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打排球是我的福报

耐受力(校园H) 作者:春潮带雨0309

      汪初约可嘉吃饭。
    部门换届后是有聚餐的,可嘉不留任,到时候聚餐估计也不去,所以答应了和汪初单独吃饭。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可嘉提前和甘睿说了。“校新宣的部长,我的老领导了,因为我不留任新宣那边,所以一起吃个晚饭当告别了。”
    甘睿当时就“嗯”了一声,可嘉以为他不放在心上。到了约定晚饭的那天,甘睿却开车来接了可嘉,“送你过去。”
    汪初先到,但是没上楼,就在下面等可嘉,自然就看见了可嘉从一辆黑色奔驰车里下来。
    汪初问得直接:“男朋友?”
    “嗯。”可嘉笑了下,坦然承认。
    “他知道吗?他从来没在寝室提起过你谈恋爱了。”
    他是谁,不言自明。
    可嘉收了笑:“他现在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吧。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
    汪初想着确实不该提,一下子没忍住说错了。“没别的意思,就是自然联想。可别这么冲,我们今天吃的是温情告别饭。”
    说是告别,饭吃到一半,汪初还是没忍住挽留可嘉。“报名表什么的都不重要,你不交都行。再想想,正式换届前你都还有机会留下。”
    “你竞选校会主席吗?”
    “嗯。”说是竞选,其实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只是不好说破。“我要是选上了,之后还分管新宣。所以再考虑考虑吧,我不是难相处的人吧,新宣怎么个运行法你也清楚了。你们这一届,我最看好的就是你。”
    “嘁~”可嘉笑了,“你话说得不心虚的啊?新宣这一届部委,长袖善舞的有,技术担当也有,你要是真的最看好我,那你这个部长当得不行啊,少来这一套好吧。”
    可嘉在新宣的工作,只能算合格,要说突出,绝对轮不上她。刚开学加入新宣那会儿,她忙着迎新晚会的排练,没参加第一轮“搬砖”工作。表面上很快也就跟上来融进新宣了,实际上,感情还是不如其他人好。这也是可嘉对新宣归属感低的一个原因。
    再有就是,可嘉在工作上是犯过错的。就是那次辩论赛,可嘉是前场拍照的,但是齐婧和陈克礼告白,她当时杵在原地,汪初临时找人替上她的位置才把她带出去的。
    辩论赛打完了,之后的颁奖校领导要上台,合影很重要,但是她掉了链子。那次幸亏汪初,及时找了人补前场摄影,后期推送照片素材才没开天窗。
    “只要你留下来,今年当副部长,明年也不用竞选部长,当常副一样的,也是部长级,但是担子比部长轻,大四也可以试试竞选主席团。在学生会,评优团优干都有你的份,我不敢保你选上主席团,但是至少保你到校会部长级。这份经历和期间拿的荣誉,总比叁年的院排球队长好看,对你之后很有用。”
    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为什么?”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按汪初的说法,可嘉只要想留一定能留,今年当副部长,明年当常副,校会能评的个人荣誉她都有份。
    履历和荣誉都是加分项,在校和奖学金相关,毕业和保研考公找工作也相关。
    汪初的话像是白白送她。
    只要她在校新宣,这些都是他承诺和保证的。
    “不为什么。非得要个为什么,你就当我喜欢你呗,虽然你有男朋友了,但是我该献的殷勤还是献献,你俩总有分手的一天不是。”汪初又开始混不吝。
    “我们不会分手的。”可嘉先否认了这一点,然后接着说:“你刚刚那段话我总感觉熟悉,那种筹划和计算,很像一个人。”
    汪初没说话,笑着看她,等她继续说。
    “我上高中的时候,经常和陈克礼打电话。他在电话里面说他加了辩论社,辩论社很多比赛,他赢了新生辩论赛,还打算参加秋天的红枫辩论赛,之后还有校级联赛。一个比赛获奖就是一个校级荣誉,一个校级荣誉顶过一年的学生会或者班干部任职加分,而且也可以评选积极分子之类的荣誉。”
    陈克礼是给个玩透了大学规则的人,如果没有齐婧,可嘉在他的带领下,大学一定会过得顺风顺水、风生水起。
    就像小时候坐在他自行车后座吃冰棍,只用晃悠着脚哼着歌,他会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你甚至不需要看清楚路长什么样子,他帮你看得明明白白。
    闭上眼睛跟他走,一定不会错,这是以前的陈克礼能给到可嘉的安全感。
    可惜。
    世事无常,生活总不会像从前设想的那样顺利过渡到下个阶段。
    一年不到,曾经一起长大的人形同陌路,那些曾在心底默默祈祷相伴一生的誓言,可笑得不想再提。
    没有他带,路也一样要走。睁开眼睛看看自己要走的路,虽然前路不清,但是沿途风景其实也不错。
    看路,总比只看他的背好。
    该感谢这一切,幸好没在一起。
    可嘉没绕弯,直接说了陈克礼。汪初就知道可嘉能猜到,确实是陈克礼让他来的。
    说到荣誉,那家伙确实,手里的奖状和荣誉多得堆起来,校团委还打算让他参选明年的风云学子。就因为他走得顺,所以他也知道怎么样对可嘉是好的。校会和排球队,当然是校会对她更有用。
    “看着她长大的,只是希望她大学顺利点。也不算难为你,她只要留任了,不会不干活的,她有责任心。”这是陈克礼拜托汪初时候说的话,汪初原话转达了。
    十几年,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可嘉住院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去医院看了,如果将来他真有需要帮助,可嘉其实也不会躲起来。
    感情是斩断了,但是情分还在。
    “我知道这些履历和荣誉对我将来有用,但是无功不受禄,我就算留也不会好好干,还占着这些名额,对别人太不公平了。谢谢你,也谢谢陈克礼,我还是那句话,不留。”
    “那他还有一句话给你。”
    “你说。”
    “及时结束错误的感情,毫不犹疑地执行自己的决定,这份果敢和勇气,希望你能一直保留。”
    不要变,你要是变了,对早早被踢出局的人来说,太不公平。
    “会的。”
    “你有话要对他说吗?”汪初又问。
    “没什么要说的,要说的之前已经说过了,希望他珍惜当下,向前看。”
    吃饭的地方在商场八楼,可嘉坐着扶梯往下走,边掏出手机给甘睿打电话。
    “嗯结束了,你来接我吗?”
    甘睿的声音通过手机传来:“我没走,在一楼。”
    “你在一楼坐了两个小时?”可嘉震惊。
    “两小时十八分钟,你们吃得有够慢。”甘睿确实是等得没耐心了。
    可嘉笑:“你早说我带上你一起吃,白费你等我这么久。”
    “没聊什么我不能听的?”
    “啊,那倒确实聊了。”
    “烦人。”
    “嗯?”
    “能把你藏在家里不见人就好了。”甘睿真心话。
    说着就到了一楼,可嘉看到了坐在咖啡店的背影。她说:“快了,等你正式带我们训练,虽然一天只出现在操场上两个小时,但是以下午四五点操场的人流量,你一天大概能收到二十个好友申请。到那时,想把你藏起来不见人的就是我了。”
    甘睿给球队当教练的事儿定下来,不考虑其他,可嘉还是蛮高兴的。一来她相信甘睿认可甘睿,二来,两人确实多了好多见面相处的时间。
    可嘉邀请甘睿进群的时候,伍厉第一个发言:哇哦哦,欢迎大帅哥!
    扭头问可嘉:“你俩是情侣这事儿能说吗?”
    可嘉正在挑情头,回她:“可以啊,他给我们当教练便宜之一就是我俩能有更多时间谈恋爱,当然要说,挑明了说。”
    挑好情头,把甘睿的那个发给他,让他换上。一看群,群里刷了一溜要教练爆照,伍厉的一句大帅哥点燃了大家对新教练的熊熊好奇心。
    可嘉换好头像,发言:大家欢迎教练,经管院大二,甘睿,实力绝对妥妥的,球队以后就指着教练带飞了@甘睿。
    甘睿:好说。
    两人接连发言,伍厉看着他俩的头像,竖大拇指:“还是你牛逼。”
    群里沉默了一下,然后娜予发言:这是情头?
    然后就是一溜的问号,每人一个问号,萧含冒出来发了叁排:??????
    甘睿:是情头。
    可嘉:嗯。
    萧含:好女不等人。
    娜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含  让你做梦,现在好了吧哈哈哈哈哈
    萧含再没在群里说话,也可能是去和娜予私聊了。
    第二天训练,十七个人,齐齐整整地到了。可嘉伍厉去搬水,她俩轮值第一周占场买水。
    一箱水,一人一边抬着走,走到操场边上的时候手里一轻,甘睿单手从可嘉那边把水提起来了。
    “呦吼,这不是咱教练嘛。队长,让教练抬水不合适吧?”伍厉打趣。
    可嘉点头:“嗯,教练抬水确实不合适。但是男朋友帮女朋友呢,合适不?”
    甘睿带了球,可嘉把他的球接过来,两人空着的手居然自然而然地牵起来了。
    伍厉:“这么点路还牵手?一只手提不重?”
    “还好。”甘睿回了两个字。
    伍厉走到可嘉的这边来,仰天长啸:“爱情使人失智!”
    两人牵手到了场边,伍厉甩着手跟着等看大家的反应。
    大家的反应,从大一到大叁,全部口吐芬芳:“擦!”
    和可嘉手牵手来的,还提着球队的水,大高个,帅哥,都不用可嘉介绍,大家都对上号了。
    褚楚:“在操场上风吹日晒雨打快一年了,看到教练才知道,打排球是我的福报。”
    姣姣:“以后训练,教练来我就来。”
    晓宇:“可嘉,怎么想的?整个操场六个场都是女排,敢把男朋友往这里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男朋友往这一站,得多少人惦记啊嚯嚯嚯嚯。”
    娜予和萧含站在一处,娜予看见帅哥也高兴,和萧含说悄悄话:“看他皮肤白的,排球真打得好?”
    萧含直接对甘睿说:“练一练吧,至少要有韩磊叁分之二的水平,六打一?”
    韩磊?甘睿勾勾嘴角点头:“练一局也好,我看看你们的水平。”
    六打一,上的首发六人是萧含、娜予、晓宇、褚楚、姣姣和可嘉。一局,二十五分,不到二十五分钟就打完了。
    六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伍厉在旁边看得乐不可支。
    韩磊和她们的打法是炫技,爆扣,吊球,要么让你不敢接,要么让你接不到。甘睿的每个球给的都不算难,赢球全靠她们失误。大家脸色难看,就是因为都是失误。失误一个两个叫失误,失误太多那就不是失误了。
    和韩磊打,输得硬气,这种水平打不过理所当然的那种硬气。和甘睿这一局打得憋屈,全是失误,他没给任何无法接起来的球。
    “集合吧。”甘睿皱着眉头。
    十七个人迅速地、乖乖地站成两排。
    “没有水平,不像一支队伍。”这是他的评价。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