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惊鸿 作者:河汉

      得开,他理所当然地靠在苏罗怀里撒娇:“不要紧,治病原本也急不得呀,再说了,治好了苏罗你就不会这么宠着我了……”
    苏罗摸摸他的头:“不会的。”
    于凤来咧嘴笑笑,玩着他的手指头转了话题:“城里最近有什么动静?”
    “暂时还没有。”
    “哦,看来那群老不死还挺沉得住气嘛。”于凤来说这话时完全不像八九岁的孩童,他用天真轻快的语气说,“四皇叔的死,不过是个开始,丢失了这么好利用的一个教徒,我不信大贤院还能忍下去。”
    他们谈起此事从不会避开荆鸿,显然是有意让他涉足。
    荆鸿在与这位封楚王接触几日之后,也对他有了新的认识,这决不是一个不谙世事、无心无谋的小孩子,所有的黑暗与血腥,他都亲手碰触过。
    他说:“荆辅学,只要你与那位太子殿下帮我了结心腹大患,你们有任何要求,封楚都会鼎力相助。”
    荆鸿起身施礼:“那就多谢君上了。”
    苏罗给午睡的于凤来掖好被子,坐在塌边看了他一会儿,直到他呼吸绵长,安然入梦,才起身去了断罪监看望那位闹妖的华晋太子。
    夏渊见了他,嘲讽道:“你这国师是有多没用,要把我的辅学累成那样。”
    苏罗挑了挑眉:“我们可没累着他,他不来看你,只是不想被你烦吧,毕竟陪一个无能的太子坐牢,实在没什么意思。”
    夏渊把手里小草人抛上抛下:“他不来也好,省得我静不下心来。”
    苏罗顿了顿:“你们……”他觉得这君臣二人的关系有些难以捉摸,但话到此处,又咽了回去,转而道,“若是殿下耐不住寂寞,要不我做主,放你出去见见他?”
    夏渊回得毫不犹豫:“不用了。”
    “为何?”苏罗有些惊讶,他以为他会立刻应允。
    “出去了事多。”夏渊道,“华晋那边还没什么动静吧,回头那边来人了,看你把我这个‘叛贼’放出去了,不是给你家封楚王添麻烦了么?而且你们朝中派系斗争,我身份太尴尬,不适合在这时候掺合。所以,就这么待着挺好的,清静。”
    “是挺清净的。”苏罗道,“看来你日子过得不错,昨天还听说你多要了一份骨头汤,多吃了两碗饭,我封楚招待的还算周到吧?”
    “嗯,周到得很,记得以后每餐都要加碗骨头汤,我正是长个儿的时候。”
    看他如此悠然自在,苏罗有些好笑,也有些佩服。
    他没想到这人身在囹圄,却已思虑了那么多,说实话,他本对这个赔了子嗣丢了皇位还一路被人追杀的太子很不看好,可现下看来,这人也不是一点能耐都没有。
    “这是荆鸿让我带给你的。”苏罗一扬手,一封信落到夏渊身边。
    “哦,那你可以走了,不送。”夏渊等的就是这个。
    牢房恢复了清静。
    夏渊迫不及待地取出信笺,看到上面的回复――
    剑破皇城一线差,且做贫穷卖身家。
    仔细这春寒摧枝芽,提笔沾蜡,数不尽风流付桃花。
    夏渊看到前半句,一股豪情和责任感油然而生,荆鸿信他必能荣归皇城,此时的寄人篱下显得也不那么苦了,再看到后半句,夏渊乐得捶了半天床。
    仔细春寒摧枝芽……荆鸿定是看出他拿那衣角做了什么,这是在担心他别受凉了要注意身体吗?提笔沾了什么蜡?为谁付了桃花?他几乎能想象荆鸿面红耳赤的模样。
    夏渊心情大好,把小草人压在这张纸上,美滋滋地睡午觉去了。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华晋宫中,却有人睡不踏实了。
    聂司徒最近的烦心事一桩接着一桩。
    先是有人参他苛政,他借着啥都不懂的小皇帝的手杀了两个,才勉强堵住悠悠众口。
    接着又是城外的边防驻军不见兵符不肯退,这些人是先皇驾崩之前调回来的,是大将军孟启生麾下精锐,如今围在皇城门口,他没有兵符,动又动不了,轰又轰不走,还得好吃好喝招待着防止孟家兵变,可把他急得上火。
    再来就是这份刚传来的通报,说夏渊从蒙秦王手底下逃走了,还去了封楚,目前一点消息也打听不到。夏渊这个最大的隐患不除掉,他寝食难安!
    “张谦,你说说看,这要怎么办?”
    “大人莫急,封楚也不是傻子,现在收留这么个一无所有的人,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但是我们能给他们好处啊,让他们帮我们铲除叛贼,不是更省心么?”
    “借刀杀人……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
    张谦施施然道:“所以依臣之见,不如派使者前去封楚,与封楚王好好商量商量。”
    聂司徒下定决心:“好,就这么办!”
    是夜,一抹人影偷偷潜进了宗正寺的天牢。
    他筹谋了小半个月,总算放倒了这也值守的侍卫,来到了最里间的牢房。看到牢房中的那人时,他几乎都不敢认了:“……二皇兄?”
    那人衣衫单薄,头发凌乱,身形清瘦不少,不过双眼依然精明:“夏浩?”
    夏浩看着他都觉得心酸,在他的印象中,这位二皇兄从来都是贵气逼人、俊逸无俦的,怎料到会落得这般下场。现在看看他们兄弟几个,竟都是在苟且偷生,也不知父皇在天之灵作何感想。
    “你怎么来了?”见他傻愣着不说话,夏泽主动开口。
    “二皇兄,你知道瓯脱发生的事吗?”
    “不知。”夏泽走到牢房门口,盘腿坐下,“我被关在这里,什么消息也听不到,早不知外头是什么模样了。”
    夏浩没有尝试着开锁,宗正寺牢房的锁是连环锁,需五把钥匙才能打开,他秘密回京,一直在到处躲藏,根本没有机会去偷钥匙,于是干脆也坐了下来,只当是跟二哥叙旧了。
    夏浩将那场宫变之后的事一一与夏泽说了,夏泽听完一阵沉默。
    “二皇兄?”
    “想不到他命还挺硬。”
    “你说大皇兄?你不知道,他现在厉害得紧,武技精湛,脑袋也好使了,跟在宫里的时候判若两人。”夏浩说起这个有点滔滔不绝,“二皇兄我跟你说,他在武斗大会上用的功夫,我见都没见过,他就这么一掌……”
    夏泽苦笑道:“你这是被他给收了心哪。”
    夏浩一愣,挠挠头说:“可能这么说二皇兄你不爱听,可是我们现在都这样了……真的,二皇兄,我相信大皇兄能回来。”
    夏泽看着他:“你想过没有,他回来,我会怎样?我也是要跟他争的人,现在还是意图篡位的戴罪之身,你怎么知道他不会除掉我?”
    夏浩抿了抿唇,目光单纯而坚定:“他不会的,我也绝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二皇兄,我们是兄弟啊。”
    “是啊,兄弟。”夏泽懒懒道,“你这个兄弟,是来向我讨兵符的吧。”
    “……”
    “是荆鸿告诉你的吧,孟家戍边军的兵符在我手上。”
    “是,荆辅学说,父皇驾崩时,只有你在奉天殿,那兵符,定是被你拿去了。”
    “荆鸿啊……”如此良人,若是在他身边,今日该不会是这般境地了吧。
    “二皇兄,对不住,你们都是我的兄长,但我只认夏渊一个皇帝。”
    “罢了罢了,”夏泽闭了闭眼,“你要的东西,在碧心亭的棋盘之下。”
    对于夏浩来说,比起宗正寺,入宫倒是容易得多。毕竟是从小在那儿长大的,哪里有暗门,哪里好钻空子,他都摸得清清楚楚,找人伪造了个通行令牌,再换身太监衣服,就大摇大摆溜了进去。
    他先去了碧心亭。
    碧心亭这地方,靠近朝阳宫,自夏渊离开之后,朝阳宫便闲置着,小皇帝年岁太小,跟着如今的太后住进了西凰宫。
    曾经风光明媚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一地萧索。
    碧心亭里的棋盘上还摆着残局,黑子白子停下了纠缠撕咬,皆落了一层灰。
    夏浩默默将棋子收进棋篓里,不胜唏嘘。
    掀起木质的棋盘,那下面果然躺着一枚金制的兵符,上面刻着一个孟字。
    之后夏浩混在扫地的下人里,蹲守在了西凰宫侧门。
    他在等自己的小侄子。
    虽说现在贵为九五之尊了,可那孩子话还说不囫囵,正是要人陪着宠着的时候。然而夏浩所见,这孩子却是没什么人看护的,他在这里守了半天,就只有一个小太监把孩子抱进去,也没管他睡没睡就匆匆出来了,之后就再没人进过那屋子。
    傍晚,孩子醒了,约莫是饿了,大声哭起来,间或夹杂着几声“娘”的叫唤,只是没人理,后来嗓子都哭哑了,夏浩听得心如刀绞,恨不得冲进西凰宫揍那个女人十几巴掌。
    这是她的亲骨肉!她怎能这样!
    正当他急得不行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下等宫女进了那房子。
    看身形,那宫女夏浩认得,以前总跟在太子身边,好像叫红楠。那时候她好歹是个贴身侍女,算是很得宠的,也不知如何沦落至此。
    红楠被使唤了一天,早已累得筋疲力尽,但这个小皇帝实在可怜,她若不管,这西凰宫里当真是不会有人管的。一个连自己的生母都管他叫“怪物”的孩子,还会有谁疼他?
    夏瑜时常脸色苍白,哭闹不止,有一次红楠还看到这孩子的手背上浮起一个大包,里面像是有什么虫子在鼓动,把她也吓得不轻,不过不久那个包就下去了,只是从那时起,小皇帝的精神就越来越不好。
    带孩子到院子里透透气,红楠坐在石阶上,把小皇帝放在摇椅里,逗着他玩了一会儿。因为太累了,逗着逗着她打起了小盹。头点了几下,一会儿功夫就醒了。
    红楠一醒来赶紧看向摇椅,生怕孩子没了,好在小皇帝还安安分分地待着。
    只不过,她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上下看了看,红楠惊讶地发现,小皇帝的脖子上挂着的小香包换了,那只旧的不知去了哪里,换成了一只新的,同样是那么丑的针脚,同样是那么好闻的气味。
    小皇帝抓着香包放嘴里啃啃,眼睛睁得大大的,精神头也好了起来。
    他咯咯笑着:“鸡糊,鸡糊……”
    第69章 破阵子
    荆鸿继续调配出上次祛除虫瘴的药水,仔细收于一个小瓷瓶中,对苏罗道:“若我所料不错,那应是石剌虫。”
    “石剌虫?”苏罗皱眉,“听也未曾听过。”
    “石剌虫是远古遗虫,现今很少见了,此虫喜食心窍血,毒性也大,幸而你及时将其困于封楚王眼中,否则瘴气流遍全身,怕是难救。只是瘴气生生不息,说明母虫还栖息在他眼中,下蛊之人已死,要想彻底引出母虫,还需想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说起来这方法与以毒攻毒的道理差不多,就是培育一种可以把那母虫吞噬的新蛊,只是封楚王要承受的风险也很大,新蛊与母虫之争,恐会给他的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
    “你能保证成功?”这办法苏罗不是没有想过,可他没有这般施蛊的经验,怕盲目实行反会害了于凤来。
    “不能。”荆鸿坦然相告,“所以须得多次试验,以求万无一失。我这里有一张虫方,你照着去准备,半月后可炼成三叶虫,到时我们再说。”
    “为何你不自己炼制?三叶虫我也未曾听说过,万一控制不了……”
    “国师大可不必如此提心吊胆,在下说要帮你,自会从旁协助,只是这虫还得由你来喂养,在下毕竟是异国之人,终不会久留在此,能一直陪在封楚王身边的,就只有国师了。”
    “……好罢。”苏罗看了遍虫方,见大多是寻常蛊虫,只有少数几味难找些,稍稍放下心来,“我先去准备着。”
    苏罗刚出药庐,迎面走来一名内侍,禀报说:“国师大人,华晋使者请求觐见。”
    荆鸿在屋里听见了,心中一凛。
    苏罗哼笑一声:“哦?这么快就来了?他们华晋的使者还真是多啊。”
    聂司徒派来的使者名叫郭世仁,是他表亲那边的一个外甥,夏渊就在封楚,未防节外生枝,他自然要找个信得过的心腹出使。
    他如意算盘打得好,满心以为根基不稳的封楚王定会卖华晋一个面子,把那“叛贼”好好处置掉。可惜千算万算他算不到这边早已定下的交易,他太看轻荆鸿,更太看轻夏渊了,这两人一路行来,历经艰险,怎会坐以待毙,任他搓圆压扁?
    于是这郭使者刚说明来意,就被垂帘后的封楚王堵了回去:“你所说的叛贼早已被朕关押多时,只是天兴祭礼将至,照规矩,祭礼之前一个月,封楚不宜杀人,以免触怒贤灵,不如使者先在此休息几日,待祭礼过后,朕定会给华晋一个交代。”
    本以为早早就能完成任务,这下却不知要拖延多久,郭世仁不满道:“那叛贼罪大恶极,想必贤灵也不会在意这等人的生死,还是速速解决的好,如若不然,此人说不准会给贵国招致大难,到时再后悔,可就晚了。”
    苏罗冷哼一声:“使者这是在威胁吾王吗?”
    郭世仁状若恭敬,实则轻飘飘地丢了一句:“不敢。”
    封楚王声音稚嫩,却不失威严:“我封楚的贤灵如何作想,还由不得你一个异邦人揣度。况且人都关了这么些天了,也没见什么异状,多关几日又有何妨?”
    郭世仁还要再争:“可是……”
    封楚王自帘后起身:“朕意已决,此事不必再说,使者车马劳顿,朕已为你安置了别院,还是早些休息去吧。”
    说罢他唤了声苏罗,苏罗立时进了帘后,抱起自家小君主离去,留下郭世仁一人干站着,少顷才有人过来引路,带他去了宫外别院。
    郭世仁暗恨封楚接待来使敷衍无礼,满腔不忿却在看到那别院之后尽数消散。
    只见这别院中衣香鬓影,好一番香艳景色,数名姿容俏丽的侍女给他奉茶捶腿,又有舞女蛮腰轻扭,婀娜起舞,直把他伺候得心花怒放,纨绔本性暴露无遗。
    他顿时觉得,在此多待几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那个叛贼早晚要死,他辛苦出使,多享受几日也是应该。
    于凤来离了人前就又是一副小孩模样,他揉了揉眼睛,靠在苏罗肩上恹恹地说:“想吃甜汤了……”
    苏罗抚着他乖顺柔软的头发:“好,回去便让膳房给你做。”
    于凤来撅嘴:“不要,他们做得不好喝,要你亲手做的。”
    苏罗眸中含笑:“好。”
    “荆鸿呢?他不是要来给我治眼睛?”这些天荆鸿会按时过来收集他眼中瘴气,每次都会很难受,于凤来是有些怕的,不过从来没有退缩过。他知道,自己的眼睛一日不好,苏罗对他的愧疚就一日不得消除。
    “他啊,大概晚点会过来吧。”
    “他去哪儿了?”
    “定是去看他的小皇帝去了……”
    苏罗说得没错,荆鸿去了地下牢,说是由得他去,到底还是忍不住担心。
    夏渊看见他高兴得不行,说出的话却如怨夫一般:“哼,你还知道来看我?怎么,不陪那个封楚王了?”
    荆鸿静静望着他,觉得他似乎真的又长高了,唇畔不由溢出一丝笑意。
    夏渊此时哪还管什么王族风范,一张脸都快从铁栅中挤出来:“笑什么?看到我这么开心么?想亲亲我么?”
    荆鸿笑着摇头:“亏你还过得这么悠闲,华晋使者都找上门来了。”
    夏渊讶然:“这么快?”
    “可见他们除你之心有多么急切。”所以他很是担心,怕时间不够,怕封楚毁约。
    “呵,来得正好!”夏渊哂道。
    “殿下可有什么对策了?”
    “我当然有对策了,而且已经跟那个讨厌的国师商讨过了,现在就等时机成熟了。”
    商讨?原来他们早已有计划了吗?荆鸿问:“殿下所说的时机是?”
    夏渊示意他凑近点,荆鸿不疑有他,附耳过去,夏渊趁此机会,在他耳垂上偷嘬了一口,荆鸿一僵,整个耳朵都泛起了红。
    夏渊舔舔唇,在他想要避开时小声说了五个字:“大、贤、院、夺、权。”
    荆鸿略感意外:“你关在这里,如何得知?”
    夏渊粲然一笑:“我这就叫运筹帷幄。”
    看他满脸得意,荆鸿心下暗叹,这孩子成长得好快,竟连他都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了。数月前还是走一步要向他确认一步的心性,如今这等心机谋略,却已不需他的任何点拨。
    他比他所预想的,还要更加优秀。
    大概这才是真正的夏渊吧,那个四岁时便以才略震惊他父皇的神童,长大后,理应是这般模样,这般胸怀。
    夏渊说:“你看着吧,要起北风了。”
    “北风。”
    孟启生望向山坡北面,那里晴空如洗,草木平静,并未有风吹来。
    夏浩坐在他旁边的草地上,嘴里叼着根狗尾草:“哪里来的北风?还没到季节吧。”
    孟启生没有答他的话。
    夏浩知道这人话少得很,他取得兵符后,在这里待了也有好几天了,这人只跟他说过不到三句话,一句是:“兵符。”一句是:“封楚。”还有一句,便是“北风。”
    孟启生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封楚营救夏渊。就算那是华晋名正言顺的君王,就算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还跟着那人,就算先帝薨逝之前,给他的唯一命令就是“保全太子”,然而在他心里,国在何处,他便应守在何处,他的军士,皆是护国的军士。
    那个人,能不能还他一个完整的国?
    远在封楚大牢中吃鸡腿的孟启烈打了个喷嚏,他以为是粉巷的巧姐儿想他了,万万没想到,是他那个鬼见愁的兄长念起了他。
    夏浩像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他说:“除了我大皇兄,没人能做到了。那八十里的望江城,只有他能抢回来。”
    他很少听孟启生说话,但他初次来这军营找他时,便听过他沧浪一般的歌声。
    如今他也循着那调子哼唱起来,他的声音不似孟启生那般厚重,原本沉郁悲悯的词阙,到了他口中,却自有一番少年人的蓬勃不屈之意――
    六百年来家国,八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银甲铁胄消磨。最是仓皇归庙日,金钟长鸣唱悲歌,满目尽摧折。
    孟启生淡淡看了他一眼,灰褐色的眸子波澜不惊。
    他与他说了第四句话:“明日,拔营。”
    这日,苏罗正在给刚受过取瘴气之苦的于凤来敷眼睛,突然接到大贤院的传召,脸上登时结了一层寒冰。
    于凤来捂着眼睛上的巾帕道:“那群老不死,果然是要发难了。”
    苏罗就在他这里换上了朝拜大贤院的衣饰,临行之前,于凤来握着他的手说:“这一去,怕是要受他们许多气,你且忍着,来日我定会……”
    苏罗安抚地拍拍他的手:“君上莫急,被他们刁难几句又不会少块肉,更何况,我们所谋之事,正需要他们刁难。”
    他说得轻松,但于凤来知他心里绝不平静。
    大贤院于苏罗有灭族之恨,当年苏罗的至亲都是被大贤院当成异端所虐杀,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剜出眼珠,开膛破肚,年幼的他也饱受折磨,后来侥幸逃脱,再后来成了权倾朝野的国师,然而,每去一次大贤院,每看到一次那里幽暗的砖墙石瓦,他都忍不住作呕。
    那里就是他的地狱。
    于凤来问:“待大贤院有所行动,我们就放出那个华晋太子的下属吗?”
    苏罗道:“是。”
    于凤来很是疑惑:“想着法儿的让我们把其他人都放了,那个太子自己却不出来吗?”
    苏罗在心里对夏渊翻了个白眼:“他说他就想在牢里,看一场革新与覆亡。”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我听说过一个出世之族,名叫临祁。
    第70章 练练手
    大贤院。九重塔。
    曲折的回廊引着人一层层向上,因长年被香火缭绕,木质的楼阁散发出古朴沉郁的香气。这里出奇的干净安宁,仿佛神明真的在垂目眷顾。
    然而在苏罗眼中,这里肮脏腐朽如一团烂肉,根本是臭不可闻。
    外面虔诚跪拜的百姓,有谁知道这座塔下压着累累白骨?当年所谓的“清教令”下达之后,多少无辜的人被冠上“异教徒”的罪名,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如今大贤教换上一副慈悲嘴脸,在封楚散播教义,招揽信徒,地位如此稳固,更是容不下一点叛逆之音,哪怕这声音是从正统王族口中发出来的。
    苏罗站在七位圣者面前,未执任何礼节:“不知圣者传我来有何事?”
    中央的大圣者佝偻着身体,身披斗篷,隐约得见半张满是皱纹的脸:“听闻华晋使者前来讨要说法,这窝藏别国叛党一事,王要怎么解释?”
    “此事君上自有定夺,不劳大贤院费心。”
    “朝政之事,我大贤院本也无意插手,但天兴祭礼在即,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既然华晋君主派人来交涉,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叛党交给他们自行处置就是了。”
    苏罗心中冷哼,你们插手朝政还少了吗?
    他道:“大圣者想得未免太简单了,华晋的目的可不是让我们把人交给他们处置,他们是想让我们帮着除了心腹之患,来个借刀杀人。日后无人追究起来倒还好,若是被有心人逮着错处,岂不是平白给咱们君上扣了顶干涉别国内政的帽子。”
    大圣者苍老的声音如同刀刮锈铁:“这人还谋害了我们一名信徒吧,在祭礼将至之际带入血灾,如此不敬神灵,本就该死,再者说……”
    一名信徒,呵,说得无足轻重,这其中的愤怒讥讽苏罗却是明白的。
    他设计除了四王爷――大贤院根植在朝堂中的那枚最好用的棋子,又把案件相关的所有人关进地下牢,让他们碰也碰不到,审也审不着,两眼一抹黑,他们怎能不气!
    大贤院虽不知那个小君主打的什么算盘,可他们知道,只要事事与小君主对着干,定能灭了他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使者带不走,王又杀不得,看来我大贤院也不能作壁上观了。”
    大圣者说了这半天,无非是想把人要过来,逼出个国师的把柄。
    苏罗自然不会叫他得逞:“虽说四王爷是贤灵的信徒,但他的身份首先是王亲,王亲殒命,君上岂有不管之理,这案子已由断罪监彻查审理,大贤院此时插手,恐怕不妥。况且天兴祭礼要筹备的事务众多,圣者们近来忙碌得很,还是不要再为这些事情劳神了吧。待祭礼过后,君上自会给贤灵一个交代。”
    他硬是把话堵了回去,几位圣者颇为不满,纷纷站出来斥责。苏罗不慌不忙地一一回敬,他能坐到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早已不惧这些口舌之争。
    吵嚷了半晌,大圣者自知人抢不来,便抬手止了争论:“既如此,我们亦不强求。”随后拖着粗嘎的嗓音祭出后手,“不过另有一事,还请国师转告于王。”
    “何事?”
    “此次祭礼,王断不能缺席,也不能遮掩面目。身为一国之君,平日里不愿露面也就罢了,若是连祭礼也畏畏缩缩,那真是会触怒贤灵的。”大贤院料想那封楚王定有恶疾,初登王位就“没脸见人”,不正是“王权污秽”的有力佐证吗?动不了奸诈狡猾的国师,直接削了小君主的威严也是好的。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苏罗虽面色不虞,但并未犹豫很久,算是爽快地应了下来:“那是应该的,君上对贤灵向来敬重,也不愿辜负前来观礼的百姓,到时自会素面亲临。不过,既然君上如此有诚意,大贤院也该答应我们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苏罗肃然道:“今年的天兴祭礼上,不要再出现为塔托尔之难伸冤的刁民!”
    大圣者神色微变,果然,这件事是封楚王和国师最忌惮的。眼下当着他们的面提起,莫非是察觉到了什么?
    塔托尔之难。
    是了,还有什么比这个带给封楚王族的打击更大?
    以往有老君主的铁血手腕压着,今年新帝即位,人心浮动,却是再也压不住了。
    大圣者粗噶的笑声透着凉意:“呵,王室自己犯的错,还害怕承担么?大贤院一心侍奉贤灵,待所有信徒一视同仁,总不能为了照顾王的面子去堵住悠悠重口,更何况那些信徒也是情有可原……”
    苏罗冷冷打断:“我不管他们什么情什么原,先跟你们大贤院打声招呼,只要有人意图惹事,我会立即镇压!君上若是伤了一根汗毛,我让他们全部陪葬!”
    他说完甩袖离去,大圣者面上愤慨,心里却满足得很。
    好一个镇压,正合了他们的意。
    五日前。
    待在牢里一派惬意的夏渊说:“这事如此诡异,这么多年过去了,就没人质疑吗?当年那场大旱,哪里都缺水,偌大一个封楚,怎么就那个塔托尔城死那么多?纵然老君主再怎么痛恨那些愚昧又激进的信徒,到底是自己的臣民,也不至于恨到这种地步吧。”
    苏罗坐在铁栅外,摆了一桌茶点,端起一杯清茶抿了口:“塔托尔的三万信徒被朝廷输送过去的水源毒死,这是事实,当时连老君主都无可奈何,只能硬把事情压了下去。如今民愤日积月累,大贤院必然不会放弃这大好的夺权机会。”
    夏渊胳膊伸出铁栅,从他桌上拈了块糖糕吃了,皱眉抱怨:“你们封楚的东西太甜,茶给我……”就着茶盏喝了两口,接着道,“别说大贤院,你不是也筹备了这么久了吗?连人证物证都被你给挖出来了,看来你这个国师也不是白当的么。只不过,那些人聚集起来,情绪大概会比较激动,未必能控制得了啊。”
    “那就镇压!”苏罗将茶盏顿在桌上,显然为这事烦得不行,“我情愿不澄清真相,也不会给那些人伤害凤来的机会。往年他们闹过不少次,老君主曾经因为一个疏忽,差点被人暗杀在祭礼台上,我不能让凤来承受这种风险!”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呐。”夏渊瞥他,“荆鸿跟我说过,民怨只能疏,不能堵。老君主已经堵了这么多年,再堵下去,一旦决堤,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那也不行!”苏罗斩钉截铁,“那些人都是疯子,他们早就被大贤院煽动得毫无理智可言了,在他们眼里,凤来就是给他们亡亲的祭品!”
    “那你干脆让你家小君主回避算了,或者找个替身。”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大贤院这次志在必得,他们绝对会逼着凤来露面。而且凤来自登基以来饱受非议,也要借着这次祭礼树立威信,正是他自己要求出席的,所以我才会急着让荆鸿治好他的眼睛。”
    “又要给他树立威信,又要让他避开危险,你也真是够贪心的。”夏渊哼哼两声,转转眼珠,“其实,两全的办法不是没有……”
    “哼,还学会吊人胃口了。”苏罗把桌上一碗猪骨汤挪远了些,示意他爱说不说。
    死狐狸欺负人真是一点不手软!这次长谈之前硬生生克扣了他两天的荤菜和汤水!就等着在这儿剥削他!明知道他要长个子!
    夏渊磨牙,手指在那桌上点了点。
    苏罗把香喷喷的猪骨汤往前推了推,刚好在他碰得到端不了的位置。
    夏渊无奈,只得先说:“你就说你要武力镇压,大贤院想激化王族与百姓的矛盾,定是求之不得,等他们召集了塔托尔之难里的幸存者和苦主,你们行事反而会更加方便。”
    “就算有人证物证,也要那些愚民肯信才行。”
    “由不得他们不信。大贤院的祭礼是请神送神,那封楚王也搞一个祭礼好了,不过是请魂送魂,请的是塔托尔亡者的魂,送的是大贤院圣者的魂。”
    “……”
    苏罗把猪骨汤递到他手上,夏渊如愿以偿。
    “我可以把我的人借你用,你要杀圣者也好,杀朝中余孽也好,都随你。反正他们不是封楚的人,即便有人找茬,也怪不到你家小君主头上。”
    “你倒真是个心狠的,这是荆鸿教你的?”
    “不是,他教我仁德爱民,谨慎用人,勿妄动杀念。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