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惊鸿 作者:河汉

      能做数的。”
    “那你为什么写他呢?”
    “就……感觉他平时跟我们不太合群……”
    “嗯,我明白了,你去叫萧廉进来吧。”
    萧廉进来之后,却没有拿起笔。
    荆鸿问他:“你为什么不写?”
    萧廉道:“我写不写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荆鸿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们写的都是我吧。”
    荆鸿叹了口气,把三张纸展开在他的面前,不同的字迹写着同样的名字――萧廉。
    萧廉笑了笑:“呵,真是‘明察秋毫’呢,辅学大人。”
    一直不声不响伫立在旁的顾天正忽然道:“大人,不会是萧廉的,请大人明察!”
    荆鸿皱了皱眉:“顾侍卫,你越权了。”
    “辅学大人,我……”
    “顾侍卫,别说了,把他带下去吧,暂时收押,待德落寺提审。”
    萧廉被关押了,顾天正亲手送他进了牢房。
    他问他:“你为什么从来不肯为自己辩解?”
    萧廉反问道:“你为什么从来都觉得我是被冤枉的?”
    牢房的门吱呀一声关上,隔断了两人的回答。
    第41章 千华寺(上) …
    夏渊从真央殿回来,双眼有些红肿,红楠抱着打理好的袍子来交差,一见这架势,骇得又缩了回去。夏渊叫住她问:“荆鸿呢?”
    红楠转过身,不敢抬头:“回殿下,辅学大人在书房。”
    夏渊嗯了一声:“袍子放我屋里。”说罢径自走向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碰上了刚从里面出来的顾天正,顾天正惶惶行礼,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夏渊打量了他一眼,抬手让他退下了。
    荆鸿听见有人推门,以为是顾天正去而复返,道:“顾侍卫,我知你为他不平,但此事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纵是殿下亲自出面,我也还是这般说法。”
    夏渊踱步进来,戏谑道:“什么事情这么难办,连我的面子都不给?”
    荆鸿一愣,慌忙起身相迎,看见夏渊红肿的双眼,讶然道:“殿下这是?”
    夏渊没急着解释,大喇喇地占了荆鸿坐过的椅子,喝着他喝过的茶:“顾天正还在给萧廉求情么,他看上去不像这么好管闲事的人啊。”
    荆鸿叹了口气:“顾侍卫也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他让你为难了?”
    “倒也谈不上为难……”
    夏渊打断他的话:“荆鸿,这件事我就是想让你放手去做,倘若有人给你造成了阻碍,让你为难,无论是谁,我都会把他处理掉。”
    荆鸿忙道:“殿下,臣担保顾侍卫不会对此事造成影响,只是有些细节还有待考证。”
    夏渊看着他:“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荆鸿与那双兔子眼对视,顿觉一阵心疼,去水盆边沾湿了手巾来递给他:“殿下,敷一下眼睛吧。”
    夏渊道:“你来给我敷。”
    “……”荆鸿犹豫着没动。
    “哭就哭了,有什么遮遮掩掩的,要么你给我敷,要么就别管我,反正我没觉得难为情。”夏渊说得理直气壮。
    荆鸿无奈,走到他身后,先是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把手巾敷在他眼睛上。夏渊享受地半仰着头:“你不问我为什么哭?”
    荆鸿顺着他的话问:“殿下在真央殿出了什么事?”
    夏渊一手捉着荆鸿的手腕摩挲:“三天后是娘亲的忌日,我跟父皇说,我想去千华寺为娘亲斋戒守孝。”
    荆鸿撤不了手,只得轻轻给他按揉:“嗯。”
    “父皇不允,说先前行刺的刺客还没抓到,也没查出是什么人派来的,太危险了,不让我去,甚至也不许我去沈家见舅舅,要我只在宫里祭奠娘亲。”
    夏渊说得平和,但荆鸿想象得到他当时有多么心凉,生母忌日,寻常人家尚且能到墓前供上三炷香,他堂堂太子,却给束缚在这座冷漠的皇宫里,什么也做不了。
    “我要像以前那般痴痴傻傻的,恐怕也不会觉得怎么样,但现在不同了,我知道娘亲为我铺了多少路,我知道她为我牺牲了多少,她一代才女,却生了我这么个笨儿子。”夏渊说,“我可以在所有人面前继续装傻充愣,但我必须要告诉娘亲,她的孩子长大了,能保护自己了,绝对不会辜负她的一番苦心。”
    “嗯。”荆鸿感觉到手巾上渐渐传来热度,翻了一面给他敷,他看见夏渊被凉水沾湿的睫毛,还有微微翘着的嘴角。
    夏渊说:“我在父皇的面前撒泼,把他的龙袍下摆都扯坏了,非要去千华寺,把他烦得不行,差点拿脚踹我,还是二弟给拦住了,在场的几位大臣也都看着我直摇头,我估计他们对我这个不懂事的太子彻底失望了吧。”
    “殿下……”
    “你先别急着安慰我,最后你猜怎么着?父皇他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到底还是同意了,只不过要我带上二十名羽林卫陪同。”夏渊咧着嘴笑,“荆鸿,你说我这一哭,是不是一举多得?”
    “是,殿下走了一招好棋。”
    荆鸿不得不叹服,他原本还担心在宫中放不开手脚,这下经夏渊一闹,不仅得到了离开皇宫的特许,还给其他皇子的党羽留下了“还是那般不成器”的印象,最重要的是,皇帝放下了对他的戒心,对沈家也不会再盯得那么紧。
    夏渊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的心思太细密,小试牛刀便瞒过了这许多人,皇帝说他四岁时便能洞察局势,深谋远虑,看来不是虚言。
    “荆鸿。”夏渊拿开眼睛上的手巾,半仰着头看他,“就要故地重游了,想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吧。”
    荆鸿没有说话。
    夏渊反手勾住他的脖颈,将他按到自己面前,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那时的事情我几乎都记起来了,惟有一件事,我至今无法记起,你知道是什么吗?”
    荆鸿闭上眼,掩住了里面的凄惶,摇了摇头。
    夏渊把他拉得更近一些,含住他的唇,声音里带着一点兴奋一点蛊惑:“我们一起去,会想起来的。”
    千华寺的晚钟敲响时,太子一行人到了寺门。
    方丈已不是十年前的方丈,但不知是不是巧合,给他们安排的院落还是十年前的那一座,夏渊站在院中,看着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景致,良久没有挪步。
    他记得自己淘气,引开了侍卫躲在这块大石头后面,记得娘亲打他手心,用的毛竹片就是从这边的竹子上削下来的,记得他跑到了隔壁院落,看到了一个谪仙一般的人……
    荆鸿自打进了千华寺,脸色就一直很不好。他刻意躲着夏渊,奈何哪里躲得过,安顿好了一切,夏渊便来找他,拉着他到那棵杏花树下。
    当年的杏花树已然长大不少,华盖撑开,几乎遮蔽了小半个院子,但在夏渊的眼中却是变小了,那时候他甚至够不到那根最低的枝桠,现在只要伸手,就没有他够不到的地方。
    还有一点不同,如今这棵杏花树上挂了许多红线拴着的白玉手板,大概不知从何时起,这成了一种祈福的风气。
    夏渊记得那时候这棵树上只有孤零零的一块白玉手板,而那个人站在那里静静地看,告诉他,那是一位奇女子挂上去的,那名女子失去了最心爱的人,可她看开了,勘破了,在那块白玉手板上留下了一句话。
    夏渊随手翻看着那些刻着人们愿望的白玉手板,对静默的荆鸿说:“我还是没有想起来,你偷了我那块白玉板之后,是带走了?还是把它挂回这里了?”
    当年的每一件事,回想起来都是在一刀刀割着荆鸿的良心,他颤声回答:“我没有带走它,它也不在这里。”
    夏渊道:“我说了,落到我手里的,都是我的,我要你把它还给我。”
    荆鸿闭了闭眼:“好,我去找。”
    “我跟你一起去。”夏渊说,“别想着躲我了,你还能躲到哪儿去。”
    那个废弃的小佛堂还在那里,新的方丈似乎对其做过简单的修缮,但里面的陈设都没有变更,还是那般陈旧破败,佛还是那座佛,香案还是那台香案,佛龛还是那只佛龛。
    夏渊一来到这里,就感觉一阵剧痛,那是那段记忆中他记得最深刻的东西,让他七孔流血的毒虫,让他痛彻心扉的背叛,都源自这里。
    他看到荆鸿也同样走得艰难,他的步履甚至是有些蹒跚的,一直走到香案前,将佛龛挪开,就看到了他们在找的东西。
    荆鸿不禁喃喃:“竟真的……还在这里。”
    红绳已经朽了,只剩下一块白玉。
    夏渊拿起白玉板,用袖子拂开上面厚厚的灰尘。他说:“当初我不识字,你一直也不肯告诉我这上面刻了什么,说我以后就会认得了……”
    现在他终于知道这块白玉板上写了什么――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
    这本是一句情诗,想来刻下这句话的女子已经坦然接受了与挚爱的死别,不知她所说的佳期是何时,但她确实是放下了。
    夏渊念着念着,忽然笑了起来:“十载别离,今作佳期……难怪你那时候不告诉我是什么,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荆鸿摇头,他哪里会想到,当时的无意逗弄,竟会成了如今的预言。
    “我早知道会这样的,你害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夏渊把玩着白玉手板,“因为你看不开,勘不破,你这辈子,都放不下我。”
    第42章 千华寺(下) …
    白玉手板被夏渊收了起来,他填补了记忆中最后的空白,这一夜却依旧没有睡好。
    来到这里之后,他并没有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得到解脱,看到荆鸿为当年的事情备受折磨,他也丝毫没有感到舒坦。
    他总觉得不对劲,总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他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次日佛晓,夏渊早早起来,在方丈的指引下完成了斋戒仪式。
    华晋皇族历代先人的牌位都供奉在千华寺的灵堂中,夏渊的母亲身为前任皇后,是皇帝的结发妻子,自是位列其中。
    夏渊跪在灵堂中,待方丈诵经完毕后,他便让其离去休息,自己仍是定定地跪着,这一跪就跪了一整天,只喝了些小沙弥送来的净水。
    他不离开,侍卫们也都不敢松懈,在院外严密守着,连只鸟儿都飞不进来。天色渐晚,阳光从供案上移到了夏渊身后,慢慢淡去,最后徒剩一室冷寂。
    灵堂里落针可闻,案上的香烛一寸寸燃烧着,夏渊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静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先前的举动有多么幼稚和残忍。
    他抬起头,仿佛跪在沈凝玉的膝下,絮絮诉说:“娘,那个人害了我们,他利用我们的信任,害得我心智尽失、痴痴傻傻,害得您十年来为我担惊受怕、呕心沥血,他真的是这世上最可恨的人了,对吗?”
    “可是他又回来找我了,在您离开我之后,他代替您陪在了我的身边,这一年多来,他一直照拂着我,教我念书,教我习武,教我在宫里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一步也没有离开。”
    “他现在也陪着我,就跪在门外,我只要静下来,就能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他在跪您,跪我,跪他犯下的过错。”
    “娘,您说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拿他……怎么办呢?”
    “您常跟我说,人要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不能贪心,也不能强求。我想了很久,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我不想要他的歉疚和赎罪,我要的是他全心全意地对我好,只对我一个人好。”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贪心和强求,但如果他能做到的话,”夏渊深深叩拜,“如果他真能做到的话,我们就……原谅他吧。”
    话音落下,他听到门外传来极其细微的声音,像是念珠滚动碰撞,又像是不堪重负的额头,轻轻磕在了他的心上。
    ……
    夏渊走出灵堂的时候,朝阳刚刚刺透暮沉沉的云层,门外一个人也没有,然而铺得齐整的青石板上,只有一处没有露水。
    在他身后,燃了一夜的香烛渐渐熄灭,合上了那双慈爱的眼。
    他回到那座院落,还没进屋就闻到了梗米粥的香气,推开房门,那人正忙着给他摆上碗筷,听到他进来也没有回头:“这几天都要吃素了,红楠怕殿下觉得寡淡,去弄点下饭的小菜来,这米煮的粥稠得很,光闻着味儿就知道是今年的新米,殿下……”
    “荆鸿。”夏渊唤他。
    荆鸿的动作顿了顿,转过身来,没有躲闪他的目光,仅仅是平淡地说了句:“殿下饿了一天了吧,先过来吃点吧。”
    夏渊望着他恢复了温暖笑意的眼睛,也回了一个笑容:“好。”
    他接过荆鸿递过来的饭碗,吸溜了一大口,把他想要的那些,都吞进了肚子里。
    他们要在这里待七天,因为皇帝执意让夏渊带羽林卫,所以这次他自己的神威队来的人并不多,只带了顾天正、董安常、胡非和卓然四人,这四人也是神威队中武技最为出色的。
    顾天正对此提出过异议,他还没有放弃为萧廉脱罪,所以对另外三人不是非常信任,但夏渊并没有采纳他换人的建议,在奸细这件事情上,夏渊似乎一直不是很上心。
    这日是夏渊斋戒的第五天,夏渊没再守到那么晚,从灵堂回来后就早早睡下了。红楠来送晚饭,看他房里熄了灯,便没再进去打扰,回头的路上碰到荆鸿,荆鸿皱了皱眉问她:“怎么,殿下不吃?”
    红楠回答:“殿下已经歇下了,奴婢不敢吵他。”
    荆鸿看了看那间熄了灯的屋子,叹了口气:“把这食盒给我吧,一会儿他肯定得饿醒,我再给他送去。”
    “那是最好了。”红楠把食盒递给荆鸿,“这几天殿下心情不大好,吃不下睡不香的样子,大人您可要哄着他多吃点儿。”
    “我知道了。”
    然而荆鸿应是应下了,红楠本想等他去送的时候帮他把饭菜热一下,结果直到深夜荆鸿也没有从屋里出来,而太子那边也没什么动静,红楠实在熬不住了,便也睡下了。
    整个院落都处在安静祥和之中,只在守卫交班时才会发出一点儿声响。
    胡非打着哈欠跟董安常击了下掌,抱怨道:“哎,少了一个人,咱们就必须少睡一个时辰,我现在特别想萧廉……”
    董安常斥道:“别乱说,好好守你自己的岗。”
    胡非挠了挠头:“这么紧张干嘛,不有羽林卫在外头守着呢吗,轮得着咱们什么事啊,再说了,这几天都安生得很,再两天咱太子爷就回宫了,那刺客要下手早下手了。”
    董安常懒得跟他瞎扯,他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了,今天守了两个时辰,也是困得不行,这会儿就想眯上一会儿,岂料他转身还没走两步,就听胡非喊了句:“什么人!”
    他喊得极轻,不像是在警示,就只有董安常一个人听见了。董安常想都没想,当即朝着胡非出声的方向掠去,到了近前,却是什么也没看到。他疑惑万分,以为碰上了高手,全身绷紧,冷汗都下来了。
    这时候他突然听到胡非哼哧哼哧的声音,再一回头,就见那货正弯着腰憋笑呢,显然刚刚是在咋呼他。
    董安常怒了:“有病啊你!”
    胡非好不容易把笑憋回去:“我这不是看你守夜都收蔫吧了嘛,给你提提神儿。”
    董安常拿剑鞘指着他鼻子骂:“这种事能开玩笑么!”
    他话没说完,就听胡非对着他身后又来了句:“什么人!”
    董安常头都没回:“我他妈再信你我就是头驴!”
    胡非往他那边走了两步:“不是,我好像……”
    董安常没再搭理他,径自走了,就剩下胡非一个人傻愣愣站那儿。胡非往那个方向伸了伸脖子,他离得远,刚又在和董安常耍贫,看得很不清楚。
    他挠头嘟囔:“好像真有个什么东西过去了,难不成是我看错了?”
    自那次行刺失败,戚杰就没有再与眼线接过头,他不知道眼线有没有暴露,也不知道太子和那个文官的情况如何,所以一直苦于没有接触他们的时机。
    他在皇城中等了半个月,总算等到一点消息,说太子要出行去千华寺,由于动用了羽林卫,一些官员忍不住要嚼舌根,戚杰确认了那名叫荆鸿的文官也要同行之后,就提前潜藏在了千华寺中。
    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戚杰不敢冒进。宇文势要他带回那个文官,在观察了五天之后,他发现这并不比行刺太子简单多少,因为那两人住在一个院子里,都被铁桶般地保护着。
    今夜是他走运,逮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混进内院后,戚杰暗自庆幸――这里终究人手不足,无法像宫里那样严防死守,太子的住处前后都有两名羽林卫,而那个文官的屋子周围就薄弱许多。
    他将轻功施展到极致,脚不沾地,如一阵风般掠进了那间屋子的后窗。
    黑暗中,他听到绵长轻缓的呼吸声来自书案那边,床上没有人,想来那个文官是在看书的时候睡着了。
    经过上次在宫中的接触,他可以确定这人没有内力,也不会武功,只是那一瞬间的护盾有些邪性,而此时那人睡着,对他而言应该没有威胁。
    戚杰悄声靠近,迅捷地点住了这人的穴道,随即将他背在背上固定住,翻身出去。
    背上多了一个人,戚杰的行动更加小心,但他还是在出小院的时候惊动了羽林卫,千华寺中瞬间热闹起来,戚杰不与拦阻他的人缠斗,只退不攻,纵然自己频频被刀剑刺中,脚下速度却丝毫不减。
    胡非发现荆鸿被劫,当即追了上去,不断告诫羽林卫,不能伤了那刺客背上的人。
    羽林卫出手有顾忌,戚杰且逃且战,拼了命地跑,两方之间很快拉开了距离。
    半柱香之后,身后的追兵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戚杰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儿,只觉得双臂都使不上力,仔细一看,上面布满了血口,有的甚至深可见骨。
    他放下背上那人,咬牙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包扎,等他辨认好方向,准备再次开逃的时候,蓦地愣住了。
    新月的光芒虽然惨淡,但还是照出了那人大致的轮廓。那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辛辛苦苦埋到华晋太子身边的眼线……
    戚杰闭了闭眼,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夏渊带着顾天正和十名羽林卫来到戚杰面前时,戚杰刚刚给自己背来的人解开穴道。
    那人身上迷药的药劲尚未过去,醒来时手脚无力,迷迷瞪瞪。戚杰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人不是他的助力,而是累赘。
    夏渊望着戚杰,冷冷道:“取不了本王的命,就来绑架本王的亲信,该说你家主子执着呢,还是没出息。”
    戚杰深吸一口气,不与他多说一句,仔细寻找着包围圈的漏洞。他是宇文势一手训练出来的死士,不到真正走投无路的那一刻,绝不会放弃任何可乘之机。
    夏渊也不急着擒他,就这么沉默着看他。
    所有人都绷紧了弦,一触即发。
    夜空中云朵漂移,遮住了本就羞涩的那一弯细月牙儿,天光变暗的一瞬,戚杰突然暴起,没有选择相对薄弱的南面突破,而是直直冲向夏渊。
    夏渊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戚杰的双钩冲着他的面门而来,他一记后仰,堪堪避过,同时抓向他领口,试图将他拉下,但戚杰果断用双钩斩断衣襟,让夏渊抓了个空。
    趁着旁边顾天正分神之际,戚杰运起十成轻功,拔地而起,刹那间,数十个暗镖飞出,就在众人击落暗镖之时,戚杰已纵身跃下山坡。
    夏渊哼道:“倒是挺有能耐的。”
    众人还要去追,被夏渊制止了,他立刻来到那名奸细的身边,亲手卸下了他的下巴,然后命人将其五花大绑。
    他对着顾天正笑了笑:“这才是对待奸细的正确方法,萧廉那样的,叫做让他去牢房里休个假。”
    顾天正尴尬回应:“是,属下明白了。”
    夏渊瞥了他一眼:“你这人就是太死心眼了,以后别有事没事给荆鸿添堵,他事情多,没空跟你讲半天道理。”
    顾天正感受到夏渊隐隐的怒意,连忙道:“是,属下知错。”
    回到寺里,夏渊进屋就闻到一阵饭菜香,不禁食指大动:“荆鸿,你可真是沉得住气,满院子都在抓刺客的时候,你居然有功夫给我去热饭。”
    荆鸿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反而是最没有意思的了,一点悬念都没有。”
    夏渊吃了几口菜,盯着他道:“有时候我真觉得你神了,你怎么知道他今天会来,你怎么知道他的目标是你,你又怎么知道他一定能顺利逃脱?对你来说,这些都是没有悬念的?你是不是用了你们临祁人的那什么镜语掐算的?”
    荆鸿给他夹了块酥豆腐说:“凡事只要布局足够严谨,便是没有悬念的。”
    夏渊咬了口酥豆腐,外酥里嫩,好吃得不行,就是有点烫口,他吸了两口凉气才说:“是啊,你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就在布这个局了,能不严谨么,我现在终于明白,你当年的名号为什么那么响亮了。”
    荆鸿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回避,他见夏渊喜欢吃酥豆腐,又给他夹了一块,只是这回他把酥豆腐中间夹断了,吹了吹才递给他。
    夏渊心满意足地吃了下去,忽然得意道:“没有悬念的结果的确挺无趣的,所以我给你增加了一点悬念。”
    “什么?”
    “我跟那个刺客交手的时候,往他衣襟里塞了样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荆鸿思忖片刻,摇了摇头:“臣不知。”
    夏渊一字一顿地告诉他:“你、的、血、衣。”
    荆鸿愕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渊让红楠精心打理的那件袍子,是送去给宇文势的。
    夏渊看着他的反应,目光幽深,他贴到荆鸿耳边说:“人家千里迢迢地来了,总不能让人空手而回吧?而且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对他有多重要,才会让他单但凭揣测,就不管不顾地来掳人。”
    宇文势还是没有杀戚杰,因为在他拧他脖子的时候,从他怀里掉下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团布料,料子十分寻常,花纹颜色也都很普通,可以说非常不起眼,但宇文势不知怎么就被它吸引了,他捡起它,解开上面的绳结,轻轻抖落两下,就看到了它的真容。
    一件染了血的外袍。
    看得出来,这件外袍的主人在腰腹处受了重伤,因为衣服被熏蒸过,这块陈旧的血迹已然成了黑色,散发着古怪的腥气。
    宇文势的目光停留在黑色的血迹上,所有情绪如风暴一般涌了上来。
    惊喜,疑惑,挣扎,悲恸。
    他捧着这件衣袍,来到容青殿那间小屋中,从“谢青折”身旁的木盒子里取出了一只乌足金锥。金锥通体黑色,表面光滑如镜,映出了他由于激动而血红的双眼。
    宇文势将那块黑色血污浸泡在清水中,半晌后,用金锥沾了沾那碗水。
    原本乌黑的尖端瞬间变为了银色。
    这是他亲手捅进谢青折心口的金锥,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根金锥如何烧熔了那人的心脏,而当时通体变为银色的金锥,又浸透了多少那人的愤怒与仇恨。
    宇文势紧紧盯着这件衣袍,那眼神几乎要将其烧为灰烬。
    他这时才注意到,在这件衣袍的内侧,还有用新鲜的血写的几行字――
    十年痴惘,今朝梦醒。承君盛情,定不相负。
    夏渊敬上
    第43章 结案了 …
    桑沙被叫了回来,他提心吊胆地跪在宇文势面前,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惹得君上的脸色这么难看。
    好在宇文势态度还算平和:“瓯脱的情况如何?”
    桑沙谨慎回答:“不出君上所料,武斗大会的声势造大了之后,其他四国都派了人暗中试探,但并没有任何军队入驻。”
    宇文势嗯了一声:“你做得不错。”
    被夸了这一句,桑沙未露半分欣喜,反倒有些忐忑:“君上是否有别的吩咐。”
    宇文势漫不经心地说:“这一盘大菜火候差不多了,是时候宴请宾客了。你这次回去,给各国的王族送去拜帖,邀请他们前往瓯脱观赏天下武斗大会。”
    “这……王族会有回应吗?”桑沙心里没有底,他如今不过是个擂台的幕后老板,哪有脸面请得动那些王公贵族。
    “你尽管送去便是,其它的无需顾虑。”宇文势勾唇轻笑,“到时候我蒙秦率先应邀,他们就算明面上不屑一顾,也绝不会坐视旁人先去闻着肉香。”
    “是,属下明白了。”
    “还有一事……”
    宇文势语气微顿,桑沙直觉接下来才是君上急召自己回来的正事,不由得挺直了背脊。
    一个满是血污的麻袋被宇文势踢到他的面前:“你把他带走。”
    桑沙进屋前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也看到了这个倒在角落里的麻袋,他猜到里面是个人,只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还活着。
    他打开麻袋,愣了愣:“戚杰?”
    麻袋中的戚杰浑身是伤,有刀伤也有鞭痕,许多伤口都已溃烂化脓,右臂被整个削去,但确实还留着一口气。看到自己曾经的同僚受此折磨,桑沙于心不忍,但并未多嘴,只是静静等着君上的授意。
    宇文势道:“他屡次办事不力,我削他一臂,不算过分吧。”
    桑沙躬身敛目:“是。”屡次办事不利还能保全一命,照君上的脾气来说,真可算是仁慈的了。
    “桑沙,我要你去调查一个人。”宇文势瞟了半死不活的戚杰一眼,“他认得那个人,可以协助你。”
    桑沙也瞟了戚杰一眼,估摸着他这副样子暂时协助不了自己,只好硬着头皮问宇文势:“不知君上要调查的是什么人,还请先告知属下,属下好早作准备。”
    “华晋太子的辅学,荆鸿。”
    “太子辅学?那人有什么问题吗?”
    宇文势神色凝重,从怀中取了乌足金锥出来,问他是否记得。
    桑沙自是记得,他亦是目睹了那场纷争的人之一。
    “临祁谢氏一脉除了精通镜语,还用自己的血饲养蛊虫,这柄乌足金锥便是专为谢氏一脉准备的,其上的火毒可将他们体内的蛊苗烧尽,同时自身也会被蛊毒染成银色。”这本是宇文势一直避讳的事,当初命人淬炼这柄金锥时,他从没想过会用到那人身上。
    桑沙不知详情,垂首仔细听着。
    “戚杰带回来一件衣袍,我问过他,他说那件衣袍是那名太子辅学所穿。袍子上的一块血迹味道古怪,我拿金锥试了,金锥成了银色。”
    桑沙讶然:“君上的意思是,那是谢……那人的亲人?”
    宇文势道:“这就是我要你去查的,我要知道那个荆鸿究竟是什么人。”
    “属下领命。”
    “戚杰已经失败了两次,你做得隐蔽一点,不要再惊动他和那个太子。”
    “是。”
    最初的震惊过后,宇文势渐渐冷静下来。他一方面刻意找寻着那人与谢青折的相似之处,一方面又不相信那真的会是谢青折。
    华晋太子送来这件衣袍,是最直白的挑衅,可那人怎么会辅佐夏渊?还替他解了痴瘴?
    这世上不该有这么相像的人,若真的有……
    若真的有,他便不能心急,强虏不得,须得一步步断了那人所有的退路,把他围困在自己身边,再慢慢验证那些困惑。
    就像当年一样。
    德落寺的刑房中,卓然已被上百种刑罚折磨得脱了形,他看着牢头领进来的荆鸿,冷笑道:“你拿萧廉做幌子,就是要让我放松警惕?”
    荆鸿屏退旁人,在他三步开外坐下:“是。”
    卓然又问:“你早知道是我?什么时候知道的?”
    “满月宴遇刺那天就有了些猜测,不过还是试探了你们几人之后才确定下来。”
    “萧廉比我更可疑。”
    “不会是萧廉,当晚他之所以与董安常交班迟了,是因为顾天正被皇长孙殿下尿了一身,他去给他拿替换的衣物,这一点顾天正可以作证。”
    “但他还杀人灭口了。”
    “原本我也觉得疑惑,按理说萧廉不是这么莽撞的人,直到你指证他,我才想通这其中的关窍。”荆鸿道,“那晚你守卫的地方距离遇刺地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