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惊鸿 作者:河汉

      个人嫌狗厌的调皮蛋,两兄弟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面。
    及至后来,孟启烈也不知怎么突然开窍了,开始勤学苦练,也参了军。孟家家训,凡事都要凭真本事,所以孟启生也没帮过他,他就从最小的兵当起,一步步爬了上来,还曾经在骆原之战上露过脸。
    但这是孟启烈第一次听到来自这个哥哥的夸赞。
    也许是在赞他忠勇无畏,也许是在赞他决断坚定,也许是在赞他把太子殿下的武技教得好(尽管夏渊在瓯脱使的招数跟他没多大关系)……孟启烈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知道,自己得到了自小崇拜的哥哥承认,这太不容易了!
    夏浩嘁了一声:“憋半天就憋这么一句。”
    孟启生扫了他一眼,给他夹了一筷子粉蒸肉。
    孟启烈:“……”
    夏浩:“……”
    万马奔腾!飞流直下!
    夏浩觉得自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干嘛?这货给他夹菜干嘛?他他他什么意思啊他!
    孟启生不动如山。
    那两人一时间想得太多,躲到一边不敢惹他了,食物在他们嘴里味同嚼蜡。
    殊不知孟启生此举只是因为他嫌夏浩太吵,他只是想,这肉看着厚实,被吵吵了一路,终于有东西堵住定嘉王的嘴了。
    众人皆道,看哪,武威将军气势凛然,身旁四个空座,愣是没人敢坐。
    这接风宴同时又是饯行宴,为了不给封楚添麻烦,同时避免夜长梦多,夏渊准备明日出城,接下来吃住都在军营,休整半月就动兵。一应事务提前做了准备,粮草先跟封楚王打了欠条,如今万事俱备,他的“王道之师”终于可以踏上归途。
    荆鸿怕夏渊醉酒误事,所以自己借故没有喝。夏渊是喝了几杯,不过没有到醉的地步,他的眼神晶亮,很是兴奋,死活不肯回自己房间,只拉着荆鸿叽叽咕咕,神情还非常严肃,非要跟他讨论自己的作战计划。
    荆鸿看他胸有成竹,也感到很欣慰,便由着他腻歪。
    夏渊不知从那儿拿了个炭笔,在桌上画着地图,沙州、北原、蔗溪……华晋的几个边境城很快呈现在桌上。
    他说:“荆鸿,这场仗,不在于攻城对战,而在于收服人心。”
    荆鸿说:“是的,殿下。”
    “他们都是我的子民哪。”夏渊愣愣看着地图,顺着黑色的线条向上,再向上,“我要破了我自己的城池,杀了我自己的将领,威吓我自己的百姓,夺回我自己的江山。”
    “……”荆鸿轻轻拍抚他的后背,他知道,这孩子的肩膀,已足以承受这般重担。
    “我是这样想的,三个边境城都是华晋的重要关隘,我们曾去北原治理旱灾,想必那里的将士和百姓对我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我予他们施恩,也许可以兵不血刃而取之。”夏渊手指移向右侧,“之后再取蔗溪,蔗溪人才济济,资源丰富,可作为后方屯兵收粮之用。最后是沙州,那里民风彪悍,估计会有一场硬仗。”
    荆鸿见他是真的有心讨论,便直言道:“殿下思虑颇有道理,但臣以为,这三座边境城池的攻打顺序还需再做考量。”
    “哦?你有什么建议?”
    “那次旱灾之后,北原刺史便换了人,连同城防部署一并做了交替,殿下兴许没有在意,新任刺史固然是先皇指派的,但城防调度的将领,却是与聂家有关系的。若想‘兵不血刃’,怕是有难度啊。”
    “那你觉得应该先收哪座城?”
    “沙州。”荆鸿在沙州上画了一个圈,“此番征战,首先要树立王师威信,有威才有信,若是第一场就和谈,会显得我们底气不足。所以沙州这场硬仗,与其拖到后面,不如一开始就打响,给华晋所有守城将士一个下马威。”
    夏渊思忖片刻:“你说得有理,那便让他看看我这个太子的威信!”
    两人又就细节少量了小半夜,夏渊到底有些疲累了,上下眼皮直打架,一边说着一边就歪在了桌上,一只手还紧紧揽着荆鸿的腰。
    荆鸿哭笑不得,把他送回房,嘱咐顾天正好生照应着,这才自去歇下。
    夏渊刚躺下不久,又起身披衣,那双眼里哪有半点困顿。
    他提笔写了几个字,收于信中,唤了顾天正进来:“把这信送去给孟大将军,他正要派探子进城,知道该怎么做。”
    顾天正接了信,发现没有用蜡封口。
    他一直护卫在他身边,方才在荆鸿屋里的谈话也都听了大概,此时欲言又止。
    夏渊神色淡淡:“想说什么就说吧。”
    “殿下,您早已通知孟大将军训练攻城精锐,为沙州备战,为何刚才……”顾天正咬咬牙,“属下的意思是,殿下故意隐瞒荆大人,是否是……不信任他。”
    夏渊没有回答,只说:“这信你帮我封口,去吧。”
    “是。”
    既已下了令,顾天正不敢多言,匆匆去了。
    不过,夏渊既然要他来封口,说明这封信里的内容他可以看,顾天正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抵不住好奇,取出信笺。
    那信上只有一句话:
    真龙不踞朝堂中,天下苍生望荆鸿。
    顾天正当时没有看明白。
    他不明白,为何太子殿下早有定夺,半月前就与孟启生通过气,却不与荆鸿说出实情,若是心有嫌隙,为何又写出“天下苍生望荆鸿”这样的话。
    直到数月之后,他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含义。
    把夏渊送回房后,荆鸿这一夜却睡得并不安稳,次日清早,他赶在夏渊之前出了城,去练兵场见了孟启烈。
    “孟小将军。”
    “哎?荆辅学你怎么来了?”
    “殿下说今日起与各位将士同吃同住,我先过来打点一二。”
    “哦,有劳荆辅学费心了。”
    “这队兵是精锐吧,”荆鸿看着不远处兵士操练,练的俱是攻城战的要领,故意套话说,“武威将军让你带去北原攻城?”
    “北原?”孟启烈疑惑,“不是先打沙州吗?我哥半个月前就开始练兵了,昨晚还把这队精锐交给我了,殿下不会这时候改计划吧?”
    荆鸿愣了下,掩住心中苦涩,笑叹道:“早上刚醒,脑袋还糊涂着,是去沙州。沙州城墙坚固,将领彪悍,这是场硬仗啊……”
    孟启烈没发现他的异常,哂然一笑:“没事,不怕他!”
    王师开拔之时,一场春雨淋淋漓漓地下了下来。
    沙州的城门在雨幕中巍然伫立,战鼓如雷,直传到三十里之外。
    此处大军蓄势待发。
    夏渊高举令旗,向着华晋的方向陡然一挥,顷刻间风吼马嘶,归乡情切的将士们勇猛冲锋,气势如虹,骇得那城墙上射出的箭矢都显得飘然无力。
    孟启烈带头冲阵,精锐军如同楔子,狠狠钉入对方战阵,硬生生撕开一个巨大裂口。
    守城将领眼见兵临城下,更是疯了一般拿人去填,然而士气已然溃散,竟再也抵挡不住太子的大军……
    最后一颗投石轰碎了城楼,粗壮的攻城木敲开了城门的缝隙。
    万军涌入,势如破竹!
    这一仗,震惊朝堂。
    聂太后与聂司徒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看来固若金汤的沙州城,仅仅五天便被攻破,增援的军队甚至不及赶到,便无门可入。
    而且夏渊放话说:“所有叛军兵士,一律斩杀!以儆效尤!”
    这是再给他们下马威啊!
    聂司徒脑门上汗水涟涟,一向自诩聪慧的太后也失了章法,后宫逞勇斗狠她厉害得很,可这行军打仗,让她一个女子如何排布?
    “将呢?兵呢?派去堵他啊!快去啊!”
    聂咏姬仓皇叫着,艳丽妆容难掩发白的脸色,袍袖已被她拧出了褶。
    倒是小皇帝尚算镇定,他拎起龙袍的下摆,迈着小短腿,摇摇摆摆地走到真央殿外,探头探脑地往北方张望。
    聂咏姬十分烦躁:“瑜儿你干什么!给我回来!”
    夏瑜嘴里叽里咕噜的:“鸡糊……躲猫猫啊……”
    聂咏姬大骇,厉声道:“来人!把皇上给我带下去!”
    夏瑜被她吓到了,扁着嘴委委屈屈地被抱走了。殊不知他这童言无忌,几乎是给聂家下了一道催命符。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他亲手做成了,绑住荆鸿的第一道枷锁。
    第74章 进蔗溪
    沙州城。
    城楼下尘埃未定,残余的叛军被悉数抓捕,上至将军,下至新兵,统统给揪出来绑着,灰头土脸地铺了满满一条街。
    百姓们不敢出门,躲在家里透过窗缝门缝往外张望,他们分不清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也不知高处那个据说是“正统太子”的人要做什么。
    此时夏渊俯视着下面的叛军,神色淡漠。
    他说:“你告诉我要树立威信。”
    荆鸿劝得口舌发干:“威信是要治军严谨,恩威并施,不是滥杀降将。”
    夏渊冷哼:“降将?他们降了吗?”
    “殿下……”
    “朝中奸臣当道,他们是非不分,方才你随我去劝降,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数百人的埋伏,到这种时候还要破拼个鱼死网破,险些害死了你!”夏渊忿然,“本王是先皇亲封的太子,他们明知如此还对我兵刃相向,这便是他们的忠义吗?不杀他们,如何服众?以后每个城的将领都不把本王放眼里,今后的仗要怎么打?”
    “殿下,我们这一仗已经打得威震朝堂,实在不该平添杀业。你也说过,这是你的城池,你的将士,你以明君之气量宽恕他们一次又有何妨?”
    “你别说了!”夏渊看着荆鸿左臂上的血痕,甩袖道,“杀!”
    眼见孟启生就要下令,荆鸿情急之下跪地陈词:“殿下,不能杀!”
    他这一跪,跪疼了夏渊的心,却也让他的眼中浮现得逞之意。
    夏渊从来不想让荆鸿跪他,荆鸿想要的,不用开口索取,他都一定会给。可是他这次等的就是他这一跪,这是跪给那些降将和百姓看的,是他苛求他的。
    他要让这些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能在他夏渊面前求得了情,能熄灭他的愤怒和暴虐,能光明正大地获得无上的荣宠。
    这个人,名叫荆鸿。
    夏渊既然放话给聂家的人说“一个都不放过”,那至少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那些负隅顽抗的多是聂家的心腹爪牙,要么是有把柄弱点在聂家手上,要么是裙带关系缠得紧,想摘也摘不出来,对于这些人,夏渊有的杀有的俘,但并不株连。至于那些身不由己的墙头草,能收编的就收编了,还能换个“仁德”的名头,何乐不为。
    荆鸿冷静下来之后意识到,自己恐怕着了夏渊的道。
    夏渊并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这场仗从头到尾打得都很谨慎,除了他们在劝降时遇袭那次,他都没有下过冲动的命令,而城楼上那一幕,显然是他有意为之。
    只是荆鸿一时想不明白,夏渊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要说官职,他不过是个手无实权的太子辅学,要说功勋,他一不能带兵二没有政绩,闹这么一出,有什么意义?
    他心中疑惑,却无法询问,联想到上回夏渊故意说要先拿北原的事,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朝廷派来的增援军在沙州城外驻扎了三天,一直没什么动静。
    夏渊却是等得不耐烦了。
    他命人擂鼓三次,直把那增援军的将领擂得心惊胆颤,日出时分,他身着银铠站在城楼之上,挽起破城巨弓,运气于指,将弓弦拉成满月,一箭射向对方旗杆。
    就听“笃”地一声响,那粗壮的圆木旗杆竟被钉出数道裂纹,裂纹延伸而下数十寸,杆身被箭矢的力道冲得倾斜。那将领出了营帐,慌慌张张接过箭上战书,几个苍劲有力的草书字迹几乎让他肝胆俱裂――
    华晋太子夏渊,今请一战!
    尔等鼠辈,战是不战!
    四个时辰之后,孟启生带回了那名将领的盔甲与战刀。
    那一万援军,竟是不战而降。
    蔗溪城。
    一黑一赭两匹骏马挨靠着在马棚里吃草。
    黑马觉得这草没皇城里的好吃,嚼了两口就停了,昂着头喷着响鼻表示不屑。赭色那匹看似温顺,实则更为傲气,它看不惯黑马那副骄贵模样,尾巴一甩,踢踏两步把黑马挤到一边,独自想用食物。
    黑马起初还装装样子,没过多久那高昂的头颅就耷拉下来,抬眼瞅瞅同伴,讨好地往赭马那边蹭蹭,乞求对方分自己一点点。
    它们的主人三天前把他们放在这里,然后自己风流快活……不是,是办正事去了。
    蔗溪的街巷十分与众不同,每一处角落都堪称美轮美奂,别说三层高的豪华酒楼,就是路边最普通的小茶寮,也要在牌匾上雕上三层花纹。
    两名布衣男子坐在这小茶寮中,蓝衫男子喝了口茶水,摇着扇子皱眉道:“这什么茶,淡得都没味儿了。”
    青衫男子不理会他,说了一早上,他喉咙干得冒烟,举碗喝了个涓滴不剩,又把蓝衫男子嫌弃的那碗拿过来喝。
    “哎哎,给我留点,留点……”蓝衫男子实在喝不惯这种粗制的茶汤,但他也渴得不行了,只得勉为其难地喝上两口。
    这两人正是那两匹骏马的主人,当朝太傅的得意门生,陈世峰和柳俊然。
    柳俊然还是给陈世峰剩了小半碗,见他喝得委屈,暗自好笑。
    等到两人都喝够了,柳俊然嘶哑着嗓子说:“也不知师弟现在如何了,那个太子殿下真能靠得住吗?”
    陈世峰笑嘻嘻道:“要我说,最靠得住的就是那位了。且不管他以前是真傻假傻,如今威风凛凛地杀个回马枪,还特地传信让我们在民间散播消息,足以见他深谋远虑,这等靠山,当然是要靠得稳稳的。”
    柳俊然仍有忧虑:“师父辞官之后,朝堂乱成一团,聂家势大,就连你父亲也……”
    陈世峰凑上去:“你这是在担心我?你以前不是最恨我家位高权重么?这会儿总算不嫌弃我了,这么一想,我爹入狱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胡说八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柳俊然红了脸,“你正经点,估摸着不出半月师弟他们就要来了,压不压得住蔗溪城,就看这几天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没的选了。”陈世峰收起嬉笑神色,“聂老贼要杀我们,逼着我们叛逃离京,我们既然领了太子殿下的承诺,帮他做些小事也是应当。”
    “讨逆檄文我拟好了,但总觉得有些地方欠妥,可能还要再改改,回头让师弟再来看看,他比我懂得多……”局面复杂,柳俊然难免有些忐忑。
    “别担心,以你的文采,就算是师父也挑不出错的。”陈世峰温声安慰,“师弟他们出关太久,对朝中现状不甚了解,还是由你来写好些。”
    “还有殿下那封密信中的事,今日跟那位说书先生说了半天,也不知说通了没有。”
    “那个许先生?我倒觉得他通透得很,他说他与师弟是旧识,以前那出《双王乱》就是他来讲的,应该出不了大错,太子殿下交待的那句话,想来不出几日就能传遍华晋了。”
    他们这里正说着,茶寮老板的儿子嗑着瓜子回来了,跟几个相熟的客人说:“哎文灵堂那边儿又出新折子了,还是那个姓许的说的,我听着挺好玩儿的。”
    “说什么了?”
    “接着《双王乱》那个折子说的,我回来的时候正好讲到太子杀回城,那个李国丈费了那么多心思,嘿,愣是没把他怎么着,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能次次化险为夷么?”
    “为什么?”
    “因为他身边跟了个神仙一样的人哪,能未卜先知,还有活死人肉白骨的能耐,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妙人,只跟着紫微帝星的。”
    “嚯,这么厉害?”
    “可不是么。”老板的儿子噗噗吐了瓜子壳,“那折子里说,本来太子带着怨气回来,肯定是要大开杀戒的,百姓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就因为有那个人在,所以才给劝住啦。”
    “这折子叫啥?我也听听去。”
    “叫《缚仙缘》,你急啥,下午还说一场呢!哎二狗子!先把茶钱付了!”
    陈世峰和柳俊然二人对视一眼,付了茶钱,草草去吃了顿午饭,下午便去了文灵堂。
    那个姓许的说书先生站在堂上口若悬河:“今天我给大家说个新折子――《缚仙缘》,这第一回啊,叫真龙不踞朝堂中,天下苍生望荆鸿。话说……”
    真龙不踞朝堂中,天下苍生望荆鸿。
    万金难得无悔义,一世袍泽与君同。
    夏渊的大军到达蔗溪城下之时,没有感觉到半点战意,城门上甚至没有设立岗哨,很是乖顺安静,只是那城门关得死紧,没人出来,他们也进不去。
    几次派人去叩门,一直没有回音,夏渊挑了挑眉:“蔗溪刺史这是什么意思,保持中立么?呵,都到了他家门口了,真以为不开门我就拿他没办法了?”
    荆鸿道:“摆出这个姿态,应该是要提条件,殿下还是耐心等等。”
    果然,次日下午便有一名小吏捧着请帖来到大军营帐,夏渊看完请帖,笑了起来,把帖子递给荆鸿。
    荆鸿看到字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注意到蔗溪刺史说了什么。那刺史绝口不提战不战降不降的事,只说恰逢自己做寿,邀请荆鸿赏脸来府上喝个酒。
    “这刺史来送请帖,不请我这个身份尴尬的太子,单单只请你,看来深谙明哲保身之道啊。”夏渊也不恼,话说得意味深长。
    “他胆子小,不想打仗,也不想得罪人……既然只请了我一个,总不能抚了刺史大人的面子。”荆鸿放下请帖,“寿宴在今晚,时候不早了,我去准备一下。”
    “慢着!”夏渊叫住他,“你刚刚看帖子的时候愣了下,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什么。”荆鸿垂眸,“不过是笔迹有些熟悉。”
    “哦?像是谁的笔迹?”
    “太傅门下,我的师兄柳俊然。”荆鸿看了他一眼,“想必殿下也是认识的。”
    “唔……”夏渊含混道,“哦,他啊,四年前的探花嘛,怎么,他现下在蔗溪吗?”
    “大概是吧。”荆鸿暗叹,就装吧,柳俊然既然在,那陈世峰必定形影不离,堂堂翰林修撰和吏部侍郎都在这里,怎会这么巧?夏渊这一步步走的……也不知瞒了他多少事。
    “那你自己当心。”夏渊一时语塞,只得别扭地嘱咐,“晚上天凉,多披件衣裳。”
    “知道了。”
    城门开了个小缝,荆鸿被人恭敬迎了进去。
    城内一片宁静祥和,丝毫没有大战在即的紧张感,只是那小厮给他引路的时候,有不少百姓对他指指点点,看上去没有恶意,但那兴奋的表情也着实有点奇怪。荆鸿不及细想,匆匆进了刺史府邸。
    寿宴办得并不盛大,只有亲戚朋友七八桌。
    蔗溪刺史府还是如他上回来时那般雕梁画栋,精致非常,荆鸿不禁想起那会儿夏渊气呼呼的模样,不分青红皂白,非说人家刺史是贪官污吏。时过境迁,那个莽撞少年已长成了稳重敏锐的上位者,眼中所见,倒是比他还要清楚了。
    不出意外,荆鸿见到了他的师兄们。
    陈世峰热情地扑了上来,借着酒劲一口一个“师弟”诉说离别之苦,柳俊然趁机往荆鸿的袖里塞了封书信。
    荆鸿猜到,那是篇讨逆檄文。
    “有劳师兄费心了。”有这两位师兄帮衬,荆鸿的心里也安定许多。
    柳俊然握着他的手,没多说什么。
    依礼给蔗溪刺史贺了寿,待酒席散去,刺史将荆鸿请去了偏厅。
    上好的明前茶奉了上来,刺史欲言又止:“荆大人……”
    “刺史大人,”荆鸿先发制人,“如今兵临城下,大人的心情在下多少能够理解,只是在大人表明立场之前,在下有一样东西想给您看一下。”
    说着,荆鸿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巧物事。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意思是……我要用整个江山来绑住他。
    第75章 无悔义
    蔗溪刺史看到荆鸿放在桌上的东西,一时有些愣神。
    那是一只机关小鸡。
    雕花木的棱角圆滑亮润,看得出来这个小东西经常被人拿在手里把玩,机关锁有好好上油,并没有锈蚀的痕迹,打开锁后,小鸡摇摇摆摆地在桌上走起来,一直走到蔗溪刺史跟前,尖尖的小嘴在他的袖口上一啄一啄,憨态可掬。
    “这是……”
    “这是当初太子殿下为解北原旱灾,向蔗溪借水借粮之后,刺史大人你赠予殿下的礼物,这只机关小鸡,殿下一直非常喜欢。”
    刺史将机关小鸡托在掌中,看着它沉默不语。
    荆鸿道:“无论谁做皇帝,百姓不过是求一席安身立命之地。大人是蔗溪的父母官,在下记得昭德三年,先皇曾有意提拔大人为苏唐州牧,大人上书陈词,以‘故土难离’为由,请求滞留蔗溪。”
    刺史苦笑:“好多年前的旧事了。”
    荆鸿为他斟了一杯茶。
    的确是好几年前的旧事了,那时他和宇文势闲谈如何破华晋诸城,聊到蔗溪这处,都觉惊奇。此处人杰地灵,堪称宝地,他们当时就说,若能屯之为己用,作为军队后方补给中枢,必能站稳脚跟,轻取华晋半壁江山。
    他们也曾讨论过,为何天时地利皆相近,蔗溪周边的几座城池却无法与之比拟?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在于人和。
    荆鸿将茶盏递过:“大人向来为官圆滑,当初拒受提拔一事,大大出人意料,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彼时吏部怀疑刺史大人在此私扩势力,图谋不轨,先皇派人前来严查,最后却什么猫腻也没查出来,只带回去十六个字――大雅之城,地富民欢,百姓泪请,不忍别官。做官能做到这个份上,这份‘故土难离’,真是连先皇也心有所感了。”
    刺史恭敬接过茶盏,却并不喝。
    荆鸿接着道:“都说蔗溪生活奢靡,刚到大人府上的人常常误以为这是贪赃来的富贵,那时太子殿下年轻气盛,也曾疑惑过一个刺史的府邸怎能如此精致,还颇有些看不惯大人的世故为人。
    “但后来殿下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用自己的手摸到了,这是蔗溪全城人共享的富贵,若是整个华晋都能如此,何愁不能抵御外敌?何愁不能千秋万世?
    “刺史大人,你一心为自己的百姓着想,太子殿下又何尝不是呢。 国泰民安,这是他身为王储,最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
    夏渊一宿没睡,他静静地坐在营帐中,静静地望着高大厚重的城墙。
    这本就是场一个人的战役,他筹谋许久,最终亲手把荆鸿送了进去。他对他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他知道,荆鸿绝不会失败。
    可是他的心中并不安宁。
    他这么做,无疑是把荆鸿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已逼得他――退无可退。
    清晨时分,蔗溪的城门缓缓开了。
    朝阳一寸寸翻过灰色的石墙,渗进了刚刚苏醒的街巷。
    夏渊笑了笑,卸下穿了一夜的战铠,换上了柔软华服。此时的他,便不再是领兵数万的将军,不再是一心复仇的太子,好似只是个路过此地的王公贵族,翩翩而来,礼数文雅。
    将士们的兵器也都收了起来,连同他们一路杀来的满身戾气,尽数敛藏。
    太子殿下说了,全军进城,不得伤害一名蔗溪士兵与百姓,不得损毁一砖一瓦,不得烧杀掳掠,不得大声喧哗。
    他们不是来占城的,他们是来做客的。
    进城的时候,他们看到街巷中站了许多人,商贾、农夫、老人、妇孺……这些人不像沙州百姓那般噤若寒蝉,他们的眼中没有惧怕,只是如同看热闹般围观他们,有些人甚至摆了八仙桌出来,坐着喝早茶,低声谈论。
    有富足的商家,见他们衣着单薄,面露疲惫,主动拿出几个大桶,里面是煮得热乎的甜汤,盛出一碗碗摆着,表示愿意给他们分食。
    将士们喉头耸动,眼神不自觉地往汤碗上瞟,俨然十分想吃,但没有得到上头的命令,他们谁也不敢妄动。
    夏渊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以金冠束发,华美的龙纹衣襟衬得他面如冠玉、眉目俊朗,他拢着袍袖向前走,脚步踏着由熹微到明亮的晨光,一步步靠近他的目的地。
    就在前面了。
    那人未行跪礼,只躬身相迎。
    他连忙伸手去扶。
    荆鸿抬头看他,眸中带笑:“殿下一路奔波,这下可以歇歇脚了。”
    夏渊拇指拂过他眼下的乌青:“你辛苦了。”
    两人目光短暂胶着,其中万般深意,只有对方能懂。
    一旁的蔗溪刺史却是尚未回神,昨夜荆辅学与他说了殿下的诚意,他原本还心有疑虑,没想到当真是无兵无刃,无锋无芒。
    “刺史大人……”
    蔗溪刺史被唤得一惊,这才想起要行礼。
    夏渊虚扶住他,不说一句官场寒暄,只如话家常一般道:“蔗溪的竹筒鸡香飘万里,在城外就闻到了,馋虫都给勾了出来。”
    蔗溪刺史怔忡半晌,本是个官油子的他,竟突然老泪纵横。
    他撩起衣袍,执意跪了下来:“下官蔗溪刺史,恭迎太子殿下。”
    蔗溪城破了。
    夏渊没有在外久留,吩咐孟大将军和孟小将军安顿好将士后,便随蔗溪刺史进了府邸,有陈世峰和柳俊然作陪。
    荆鸿还是不能得闲,在外头上上下下地打点。
    陈世峰向夏渊交代着目前朝中官吏的情况,说了老半天,茶水都喝下去了三盏,却发现这位太子殿下似乎心不在焉。
    “殿下,殿下?”
    “我在听,你接着说。”
    “哦,北原的守城将领被聂老贼换成自己的心腹,还有……”
    “柳俊然,你去看看他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回来。”夏渊打断陈世峰,话刚说出口,又收了回来,“罢了,别管了,随他去吧。”
    “是。”
    柳俊然跟陈世峰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自然领会到了那个“他”是指谁。
    早在上次跟着赈灾队伍来蔗溪时,陈世峰就体会到了这个曾经的“白痴太子”对他们小师弟的依赖,如今看来,怕不止是依赖,更是一种患得患失。这人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要为荆鸿斟酌,这样的步步为营,也不知是令人欣慰还是令人心惊。
    陈世峰胆子大些,试探着道:“也不知荆师弟在外头忙些什么。”
    夏渊这回倒是听得仔细,立刻给出了回应:“他啊,我猜他在给我们的将士分发甜汤,分完了还会拨些银两给蔗溪的商贾,换他们的粮食、机关和兵器,绝不会白占人便宜,也不会让我们自己吃亏,他这人就是什么都想得周全。”
    他语气里隐隐透着自豪和宠信,陈世峰顺着他的话说:“是啊是啊,荆师弟绝对是个人才,当年师父都对他赞不绝口。”
    “嗯,这样的人,不放在身边怎么能放心呢?”
    夏渊像是在喃喃自语,可这句话让陈柳二人的脊背上冒出了一层薄汗。
    他们不禁揣测起太子殿下让他们散播那本《缚仙缘》折子的深意。
    在将士们的眼里,荆辅学可比太子殿下平易近人得多,而且他们知道,只要有这个人兜着,太子殿下就发不出什么大火来。
    所以当荆鸿亲手给他们舀甜汤时,他们就算是得了令,可以敞开了吃。
    有士兵招呼:“荆大人,您也来一碗呗,很香的!”
    荆鸿调侃道:“你们自己吃着就好,我昨夜吃的寿宴,光是竹筒鸡就吃了三筒,可不稀罕你们这些甜汤。”
    “哎哎哎?那我也要吃竹筒鸡!”
    “行啊,”荆鸿掂掂手里的银两,“你付得起钱就让你吃。”
    那边闹哄哄笑成一团,嚷嚷着说要把那人藏亵裤里的银子掏出来。
    荆鸿跟蔗溪的富商们客客气气地算着帐,在他们的计划中,蔗溪是要作为后方储备的,届时还要留一部分军队死守,因此跟这里的地方商户打好关系十分必要。
    整座城里的气氛都很祥和,完全没有战时的紧张感。摆着八仙桌嗑瓜子的百姓跟士兵们聊了起来:“刚刚那位是谁啊?好像在太子殿下跟前很说得上话?”
    士兵道:“那是当然的,他就是荆鸿荆辅学啊,先帝千挑万选给太子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