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贩剑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两天之后,天藏病愈准备出院,漩涡玖辛奈来探望了他。不过玖辛奈此行更主要的目的是来处理御手洗红豆身上的咒印的。
    在检查了御手洗的情况之后,玖辛奈开口说道,“拔除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种咒印并不是在你身上注入了什么东西那么简单,它是一种侵蚀和渗透,暂时只能将其封印起来。”
    开发完成了的咒印,里面掺杂着大蛇丸的查克拉,咒印的素体某种意义上是大蛇丸的另一种复生手段,因此这东西很难拔除掉。
    “坏消息是很长时间里你都得带着这个咒印,它的危险性不能完全避免,好小事是将咒印的绝大部分力量和负面影响封印起来对我而言并非难事。”玖辛奈又这样说道。
    御手洗红豆点了点头,“多谢玖辛奈大人的帮助。”
    “你遭受的痛苦本质上来自于自然能量的侵蚀,奇怪的是有的人完全不怕这种侵蚀,只能说千人千样了……”玖辛奈挽起衣袖,这就准备动手。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人与狗之间的差距还大,玖辛奈这只是单纯的在感慨而已。以自然能量的危险性,居然有人能一直把它封印在身上,真是奇哉怪哉。
    在听到了这话之后,一旁的天藏心说羽原是不怕自然能量的侵害,但你们不知道啊,当时他可差点就变身小怪兽了……天藏感觉羽原不是不害怕自然能量的侵蚀,而是这种侵蚀达到了一个致死性的极值,且羽原并没有因此死掉之后,这人就获得了对于自然能量的超强适应性。
    也就是说原本的羽原并非特殊,他只是扛过了一轮夸张的自然能量侵蚀而已……天藏还记得当时羽原把自己关进铁壳子里的情形。
    周围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这让沉浸在胡思乱想中的天藏惊醒过来,他抬头一看,发现那边的御手洗红豆已经半坐了起来,她身体前面被白色的被单遮盖着,但是特别适合拔火罐的后背却整个都露了出来。
    玖辛奈觉得这后背真适合画点什么上去,她这正准备动手,这才记起这房间里还有一个多余的人。
    “咳,玖辛奈大人,我帮你从外面把门关上。”天藏当场开溜,毕竟忍者也是有男女之分的。
    排除了身上的蛇毒之后,这时候的天藏算是一身轻松,他一边往影岩的方向移动,一边开口问道,“醍醐前辈,羽原现在在哪?”
    他准备揭发卡卡西,毕竟此前卡卡西泄露了羽原是咒印源头这个情报……呵,瞧瞧这丑陋而残酷的组织内部斗争。
    “羽原?已经离开木叶了,说是要一边休假,一边打探大蛇丸的消息,一边去抓通灵兽。”
    天藏:“……”
    在大蛇丸叛离木叶之前,羽原就已经请好了假,准备离开木叶外出游历,然而村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羽原还是坚持离开了?坚持原计划,他就不怕村子里再发生什么意外吗?
    好吧,羽原还真不怕。
    “醍醐前辈,我怎么感觉羽原这三个目的里只有一个是真的呢。”
    “不会吧,至少休假和抓通灵兽都是真的。”金属片中传来了醍醐带着迟疑的声音。
    无论如何,他们都认为羽原不会去搜集什么大蛇丸的情报,找大蛇丸干什么?羽原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大蛇丸。
    那么羽原在离开了木叶之后,会打听大蛇丸的情报吗?还别说,他还真会。
    他之所以坚持原计划离开木叶,一来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在木叶待太久会影响他的心态与决心;二来羽原知道大蛇丸叛村之后,接下来木叶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至少也得等确认自来也也不怎么回村之后,很多人的心思才会活泛过来。
    说要寻找大蛇丸的下落,羽原还真就要寻找大蛇丸的下落,在离开了木叶之后,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然后双手结印:
    忍法·通灵之术。
    一条小白蛇就这样被他召唤了出来。
    羽原拿出一个卷轴,当场开始写信:
    “大蛇丸大人,身体康泰否?今时置身何地?劳烦告知具体位置……羽原留字。”
    他把卷轴交给白蛇,再接着白蛇就“噗”的一声消失不见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羽原等待了一段时间,发现白蛇并没有返回的迹象,由此可见大蛇丸的心眼也不大,地址都不肯透露……好吧,就算大蛇丸真的胆大到给出一个地址,羽原也不敢去。
    召唤大蛇丸无果之后,接下来羽原也并没有直奔风之国而去,他来到了一个临近火之国国都的城镇,然后很有目的性的找到了一座稍显荒凉的建筑,又通过某种隐秘的方法进入了建筑之中。
    这里是……
    嗯,黑暗の换金所。
    换金所这种超出忍村控制的非法集会,按理来说木叶应该毫不犹豫的将其端掉才对,既然知道地点的话,为什么还留着它呢?
    最开始的时候,木叶确实是这么干的,然而这东西属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端了一个之后,不久之后就会产生一个新的,子子孙孙无穷匮……这说明世界上有这么个市场需求,硬端是端不掉的。
    所以后来忍村就改变了策略,由粗暴的团灭改为了柔性的监视与大略的控制。
    想想忍界著名刺客角都,这么多年以来不就是靠着换金所讨生活吗?
    在进入换金所之前,羽原取下了额头上的木叶护额,用一块面巾遮住了面容,同时还用一块白布包住了自己身后的“剑匣”,这样,他就大致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进入了换金所之后,羽原发现这里冷冷清清的,不是特别忙碌,很快的就有一个人迎向了他。
    “客人,第一次来换金所?”
    羽原还想装老手呢,结果人家第一眼就认出他是个新面孔了。他只是个票友,但人家是专门干这个的,基本的眼力劲还是要有的,否则进来个人直接把他们团灭了怎么办?
    羽原这样新面孔,无疑会引起他们的警惕。
    “我问一句,你们这里能代卖一些特殊物品吗?”羽原问道。
    “当然可以,各村的秘术、禁术,机密的情报,特殊的忍具,血继限界忍者的幼童……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卖,都可以收。”
    拐卖儿童?这破地方果然该端掉。
    “我这里有样东西,你们看能给个什么价。”
    羽原也不废话,直接把一个手腕粗、小臂长的圆柱体铁疙瘩拿到了对方面前。
    这是什么宝贝?换金所的管事检查了一番,发现……嗯,铁就是铁,铁只是铁。
    “客人,你这个……”
    如果是来换金所这种地方耍人玩的话,那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羽原并不解释,他只是把手掌按到了那个铁柱上,再接着就见铁柱上充盈起了查克拉。
    “这、这是……这么大一块……这材料……”
    “你们给多少钱?”羽原可不管这人的震惊,当场就开口要钱。
    “稍等,我们商量一下。”检查了一下这份材料,发现它确实能够传导查克拉,绝无造假之后,这个管事更激动了。
    这些人匆匆去商量,过了五分钟之后,那个人回到羽原身前,然后说道,“客人,我们可以出五千万两。”
    “七千万,尽管我还是吃大亏了,但我急用钱。”
    这种稀有品的定价是比较困难的,但羽原给出的这份材料,节约点的话能打造五六把查克拉剑,都够武装一个忍刀七人众了,这么多装备,羽原只要六千万,简直就是清仓大甩卖。
    管事又回去,再次商议之后,他们做出了决定。
    “客人,就按你说的,七千万两,就当交个朋友。”
    “我只要现金。”
    “当然,当然,我们换金所的原则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个换金所居然真的能瞬间掏出这么大一笔现金,由此可见他们资金之充足,堪称土豪……七千万两装了三个箱子,交到了羽原手中。
    羽原大致点了点钱,然后带上钱箱,“走了。”
    “请慢,还未请教阁下姓名,期望以后能够经常合作。”
    羽原心说我再来这里就是要端掉你们了,这次只是随便换点钱充作旅行经费而已。
    他一边往门口走,头也不回地进行了自我介绍,“洒家……雾雨魔理沙。”
    羽原就这样离开了换金所,然后他当街掏出了一个封印卷轴,准备将这三个钱箱扔进卷轴里,而在封印之前,他还特意打开钱箱,亮了亮自己的财产。
    然后等他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果然有四五个人跟在了他的身后。
    等过了一刻钟之后,羽原拖着五个人再次进入了换金所,等他再次出来之后,身上又多了三十万两。
    “一群穷鬼,居然没犯什么大事,身上也没赏金……”
    别人给他贡献了资金,可就这样,羽原尤自嫌弃呢。
    这三十万两可不是什么赏金,而是换金所对于他维持了当地治安的奖励。真是邪了门了,你们这么为社会安定做贡献,火影和大名知道吗?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