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上条当原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夜色之下,突然的心悸感使得浅眠中的年轻楼兰女王萨拉猛然惊醒,她血脉中的隐秘联系告诉她,有人触动了地下深处的“龙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脉”不是被木叶忍村的第四代火影封印住了吗?有人能破除火影的封印?
    萨拉咬了咬牙,她穿衣下床,拿起放在卧室里的一把长刀,然后二话不说直奔“龙脉”节点而去。
    一路匆匆而去,等她顺着隐秘的通道来到了那个地下空间之后,果然发现有一条白蛇正趴在“龙脉”节点上,而那条白蛇的尾巴处似乎还卷着一个人。
    羽原啃掉了四代火影的封印之后,澎湃的龙脉力量就这么泄露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准备喝地下水的动作稍显猥琐。
    总不能再准备根吸管或者准备个勺吧,他现在也没有手,一个蛇形生物用吸管喝果汁,那也不优雅啊……不管了,羽原二话不说,开始“干杯”。
    他探头进入了龙脉节点之中,然后发动了“抽水机之术”,而这压根就不是“盛饮”,而是“鲸吞”……小小白蛇的身躯迅速的膨胀了起来,其速度简直肉眼可见。
    五分钟之后,小白蛇的体型已经无比巨大,十分钟之后,小白蛇的体型已经堪比万蛇,半个小时之后,小白蛇的体型已经能够盘绕着中间的立柱塞满环形坑道了。
    然而还不够,“龙脉”是尾兽级的能量团,羽原的“鲸吞”也只是小口小口地吞,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但是“龙脉”的容量还非常的充足。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羽原都已经开始冒险了,当然不能在途中退出……贪,这时候必须得贪,不贪不是人。
    好在羽原早有准备,他知道该怎么应付眼前的这种情况:
    忍法·八岐之术。
    巨型白色的体型瞬间膨胀,转瞬之间就化作了一个一尾八首的怪物。大蛇丸判断以羽原的查克拉无法使用这个禁术,这种判断是正确的,然而当羽原真的使用出了这个禁术的时候,其规模要远远超过大蛇丸施术的时候。
    化身为八岐大蛇之后,羽原的八个蛇首突然昂起,然后他的身躯瞬间就突破了地面,探到了一百米的高空之中,他试着舒展身躯,于是楼兰古城中的尖塔随着他的动作开始倾斜坍塌。
    大量的民众在听到了这个动静之后慌忙跑了出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月色下的蛇形怪物。
    “这是……什么……”
    “跑,大家快跑,是怪物!”
    “女王,女王在哪里?”
    “跑!快跑!”
    坦白说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要逃跑的人就已经算是聪明人了,大部分人在看到这种怪物的时候脑子都是懵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们又不知道凹凸曼,因此也就没什么盼头。
    他们潜意识里明白这种东西能够直接碾死自己,因此整个人都懵住了。
    而羽原呢?因为感官和身体形态的变化,其实这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在成功拓展了自己的“容量”之后,三四个蛇脑袋再次伸向了地下,开始继续抽取“龙脉”的查克拉能量。
    再接着就见原本看起来有些虚浮的白色八首巨蛇体型越来越凝视,身上的鳞片等等细节越来越丰富,随后光溜溜的蛇脑袋上开始长出巨大的“鹿角”……这已经不是“八岐之术”了,看着更像是“八具龙首”,毕竟龙首下面都有个人形拖油瓶。
    总之,又过了一刻钟之后,“龙脉”的能量……空了。
    更为庞大凝实的大蛇仰起头来,然后开始对着明月与夜空嘶吼,这吼声跟蛇鸣一点关系都没有,分明就是猛兽的吼声……好吧,这可能相当于吃饱了打嗝。
    其实这时候羽原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啥,身体的突然放大使得他的感官开始迟钝,脑袋开始发懵,于是他开始原地转圈……在人家楼兰古城的正中间,以那么夸张的体型,原地转圈。
    这座古老的城市、文物级的建筑和特殊的风土人情,就这么被生生摧毁了大半。所以说吟诗就得吟全了,羽原之前没吟全,结果身体力行了后半句……他这属于“不破楼兰终不还”。
    青城山下白素贞,突然学会了“大威天龙”。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搞不清楚现状之后,羽原自动开始了“系统自检”,然后他就发现了自己这庞大身躯之中的一点特殊之处……他的本体,身上的自然能量以及特殊术式。
    随后另一个术式被触发了:
    忍法·白龙退鳞见珀之术。
    八个蛇首中的七个突然消失,剩下的那条带着双角的巨大白蛇摔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向着一个点快速“塌陷”。
    “拟化白鳞大蛇”是将一个忍者进行查克拉精神能量体的特殊编码,其核心来自于“不尸转生”,“白龙退鳞见珀之术”则是对“拟化白鳞大蛇”的逆向解码,这样能使得这个忍者恢复本来面貌。
    拟化白鳞大蛇—八岐之术—白龙退鳞见珀之术,连续施展三重金属,使得羽原鲸吞了“龙脉”的查克拉,获得了堪比千手、漩涡的特殊体质……这是真正的据为己有。
    说白了,像志村团藏、大蛇丸、羽原乃至宇智波斑,不管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之中他们都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拥有着趋同的思路……普通忍者是有极限的,所以我不做忍者了。
    白蛇塌陷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羽原的身形再次显露了出来,他闭着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用天藏的话说,这叫做“安详”。
    周围弥漫着建筑坍圮造成的烟尘,而就在羽原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的时候,有个持刀的身影悄悄地靠近了他的身后,然后对方毫不犹豫的一刀捅了过来。
    羽原几乎是下意识地来了一个“回手掏”,他右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刀刃,锋利的刺痛感让他迅速回过神来。
    咦,我怎么直接裸手接刀了,我查克拉呢?
    羽原的右手之中涌现出一团查克拉,然而由于无法定量控制,他随手一捏就把这把长刀捏断了。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掌心深可见骨的伤口……
    咦,我身上的防御层呢?
    我的“剑匣”呢?
    慢着,我衣服呢?
    心理有疑惑,他就这么转过身、抬起头,对着身前手持断刃的人问道,“我衣服呢?”
    这语气,堪称无辜。
    只能说用了大蛇丸的术,势必会有一定的“大蛇丸化”,大蛇丸前脚才赤条条的离开了木叶,羽原后脚就在离开木叶之后变得赤条条。
    楼兰女王萨拉咬了咬牙,她后退几步,对着羽原问道,“你是什么人?”
    羽原看了看对方,然后恍然大悟,“啊,我记得你,盗版漩涡玖辛奈。”
    羽原的思维开始活跃起来,他的思考能力正在快速恢复,然后他意识到了以现在这个样子跟一位村姑交流好像有伤风化。
    于是他开始试着感知自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剑匣”以及他的忍具包,那些东西上沾染了他的查克拉,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接下来只见他一抬手,他的剑匣和忍具包就奔向了他的手边,不过却不止如此,随着他的抬手,周围土层中的大量铁砂都被他抽了出来,这些铁砂猛然扬起,然后定格在半空之中。
    “我……貌似成功了?”
    直到这时候,羽原才意识到了自己身上澎湃的查克拉。
    他挥了挥手,那些铁砂随之落地。
    “咳咳……”铁砂糊脸,那边的萨拉轻咳了起来。
    羽原打开自己的忍具包,从一个卷轴之中掏出了几件衣服,本着尊重忍界风俗的原则,他立刻开始了穿衣。
    穿着穿着,他发现自己的衣服上粘上了不少血滴,再看自己的手掌……嗯?我这还受着伤呢。
    他停止穿衣服,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之后,又自己用绷带进行了包扎。
    处理好伤口,穿好衣服,重新挂好忍具包与剑匣之后,羽原再次看了看萨拉手中的断刃,“盗……那个谁,没事刺杀我干什么?”
    羽原还真不记得这人叫什么名字了,清醒过来之后,他总不至于还叫她“盗版玖辛奈”。
    那边的小姑娘都快气炸了,什么叫做没事刺杀你?
    她握紧了手中的断刀,面沉如水,问道,“你是什么人?刚刚的怪物是你的通灵兽吗?‘龙脉’哪里去了,你对‘龙脉’做了什么?”
    “慢着慢着,我这里还混乱着呢,你问题太多了……我其实是木叶忍者,至于‘龙脉’,什么‘龙脉’,我不知道呀。”
    羽原先报出自己木叶忍者的身份博取信任,接着直接开始推卸责任。
    “不可能,我能在你身上感受到龙脉的气息!”
    “……”
    这是什么玄学感受?
    羽原的谎言被瞬间拆穿。
    这时候羽原已经注意到了楼兰的情况,他也意识到了这是自己造成的破坏,于是他决定换一个话题:
    “龙脉不龙脉的另说,那什么,要不我们先抢险救灾?”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