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叛逆之举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宇智波止水步履轻快的回到了宇智波族地,这时候他的心情是比较轻松的,毕竟有些事情一旦下定了决心,那就再无犹豫的可能性了。首鼠两端?取死之道。
    然而宇智波止水也知道,可能自今天之后,他就再也无法没有办法保持这种轻松的心情了。
    宇智波的族老、头目皆不可靠,族长只能勉力压制族内的意见,在那个位置上反而伸不开拳脚,上下内外皆为桎梏,所以这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破局。
    宇智波止水尽管很年幼,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来了……跟着大部分族人一起抒发不满和愤怒的情绪很简单,但是这有什么意义。
    宇智波止水回到了自己家中,这里正有五六个忍者在等待着他。
    “止水,玖辛奈大人怎么说?”见宇智波止水归返,一名宇智波忍者立刻开口问道。
    他的名字叫做宇智波静清,年龄只有十六岁,目前是一名中忍,双眼均是单勾玉开眼。
    集中在这里的忍者只能算大猫小猫两三只,他们大部分临近中年,实力也俱在中忍之下……这些人既是木叶的认同派,又是宇智波中的少数派。
    宇智波止水点了点头,他说道,“玖辛奈大人会帮我们向三代火影大人提出那个提案,并且承诺尽量说服火影大人。”
    “是吗?那太好了。”
    这里的人其实都很谨慎,但是听止水这么说,他们的表情终于变得乐观了一些。
    “我还是想要提醒各位一句,我们的意见在族内只是极少数派,而如果三代火影大人被说服,要成立新的部门的话,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响应,加入那个组织……这既是村子对宇智波的认可,又是宇智波对村子的认同,同时还意味着治安权由原警备部向新警备部转移。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重要意义,所以族内肯定会把我们视作‘叛逆’,到时候我们身上要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诸位,如果想要退出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并不是说站在台前才是支持,暂时的沉默也是另一种应对举措。”
    宇智波止水的话说的很明确,一旦开始行动,他们这些人很有可能就会变得里外不是人,木叶的忍者们不一定会接纳他们,但宇智波族内肯定会排斥他们。
    众人沉默了一会之后,宇智波静清这才开口说道,“止水,如果要论及作为忍者的才能的话,我们这些人与你可以说判若云泥,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那些事情我们看不懂。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既是木叶的忍者,也是宇智波的忍者,这两者并不矛盾,但现在族内却一直将两者对立,我觉得这并不对。”
    “尽管有人一直视‘火之团扇’为荣耀,但谋逆有成功的可能性?其他的木叶忍者会认可宇智波?宇智波族内有能够跟四代火影、三忍那种忍者相提并论的实力者吗?我们可以看的出来,宇智波已经倾覆在即了。这种情况下,就算怯懦如我,也到了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
    宇智波数百族人,总不能人人都是智商为负,其中肯定是有正常人的。整个木叶和宇智波一族之间的力量对比一清二楚,这一点很难看清吗?
    宇智波静清很年轻,正如他所言,他的实力不值一提,但这时候他知道自己不得不为宇智波的前途而努力了。
    他话音落下,此后其他人也跟着点头。
    “一村之治安,操诸一族之手,这个制度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一方面它保证了宇智波的村内权力,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宇智波一族承受了莫大的非议。到了这时候,这个制度也应该作出改变了……宇智波一族,仅仅是木叶的一个普通忍族。”另一人说道。
    宇智波是木叶的宇智波,这么简单的道理有人就是一直搞不明白。
    客观地说,二代火影设置木叶警备部的时候绝不仅仅是为了坑宇智波一族,否则当时的宇智波也不会欣然接受这种任命,掌握木叶警备部是宇智波一族从木叶分来的权力。
    木叶成立的初期,各大忍族分蛋糕,警备部这块蛋糕肯定不算小,然而时至今日,除了宇智波已经没有哪个忍族能够单独控制一个木叶部门了。往大了说,木叶之公器,怎么能操之于宇智波之私手?
    然而越是与木叶对立,越是意识到了村子的威胁,宇智波就越要握紧手中仅有的权力,而他们越是封闭,也就越是危险……作茧自缚,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这种时候,宇智波止水致力于改变这种情况绝不算错误之举,而且他想的办法也还可以。
    “可惜,我们在族内的声音还是太弱小了。”
    “族内的主流想法是跟村子进行对抗,我们在联络拉拢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
    “鼬怎么样?他一直很有想法。”
    “鼬年龄太小了。”
    交流的声音渐止,现在讨论这些还太远,这时候他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争取村子高层的支持。
    尽管宇智波一族接下来会将这个耀眼的年轻天才视作叛逆,但是宇智波止水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是叛徒,他知道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因此稍微沉默了一会之后,他又开口说道,“接下来我准备去见族长,希望能争取族长的支持。”
    “止水,你确定?”
    谁也不知道宇智波富岳会是什么想法,因此大家都不太认可止水就这么去见族长。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要做的事情绝非蝇营狗苟。”宇智波止水坚定地说道,他必须将自己的打算与计划告诉宇智波富岳,这代表着他绝对没有背离宇智波的立场。
    可以这么说,尽管宇智波鼬深受宇智波止水的影响,但是止水和后来的鼬完全是两回事。
    “什么时候去找族长?”
    “现在就去,大家可以解散了,接下来我们只能等待三代火影大人的决断。”止水说道。
    宣布众人解散之后,止水一个人走向了族长家所在的方向。
    他踽踽独行,似乎一族的责任已经全然压在了他的并不宽阔的肩膀上。
    宇智波静清看着止水离去的背影,最终还是迈步追了上去。
    “止水,我跟你一起去吧,希望族长能够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
    “……嗯,希望如此。”
    …………
    与此同时,漩涡玖辛奈也带着宇智波止水的建议找到了三代火影。
    漩涡玖辛奈喜欢宇智波一族吗?肯定不喜欢,那一夜的种种肯定历历在目,但是当她看到宇智波止水这种年纪轻轻地忍者开始为了一族与木叶的关系而努力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帮了一把。
    她不能无视年轻人的担当。
    三代火影在听了玖辛奈的说明,继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现在还发生了宇智波忍者的失踪事件,如果此时村内通过了这种决议,那宇智波一族肯定会误认为这是一种针对行为。”
    “三代大人,按理来说重症当缓治,但缓治也要有治的药方才行,但现在木叶有治理宇智波的方法吗?还得是徐徐图之的方法。”
    答案是否定的,三代火影肯定没什么办法……如果拖字诀不算办法的话。
    “现在有宇智波一族的年轻忍者站出来了,村子方面不该辜负他们的期待,反而要大力支持才行。”
    宇智波止水的办法不是不行,而是……换成更易于理解的说法,那就是止水的方法容易造成,嗯,休克。其实玖辛奈的想法挺单纯的,既然木叶方面没什么办法的话,那就让宇智波自己去试一试。
    “三代大人,可以试一试。搞砸了也无所谓,木叶方面不是早就派出了忍者去探寻纲手大人的行踪了吗?”玖辛奈又这样说道。
    三代火影眉毛挑了挑,这是啥意思,是告诉我如果出了大问题就让我引咎辞职么?
    他想了想,这才踌躇着发出了命令,“把顾问招来……还有团藏,就说这边有要事商量。”
    就见一位暗部忍者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传达命令,反而是这样说道,“火影大人,团藏大人现在不在木叶。”
    三代火影恍然,喔,对了,我把团藏扔到风之国吃沙子去了。
    “那就算了,不用找他们了。”
    三代火影摆了摆手,示意这位暗部忍者退下,团藏不在的话那就不用找那两位顾问议事了,反正不用他们开口三代火影也知道他们的大概态度……传统制度是宇宙真理,改不得啊!
    但是团藏呢?三代火影想了想,他觉得团藏很有可能会支持这种改变。
    团藏其实也见不得宇智波好,这个人大概会希望在三代火影宣布新制度的时候,宇智波能够当场跳反,这样他就可以操作一番了。
    三代火影在这反复思量,而玖辛奈就这么一直等待着,权衡来权衡去,最终火影决定试一试……宇智波一族的问题真的到了得解决的时候了。
    “可以试一试,不过暂时不可能取消木叶警备部,新成立的村内治安部门权责上跟原警备部持平,而这个部门的主官,暂时由我代领,副主官……让宇智波止水来。”
    火影当老大,宇智波忍者当老二,这种决定已经足够给宇智波面子了。
    而作为宇智波一族代表的止水,年纪轻轻就成了副部级高等忍者。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