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结印到底有什么用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此前羽原曾经跟雾隐忍者接触过一次,而那次接触以木叶小队全军覆没、醍醐身死、羽原脱逃告终。
    当时的雾隐精锐小队只有四人,战斗结束之后他们也损失了一名不知名的忍者,而现在现身的鬼灯满月正是那个小队中的一员。
    但实话实说,尽管羽原曾经遭遇过那样的事情,但他对于雾隐忍者并没有特别的仇恨,这是因为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的愤怒情绪主要集中到了木叶的猪队友身上……羽原觉得当时的那个脑瘫队长负有最主要的责任,雾隐忍者倒像是不值得他在意了。
    当然了,这可能只是羽原的个人偏见,很难说这种想法是不是正确,事实上以双方的实力对比来说,无论以何种方式相互接触,木叶这边的结局都会很惨淡。
    总之,当鬼灯满月再次出现在羽原面前的时候,羽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反而显得很是平静。
    “被发现了,试一试吗?”鬼灯满月的视线在羽原身上稍稍停驻,然后对着干柿鬼鲛小声说道。
    干柿鬼鲛没有回应,他只是把手伸向了身后的剑柄……叛离雾隐之前,因为承担着必要时候处决队友以保护村子机密情报的任务,所以这个时期的干柿鬼鲛性格阴沉,将所有的情绪埋藏在心底,脸上基本上没什么表情。
    如果干柿鬼鲛能有一张帅哥脸的话,那么这种阴沉忧郁的气质会让他更加吸引人,可惜的是他长着一张鲨鱼脸、有着一对圆圆的小眼睛,因此这种阴沉只会让他更加地生人勿近。
    刹那之间,两道高速移动的身躯扰动了周围浓重的雾气,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一左一右袭向了羽原的队伍。
    木叶在结束了战争之后,尽管村内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波折,但它整体上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可是雾隐跟木叶不同……现在的雾隐,正处于名为“血雾之里”的残酷统治之下。
    长期的高压统治,容易导致忍者们变得神经质。
    面对着敌人的攻击,木叶小队迅速展开了队形,卡卡西迎向了鬼灯满月,羽原去阻止干柿鬼鲛,天藏……嗯,天藏护卫三尾, 迅速后撤。
    干柿鬼鲛的攻击大开大合, 他手持长刀对着羽原劈砍而来, 其声势之迅猛,大有将羽原从上到下一劈两半的意思。
    相比于注重敏捷与小幅度精妙动作的攻击,羽原当然更喜欢干柿鬼鲛的攻击方式, 所以面对这种劈砍,他毫不犹豫的向前踏出一步, 稳稳探出右手, 似乎要再次展示他的百分百空手夺白刃绝技。
    然而就在羽原抢出一步, 拉进了与干柿鬼鲛之间的距离的时候,干柿鬼鲛突然一翻手腕, 正手持刀变为反手持刀,攻击的招式也由横贯羽原上半身的劈砍,变成了纵贯上下的刺杀!
    这样的变招堪称阴险, 根本让人防不胜防……鬼鲛是雾隐的上忍, 如果认为他是个只知道乱砍一气的肌肉脑袋的话, 那就大错特错了。
    锋利的刀尖, 垂直轨迹之下就是羽原的后心,凭鬼鲛的力量, 可以简简单单就刺穿羽原的后背,将他直接瞬杀,然而……
    铛!
    火星四射, 鬼鲛的刀尖并没有刺入血肉之躯,相反, 他似乎是一刀刺在了一块铁板上。
    鬼鲛的招式阴险归阴险,但羽原这边是任你八方来敌、我自岿然不动……反正不管鬼鲛是刺还是砍, 也不管究竟他是怎么刺还是怎么砍,总之鬼鲛只可能攻击到羽原的防御上。
    在鬼鲛诧异的视线之中, 羽原瞬间站直身体,他的左肩架住了鬼鲛的右臂,同时双手绕过鬼鲛的右臂、下压,然后开始结印。
    战斗中结印当然不肯能跟平时一样那么迟缓,羽原手上结印的速度虽然不快、只是寻常,但是他的动作很稳:
    火遁·豪火球之术。
    炽烈的高温、蒸腾的水汽、橘色的火焰,瞬间就将干柿鬼鲛淹没。
    很明显, 羽原这只是在练习如何在战斗之中结印,而这种特殊的战斗节奏明显让他有些难以适应——结印必须空手,双手合在一起则意味着结印的时候忍者缺乏应对能力。
    因此,结印的时候必须与敌人拉开一定的距离。
    而忍者的战斗基本上都发生在五米之内, 这个距离,理论上刀比印快……羽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忍者会被他初见杀了,无印忍术优势有点过于大了。
    干柿鬼鲛整个人被直径六七米的火球卷了进去,同时被豪火球的冲击力连带着击退,火遁的威力极大程度上取决于输出的查克拉量,哪怕是同一个忍术在不同人用起来威力也是不一样的……现在的羽原,在施术的时候可不用再吝啬查克拉了。
    然而干柿鬼鲛在近距离被豪火球命中之后,居然一声不吭,这让羽原开始嘀咕难道火遁真的是仁慈之术?
    不对,干柿鬼鲛这伙是个硬汉,把自己切碎了喂鱼都能一声不吭,更何况这种小小的火球灼烧了。
    在被击飞了十余米之后,火球之中开始涌出大量的水流,只在转瞬之间,羽原的火球就被浇灭了。
    当干柿鬼鲛的身影再次显露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散发着焦糊的气味,皮肤上也大多焦黑一片,尤其是面部,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豪火球,果然烧不死上忍。
    再接着,干柿鬼鲛身上的查克拉强度开始降低,同时他身上的伤势开始恢复,十多秒钟之后,他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这种剧烈消耗查克拉以恢复伤势的做法,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过好就好在忍者大多不怎么惜命。
    羽原看了看干柿鬼鲛,然后忍不住地摇了摇头,所以说结印有个卵用?他一甩右手,纤薄锋利、带着森森寒气的水银长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臂延长线上。
    与此同时,他悄悄地瞄了一眼另一边的战况。
    卡卡西手持查克拉短刀,正在跟鬼灯满月打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卡卡西身为白牙之子,12岁跻身上忍,他的体术天赋不用多说,而雾隐的鬼灯满月,年纪轻轻就能熟练的使用七把忍刀,可以说他的体术天赋绝不比卡卡西稍弱。
    看着卡卡西灵活而凌厉的动作,羽原忍不住的开口称赞道,“卡卡西的体术,真的已经超越我了。”
    话语之中居然带着欣慰之感,而他的这种感慨让后面的天藏都无语了……六岁的卡卡西,说不定体术都比羽原强,更不用说十六岁的卡卡西了。
    羽原要不说防御力强得离谱的话,他能跟谁拼近战?
    羽原刚刚想表演他的绝技“百分百空手夺白刃”没有成功,但是在一轮交手之中,他算是占到了点便宜,可是卡卡西呢?卡卡西成功表演了自己的天赋……五五开。
    除非动用写轮眼,否则卡卡西还真不能在一时之间赢过鬼灯满月,因为卡卡西还没有发现鬼灯满月的弱点。
    于是羽原忍不住的发出了提醒,“卡卡西前辈,还没看出来吗,那家伙弱雷。”
    卡卡西楞了一下,然后强烈的雷遁这就覆盖到了他手中的短剑上。
    提醒了一句之后,羽原也不再去管卡卡西,他一步一步走向了干柿鬼鲛,但是却没有发动攻击,而是开口说道,“差不多可以了吧,我们是为了归还尾兽而来,如果你们还要玩这样的把戏的话……你们这样的迎宾,不要也罢。”
    干柿鬼鲛的强大,相当程度上是依赖于大刀鲛肌的强大。持有鲛肌之后,他才是真正的“无尾之尾兽”,而且“无尾之尾兽”说到底也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就算鬼鲛拥有鲛肌,他的查克拉总量也不可能给尾兽相比较,他最强的地方在于能在战斗之中夺取敌人的查克拉为己所用,因此哪怕是人柱力他也能战胜。
    可惜的是,现在鲛肌并不在干柿鬼鲛手中。
    羽原正盘算着要不要趁着干柿鬼鲛现在弱势把他干掉,免得日后麻烦,反正目前也是雾隐方面在挑事,正当防卫应该没什么责任吧。
    然后他又想了想“雏田事件”之中正当防卫的日向一族……额,正当防卫好像也不大行。
    紧接着羽原就不用纠结这件事了,因为听了他的话之后,干柿鬼鲛突然松懈了下来,这位雾隐上忍解除了战斗状态。
    “似乎不只是在说空话,感觉你这样的忍者确实能做到那样的事情。”
    干柿鬼鲛能够感受到羽原的实力,他没有把握能干掉羽原,相反,他感觉自己处于弱势,因此也就不再采取什么不智之举了。
    羽原点了点头,然后喊了一声,“卡卡西前辈,可以住手了。”
    听到了羽原的喊话之后,卡卡西迅速向着那边瞟了一眼,他见羽原和那个雾隐忍者站在一起,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继续战斗下去了,所以他也就按照要求抽身后退。
    “我已经占据上风了。”
    退回来之后卡卡西随口说道,似乎是在表达自己胜势在握了……不过这也不是吹牛,在使用了雷遁之后,他确实开始压制鬼灯满月了。
    羽原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然后说道,“没关系,卡卡西前辈,你这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名号。”
    嗯,五五开的名号。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