞬间抵近的卡卡西却没有直接发动攻击,他反而是以极快的速度绕到了风影的身后。
    然后就见卡卡西以最快的速度掏出了十多枚起爆符,将其或者贴在了风影身上,或是撒在了风影身侧。
    起爆符?羽原不知道卡卡西在搞些什么,这乱七八糟的操作有什么意义?你都饶后了,为什么不直接拿雷切捅上去?
    然而下一刻,羽原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因为起爆符比雷切保险、比雷切更有杀伤力!
    羽原发现卡卡西使用的起爆符有些不一样,这些起爆符的前面画着的是起爆符的起爆术式,而起爆符的后面画着的似乎是某种召唤术式。
    羽原刹那明悟,然后他不退返进,同时控制着一大团金沙袭上前来,接着他将这些金沙化作了一个空心金属球,正好将罗砂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沉闷的爆炸声和频繁的震动感从金属球中传出。
    刚刚卡卡西似乎发动了一次自杀式袭击,而如果羽原没看错的话,卡卡西似乎使用了某种被称之为“互乘起爆符”的禁术。
    卡卡西为什么会这样的招式?好吧,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如果不是羽原的帮忙的话,那卡卡西必定会被卷入爆炸之中。
    于是羽原张嘴对着卡卡西问道,“多少?”
    “什么?”
    卡卡西这时候还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准备了多少起爆符?”
    “不多,只有一万两千张。”
    “额……”
    什么叫做只有一万两千张?一场大型战役之中双方忍者使用的起爆符加起来会有一万两千张吗?当然了,如果跟“六千亿”这样的数量相比的话,一万二的数字确实是“只有”。
    羽原看向卡卡西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欣慰了起来。
    有时候确实莽一点好,卡卡西居然知道什么叫做“当量致胜”了,真是可喜可贺。
    而羽原也突然理解了什么叫做“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他貌似治好了卡卡西的病……当然了,按照一般观点来看,此时卡卡西反而是病的不轻了,因为他的行为带着点自毁倾向。
    那么问题来了,以四代风影的身板抗得过一万两千次爆炸吗?
    起爆符很可怕,更可怕的是在密闭空间之中连续爆炸的起爆符……一人塞麻袋,一人敲闷棍,这俩人配合的倒是挺默契。
    木叶的和平使者,是真正的核平使者。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