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惊鸿 作者:河汉

      ,望着汁水四溢、散发着清甜香气的果子,缓缓张口……
    “荆!鸿!你敢动一下试试!”
    一声怒吼响彻碧心湖,夏渊之前在校场跟夏浩端的架子全都不见了,面目狰狞地跑过来,俊脸上不知是跑得还是气得发红。
    他老远就看到夏泽殷勤地剥了个果子给荆鸿,可恨的是荆鸿居然还一副笑盈盈的样子要去吃。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两个人是要干什么!
    此时夏渊的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他只知道,荆鸿是他的人,只能跟他一个人亲密,现在这幅画面,简直是往他心窝上淋老陈醋和辣椒油,刺得他直痛。
    夏渊挥手打掉那颗凑到荆鸿嘴边的琼浆果,就听“咚”地一声,那果子落进了湖水中,泛起的涟漪荡了回来,又被亭中的怒气震了开去。
    夏渊哼了一声:“二弟,你在跟我的人玩什么呢?”
    挖人墙角被抓现行,夏泽的脸色也颇为难看,他收回手,冷冷看了眼跟在夏渊身后的夏浩,后者一脸无辜,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样子。
    夏泽很快调整过来,展颜道:“正如皇兄看到的,对弈,聊天,吃东西。”
    “什么东西那么稀奇,还要你喂他吃?你问过我了吗?”
    “不过是蒙秦进贡的水果,想让荆辅学尝个鲜。怎么,荆辅学吃个水果,还要征得皇兄你的同意吗?”
    夏渊毫不退让,这会儿伶牙俐齿得很:“前些日子的下毒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二弟你也是知道的。那之后我们朝阳宫就非常小心谨慎,尤其在饮食方面,否则再遇上那些心术不正的人,荆鸿几条命也不够挡的。”
    被这样挤兑,夏泽仍旧应对自如:“呵呵,皇兄言重了,我对荆辅学十分敬重,断不会加害于他,实在是这琼浆果清凉甘甜、回味无穷,故而想让荆辅学享用一番。”
    夏渊暗自咬牙,谁他妈要你的敬重!什么狗屁果子,有什么好吃的!
    正闹得不可开交,荆鸿开口道:“多谢二殿下厚爱,不过微臣吃不惯蒙秦的东西。”
    听了这话,夏渊心里舒坦点了,望向夏泽的眼中是赤裸裸的挑衅:怎么样,你怎么巴结也没用!他吃不惯!
    夏泽却认为荆鸿是为了息事宁人而撒谎,因为他刚刚分明看见他对着琼浆果咽口水。
    罢了,事已至此,再争执也无用,夏泽命人收拾了桌上的零碎,起身告辞,夏浩也跟着溜了。估计是得了吩咐,收拾桌子的婢女把那个果盘留了下来。
    外人都走了,夏渊冷脸瞪着荆鸿。
    荆鸿叹了口气,剥了一颗琼浆果喂给他。夏渊正在气头上,半点不领情,手一挥,不仅是荆鸿剥好的那个,一整盘的果子都给他扫进了湖里。
    夏渊是真的动怒了:“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就算是很难弄到的,我也可以为你去问父皇要,这什么琼浆果,就这么值得你稀罕么!”
    暖风吹皱一池碧水,荆鸿看着那些果子在水里浮浮沉沉,拢了袖口道:“殿下误会了,臣真的不爱吃那个,一口都不想吃。”
    是的,他知道琼浆果的滋味,那是蒙秦的圣果,确实好吃。
    可是再好吃又怎么样呢?
    那个人送来的东西,绝不会安什么好心。他送一车贡品,定然是要索取十倍回报的。
    夏渊不依不饶:“是么?可我刚才看得真真儿的!他还特意留给你一盘!”
    荆鸿无奈:“殿下,我们回去再说吧。”
    回到朝阳宫,夏渊更是把胡搅蛮缠发挥到了极致。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像刚才那样的情形,荆鸿就算接受了人家的好意也很正常,毕竟那位也是皇子,犯不着得罪他。可他就是不舒服,那个画面就像针一样刺着他的眼睛,说不出口的愤懑让他只想痛痛快快地发一场脾气。
    红楠听见里屋的动静,识相地掩上了房门,在外头安静候着,准备等太子撒完泼,她就进去送晚膳。
    夏渊指着荆鸿的手直抖:“我让你休息,你却跑去勾搭我弟弟!”
    荆鸿:“……只是偶遇。”
    夏渊完全无视他的解释:“你自己没手吗还要让他喂!”
    荆鸿:“臣不会吃的,殿下就是不来,臣原本也是要拒绝的。”
    夏渊:“诡辩!我都看见你张嘴了!”
    荆鸿:“臣张嘴就是想说,臣不吃。”
    夏渊粗喘了几口气,终于理顺了思路,猛地一拍桌子:“他想拉拢你你看不出来吗?你就这么傻呼呼地听他的?!”
    “……”荆鸿一愣。他看得出来,不过他没想到夏渊也看出来了。
    “我算是知道了,谁能给你好处你就对谁笑是不是!父皇给你官做,你就到了我这儿来,现在你发现二弟三弟他们比我聪明比我有本事,你就后悔了是不是!”
    “殿下……”面对夏渊的犯浑,荆鸿忽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我对殿下如何,殿下自己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是太子所以你才对我好!你就是个伪君子!”
    “殿下!”荆鸿气苦,自己处处帮他让他,到头来就落得个“伪君子”的名头,这孩子泼成这样,任他脾气再好,也差点忍不住给他一巴掌。
    只是夏渊接下来的话,又一下子让他心软了。
    “如果我不是太子了……如果我不是太子,你肯定就会帮着他们害我了!”
    “我知道,父皇给我这个位子就是想让我多活两天罢了。”
    “我射箭比不过三弟,下棋比不过二弟,我就是个废物,你们谁都瞧不起我……”
    荆鸿默默听他说着,絮絮叨叨的也没个重点,等静下心来,他便想明白了。
    夏渊不是在跟他就事论事,这孩子就是想发泄一下。平时待在朝阳宫里不觉得,一放到聪慧伶俐的兄弟面前,那种自卑感就涌了上来。
    “荆鸿,本王不准你跟他们走,反正就是不准走。你要是走了,我就完蛋了……”
    听他语无伦次地嘟囔,荆鸿多大的气也消了,不由得伸手抚了抚他的后脑,这个快要比他高壮的人,此刻的言行依旧像个不开窍的小孩。
    “殿下放心,我只与你做君臣。”
    夏渊正是最赖人的时候,别人说什么他都抬杠,梗着脖子道:“什么君臣!我才不跟你做君臣!你什么也别做,就安分待这儿就行了!”
    荆鸿幽幽叹息。不做君臣,又如何能安分地待在你身边呢?
    只与你、做君臣。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当初走过的错路,他是一步也不敢踏上去了啊。
    红楠听见里头好不容易消停了,便进去布好晚膳。
    彼时那两人已然和好如初,她看见夏渊趴在榻上对着荆鸿下棋,心道太子殿下还真是好学上进,知道自己棋艺不精就虚心求教。
    殊不知那棋子摆的根本就不是地方,夏渊压根不给荆鸿落子的机会,兀自哒哒哒地摆好棋,然后美滋滋地炫耀:“怎么样?”
    荆鸿定睛一看,棋盘中间让他用白子拼出了“荆鸿”两个字,齐齐整整,横平竖直。
    荆鸿愣愣瞅了半天,袖子一捋打散了棋子:“胡闹。”
    夏渊知他不是真生气,没脸没皮道:“我胡闹我的,你脸红什么?”
    ……
    晚间,夏渊喝了糖水,眼皮子直打架,但就是不肯老实睡觉。
    荆鸿也不理他,坐在案前随手写画。
    夏渊下了床,偷偷摸摸往他背后一抱……
    荆鸿手臂一颤,字写劈了。
    夏渊脑袋歪在荆鸿肩上,呼吸间的温热气息熏红了荆鸿耳廓,他觉得好玩,故意凑得近些:“你在写什么?”
    荆鸿不自在地让了让,却让不开:“没什么。”
    纸上两行字,夏渊看不太懂: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那是你们没有见过谢青折。
    第15章 风流子
    荆鸿离开太子寝殿的时候,红楠还守在外面。
    说实话,由于翠香之死带来的阴影,这些天红楠每每看到这位辅学大人都觉得有些惧怕,可这人的平易近人她亦是看在眼里的――对待下人尚且谦恭有礼,对待太子,那更是无微不至的疼宠,早已超过了一名臣子的职责范畴。这人给人的感觉总是淡然又温和的,若说他是心狠手辣的恶人,她万万不信。
    所以红楠望着荆鸿走向侧院的身影,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荆鸿察觉了她的脚步声,回身问道:“有什么事吗?”
    夜静无人,红楠提着宫灯,照出这人清俊的脸庞,悄声道:“辅学大人,奴婢有一个问题想问您。”
    “请说。”
    “几位皇子中,太子殿下算是最……不出色的,他能不能……能不能……”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大不敬之嫌,红楠说到一半还是顿住了。
    不能怪她没有信心,这几日近身伺候,她发现太子的愚钝并不是装出来的,白天发生的事她已略有耳闻,太子在校场的窝囊和在碧心亭的撒泼,都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迫踏进了一个没有胜算的死局中。
    “你后悔了吗?”荆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望着荆鸿沉睿的双眼,红楠思量了一下才说,“不,没有。”
    她很怕,但并没有后悔。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看到太子每日勤恳地学习和练武,也许是因为听到荆鸿的那句“我只与你做君臣”,总之她不后悔,否则也不会来问。她只是想确认,在他们面前,是否真的有一条活路。
    面对红楠的急于求证,荆鸿缓缓开口:“太子殿下还是个孩子。”
    “……”红楠语塞,其实她很想说,这个“孩子”已经是几位皇子里年纪最大的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荆鸿道,“我的意思是,还没有到他需要耍心机争皇位的时候,就让他做个单纯的孩子,有什么不好呢?皇上心疼的,不也就是他的这一点吗?”
    荆鸿点到即止,红楠怔了怔,似乎有些明白了。
    夏渊的太子之位,正因为他的痴傻与天真,才会坐得那么稳。因为皇帝愿意去纵容一个傻孩子,因为其他人不会把一个傻孩子放在眼里。
    此时荆鸿想起另一件事:“对了,给殿下一打岔,忘了与你说,明早你给殿下换上寻常衣饰,不要太显眼的。”
    “哎?这是……”
    荆鸿笑了笑:“你且准备就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去休息了。”
    红楠没有多问,福身送行:“是,奴婢知道了,辅学大人慢走。”
    次日,红楠伺候夏渊洗漱穿戴,夏渊睡得迷迷瞪瞪的,任她摆弄,等穿完了他才反应过来:“咦?这一身怎地和我平时穿得不一样?”
    红楠替他抚平领口褶皱,笑盈盈道:“这事儿殿下别问奴婢,得问辅学大人,是他让奴婢给您这么穿的。”
    夏渊一听就来了劲,当下兴冲冲地往外走:“我去找他!”
    夏渊推门就看到了候在殿外的荆鸿。
    荆鸿亦是一身轻便装束,锦缎官服换成了素色衣袍,束冠随性,褪去了那点锐利锋芒,整个人看上去愈加清爽温润:“殿下,我们这就走吧。”
    夏渊眼中放光,携着他的衣袖问:“走哪儿去?”
    荆鸿道:“出宫。”
    夏渊兴奋得差点蹦起来:“出宫?父皇准了?”
    荆鸿颔首:“昨日臣给皇上递了折子,说想回太傅府探望恩师,皇上准了一日假期,还让臣带殿下同去。”
    夏渊撇了撇嘴:“每日都可见到太傅,还要探望什么?”
    “殿下,为人弟子,尊师重道是理所应当的……”
    夏渊嘴角都快撇到耳朵根了,哪里能听得进这些说教。
    荆鸿见他这副赖皮相,忍笑道:“好罢,此次微服出宫,时间还算宽裕,拜访过师父他老人家之后,四处游玩一番也无不可。”
    夏渊霎时眉开眼笑,恨不得抱住荆鸿猛亲几口:“哈哈,还是你最懂我了!”
    今日早课便是在太傅府教的,夏渊难得出宫一趟,哪有心思听课,整堂课都心不在焉。太傅自是知道他听不进去,也不勉强,讲了两篇之后就挥了挥手:“今天就到这儿吧。”
    夏渊噌地一下窜起来,拉着荆鸿就要往外跑,谁承想太傅接着说了句:“太子殿下请自便,鸿儿啊,为师好久没喝到你烹的茶了,过来,咱爷俩说说话。”
    “是,师父,刚巧徒儿带了些新茶来。”荆鸿拍了拍夏渊的手以示安抚,嘱咐几名便装的侍卫照顾着他,就进屋陪太傅去了。
    方才还精神头十足的夏渊顿时蔫了。
    缺了荆鸿的陪同,夏渊连太傅府的大门都不想出。百无聊赖地在园子里逛了一会儿,各色点心吃到他想吐,才总算把荆鸿盼了出来。
    此时临近晌午,太傅的另外两个徒弟听说荆鸿来了,都过来凑热闹。陈世峰进门就冲着荆鸿热情地嚷嚷:“荆师弟!你回来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柳俊然注意到了荆鸿身边面色不善的少年,心思一转就明白了,赶紧拉住了陈世峰,垂首行礼:“草民柳俊然,参见太子殿下。”
    陈世峰也察觉到了,立刻收敛了嬉笑:“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夏渊不认识他们,最多在朝堂上见过陈世峰,感觉有点眼熟。只是见他们跟荆鸿很熟络的样子,有点不舒服,下意识地往荆鸿那边靠了靠说:“都免礼吧,荆鸿说这次是微服出宫,你们都别把我当太子了。”
    陈世峰嘴欠:“哎?那我们把你当什么?”
    夏渊想起他们刚刚对荆鸿的称呼:“我做你们的小师弟。”说罢有模有样地喊起来:“大师兄好,二师兄好,三师兄好。”
    陈世峰和柳俊然都露出了一副消受不起的样子,荆鸿忍俊不禁,调侃道:“唔,其实这么说来也没错……”
    太傅嫌人太多闹心,跟他们吹胡子瞪眼:“一个个没脸没皮的过来蹭饭,平时也没见你们来得这么勤!都走都走,别跟我这儿闹腾,烦得慌。”
    四个徒弟相视一笑,明白这是师父在体谅他们想出去撒欢的心情,立刻恭恭敬敬地告辞,结伴胡闹去了。
    陈世峰大手一挥:“走,大师兄请客!”
    柳俊然白了他一眼:“就你钱多。”
    夏渊腻歪在荆鸿身侧,这时候特别开心,看什么都新鲜。荆鸿也惯着他,他要什么都给他买,好像真把他当成了个傻不愣登的小师弟。
    在陈世峰的带领下,四人到了皇城最富盛名的酒楼――不归楼。
    民间传说这酒楼是前朝承景帝逃出宫后置下的产业,不过一个遭遇宫变的皇帝如何还能在皇城中落脚,那就众说纷纭了。有说承宣帝顾念亲情不愿赶尽杀绝的,有说贤相洛平不忍弑君暗中相助的,也有说是景帝自己不想做皇帝就爱开酒楼的。数百年过去,那些事说来说去早就没了原样,就剩这充满传奇色彩的酒楼还开得红红火火。
    不归楼汇集了各地菜品,不仅仅是中原的,还有四大塞外国的,就算各国的关系再紧张,在美食上还是相通相容的,加上老板背景雄厚,因此虽然不归楼里经常有塞外人就餐住宿,但并没有发生过砸场子之类的争端。
    “蒙秦的鹿舌越齐的鱼,封楚的人参卫燕的泥。塞外国最美味的莫过于这四样,小师弟,你想吃什么?”陈世峰摆出一副食神的嘴脸。
    “前面三样就算了,卫燕的泥是怎么回事?那地方的泥巴也能吃么?”夏渊好奇。
    陈世峰笑起来:“不是不是,这里说的‘泥’是指卫燕的一种香料,做出来黄蜡蜡的,有点粘稠,口感辛辣,不过很好吃。”
    夏渊琢磨了下:“还是算了吧,好像有点恶心。”
    陈世峰还要显摆,被柳俊然狠狠剜了一眼:“快些点你的菜,饿都饿死了,谁又功夫听你瞎掰。”
    陈世峰轻咳:“哦哦,这就点菜、点菜。”
    陈世峰洋洋洒洒点了一大堆,什么玩意儿都有,就是没有一道蒙秦的菜。
    夏渊疑惑:“哎?为什么不点蒙秦的?刚才说的那什么鹿舌呢?”
    陈世峰道:“啊,荆师弟吃不惯蒙秦的菜,上回骗他吃了点,当场就给吐了,酸水都呕出来了,可把我们吓坏了。小师弟你要吃的话,要不师兄给你单点一份?”
    夏渊摇头:“那我也不吃了。”他转头望向荆鸿,悄声道:“你真不爱吃啊,琼浆果那事,我以为你哄我的呢。”
    荆鸿笑了笑,没说话。
    不归楼的大堂人气兴旺。
    邻桌一群书院学生大概是酒喝高了,声音很大,吵吵闹闹的他们这桌都听见了。
    一个人端着酒杯咕咚灌了一大口:“要我说,论当今风流名士,还是要数陆敏之陆大才子,他新出的诗集你们看了没有?那句‘凭栏不相忘,秣水绕三城’真是写得肝肠寸断。”
    “再能耐又怎样?君子当为国效力,前阵子圣上选拔太子辅学,他还不是给刷下来了,整天吟这些风花雪月的诗能有什么出息?”
    “就是就是,要我说啊,还是当朝郎中令之子陈世峰更有资格。论相貌,他是粉巷的姑娘们评选出的‘俊哥儿’;论才学,他是太傅大人的亲传弟子;家世自不必说,他本身也是吏部侍郎,算得上是在哪儿都吃得开的风流名士了吧。”
    这番话夸得陈世峰眉飞色舞,捏着柳俊然的手道:“瞧瞧,我可是当今的风流名士。”
    柳俊然拍开他的爪子,冷哼了一声:“是啊,久仰了,‘俊哥儿’。”
    陈世峰一听这调调就知道糟糕了,连忙指天画地地发誓:“那都是她们瞎选的,我都多久没去过粉巷了,俊然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俊然寒着脸不理他。
    陈世峰殷勤地给他夹菜,丝毫没有刚才的得瑟劲了,对那些人大加抨击:“他们懂什么,他们什么也不懂……”
    “我说陆敏之!”
    “还是王廷尉的公子更有风范!”
    “陈世峰啦!”
    正在那边争论得热火朝天时,另一边的邻桌突然嗤笑了一声:“嘁,就这样的也敢说是风流名士?笑死人了。”
    众人的注意力霎时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人一身中原布衣装束,但从体型和脸部轮廓可以看出是塞外人。他那句话一出,群情激奋:“说什么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连柳俊然也沉了脸,他给陈世峰白眼是一回事,别人贬低他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人自顾自吃喝,一副目中无人的德性:“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说来说去就是你们中原这点地方的人。”
    “喂,你别太嚣张了!”
    “那你说说还有谁能提得上名的?”
    “塞外有什么了不得的人吗?比得上我们方才说的那些?我怎么没听说过?”
    面对众人的讽刺,那人不紧不慢地夹起一筷子鹿舌,就着烈酒咽下,语气还是那般不屑,眸中却隐隐有着异常的光亮,似憧憬,似惋惜。
    他说:“那是你们没有见过谢青折。”
    作者有话要说:  闲言碎语:
    1、本文涉及了少许《当年离骚》的设定,没看过的不要紧,无关本文剧情发展。
    2、关于卫燕的“泥”,应该能大致猜出是什么吧,写的时候超想吃啊( ̄ ̄“)
    下章预告:
    给你吃我的鸡吧。
    第16章 痴与傻
    “那是你们没有见过谢青折。”
    ……
    “荆鸿,你的鸡掉了。荆鸿?”一直在大快朵颐的夏渊停了下来,大方地把自己碗里的一块让给荆鸿,“算啦,给你吃我的鸡吧。”
    陈世峰听到那个名字,心中微微一震,然而未及反应,便听到自家“小师弟”大煞风景的一句话,忍不住猥琐地笑了起来,还学着夏渊的样子给柳俊然夹了一块:“俊然,来,给你吃我的鸡吧。”
    柳俊然面上一红,也没心思追究什么俊哥儿什么谢青折了。
    他们这边打个岔的功夫,那边已经叫起了板。
    其实在座的有不少人都听说过那个名字,但因为对塞外的人和事不甚了解,他们也不敢乱说。有不服气的挑衅道:“谢青折?你说说,这人怎么就算得上风流名士了?”
    那个塞外人又吃了两口鹿舌,咂咂嘴:“味道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不过也算不错了。”
    待吊足了众人胃口之后,他才悠悠道:“说起谢青折,他可是我们蒙秦国的上卿,是我们王最器重的人。要说他的相貌嘛,那是谪仙一样的。”
    旁边问道:“你见过?”
    “当然见过,能见到王就能见到他,以前我们王都每年月祀他和王都会出现。远远地看着就觉得气度不凡,站在王的身边也丝毫不逊色。他长得很好看,看着挺清秀的,但跟你们中原那些能文不能武的弱鸡子不一样,我亲眼看过他在月祀时的猎舞,单枪匹马斩下了一头熊的脑袋,那一身血性,简直……”
    “听你这么说,不就是长得俊点的莽汉嘛。”有人调笑。
    那人冷哼一声:“莽汉?哪个莽汉能屡出奇策,让我蒙秦不费一兵一卒直取卫燕的南加城?哪个莽汉能在骆原战场上身兼军师和统帅之职,力挽狂澜,将瓯脱从封楚的野心中重新独立出来?要说那骆原之战……”
    他这么一说,倒是唤起了很多人关于那人的印象。
    陈世峰也记得,他父亲在评析骆原之战时曾言,五年前凉州孟家将大破封楚元阳关,最终却止步于瓯脱外延,正是因为蒙秦的军队先一步抢得了战机。但出人意料的是,蒙秦之后并没有强占瓯脱,反而断绝了所有人抢夺瓯脱的后路,自此,瓯脱再次成为孤城,哪一国也没占到便宜。
    当时有很多人说蒙秦犯傻,但真正懂战的人知道,这才是深谋远虑的兵家之道。那时候任谁夺得瓯脱都将成为众矢之的,而蒙秦这么做,却是将战线拖延了数年,并将自己立于正义之境。想必这只是他们的第一步棋,一旦时机成熟,蒙秦便会一举收服瓯脱。
    上兵伐谋,陈世峰的父亲说,蒙秦的这名军师当真是个人才,倘若华晋与蒙秦交战,此人亦必成大患。
    那人,便是谢青折。
    “彼时谢青折尚不足而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战功,只可惜大业未竟……”塞外人长叹一口气,仰头饮尽了杯中烈酒。
    那群书院学生已然听得呆了,也没有人再找茬讽刺,巴巴地望着他问:“那个谢青折……他怎么了?”
    “死了。”塞外人哑声道,“一年前就死了。”
    “哎?怎么死的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王没有发丧,有传言说是积劳成疾,病死了。”
    众人不禁唏嘘:“天妒英才啊。”
    塞外人又道:“据说谢青折生前最爱吃的便是我们蒙秦的琼浆果,王因此还在月祀台亲手种下了两株琼浆果树,唉,可惜今年那两颗树上的果实都没人吃咯……”
    夏渊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哦,所以才进贡到咱们宫里来了。嘿嘿,二弟显摆成那样,不过是人家吃剩了的,荆鸿你说对吧?”
    荆鸿心不在焉地点头,他脸色苍白,眸光浮动,勉强吃了那块鸡就放下了筷子。满桌子的珍馐美味,他却是一口也吃不下去了。
    饭后,陈世峰带着他的一干师弟逛了全皇城最有名的几条街,除了粉巷。
    夏渊出于好奇,询问粉巷是个什么地方,陈世峰鬼鬼祟祟地要给他解释,被柳俊然拉到一边狠狠教训了一通。
    于是夏渊就去问荆鸿,荆鸿被缠得烦了,告诉他:“那是吃鸡的地方。”
    夏渊终于释然了。
    四人逛到秣水河边,夏渊手里攥着根糖葫芦,跟他富家公子的外表很是不搭,他也不管,吃得一嘴糖渣,顺势就蹭到荆鸿的袖子上。
    迎面走来一个化缘的和尚,模样很年轻,光秃的脑袋在夕照下金黄锃亮,他一身袈裟邋邋遢遢,走路也没个正形,不像是化缘的,倒像是个要饭的。
    这和尚跟师兄弟四人打了个照面,错身而过时忽然停了下来,杵在荆鸿跟前。
    荆鸿下意识地驻足:“这位大师有何事?”
    和尚上上下下打量着荆鸿,瞅了好半晌,眉间似有犹疑。夏渊见状,上前一步拦在他们两人中间,防备地瞪着和尚。
    和尚瞥了眼夏渊,而后对荆鸿嬉皮笑脸道:“世人说庸人自扰,施主你不是庸人,却也逃不脱,是因为你疲于前尘现世,当放不放,过于执着。”
    荆鸿蓦地一怔,觉得他话里有话,仔细看这和尚,却没看出什么名堂来,随即作了一揖:“多谢大师提点,只不过……万千俗事,又岂能说放就放,我不执着,又有谁来替我偿还业障。”
    “嘿嘿,该说你看得开还是看不开。”和尚摇摇头,侧身让开,继续走自己的化缘路。
    夏渊皱眉:“没头没尾的,这和尚说什么呐?”
    陈世峰和柳俊然也从前面折了回来,望着那和尚的落拓背影道:“该不会是来讹钱的?我觉得他那个头秃得有点假。”
    荆鸿似突然想通了什么,哂然一笑:“罢了,走吧。”
    和尚走得远了,嘴里念经般地嘟囔着:“师父说我今日犯次妃、冲紫微,还以为当真应验了,走近了看,却是一个痴,一个傻……”
    疯了一天,晚上夏渊和荆鸿在太傅府住下。原本是安排了两间房,夏渊以两间房分散守卫不安全为由,硬是跟荆鸿挤到了一间房里。
    荆鸿对他的这种行为除了纵容也别无他法,照例给他熬了糖水之后,荆鸿问道:“殿下近日有没有觉得身体不适?”
    “不适?没有啊,我好得很,怎么了?”
    “……没什么,如此便好。”
    荆鸿每日与他在一起,感觉不是很敏锐,今日太傅与他长谈时说,发现太子殿下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他才猛然察觉出来,这孩子在旁人眼里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
    从前教上十遍也不懂的学问,现在他听两遍便能成诵了,而且说话做事也不似以往那般没有章法。虽说他仍旧一事无成,大多数时候还有点傻气,但已经可以说有很大进步了。
    荆鸿担心给他解除痴瘴的速度过快,会给他的身体带来太大的负担,故而有此一问。现在看起来夏渊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荆鸿的顾虑颇多,太傅的话给了他警醒,他决定放缓解瘴的速度――他不希望在时机未成熟时就让夏渊成为宫中众人的标靶。
    一个痴傻的太子,至少不会失去皇上的庇佑。
    所以今晚的糖水里他并没有加血剂。只是这样一来,兴奋过度的夏渊根本没有睡觉的意思。夏渊见荆鸿不肯睡他身边,就去戳他的腰眼。荆鸿躲开,他便穷追不舍,两人玩闹了好一阵,直到荆鸿腰软跌到榻上,夏渊才觉得自己胜利了,安心睡下。
    夏渊抱着荆鸿的腰,任荆鸿怎么掰怎么哄也不肯撒手,睡到后半夜,他开始觉得浑身燥热,饶是如此,他还是紧紧贴在荆鸿后背上,像是怕一松手这人就没了。
    夏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似乎梦里他也这么抱着一个人。唯一不同的是,梦里的人是光裸的,他也是光裸的,他满眼都是那光滑而有韧性的背脊,散发着干净清爽的味道,引诱他去碰触。
    牙齿碰到细腻的肌肤,他一口咬下去,舌尖舔去微咸的薄汗,越发觉得不满足,他本能地吸吮,想要从这副躯体里获得更多。
    荆鸿被颈间刺痛惊醒,想要翻身却办不到。
    “嗯,热……”夏渊紧紧抱着他,在他身后焦躁地嘟囔着,像是求救,又像是渴求。
    “殿下?”
    “唔……”夏渊这声答应带着压抑的轻喘。
    荆鸿僵住了。
    灼热的气息撩动在耳畔,他感受到夏渊下身的硬挺抵着自己的后腰,胡乱蹭动着。
    这是……做春梦了?
    此刻荆鸿简直哭笑不得,他倒忘了,夏渊这个年纪,确实会有这样的冲动。可现下这个状况,要他怎么办才好?难道这事也属于太子辅学的职责范围吗?
    百般无奈之下,荆鸿只想着让夏渊快些释放出来,别再把下身往他身上蹭。于是把手伸向身后,隔着衣料握住那处炙热。
    这一握他又是一惊,这……这孩子才几岁,这处长得也太……
    荆鸿草草帮他弄了几下,好在夏渊初经此事,整个人都稀里糊涂的,一声舒爽的叹息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