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扭曲的代价(2/5)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呸,叛徒!”
    当宇智波止水结束了一天的任务,重新回到宇智波一族的聚居区的时候,当先迎来的就是这样的谩骂,是无数的厌弃与不止一次的谩骂。
    止水倒是能保持镇定,他甚至能唾面自干,然而从族中最耀眼的天才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其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落差大概只有止水自己才清楚。
    新警备部“明部”已经开始了工作,尽管此时的宇智波警备部还保留着,但是谁都知道前者才是木叶的官方组织,宇智波警备部只能为副,而且时间日久,宇智波警备部肯定会被逐渐缩小权限,直至被取消。
    稍稍落后一步的宇智波静清看着止水的背影,感觉整个宇智波的命运现在都压在了止水的身上。
    他悄然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在止水耳边说道,“止水,且由他们去说,我们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宇智波的希望在你身上。”
    “希望……”
    说实话,止水并没有想那么远,他只是觉得为了一族之延续、木叶之安定,自己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们只能继续努力。”
    但是宇智波的那些族人,明显把前两天的那十多个忍者重伤的事情算到了止水的头上,因此他们在族内的处境越发不好了起来。
    现在那些人还在木叶医院里躺着呢。
    话说如果宇智波真的有骨气的话,这时候应该让那些忍者直接离开木叶医院才行,哼,木叶的医疗资源,宇智波不屑于占用……然而并没有,那些伤员该躺着还是得躺着。
    等宇智波止水回到家中之后,另外一个宇智波忍者立刻带着笑意迎了上来,“止水,好消息。”
    “什么事情?”止水问道。
    “今天又有一部分族人表达了对于我们的支持。”那个忍者说道。
    止水和静清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个笑容……希望,好像确实看到希望了。
    “名字记录下来了吗?”
    “嗯。”
    因为此时宇智波族内的“政治正确”气氛,很多人不敢公开加入新的警备部,也没有办法公开支持宇智波止水的行动,但是他们觉得积极融入木叶的做法其实是对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宇智波的荣耀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东西,融入木叶的宇智波也不是失去了他们的荣耀。
    可以说有相当一部分宇智波是愿意融入木叶的,毕竟有的宇智波族人甚至连忍者都不是,宇智波也有“平民”族人,然而木叶不会接纳一个强势的宇智波,木叶只会接受愿意服从的宇智波。
    现在宇智波止水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想要搭建这样一个桥梁。而在他率先迈出了一步之后,已经有族人愿意顺着他的足迹跟随了,这当然是件好事,因此值得高兴。
    融入木叶、被村子重新接纳,这是这个时代的宇智波一族唯一的出路。
    此时的宇智波止水,真的觉得那些诽谤与谩骂无所谓了,他觉得只要跟身边的伙伴继续精诚努力,族人愿意服从木叶的最高意志,三代火影也愿意接纳宇智波一族,三者综合,事情肯定能够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
    入夜时分,宇智波止水已经休息,某些宇智波忍者还藏在地下室开会。
    因为村子里的紧张氛围,宇智波忍者们自发地加强了居住区的警戒与巡逻,他们每夜都会安排巡逻人员在族内来回巡视,宇智波富岳给出的说法是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再有宇智波忍者遭遇袭击、避免失踪事件再次发生,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们的这种行为只是为了防止木叶的突然袭击而已。
    聚居区外有暗部忍者监视着这里,那宇智波一族当然要有相应的防御措施。
    …………
    村子的另外一个角落,仍然有木叶忍者在忙碌着。
    鉴于村子非常重视这次的失踪事件,因此执行调查任务的木叶忍者没日没夜地在搜集着线索。
    这两名木叶忍者正在搜索一座无人居住的房子,随即他们发现了在建筑坍圮的一角之下隐藏着一个地下通道。
    “土门,看这里。”
    “这是……镰切,真有你的,下去看看?”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顺着这个通道进入了木叶复杂的地下空间之中。当然了,目前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们只是要例行搜索一下下面而已。
    然而在深入地下探索了一会之后,两人还真就发现了一些刮擦的痕迹。
    “这是指甲的划痕吧,看起来应该是二十多天前留下的。”
    “还有这里,这是剐蹭下来的毛发……是黑头发。”
    土门和镰切两位忍者,他们好像真的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顺着这条通道继续往前走,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又找到了一个掉落在地下的护额。
    “有谱,不枉我们这些天的努力。”
    “嗯,只要能够找到那个消失的宇智波忍者,确定绑架他的凶手的身份,那么就能消弭此时村子内的紧张气氛!”
    “我们加把劲。”
    “嗯,再加把劲。”
    很明显,这两名忍者并不只是在死板地执行任务而已,他们知道找到那个失踪忍者的重要意义,因此这才在深夜自主加班……宇智波一边有人在努力,木叶这边也有忍者在努力,他们的愿望是一致的,行动是朴素的、卓有成效的。
    顺着复杂的地下通道继续往前寻找,这两名忍者转来转去有些迷失了方向,而等他们终于找到了另一个通往地上的路口的时候,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此时夜色已深。
    土门和镰切移开洞口的遮挡物,他们再次来到了地上,清新的夜风微微吹拂,沉闷的窒息感一扫而空,于是两人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
    尖利的哨声随之响起。
    两名木叶忍者为之一惊,他们仔细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感觉自己犯了个大错。
    “不好……”
    “这里是宇智波的地方。”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哨音响起的同时,已经有数位宇智波忍者包围了过来。
    “找到侵入族内的贼人了。”
    “侵入?又是绑架?”
    “是谁?是火影派的忍者吗?”
    这种情况下,土门和镰切并未选择逃离,他们知道那么做会造成更大的问题,所以他们只是待在原地、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没一会的工夫,众多宇智波忍者已经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我们是调查失踪事件的忍者,并不是什么侵入者。”
    “我们发现了失踪的宇智波忍者的痕迹,然后一路追踪到了这个地方,这并非刻意侵入。”
    “谎言!”
    “此乃谎言!”
    “抓住他们!抓住他们去跟三代火影对峙!”
    “分明就是侵入族内的贼人!调查?木叶会对我们的事情这么关心?深夜调查?”
    接着,有人发现了土门手里握着的一个护额。
    “护额?护额?!是我们的忍者的护额。”
    “是失踪的族人的护额!”
    “凶手!”
    “杀!杀了他们!”
    局面突然开始失控,面对仅仅两名木叶忍者,重重包围在这里的宇智波忍者们越来越激愤了起来。夜色的隐藏下,人们的理智逐渐消散,行动开始被愤怒的情绪所支配……仅凭看一眼护额,谁能断定那个护额是谁的,然而宇智波们断定了。
    他们,只是想泄愤而已。
    “慢着!大家不要激动……”
    然后,另外一个声音突兀地闯了进来。
    是宇智波静清以及他的另外两名同伴。
    “大家不要激动,要冷静!”
    “叛徒!你们这些叛徒,难道是你们把他们引入族地的!”
    “控制住宇智波静清他们,杀掉木叶忍者!”
    “杀掉!”
    “杀!”
    汹涌的杀意再也无法抑制,数名宇智波忍者直接扑向了土门、镰切。
    “冷……”
    绝不能让这两个木叶忍者死在这里,否则一切都结束了,情急之下,宇智波静清和他的同伴们根本没有办法安抚激动的族人们,于是他们只能张开双臂,将两名木叶忍者拦在了身后。
    噗!噗!
    利刃刺穿人体的声音在黑夜之中格外清晰,浓重的血腥味瞬间传了出来。
    “静清!”
    匆匆赶来的宇智波止水,费力的挤入了人群中之后,他看到的居然是这样的场景。
    夜风吹拂下,宇智波们手中打着的火把火焰不停的跳动着,他们的身影时而完全隐入黑暗,时而会照亮他们扭曲的表情。
    两位木叶忍者还站在那里,然而三名宇智波忍者已经倒在了地上。
    失手误杀族人之后,这里的人一时之间有些心虚,但紧接着他们重新色厉内荏地大喊大叫了起来。
    “杀!杀的好!叛徒死有余辜!”
    “凶手,不能让凶手逃掉,继续解决……”
    然而哪怕他们喊得再凶狠,可当宇智波止水一步一步走上前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让出了一个圈子。
    而等到止水伏低身体之后,这些人的声音更是消失不见了。
    宇智波止水握住了宇智波静清正在失去温度的手。
    宇智波静清最后的微弱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止……水……不、怪、他们……我们、是……正确的……要……
    继续下去……”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