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然后呢(1v2) 作者:爪一锤

      江榆楷的父母各自整理好着装,准备照常上班,江榆楷的房间依旧安安静静。他们昨晚少有地与客户应酬到将近凌晨,福多在窝里睡得舒服,没人去查看他。今早起得比平时晚一个多钟头,好在到达这个职级,众人又皆知情况,这点迟到显得无足轻重。
    刚确认车钥匙在包里,门从外面拧动。
    正准备换鞋的沉母与刚刚到家的江榆楷面面相觑。
    他与朋友在外面玩个通宵,次日才回家的次数很多,父母对此不太限制,可至少江榆楷都会打个电话说一声,不至于让他们以为一直在房间。江母还想,也许是她喝了酒,没空看手机,记不得他的汇报,江父却跟在后面也问:“怎么这个点才回来?”
    两人都毫无记忆,就算应酬也不该连个消息都忘记,否则还怎么签合同。
    应该是他没说。
    “你们怎么才出门啊。”江榆楷本还以为见不到他们,放下手里的钥匙,主动交代,“我昨儿晚上去找沉未晴了。”
    江母听了更奇怪:“一整夜?”
    就算他和沉未晴关系再好,孤男寡女彻夜独处,还是在她有男友的前提下。
    “嗯,她和许星辙闹分手,我‘安慰’了好久呢。”江榆楷说出这句话,前面还在尽量沉重语气,仿佛要共情到沉未晴的“伤心”,越往后越控制不好情绪。
    最后干脆不装了,一脸喜不自胜。
    他们昨夜聊了很多,叁个人都是。
    关于关系,关于未来。
    有沉未晴的承诺,江榆楷从头到尾坚持的唯一诉求就是“我要当男朋友”,两人依他,但是对于具体的实施,还需要慎重敲定。
    鉴于他即将返校,又是漫长的海外求学期,只保持这一段时间的身份,不仅会让长辈们混乱,也会让他们理不清。所以,对于他的第一次就任期,许星辙初步定在当天到下一次假期结束后。
    “那我不就相当于只有一个假期嘛。”江榆楷不服气。
    “又不是我让你出国的。”许星辙斜睨。
    寒假时间比暑假短,申诉有效,沉未晴看了一眼江榆楷列出的学期时间表:“那延长到春假?”
    “春假我又不一定回来。”
    许星辙险些没忍住撂笔。会哭的孩子虽然有糖吃,但是很吵:“那你想到什么时候。”
    江榆楷用余光瞄沉未晴,试探着竖起一根手指。沉未晴读懂:“一年,下个暑假结束?”
    他忙不迭点头。
    她沉吟,倒也不是不行。一年时间,开诚布公的身份,哪怕是异国,这个轮换周期对于长辈们来说也更容易接受。毕竟他们都知道,对外如何宣称,改变不了事情本质,许星辙又不会在这段时间和沉未晴彻底断交,顶多是周末不能像以前一样去她家拜访。
    反正假期结束后,叁人各自返校,他们几乎是完全自由的。
    顶多是在江榆楷要求打电话和视频时被室友觉得不对劲,怎么换了个人,沉未晴便留下轻飘飘的那句——分了。
    等到许星辙几时被看见,再问起来——噢,又和好了。
    同学对于感情的反复变化,接受程度比长辈大得多。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几乎每个宿舍都有那么一两个人,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大家各自的课业已经很紧张,只要不打扰到他们,多数人不会太上心。
    沉未晴的大叁一年结束,哪怕再向父母说,想一想还是舍不得许星辙,于是又同他复合,虽然有些反复,但还不至于引发怀疑。
    等到大四毕业继续调换,他们就算觉得奇怪,为时已晚。
    潜移默化,循序渐进,总会能接受的。对于沉未晴本人也是这样。
    虽然比起守在隔壁学校的许星辙,江榆楷还是处于下风,但是目光要放长远,回退至以前,眺望至以后。谁说只有长跑运动员才拼得起耐力,篮球也可以。
    “小雨伞,你说实话。”当着许星辙的面,江榆楷探到沉未晴跟前,“是不是其实高中那会儿,你就是喜欢我的?”
    否则,如果只是好奇和泄欲,为什么沉未晴选他呢?单单是近水楼台那么简单吗?
    向她表白的男生有几个,大多都长相白净,她完全可以选他们。
    只是喜欢许星辙的心情浮在表面,太过显眼,从而让另一股心思隐于深处了,她自己都意识不到。这是江榆楷闲暇时间回忆过去,产生的猜测。虽然那时的感受已无法改变,但如果在现在能听到一份认可——
    “嗯。”
    便也足够。
    江榆楷的父母对视。他对沉未晴的心思从不遮掩地写在脸上,她与许星辙谈恋爱,他半死不活的样子更是拉低了整个家庭的气压,如今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们自然会关心:“那你对小雨……”
    果然,他一甩头:“我上位了,嘿嘿。”
    风水轮流转的速度,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这么快?”不过年轻人的感情总是来去如风,没个定数,这个年代更甚。沉未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搁做别家女孩,这样见异思迁,两人绝对会怀疑片刻。放在她身上,再联想两个孩子多年往来,总会宽容不少,还有些为儿子感到苦尽甘来。
    虽然父母很想为他的恋情庆贺,不过再看表,早就过上班时间,有多少理由也应该到岗了。
    他们只好匆匆抛下两句“恭喜”,紧赶慢赶地出门,许诺他下班回来细细说明。
    江榆楷连声应好,这个消息,他跟十群人重复十遍都乐在其中。
    许星辙那边便没这么欢快。
    他抽空回趟家,和父母说说话,讲讲这个暑假的经历和下学期的计划,再冷不丁说起:“我和小雨暂时分手了。”
    许母放下沉未晴前些时候送来的限量版杯子,是她作为帮忙介绍面试的答谢礼。才过去几天,事情竟发展到如此田地。联想前几日两人便因为矛盾分居,尽管那时嘴上说的都是“回去准备面试”,但他们在社会摸打滚爬这么多年,弄不清真相,还是能捕捉到异常。
    戒指的事一直私下进行,许星辙赚到的那些钱连父母都没报备,他们以为不过是情侣间小打小闹,很快就会和好,怎知最后收到这样的结果。
    “你还好吗?”许父问。
    许星辙点头:“没什么,只是我有点惹她生气了,然后……给出的解决方法没能让大家完全满意,就发展成现在这样。不过马上就要开学,我都在准备收拾东西回学校,她早点搬走也正好。”
    这个结果和这个表述,他们发现许星辙的心情没受太大打击。
    不等母亲追问,许星辙便提前预告,让他们有个先行的心理准备:“我决定把她追回来,但不知道要多久。我之前跟我妈提过江榆楷,你知道情况的,一听说我们分手,他估计……不过没关系,他在国外,我胜算很大。”
    感情上的竞技,许星辙父母不准备干涉。他一直以来做事都是妥妥帖帖,但也冷冷清清,除了当初硬要学数竞,难得再有几件执着的。不影响到正常生活,他们依旧放养。
    许母只是在心里调侃,他家从来没灌输过这方面的教育,怎么就能培养出个情圣。
    “如果你遇到困难或者想不通的地方,可以找我聊聊。”她说。虽然她的上一场恋爱已经是几十年前,不同时代的年轻人想法各不相同,有些情绪依旧互通。
    作为这方面的前辈,她能从女方视角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观点,只要他需要。
    “好。”许星辙点头,末了笃定地补充一句,“我们还会重新开始的。”
    要预留整理物品和倒时差的时间,江榆楷返校更早。相较第一次出国时的缺席,沉未晴这次陪同送他到机场,以女友的身份。
    他们相拥,他在她耳边道:“我这次预定了航空wifi,全程不会断联。”
    又贵速度又慢的东西,沉未晴问:“你买它干什么?”
    “哼,现在你可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不在的时候,谁知道他会干点什么。”碍于长辈在场,江榆楷没点破名字,松开她的肩膀,“本来我是想,每隔十分钟给你发个消息,我就不信他能趁虚而入——听我说完嘛,但我猜你肯定觉得烦,我也不想烦你,所以我决定,十分钟给他发一条消息。”
    加上好友,或许是他和许星辙之间做过最正确的事。
    “他不回我就继续发。”
    沉未晴已经能想象到许星辙不堪其扰的表情,无奈道:“他还要上班。”
    “等他下班以后再开始。”不过江榆楷还是发现漏洞,“万一他直接把我拉黑怎么办?”
    “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拉黑你的。”沉未晴直言。
    江榆楷撇嘴,怪说不得许星辙不打算和他做朋友呢,防火防盗防小叁,原来这么困难,他已经开始讨厌那个人了:“那再说吧,反正你要见他,我又拦不住。只要你开心,我牺牲一点也可以……”
    又开始酸溜溜,沉未晴抬手让他打住:“去吧。”
    再不走赶不上候机。
    目送江榆楷随着电梯下移,沉未晴打开手机,几条未读消息,是许星辙的留言。他们约好周末去拼团玩密室逃脱,恐怖主题,他趁午休时间做了几个功课,发给沉未晴挑选。
    “第叁个和第四个我觉得都可以,你看哪个你更能接受一点。”她回。
    “我不怕这种jump  scare。”他说,他的恐惧来源基本是自己的脑内幻想。
    就嘴硬吧,沉未晴偷笑:“那为什么你非要在江榆楷走以后才去,要是他一起的话,还能少等一个拼团位。”
    “我只是嫌他吵。”绝对不是怕在情敌面前失了颜面。而且许星辙觉得,真到那种地方,他的害怕最多是大脑放空,僵在原地,谁会手舞足蹈、吱哇乱叫地跑出去,还说不定。
    “你早晚要习惯的。”沉未晴在告诉他,也是在告诉自己。
    如果江榆楷必定会出现在她的人生里,而许星辙也打算在此占据一席之地的话,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况且,有他来调剂生活,对许星辙或许不是坏处。
    “我知道。”
    这是他们仅剩的选择。
    两个人的爱情太无聊,四个人的爱情太拥挤,叁个人,也许刚刚好。
    全文完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