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镰刀使

从忍界开始变革 作者:红叶知玄

      在巨浪水浪的猛然拍击之下,坚固的大堤脆弱的如同一块饼干一样,瞬间开始了崩解垮塌。
    羽原脚下垒彻成堤坝的巨石在水流之下如同浮冰一样晃动了起来,他勉强稳住身形,但是在水势催动下,他的身形连带着脚下的落脚点一起被冲了下去。
    落差四五十米,下面是奔流不息的河道。
    巨量的水浪倾泻而下,一瞬之间如同海之倒悬,河流中的水位立刻上涨,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又形成了一个泄湖。
    所以说忍者这种生物真是不可理喻,为了一场战斗毫不犹豫的就毁坏了这种国家级的水利设施,就这破玩意还天天将和平挂在嘴边。
    湖水瞬间将羽原淹没,正常情况下,哪怕上忍也无法承受这种冲击力,被正面击中的人不死也得完全失去战斗力,这种简简单单的物理冲击,却往往最是无解的。
    巨鹰带着卡卡西和天藏在几十米的空中盘旋,他们一边搜索着羽原的行踪,一边关注着那两个敌人。
    等到“洪峰”冲向了下游,泄湖的水位缓缓下降之后,那块巨石再次显露了出来,而巨石顶上有着一个半球形的黑色护照……看到了这东西之后,卡卡西和天藏才算是松了口气,果然,羽原的防御力一直很令人放心。
    水位虽然在下降,可此时羽原早已被浑身浸湿,轰隆隆的水流声仍旧不绝于耳……因为刚刚的水流冲击,那道堤坝已经变成了一道人造瀑布。
    羽原双脚踩在那块巨石上,等到水位一直降到了他脚踝的位置之后,他才撤掉了身体周围的护罩。
    他伸手遮住额头,扬起脖子往上一看,然而还没等他看到什么东西,利刃相交的战斗声就已经传入了他的耳中。
    轻盈的落水声传入羽原耳中,就像是一块石头砸入水面一样,然而羽原眼见着一个身影从“瀑布”之上跳了下来,这人的身影在水流之上跃动,速度看着比自由落体还要快一下,因此羽原的视线迅速下移, 直到他平视前方, 敌人也就落到了他的身前。
    对方是雾隐的第四代水影, 枸橘矢仓,至今木叶也不能确定他成为第四代水影的确切时间,但是自五影会议以来, 他已经是雾隐的头面人物了。
    这么想来,宇智波带土正是在五影会议至今的这段时间内彻底以幻术控制住四代水影的。
    “在这种环境之中跟擅长水遁的雾隐忍者战斗, 更何况还是水影, 怎么想都有些过于不利了。”羽原暗中这样思忖着。
    四代水影跟四代风影不同, 具体的不同点在于一个人刚好被羽原克制,使用的是羽原所使用的忍术的“下位忍术”, 另一个则是使用常规忍术的影级强者,对于羽原来说,后者算是“真·强者”。
    “轰!”
    随着一声巨响, 原本在上面战斗的卡卡西、天藏和西瓜山河豚鬼也落到了下面的泄湖上。卡卡西加上天藏, 两人的实力加起来应该要强过山河豚鬼, 但是第一次遇到鲛肌的敌人都会因为一时不适应而束手束脚, 再加上木遁天藏此时并不算是成熟的忍者,所以这俩人一时之间算是落入了下风。
    而以三人组的落水为信号, 四代水影踩着水面迅速向着羽原冲了过来,在逼近到了足够的距离之后,水影平平拍出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掌。
    羽原记得四代水影有个很强的控制技能, 为了躲避所谓的“珊瑚掌”,他自然不会让四代水影的手碰到自己的身躯, 但是就在他躲过这一掌的同时,一根长棍迅速在他眼前放大, 下一刻他就被正面命中了前胸,整个人就这么倒飞了出去。
    羽原在水面上翻滚了二十多米之后, 这才止住了身形,他单手按住胸口,四代水影的攻击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问题来了,重甲单位比较害怕什么样的攻击?
    答案是钝击。
    战锤、骨朵、狼牙棒、铁棍,等等诸如此类的重击单纯凭借护甲是无法防御住的。
    羽原基本上不害怕斩击,而在忍界,使用钝器的忍者几乎没有, 惯性思维之下,这倒是羽原在看到了四代水影的特殊武器的时候没有在第一时间引起重视。
    他抬头再次望向了四代水影,发现此时对方站在了刚刚自己站着的位置,随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了水影手持的一根一头细、一头粗、两头都带着蝎尾钩的特殊棍状武器上。
    如果羽原愿意的话, 接下来他不会再被这样的攻击所命中,但是……机会难得,羽原想试一试“不作弊”的战斗。
    羽原缓缓站起身来,两把长剑已经被他握于手中,但是他在看了看对方的武器,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武器之后,作为一个一直使用直刃长剑的忍者,羽原果断把两把剑往身后一扔。
    开什么玩笑,作为一个体术蹩脚、格斗能力堪比下忍的忍者,羽原有什么可坚持的么……贴身弄险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一寸长一寸强的时代。
    羽原稍微想了想,然后他双手一握,一根三米的长杆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紧接着长杆的一段蔓延出了一个银色的弧形镰刃,刃长夸张到了有杆长一半的程度。
    镰刀这种武器,事实上根本不适合战斗,因为这玩意重心有问题,不过由于羽原的水银镰刃薄如蝉翼,重量倒是可以忽略不计。
    在战斗之中,为了应对自己的武器突然拿出了一个新的武器?但是这人能使用好这种武器吗?四代水影摇了摇头,他觉得羽原是病急乱投医……此时四代水影的精神状态是比较奇怪的,说他清醒吧,他几乎没有自主意识,说他完全被幻术所控制吧,但是他在战斗方面的思维模块却没有任何问题,他几乎能百分之百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
    所以说他的“思考”其实有些多余……什么叫换武器显得很蠢?这说法就跟羽原会用剑一样。羽原整天拿着把剑,难道就说明他会用剑吗?他只会看到什么砍什么,事实上把他手里的剑换成物理学圣剑才更合适一些。
    四代水影觉得羽原在自寻死路,所以他一甩手腕,将手中的钩棍转了个圈,然后下一刻再次冲向了羽原。
    羽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种静止状态很容易让敌人估算出正确的出手时机,但是就在四代水影跨过了三分之二的距离之后,羽原的身体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团湛蓝的电光伴随着向外扩散的环形水纹奔向四方。
    刹那之间,周身缠绕着雷光的身影出现在了四代水影的身前,直到这一瞬间,羽原的身形样貌才在水影的脑海之中与五影会议上奔向三代土影的身影重合了起来……这同样也是幻术造成的迟钝。
    羽原手中的镰刀像是长枪一样平直刺出,速度不可谓不快,镰刀刃面平行于水面,锋刃在左,以这种攻击路径,羽原的武器可以轻松切掉水影的脑袋……水银镰刀可不分哪一面开刃。
    可是羽原的速度快则快矣,但由于攻击过于线性却不难看穿,四代水影脚下水纹波动,紧接着他的身影就像是瞬移一样向右横移了一个身位。
    羽原的镰刀长杆贴着水影的脖子刺了过去,但是这时候水影并未松懈,因为羽原的攻击还没有结束。只见羽原手腕一拧,镰刀的锋刃就摆到了右侧,随后他变前刺为回割,水影那不怎么粗壮的脖子已然处在了他的锋刃之下。
    没有一丝犹豫于迟疑,羽原止住身体前冲的趋势,握在巨镰长杆上的手掌猛然回拉!
    “铛!”
    下一秒传来的并不是利刃切入人体声响,而是利刃的金属撞击声——羽原调转镰刀刃口方向的时候,水影一压钩棍位于他身前的一端,然后他身后部分的长棍就近乎垂直地贴在了他的背后。
    羽原的镰刀只是砍在了水影的武器上。
    虽然没有一击得手,但是羽原回拉的蛮力还是使得四代水影往前趔趄了一步……原本他就在前冲,又被这样的力量一拉,身体自然而然的失去了平衡。
    四代水影脑袋脖子向下磕,羽原福至心灵,他猛然提膝,巨大的力量之下,他感觉自己的膝盖只要跟对方的下巴一接触,至少能让矮个子水影瞬间长高三十公分……拔苗助长懂不懂?
    但是四代水影只是单手在羽原的膝盖上一压,接力整个人在空中打平,就这样轻易的卸掉了身后的镰刀切割与身前的提膝重击。
    四代水影的身形还在半空之中,他手中的钩棍却如毒蛇出洞,一个笔直的前刺命中了羽原的腰间,巨大的冲击力再次把他顶飞了出去。
    由于空中不便发力,这次羽原只倒飞出去了数米,反作用力之下,水影也跟着后退,于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
    还没等羽原重新爬起来,那边的卡卡西已经开始了破口大骂,“羽原,自然摆动身体,为什么要那么僵硬!僵硬之极!凭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用刻意发力,刚刚的膝击只要能够命中,直接就能让敌人在三五秒间失去意识!有这个时间,战斗不就胜利了吗?!”
    卡卡西在百忙之中还能喊出这么一大段话,由此可见……嗯,这肯定不是在关心羽原,而是他实在看不下去这种蹩脚表现了。
    他就不明白了,又不是耕地,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力量,就算是耕地,耕牛也知道用巧劲啊。
    羽原单手一锤水面,顿时水花四溅,你妹的,我这不是想一招打爆对方的狗头吗?单手没办法,连招没打出效果来,挨骂他也无法反口。
    没办法,羽原跟四代水影之间的体术差距,就跟卡卡西跟羽原之间的查克拉量差距一样,非常之……
    巨大。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