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叛徒、叛徒和叛徒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还别说,志村团藏做事还挺有章法的,他先是派人向火影告发大蛇丸的所作所为,等火影将这件事“石锤”之后,他又向着整个世界通告了此事,敲定了大蛇丸的叛忍身份。
    可以说除了当不成火影之外,志村团藏算是内斗内行,他这算绝了大蛇丸的路。
    想让大蛇丸成为火影?想屁吃。然而团藏也不想想,像是“三忍”这种级别的忍者的背叛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很早之前纲手就在忍界流浪,现在大蛇丸成为了叛忍,紧接着自来也也会离开木叶,一边追逐大蛇丸一边游历忍界……木叶失去了“三忍”之后,整个高端战力架构就垮掉了。
    自从建立村子,五十年以来木叶从未有过如此的虚弱状态,只能说幸亏忍界大战已经结束了,否则木叶何去何从真不好说。
    为了降低恶劣影响,本来大蛇丸叛离事件的最佳处理方式就是冷处理,然而志村团藏却以最恶劣的方式将其引爆了出来……大蛇丸叛离木叶,这得算是震惊忍界的事件了。
    说实话,羽原其实有点不理解团藏这是在图什么,他觉得团藏这损人也没有利己呀……就算大蛇丸扑街了,可接下来能轮得到团藏当火影?
    还是说团藏觉得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该毁掉?难道他这是在演言情剧吗?额,好像还真是,他这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如果羽原是火影的话,他早就弄死团藏了,幸运的是他并不是火影,所以木叶里有个团藏还挺好的。
    木叶医院,一间病房两张病房,此时天藏和御手洗红豆都在这里,被迫享受着纷乱中的一丝宁静。
    “为什么你会被毒蛇咬到?被同样的招式攻击,看看羽原,他分明就是毫发无损的样子……”卡卡西在这里负责照看天藏,而在天藏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开始了对于天藏行事不谨慎的批评。
    如果可能的话,卡卡西更愿意看到羽原躺在病床上,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倒霉的话,会使身边的人感到快乐。
    “卡卡西前辈,你要知道我昨天的对手可是那个大蛇丸,而且我跟羽原之间的防御力还是有差距的……我的防御最多只相当于盾牌,羽原那是全身覆盖的乌龟壳子。”天藏觉得自己非常无辜。
    面对大蛇丸的“蛇海”的时候,天藏能够进行的防御无非是用木遁弄两个“大碗”把自己扣在里面,他在扣的过程中可能一不小心让几条蛇溜进来了。
    想了想之后,天藏又继续说道,“要不你去看看昨夜的战场?”
    “不,不用看了。”卡卡西马上摇头。
    天藏还是太嫩,他这是想坑卡卡西,而卡卡西面对这种直钩怎么可能上当……这时候谁要是去看那个垃圾堆,就会立刻被抓包去清理垃圾。
    而就在他俩闲聊的时候,另一个声音非常突兀的插了进来:
    “大蛇丸大人呢,现在他在哪里?”
    是御手洗红豆,此时她也醒了过来。
    卡卡西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大蛇丸大人逃走了,今天早上村里已经正式通告他为s级叛忍……今后木叶忍者如果再次遇到他,则可以尝试击杀。”
    这个命令更大意义上只是表明村子的态度而已,一般忍者可没有对付大蛇丸的能力。
    而这句话让御手洗红豆陷入了沉默之中,毕竟一直以来她都是非常崇拜大蛇丸,这种崇拜甚至让她习惯模仿大蛇丸的行为方式,而这种习惯能在大蛇丸叛离木叶之后保持十多年之久……比如她也有事没事喜欢伸个长舌头,舔这舔那的。
    没怎么学到大蛇丸的实力,倒是学到了不少大蛇丸的恶习,由此可见“偶像崇拜”的坏处。
    “昨天我们遇到大蛇丸的时候,他已经非常虚弱了,原本这是个解决他的好机会……事实上羽原确实捅死了他,然而谁能想到他还有那样的手段。”天藏说道。
    奇怪的是,尽管天藏对于大蛇丸的逃离感觉稍有遗憾,但他却并没有特别不甘心,这可能是他内心深处的某些深层情绪随着本次行动以及大蛇丸的落寞得到了释放,因此他现在心情放松,反而带着点“往事俱往矣”的超脱感。
    “转生吗?那种禁术也超出了我的认知。”卡卡西说道,估计这次他不会再认为自己有能力与大蛇丸同归于尽了。
    大蛇丸真是忒邪门了。
    “大蛇丸大人……居然真的从火影大人的追击之中逃脱了吗?”这时候御手洗红豆再次问道。
    确实是真的,只不过这次大蛇丸能够逃走的主要理由并不是因为他强到没边了,而是因为三代火影过于心软。
    “嗯,真的逃走了,据说他最后逃离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卡卡西说道,紧接着他觉得御手洗红豆问的这个问题似乎有一些隐含的倾向,于是他继续说道,“你不会想去追随大蛇丸吧?我奉劝你还是不要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最后在你身上留下的咒印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你现在还能活着只能说明你的运气不错。”
    御手洗红豆费力地握紧拳头,她浑身的剧痛感说明了卡卡西说的事情都是真的。
    沉默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说道,“不,我不会离开村子,而且……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解决大蛇丸。”
    “……”
    理论上她的这种情绪变化应该算是因爱生恨,这个志向也还不错,然而这一天终究不可能到来,因为御手洗红豆和大蛇丸作为忍者的才能差距太大了。
    “咒印……卡卡西,你知道大蛇丸在我身上留下了什么?”御手洗红豆接着开口问道。
    “嗯,知道一点,你认识一个叫做羽原的人吗?”卡卡西反问。
    御手洗红豆摇了摇头,她见过羽原,但并不认识羽原。或许她知道木叶内有个背着“棺材板”的忍者很厉害,但是她也不一定能将那个忍者与羽原这个名字对应起来。
    “羽原是咒印的源头之一。”
    “……”
    羽原遭到了卡卡西的无情出卖。
    按照羽原的说法,什么咒印之类的东西跟他完全没关系,然而在通俗认知之中,重吾算是域外感染源,而羽原是第一个域内感染源,他确实算是“源头”。
    “源头……你认识那个羽原?”
    “我,躺在这里的天藏,以及羽原,我们同属于一个村内组织。”
    “什么组织?”
    “什么组织?只能告诉你,这个组织的成员有两个特征……”说着,卡卡西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护额,“护额边上会挂着这样一个黑色的金属片,以及……”
    随后他又拉开了自己衣袖处的褶皱,“身上衣服的某处带着这样的三足鸟印花。”
    卡卡西没有过多的解释“赤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只是说了说成员的外在特征,随后他继续说明咒印的事情,“等你稍稍恢复之后,身上的咒印要封印起来才行,不然的话它会一直侵蚀你的身体,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这种侵蚀的……放心,到时候玖辛奈大人会帮忙的。”
    …………
    大蛇丸叛逃的第二天,木叶召开了一次上忍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当然是商讨该怎么追捕大蛇丸……像大蛇丸这种实力的叛忍,派出追捕的忍者如果数量太少的话,那等于送菜,派出忍者过多的话,则会影响木叶的正常运转。
    就在三代火影左右为难的时候,自来也站了出来,他决定独自承担追捕大蛇丸的任务……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在昨夜的战斗之中,自来也败给了大蛇丸,不过这种失败基本上属于“白给”……在对付大蛇丸的时候,自来也拿不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而过了一夜之后,自来也想明白了,大蛇丸已经误入歧途,因此把他打个半死然后带回木叶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羽原的关注重点却并不在这件事上,开会的时候他一直观察着三代火影此时的样子,然后他发现火影大人的精气神好像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了,这时候的火影看起来只是个老头,甚至稍显颓废。
    由此可见,大蛇丸给他带来的打击还真不小。随后又是自来也的出走,可以想象的是,未来十多年,三代火影大概很难找回之前意气风发的精神状态了。
    “三忍”是三代火影精心培养的接班人,“三忍”的背叛或者出走某种意义上比亲生儿子直接背刺他更刺激。
    那么这种打击会给木叶带来什么变化呢?其一,三代火影会更加重视对于年轻忍者的教育,尤其是年轻忍者的思想教育;其二,善于放权的三代火影接下来可能会更加善于放权。
    而这两点对于羽原来说都算是好事。
    追捕计划确定下来之后,剩下的上忍也就什么事情了,这件事自来也一力承担。
    大蛇丸的出走造成了一系列的影响,外在方面,其他忍村知晓了木叶的力量大损,内在方面,少了一股压制力量之后,客观导致了某些不安定因素增加了。
    总之,“三忍”在忍界叱咤风云的时代好像真的结束了。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