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太岁头上蹦迪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搞发明创造的时候容易让人两耳不闻窗外事,这属于精力过于集中,乃至于钻牛角尖的一种情况。所以也不怪大蛇丸在搞研究的时候会那么地忘我,当然了,如果大蛇丸不是在摆弄尸体的话那么画面会和谐很多。
    不论如何,在羽原专心搞他的“土发明”的时候,木叶村内终于发生了大事。
    三代火影决定成立一个新的预防、制止和侦查忍者犯罪活动,维护村内治安的警备组织,这个组织的名字与“暗部”相对应,叫做“明部”……尽管“暗部”只是简称,但是“明部”这个名字已经足够表明木叶的官方态度了。
    说白了就是木叶要成立一个新的警察局,而这个警察局接下来准备招片警,有意向的忍者可以自主报名……并不是完全自主,这种明面上的自主其实是仅仅针对某个特定人群的自主。
    客观来说,三代火影还是希望能实现某种平稳过度的,这主要体现在这个新的“警察局”预备招纳80名忍者执行常备任务,而三代火影给宇智波一族留下了30个名额,并且让宇智波止水成为了“副局长”。
    可以肯定的是,这30个名额必定不能招满,但是三代火影的态度已经表达出来了,他绝对没有对宇智波一族赶尽杀绝的意思,更是给宇智波保留了足够的尊重……独占三分之一以上的“份额”,难道还不够吗?
    如果宇智波一族这都不接受的话,那这是谁的问题?
    除了宇智波忍者,剩下的所有木叶忍者都会支持三代火影。
    但宇智波一族绝不会这么看待问题,多年以来,他们已经将木叶的治安权视为禁脔了,三代火影突然就将宇智波的蛋糕划拉走了一大部分,这谁能接受?
    再者来说,如果接下来由火影直接掌控新的警备部的话,哪怕现在宇智波一族有着三分之一以上的份额,但谁能保证过个几年之后宇智波不会被完全排挤出去?
    宇智波一族的注意力瞬间从忍者失踪事件转移到了新的警备部上,他们的意见是……坚决反对。
    那他们表达反对的方法呢?
    宇智波一族好像永远在开会,不过这次他们开会的地点并没有藏起来,开会的时间也不是在晚上……很难得的,在青天白日之下,他们在族长的家宅之中吵吵嚷嚷了起来。
    “族长,我们绝不能再让步了!”
    “是时候下定决心了,族长!”
    “族长,宁为玉碎啊!”
    这伙人在逼着宇智波富岳下决定,然而这件事压根就不是什么“宁为玉碎”,而是“必为玉碎”,他们这是让族长带着一族好几百口子人一起去自杀,一死就死一户口本,可谓是一族人整整齐齐。
    此时的木叶,四代火影虽死,三代火影尤在,此外还有大蛇丸、自来也、能够控制九尾之力的漩涡玖辛奈,忍族方面,日向、猿飞、秋道、山中、奈良、油女,年轻忍者方面,有能够刺杀四代风影的卡卡西,有能够“单挑”尾兽的某暗部忍者……宇智波呢,宇智波有什么?这时候的宇智波一族,甚至连一副靠谱的眼睛都凑不出来。
    所以宇智波富岳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决定,他又没疯。
    所以三代火影觉得稍微“休克疗法”一些也没关系。
    在原本的故事里,宇智波灭族事件之中,宇智波富岳和三代火影的表现堪称卧龙凤雏,尽管两人的立场不一样,但是他们的做事方法是一样的……理智却不坚决,瞻前顾后又毫无决断。
    倒是志村团藏目的明确、杀伐果断。来,不就是一口黑锅吗,往我背后扣,谁不扣谁是孙子。
    这时候的宇智波富岳堵不住族人们的滔滔凶议,也无法疏导他们的情绪,但现在他又必须表达自己的态度……富岳沉默着,他发现自己似乎难以处理眼下的事情了。
    家宅里吵吵嚷嚷,宇智波鼬则抱着一个婴儿坐在自家主屋门口的台阶上,不过很明显此时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婴儿身上,他双眼平视前方,眼睛之中似乎没什么焦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宇智波止水为首的数位宇智波忍者出现在了宇智波鼬的视野之中。
    “止水?”
    鼬看到了止水,双眼之中终于有了焦距,而他话语里的疑惑则是在表达“你咋才来涅”的意思。
    止水只是点了点头,他说道,“鼬,族里还在议事吗?”
    也不用鼬回答,止水还没走进族长家的院子就听到了那些吵吵嚷嚷的声音。
    接着他走近,对着鼬笑了笑,然后推门走进了宇智波忍者们议事的房间。
    鼬觉得今天的止水有些不一样,他感觉对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的样子,于是鼬马上站起身来,跟在了止水一行人的后面。
    “止水?你们怎么来迟了,坐,像你这样的年轻忍者肯定更无法忍受木叶的不公正对待!”
    突然闯入的止水自然引起了宇智波忍者们的瞩目,但止水接下来并不落座,只听他这样说道,“嗯,我们去报名参加了新的警备部,所以来的有些迟了。”
    唰,所有人的视线全都盯在了止水身上,那些视线之中有的不只是愤怒和不解,甚至有人已经亮出了自己的写轮眼。
    刚刚止水的话音很平静,但接下来就是万籁俱寂了,所有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他们正在这盘算着该怎么叛变呢,然后止水跳出来说他已经叛变了他们的叛变?
    “止水,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止水这种年轻才俊,代表着宇智波的未来,然而……宇智波的未来好像跑到火影那边去了?
    还不够,得让族人们意识到新的警备部并不是火影一派在发难。
    宇智波止水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因为这个新的警备部就是我提交的申请,之后三代火影大人批准了我的请求。”
    这话让所有人都蹦了起来,他们大有直接准备扑杀止水的打算……止水这话如果是真的话,那他何止是叛徒,简直就是叛徒啊!
    “族长!”
    宇智波富岳也缓缓站起身来,他伸手制止众人采取不理智的行动,此时他的眼神里也充满了诧异……尽管富岳先前已经听止水说过这件事了,然而他没想到止水会在这种场合直接将这话说出来。
    “止水,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富岳开口问道,当然了,这就是在装糊涂了。
    “有些事情我跟大家的看法并不一样,我觉得宇智波不能背离木叶,也无法背离木叶,既然这样的话,难道我们不该更积极地融入木叶吗?”宇智波止水解释着说道。
    “融入木叶?那失踪的族人怎么办?”
    “诸位,我还是之前的想法,我不认为火影大人有绑架宇智波忍者的动机,这件事情还在查。”
    火影是一村之首,又不是恐怖分子,他有什么理由绑架宇智波忍者?而且这些天来木叶确实在费尽心力地帮着寻找那个忍者。
    “高层逼迫太甚,难道宇智波畏死吗?宁为玉碎啊,止水!”
    嗯,这话的意思是在说,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族可乎?
    止水觉得不可。
    这时候宇智波鼬就抱着他的弟弟站在门口,他看着一个个成年的、活了大半辈子的族人吐沫横飞、满脸怒容的逼迫着止水……鼬一直是个很有想法的人,那么此情此景他又作何感想?
    忍者失踪事件、治安权分割事件、族内分裂事件,总之这天宇智波一族的关注点可谓是逐步转移,但宇智波富岳却暗中松了口气,闹吧闹吧,起码暂时他不用担心整族人一起跳反了。
    那么富岳又是怎么想的?身为宇智波的族长,他不可能支持止水的行为,同时,身为族长的他也不得不考虑那种“万一”的情况,因此为了防止宇智波血脉断绝,他也没办法直接制止止水的行为。
    人之所以为人,感性与理性纠葛在一起,自然有其立场、想法、做法的复杂性。
    …………
    因为内部意见发生了“分裂”,所以在解决这种内忧、再次统一一族声音之前,宇智波肯定没有办法造反,“投降派”虽然是少数派,但奈何投降派里有宇智波止水,止水的天才之名让他在一族之内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不过,某些意外虽然没有办法让宇智波“举大事”,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会闲下来。
    事实上在意识到了宇智波止水的“背叛”之后,一部分宇智波忍者马上就展开了行动。宇智波止水的行踪不难打探,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了此前止水曾经数次来到了某座小土楼的情况,于是他们立刻就判断止水是在此处受到了蛊惑。
    如果不是有人蛊惑了宇智波止水的话,那为什么好好一个宇智波忍者突然站到了火影一派之中?这不科学。
    那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做还用说吗?
    堵门,找茬,要个说法,以及……
    不止要个说法。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