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劝人投降,天打雷劈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对于忍界大战这种战争形态以及忍者战斗的独特性和不平衡性来说,高端战力之间的胜负决定着接下来整场战争的走向。如果是云隐的ab兄弟战胜了自来也的话,那么木叶阵线挡不住他们的攻击;而如果反过来自来也赢了ab兄弟的话,那么接下来云隐败北的概率在九成五以上。
    在重创了ab兄弟之后,自来也仍然没有解除他的仙人模式,因为仙术查克拉他还有的是……以自来也的状态和摆出的态度来说,他确定存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打算。
    让普通忍者来对付仙术?对于自来也这种格外擅长使用大范围攻击型忍术的人来说,普通忍者的人数好像没有太大的意义。
    ab兄弟“战略转进”,急忙返回了云隐前线营地,随后四代雷影的伤势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数位医疗忍者马上赶了过来对他进行治疗。
    一边接受者医疗忍者的帮助,但四代雷影却没有办法安安静静的待在原地,几乎是刚刚回到营地,他就立刻对着身侧的忍者命令道:
    “前哨战失利,没有解决木叶的自来也,我方反受其害……命令阵线忍者集结,木叶的进攻马上就要来了。”
    由此可见四代雷影虽然身受重伤,但他的脑子非常清醒,判断力也还在……木叶忍者真的已经发动了集群式冲锋。
    其实在刚刚的战斗之中,尽管羽原的实力不足以解决四代雷影,但仙人模式下的自来也应该做得到这样的事情,然而他却没有那么做,反而是基于种种理由却放掉了四代雷影……
    自来也似乎不想让忍界陷入更大的混乱。
    忍界大战已经进入到了末期,然而就在这个短短的末期,已经死了一个四代火影、一个四代风影了,如果在死一个四代雷影的话……五影去其三,谁也没办法预料这会不会引起什么剧变。
    很有可能剧变不止于剧变,万一变成崩盘的话那就毁了。
    因此自来也只是想要击溃云隐,并不想云隐失控,基于这种考虑,四代雷影还是活着为好……很明显,自来也的“医疗手段”不过关,他属于想得太多,要是让羽原来干这事的话,他哪里会去想什么崩盘不崩盘的问题,这种时候不是使用休克疗法的绝佳时机吗?
    就算解决了四代雷影,云隐一定会崩吗?忍界会再一次全面失控吗?不见得吧,所以不要有太多顾虑啊。毫无疑问,羽原就是那种如果在他面前放一个按钮,那他就一定会按下去的人。
    等到云隐忍者刚刚完成了集结,他们的感知忍者立刻就发现了已经逼近过来的木叶大队。
    “注意,木叶敌军正在高速接近,敌人的先头部队马上就要……”
    这个感知忍者的话还没说完,然后他就突然愣住了。
    “这是……什么……”
    有什么夸张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之中,灼热的蒸气、滚滚的沸油、翻涌的火海,灾害级的忍术瞬间突破了他们的预设防御阵地,直接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云隐忍者们纷纷施术进行防御,然而无论是土遁还是水遁,都挡不住自来也的“五右卫门”,整个云隐也挑不出一个能够吸收仙术的忍者来,所以自来也的这一招“焚尽一切”之术堪称无敌。
    只能躲闪,不能硬抗;想要躲闪,看看这个术的范围。
    羽原跟在木叶大队之中,准备参与接下来的进攻,灼热的气浪烘烤得他脸上无比干燥,而相比于羡慕自来也的强大,此时他心中产生的反而是更真切的感慨:
    “有查克拉的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自来也的仙术击穿了云隐的防御线,大量躲闪不及时的云隐忍者直接身死。而既然云隐挡不住他的招式,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什么悬念了。木叶大队冲进了云隐战线之中,然后他们开始有组织地分割战场、逐一击破。
    羽原这支小队的战斗效率很高,无论是玩虫子的还是玩木头的,个个都是杀人于无形的好手,不过由于之前的战斗,羽原倒是不再搞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了,他只是提着一把水银长剑跟着队伍砍人……咦,一个队里四个人,好像忘了谁?不管了,反正没提到谁谁尴尬。
    战斗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战况远比想象中的激烈,因此仅仅半天时间之后,木叶就成功将胜利握在了手中。
    从第三次忍界大战伊始就建立起来的云隐前线营地,时至今日终于被第一次击破,知道事不可为之后,云隐忍者们开始向着霜之国、汤之国方向溃散。
    大胜与大败来的都太突然了,但身处于战场中的忍者们其实没那么宏大的感受,他们只是向着完成自己的任务,尽量在倒下之前多解决一个敌人而已。
    …………
    对于羽原这种不擅长持久战的人而言,半日的激战过后他已经累如死狗了。其实也不只是他,对于绝大部分忍者而言,这场战斗开打不久之后就只能跟敌人去拼刀了,能够不停释放忍术的忍者又有几人?
    战场一角,油女志微带领的小队和卡卡西小队碰到了一起,他们两队人将两个云隐忍者给包围了起来。
    羽原这时候已经基本上无力再战,他努力做好自保就是对队友最大的帮助了,因此他老老实实的待在后排。
    现在算是最后的收拾战场阶段,杀戮再进行下去也意义不大了,可能是基于这种理由,旗木卡卡西对着那两个云隐忍者说道,“战场上胜负已定,再战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过多的坚持只会造成无效的牺牲……你们还是投降吧。”
    然而他不说这话还好,本来这两个云隐忍者已经累得有气出没气进、随时都可能躺下了,可在卡卡西话音刚落,这俩人立刻像是吃错了药一样,各自抓着一把起爆符向着木叶忍者这边冲了过来。
    好在天藏眼疾手快,以木遁束缚住了这两个人,否则还真就让这俩濒死之人发动一次自杀式袭击了。
    轰,轰。
    两团乱七八糟的烟花就这么平地炸开。
    油女志微看的心有余悸,随后他瞥了卡卡西一眼,说道,“卡卡西,不要无意义的刺激敌人。”
    卡卡西:“……”
    忍者的战俘可没什么人权条约,与被敌人抓到相比,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直接死在战场上更好一些。
    羽原抬头望向了远方,激斗、打杀或者惨叫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时间来到正午,温度开始上升,战场开始归于平静,死神完成了收割,而他余留下来的东西,能够称之为和平吗?
    这片区域木叶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油女志微看了看队员们的情况,然后开口说道,“原地休息一会,尽量恢复一些查克拉。”
    听队长这么说,羽原直接往一侧的大树上一靠,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但是当他坐下之后,却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于是他伸手往身下一摸,随即就掏出了一个“小礼物”来。
    羽原看了看这东西,然后将其塞给了一旁的卡卡西。
    “送你了,卡卡西前辈。”
    “什么?”卡卡西感觉有什么东西戳了自己一下,然后等他回过头来之后,才发现羽原究竟是把什么杵到了他的眼前。
    “如果要问这是什么的话?这应该就是‘胜利’吧。”羽原说道。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知道原来胜利是长这样子的。”卡卡西用他那种无精打采的语气说出了一种指责的意味来。
    他伸手接过那东西,然后随手将其用力扔了出去。
    屁的胜利……
    如果这东西能算是胜利的话,那么这个战场上遍地都是胜利。
    那分明是一条断掉的胳膊。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