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晋江vip20141211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571346   总书评数:855 当前被收藏数:2669 文章积分:27,229,084
    简介:
    穿越兽人世界,他成为了不能变身的兽人,无法捕猎还需要照顾一个同为兽母所出的弟弟,难兄难弟终于过上了好日子,他又被别有用心的部落盯上了。那个特别的兽人有一双漂亮的猫眼!金色舞动的头发似阳光般耀眼,可是再好看又如何?他是亚兽维斯,只要骄傲的活着,不受逼迫、不会妥协……
    各位大大们,吹在改之前章节里的错字和不通顺的地方,所以看见前文里出现最新更新的通知请无视~~么么哒!!!话说任务量好大啊,改到手抽筋~~~~
    内容标签:生子 异世大陆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维斯、赛瑟斯 ┃ 配角:科雅、莱斯曼、琪雅、加斯、斯莱卡、威格 ┃ 其它:穿越、生子、兽人、倔强受、轻松、搞笑、种田、布衣生活
    ==================
    ☆、第一章 初来乍到
    陈宇一睁开眼,望向四周简陋的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房子,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他现在的家。石头垒的四壁,木头拼接的屋顶,用一块兽皮遮挡的窗户,外加一扇一推开就吱嘎吱嘎响的木门。屋里除了他现在躺的石床,就剩下对面石灶边上的木架,算是家里唯一的家具了。
    真是受够了,连个桌子都没有的破地方,他怎么就该死的重生到了这里。
    今天是陈宇来到这个世界的第7天了,从那个瘦的只剩一双大眼睛的弟弟嘴里,他已经大概的了解了他现在的身份以及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
    不得不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上辈子奋斗了30年,从农村来到大城市也没改变陈宇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的事实。无论他如何的努力,如何的不服气,也无法赶超那些一降生就有优越生活条件的城里人。
    兢兢业业的努力了7年,攒下来的钱也不够买上一个10平米的卫生间。拼死拼活上到大学毕业也就找到一个月收入2000多的业务员工作。
    现在的陈宇,不再愤懑于上一世的不公平,也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的不是怎么想回到那个简陋的出租屋,认清现实后,该想的是怎么把自己和那个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弟弟肚子填饱。
    再消沉下去,估计离饿死也不远了,上天既然给了他又一次的生命,可不是让他来这里消沉的等死的。
    “哥哥,我回来了。看我找到了什么?”从门外像一个炮弹一样冲进来的矮小又瘦弱的小孩兴奋的对着陈宇喊道。
    “那是什么?”陈宇皱眉望着小孩手里黑乎乎的东西问着,看着小孩看到他的表情瞬间瑟缩了一下的动作,陈宇皱着的眉头靠的更紧了。
    自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就是这个瘦弱的孩子在照顾他,并非他愿意,只是他的身体并不允许他从这张石床上走下来。摸摸额头上不规则的突起,有十公分长的疤痕无力的叹了口气。
    他这个身体的上任主人,因为无法忍受不能变身又被别人耻笑的原因趁着族人的疏忽冲进了达格尔森林,被路过的兽人侥幸从一头兽的獠牙下救了出来,而那个不幸的小孩也在兽的冲顶下一命呜呼,而陈宇则是在这个身体里重生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陈宇这一世的身份以及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
    陈宇这一世的名字叫维斯。在这个世界上有雄性和雌性,雄性是经过兽神洗礼,能够变化出兽身战斗,捕食猎物的雄性兽人,雌性就和上世的女人一样,具有繁衍后代的能力。
    但雌性并不能够变身成兽,所以在身体素质与人数上都要相对的羸弱以及数量稀少。
    而介于雄性与雌性之间,还有一种不被兽神的神光所眷顾的亚兽人,他们是到了10岁,还无法在兽神洗礼上完成变身的雄性的一种称谓。
    他们不能化身成兽,自然也就没有了捕猎食物及自保的能力,好在这个世界并不完全依靠捕猎为生。雌性和一些不能化身的亚兽也会种植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作为粮食。
    在这个雌性数量稀少的世界,亚兽人并不会被抛弃,他们也可以和雄性兽人结合。但是亚兽并非天生具有生育的能力,只有最强壮的兽人翻过亚斯拉山脉,到达那个传说中的圣地,才能得到兽神的恩赐,那是一种金色的果实,吃过以后的亚兽可以改变体质,在一个月之内怀上幼崽。
    而维斯与弟弟科雅的兽父与兽母,就是兽人与亚兽的结合,维斯的兽父是部落的勇士。他为了追求维斯的兽母,翻过了亚斯拉山脉,得到了传说中的圣果,自己回到部落的时候也身受重伤,维斯的兽母感动于他的真诚与他结合并生下了维斯。
    但是在维斯5岁,接受兽神洗礼的仪式上,被众多部落族人所期许的,最强勇士的儿子并没有完成化身。维斯的兽母悲伤的认为是自己的原因,使得维斯并没有成为他兽父那样强壮的兽人,而是可能会像自己一样是一个终身无法变身的亚兽。虽然也有小兽人是化形比较晚的,但10岁还无法化形的话就一辈子也无法化出兽身了。(5~8岁的小兽人都会在这个时期陆续完成化身礼)。
    在以后的几年里,维斯的兽母一次次的失望最终化成了绝望。维斯的兽父无法看着深爱的人日渐消瘦、精神崩溃,于是又一次的踏上了寻找圣果的道路。
    但这一次,维斯的兽父并没有上一次的好运,在返回部落的途中,他遇到了强大的加卡龙兽,加卡龙兽短小的前肢抓伤了维斯的兽父,并用它粗壮的尾巴狠狠的抽飞了维斯的兽父,维斯的兽父狼狈的逃到部落的领地边界就昏迷了过去。
    加卡龙兽并不会贸然的冲进部落领地的范围,维斯的兽父侥幸的捡回了一条命,但所受的重伤还是在科雅生下的那个寒冷的冬天里回归了兽神的怀抱。
    维斯的兽母无法承受丧失配偶的伤痛,而且一个亚兽也无法养育两个年幼的幼崽,在劳累与悲伤中追随维斯的兽父而去。
    当时的维斯也不过是12岁的年纪,科雅更是只有3岁,在同龄小兽人的嘲讽中,小维斯的性格越发的孤僻与自卑,甚至于对年龄尚小的弟弟也不愿多加关注,致使科雅每次想亲近自己的哥哥又畏惧自己哥哥对他的冷漠,在失去兽父兽母的小孩子心里哥哥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以及依靠了。
    在维斯受伤期间,科雅在尽自己的努力去照顾他,在兽母去世的时候,族长有询问过部落里没有幼崽的兽人家庭,有没有想要抚养这两个幼崽的,但是对于维斯的孤僻与年龄大家都沉默了,也有想要收养科雅的,但科雅并不愿与哥哥分开,虽然哥哥并不待见自己,但对于科雅来说,那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对于这个结果族长也很无奈,最终与族里的长老商量,由部落集体供养。
    所谓的集体供养,也就是在每10天的,由部落组织的集体狩猎里给维斯与科雅分得少部分的肉类,这些肉虽然只够吃2、3天,但对于每家分得的分量已经是多出来不少了,不够的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好在维斯也有13岁了,对于一些基本的种植也是可以少量的做一些,在维斯正式成年到16岁时这些待遇也会随之取消的,所以对于现在的兄弟俩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吃饱更重要的事情了。
    想到日后的打算,维斯深深的吐了口气,放松面部的肌肉再次对科雅说到“拿过来我看看,这是什么?能吃么?”让科雅这么高兴的东西,肯定与吃的有关,但现在的维斯可不认为那黑乎乎的东西真的能吃,毕竟还是四岁的孩子,能找到吃的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并不想打击这孩子的积极性,瞧瞧浑身弄得脏兮兮的孩子,再次为自己的身体感到深深的无力。
    虽说这些天头已经不那么疼了,但是对于身体的控制还是不能像以前那样灵活,总是感觉四肢沉重,像是在胳膊腿上各栓了一个铅球,抬几下胳膊也会累的他浑身是汗,更别提走路了。
    科雅见维斯的表情小小的高兴了一下,又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维斯。受伤醒来后的维斯虽然忘了很多事但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这让小科雅高兴极了。
    “哥哥,这个是阔叶草的根。很好吃的,以前兽母也挖过我记得的。”科雅扬着笑脸对维斯说着,脸上有着小小的骄傲,像等待被夸奖一样。
    望着那个像得了奖状,等待大人夸奖的孩子维斯笑了。与其说是多了个弟弟,不如说是多了个儿子,毕竟真算起来,他可是有着三十岁年龄的人了,对着个四岁的娃娃叫他哥哥,他表示心里有点小小的压力。好吧!这个弟弟他认了,这就是他现在的亲人了。
    抛开刚来时的别扭感,有个亲人也没什么不好。
    既然把这个小娃当做自己认可的亲人,那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顾。“科雅很厉害呢!这么小就记得以前吃过的东西。”得了夸奖的孩子,小脸涨的通红,兴奋的说着“我去烤来给哥哥吃”就一溜烟的窜出了房子。
    望着院子里那个艰难生火,动作笨拙的孩子,维斯感到眼眶热的有火在烧一样,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惧,被这个孩子默默的驱散了。是呀,没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看来自己得努力了,这个身体既然已经是自己的了,没理由控制不了,维斯继续着这几天来一直在做的锻炼:抬手臂,高抬腿。很好,已经能一口气比昨天多做5下了。这几天身体的状况一直在转好,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他就能下地走动了。
    现在已经是过了春天了,可以吃的东西多了起来。等身体好了,就到房子后面的树林里转转,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东西吃。
    他这些天受伤,听科雅说以前维斯开春时也种了一些能吃的植物。不知道现在地里什么情况,一切都得等自己的身体好了以后才能去看的。
    达格尔部落因背靠达格尔森林而得名。有着强壮的能化形的兽人200多,雌兽73人,小兽人25人,小雌兽就少的可怜了,只有7个人。当然部落里也有像维斯兽母以及维斯这样的亚兽5人,看来不能化形的兽人数量还是不多的。
    正是这样,才造成了亚兽在部落的地位很尴尬,虽说成年的兽人与雌性都是性格淳朴,并不怎么瞧不起亚兽人,但是兽人孩子以及小雌性就会很直接的表现出对异类的排斥,他们还没有学会宽容的对待不同于自己的族人。
    是以维斯的前任,才会在成年兽人的惋惜与同情,小兽人的嘲讽中走向了极端。
    不得不说的是,维斯小的时候是很得部落里大人的喜欢的,其他兽人小伙伴也是隐隐把他做为了头领一般的存在。
    在得知维斯不能化形的时候,小兽人的不知所措到排斥,小雌性的爱慕到鄙视,真的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的打击了年幼的维斯。越来越阴沉的性格,使得原本跟他要好的小伙伴也不得不疏远他。
    ☆、第二章 伞盖
    5天以后又过了一个部落集体狩猎日,维斯家也得到了足够吃2、3天的食物。但就算省着吃也远远不能满足维斯和科雅的日常需求。
    这天维斯觉得他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可以到部落外围的森林的转转了,就带着科雅慢慢的走出了家门。
    维斯的家建在部落的西面靠近森林的位置,虽看着不远,但对于一个身体刚刚好转的人来说还是远了点,维斯不得不走走停停的带着科雅缓慢的向森林靠近。
    部落南面有一片果林,有些是自然生长的有些是出外打猎的兽人顺手移植回来的,这有利于雌兽的就近采集,而且因着雌性和小兽人都爱吃的缘由不大的果林现在也扩大的颇具规模。
    果林是雌性最爱去的地方,所以维斯并不打算今天就进果林采果子,而且春天也没有多少可以吃的果实。
    终于到了,呼出口气调整了一下身后背着的柳条筐。这还是前天维斯让科雅采集柳条自己编出来的,在框的一侧绑上两条兽皮,背在背上这样比拎着轻松多了。
    科雅也表示了想要动手编制的愿望,奈何人小手也小怎么也弄不好,最后只好叹气的在一边看着维斯编制。
    维斯出生在南方的小山村里,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大家多数的生活工具都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这也就练就了维斯从小就会做农活农具的能力。
    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喝了一口科雅打来的溪水,现在的天气还有点冷,风吹过来还是会让人感觉凉嗖嗖的。
    紧了紧身上穿的兽皮衣,再搓搓科雅两条露在外面的小胳膊,没法想象,冬天的科雅是怎么熬过来的。这里的衣服大多都是用兽皮做的,上面是用兽皮缝个筒形再留出两个胳膊能伸出来的洞,下身就穿个兽皮裙就完事了。
    感觉到下面两腿间凉飕飕的风,维斯就感觉到蛋疼,nnd这叫衣服?抬个腿就什么都被看光光了,跟没穿有啥区别?(齐屁小短裙~那是现代女人穿的!维斯内心纠结的大吼)
    再次在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维斯站起身来,科雅忙伸出瘦弱的胳膊,扶着比自己高大的哥哥。
    “哥哥,要不我下去抓条鱼上来吧。”科雅舔了舔嘴,他也有点想吃鱼了,忘着水里那些一指来长的鱼,维斯觉得还不够塞牙缝呢!再说,现在水很凉,让四岁的科雅下水,别开玩笑了,在这个连医疗设施都没有的地方,感冒都能要了这小家伙的命。
    “等鱼长大点我们再抓,现在先挖点野菜回去。”维斯眼也不眨的说着慌,那种鱼最长也就那么一指,还长大呢。
    科雅失望的回头瞅了一眼,还是跟着哥哥继续往前走了,维嘉的阿么说,多吃点鱼对受伤的人有很多好处,科雅想让哥哥的病快点好起来。
    继续顺着河流往上游走,这条穿过达格尔森林的河水,刚好有一条分支流过这里,离着他家房子也不远。
    当初维斯的兽父选择在这里建房,就是考虑了身体不太好的维斯兽母打水要方便很多,才选择在这里建房的。
    别看这里的雌性不能变身,但也都有着一把好力气,在这里身体素质决定着成活率。
    亚兽人因为不能在兽神洗礼上化身,而被耗费过多的精力,有些往往要比雌兽还要娇弱。所以即使有兽人会因为雌性的稀少,而选择跟亚兽生活再一起,也往往要分出更多的精力来照顾身体素质不好的亚兽人。
    亚兽不能正常怀上幼崽,除了一些真正喜欢亚兽人的兽人会追求亚兽以外,多数兽人都是宁愿单身,也不会选择亚兽人做他们的伴侣。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兽人都能够有实力穿过亚斯拉山脉寻找到圣果。繁衍后代是兽人的天性,也有的亚兽人因为害怕失去对方而选择一辈子不要幼崽也要对方好好活着。
    所以像维斯的兽母这样,能有两个幼崽的情况是非常少的,而且圣果也不是你想找到就能找的到。所以数部落里的其他亚兽人伴侣都是没有幼崽的。
    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头看看维斯和科雅吧。
    维斯拿着一根长树枝一边走一边打着草丛,并跟科雅讲解着在森林里要注意的事项。
    长在小山村里的陈宇小的时候可是没少往树林子里钻,对于怎么样更安全的在树林里行走,他还是知道不少的。
    科雅疑惑的听着哥哥讲的怎么用树枝吓走蛇什么的,他可是知道小动物在遇到兽人的时候都会本能的逃跑,这是弱小动物面对兽人释放出的威压本能的逃避危险的行为。
    不过对于哥哥的教导科雅虽然疑惑,但还是认真的听着哥哥所说的话(可悲的维斯还不知道,小小的科雅就已经具有自动屏蔽小动物的本能,而他13岁了连蛇这种动物都得小心对待。看来他还真不是能成为兽人的料)
    听着维斯的教导科雅小心的收敛起自己一进丛林就自动散发的威压,他并不想让哥哥失望。难得哥哥愿意教他,他还是顺从哥哥的意愿吧。
    一边走,一边把自己认识的野菜挖出来,扔进背后的柳条筐中。
    科雅觉得哥哥懂得好多,很多自己不认识的野草,哥哥都说是能吃的。亏了科雅没说出来……野草啊~
    这个树林里维斯发现了一些跟以前一样的野菜,这着实让他松了口气。要是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他都不认识的话,那进这个树林里的意义就没有了,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养活自己和这个弟弟。
    好在一些野菜虽然长的比他记忆中的要宽、要大,但形态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正边走边挖的维斯往右瞄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一颗歪倒的矮树下长着一丛蘑菇,他快步走过去伸手就摘。
    “哥哥,这个伞盖是不能吃的”科雅焦急的叫着。哥哥怎么要摘这种有毒的东西啊!琪雅阿么说这伞盖吃了是要拉肚子的,严重的还得去巫医那里拿草药回来熬水喝呢。
    “伞盖?”维斯抽了抽嘴角,也不是没人吃到有毒的蘑菇的。吃了的确是会又吐又泄,毒性大的甚至能要人命,但这香菇他可是知道不但好吃,而且营养也很丰富。
    “嗯,哥哥这个我们还是不要摘了吧。”科雅小心的看着哥哥说到,怕哥哥不高兴,又怕哥哥真的要吃这种有毒的东西。
    虽然科雅不知道面子为何物,但还是不敢说出打击他哥哥自尊心的话。
    看着小孩欲言又止的表情,维斯好笑的揉了揉小孩乱糟糟的发顶“科雅说的对,有的伞盖的确是有毒的,但这个叫香菇,不但能吃而且还很好吃。晚上哥哥拿这个给你炖肉吃,可香了。喏~像那种颜色很漂亮带斑点的就不能吃了,那些是有毒的。”维斯指着不远处长在斑驳阳光下的花蘑菇说道。
    科雅歪着脑袋思索着哥哥说的话,不确定的看着维斯,小嘴巴都抿成一条直线了。看的维斯只想笑,这倔强的小样子好像个小大人一样。
    “这是兽母说的哦,放心吧”祭出每次说出都会得到肯定的理由,维斯不在看科雅那放松下来的表情继续摘着蘑菇。
    对于科雅来说,温柔又能干的兽母是万能的,只要是兽母说的,那就都是对的。小小的科雅也蹲下来,帮着维斯把那不大的一丛蘑菇都摘到筐里。
    摸着又厚又大的香菇,维斯高兴极了。这可是万能配菜,做汤炖肉的首选,就是拿来烤着吃也是很好吃的。
    这里的植物虽说和地球的样子差不多但是却都比地球的植物长的大,望着看不到顶的大树,再次感叹没有强壮的兽身,想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着还真是不容易。
    难怪兽人是严禁雌性和幼崽进入森林深处的,没有自保能力的雌性跟幼崽进入森林深处跟找死没什么区别,连兽都能轻易地要了她(他)们的命(兽就是地球的野猪了。叫野猪又不太像至少那对獠牙就比野猪来的粗长的多,耳朵也是尖立着的)
    ☆、第三章 咕咕兽
    维斯抬头往上看,太阳都被树木遮住了,也分不出是几点了,只能从咕咕叫的肚子里分辨该是吃饭的时间了。
    掏出科雅兽皮袋子里的两个土蛋也就是土豆,兄弟俩找了个大树下面坐着吃了。
    这里一天的时间要比他上一世的时间长,一天估摸着得有40个小时,快有地球的两天了,维斯猜想,大概是这个星球要比地球大,自转一天的时间也就多出了这么长。
    刚来的时候着实是不太习惯。现在适应过来了,觉得也没什么不好,时间多了,能干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
    这里没什么娱乐项目,好在上世的陈宇也是个穷小子,没钱买什么奢侈的东西来玩,连手机都是买的最便宜的那种,能接能打就可以。
    吃完饭,拿起一直用绳子绑在科雅背上的石锹,这还是陈宇自己想的名字。
    就是在木头的一头削出一个凹槽,嵌进一块被磨平开刃的锋利石头。找了一个动物脚印较多的地方开挖。
    科雅知道这是哥哥所说的陷阱,来的前一天,哥哥有说今天要教他不用爪子和牙齿也能抓住猎物的办法。
    看着哥哥吃力的挖着坑,科雅也帮忙把挖出来的泥土用大点的叶子装了,扔到一边。
    哥俩歇歇挖挖的弄了两个小时,才挖出了一个一米来宽两米深的坑,用细的树枝还有树叶遮盖了洞口,再把周围两人踩出来的脚印抹掉,两人就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着休息。
    “这就能抓住食物了么?”原谅科雅吧,对于一切能吃的都被称之为食物。
    “能,等明天我们再来看看”爱怜的摸摸这个每天都吃不饱的弟弟,维斯心疼的心都揪了起来。这才是个四岁的孩子,就算在小山村里,也是只知道吃饱了就知道玩的年纪,现在却要每天到处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
    “走,哥带你抓野鸡去”一挥手,维斯撑着树干站起来,豪气干云的对着星星眼的弟弟说着。
    “啥是野鸡啊?好吃么?”
    “嗯~就是会咕咕叫的鸡,有很鲜艳的羽毛。”维斯纠结的解释着。
    “会咕咕叫的那是咕咕兽,不是什么鸡啊?”科雅疑惑的纠正着他哥这不知道咋冒出来新名字。
    “就咕咕兽吧,臭小子,管那么多干嘛~等着吃就成了!”维斯炸毛的对着弟弟低吼着,他哪知道这个世界管野鸡叫咕咕兽啊,又不是杨过,天天姑姑、姑姑的。
    兄弟俩叽叽咕咕的一边走,一边笑的向着远处有咕咕兽出没的地方而去。
    这是科雅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气氛,虽然哥哥不记得兽父兽母了,但没关系,只要他还记得就好,他会告诉在天上的兽父兽母,现在他和哥哥都很好。哥哥也对他很好,兽母不用再担心哥哥了,科雅会照顾好哥哥的。
    维斯找了一块空地比较大的地方,把科雅兽皮带子里自己搓的麻绳掏了出来,铺在地上,又用树叶和干土在上面撒上薄薄的一层。
    这个麻绳网还是小时候和邻居家的木生爹学来的,木生他爹是这附近村子有名的木匠,周围邻居家里做个家具,打个鸡笼啥的都是跟木生爹用鸡蛋、粮食啥的换。
    在偏远的地方,人们可是舍不得用铁钉子做家具的,都是用最古老的榫卯结构,做出来的家具是又结识又耐用。
    这个网也是那个时候木生爹编了给两人抓野鸡玩的。网的四周有一圈活结,在四周穿一圈绳子,绳子的一头吊在树枝上,等鸡入网了再拉起绳子,野鸡就被圈进了网里,上面的口一封死野鸡想飞也飞不出来。
    当然拉网也是个技术活。用力和早晚都是有讲究的,拉不好网收成一个团野鸡却没被圈住那就白忙活了。
    在铺好的网上面撒上些咕咕兽爱吃的草籽和果实,兄弟俩就藏好,静等咕咕兽上门了。
    等待的时间坡长,抓咕咕兽要有很好的耐心,这种动物胆子很小,稍有点风吹草动的就会扑棱着翅膀跑走了。
    好在这附近鲜少有雌性或兽人来抓这种没多少肉,又长翅膀能飞上树的动物。
    两人耐心的蹲在树丛后面望着前方,就在维斯的脚都蹲麻了,想换个姿势的时候,有一只咕咕兽走出了草丛。
    它小心的四下张望了会,就咕咕的叫着走进了网的范围,低头啄起了撒在上面的草籽。吃了一会,回头又冲着来的方向咕咕的低叫着似在呼唤着什么。
    兴奋的科雅,在咕咕兽刚走进陷阱的时候就看着维斯,想让维斯收网。可是维斯知道现在收有点早,并不是他知道这附近还有咕咕兽,而是这咕咕兽走进来的位置并不理想,没有走进中心,而是在网的外围就停住了。
    没想到它还会召集别的咕咕兽来,这下更是正中下怀。
    维斯给了科雅一个稍安勿燥的眼神,就回头紧紧的注意着咕咕兽的动向。科雅更是紧紧的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就怕吓走了咕咕兽。
    不一会儿,从草丛里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几只小咕咕兽,叽叽的叫着,往第一只咕咕兽这里靠近。
    望着这一群咕咕兽,足足有7、8只,一只母的6、7只小的,叽叽咕咕的凑成一堆低着脑袋啄着维斯两人撒下的诱饵。
    等地上的草籽,果实被啄食的差不多了,维斯动了,用力的往下拽着绳子。
    绳子顺着树枝迅速的往上吊起,上升的网子也顺着四面圈着的绳子,快速的往中间收拢。几只咕咕兽的脚都随着向上升起的网而踩了个空,想向上挣扎着扑棱翅膀飞起来,却苦于没有着力点,而慌乱的用力扇着翅膀,怎一个混乱的场面。
    科雅也帮着用力的往下拽着绳子,光靠维斯一个半大孩子的力气可拽不动不断挣扎着。
    想跑出网的这几只咕咕兽,只有一只小咕咕兽是因为靠近网的边缘,而在收网的时候从上方逃窜了出去,不辨方向的一头钻进了旁边的草丛。
    这次的收获另维斯兴奋极了,终于有鸡肉吃了,部落捕猎分得的食物大都是个大、肉韧的,用水煮很久也很难嚼动。这些肉食只有兽人们喜欢,雌兽和小兽人多数都爱吃肉嫩的角兽或者兽之类的。
    把绳子在树干上绕了几圈系好后,维斯和科雅就走出了隐身的树丛。
    用木棒打晕几只咕咕兽,再小心的放下绳子,把咕咕咕兽从口袋一样的网中掏出来,绑成一串抗回了家。
    维斯和科雅的家靠近部落外围。走出树林,维斯就将咕咕兽都塞在柳条筐里,上面再盖上树叶。
    科雅还小,不明白哥哥这么做的用意,但他却知道哥哥这么做是有哥哥的道理。也从这天开始,无论维斯弄到了什么好东西,偷偷的带回家科雅也从没有声张过。
    这并不是陈宇的小农意识作祟,有好东西想藏起来。而是他觉得两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有一天带回了别说小兽人,就是雌性也无法捉到的咕咕兽而得到别人的猜忌,现在的陈宇觉得一切还是低调点的好。毕竟他现在可不是原来的维斯,即便伤到脑袋失去记忆,大家能够理解,但行为偏差出这么多,难保在这个还比较落后又迷信的部落里被认为是异类而抓起来用火烧了。
    以后他可不只是会抓咕咕兽而已,可能还会做出更多别人想不到的东西。不想别人疑心,那还是偷偷的来吧,先把饿肚子的问题解决了,才是首要的任务。
    ☆、第四章 第一顿美味
    回家的路上并没有遇上什么人。这也难怪了,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出去捕猎的兽人也都回来了。
    偷偷摸摸回家的维斯,总有着那么点自己过于小心的感觉。暗自撇撇嘴,舀了一碗水大口的喝下去,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在森林里呆了一天,两个人都累坏了。望着部落里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冒出了炊烟,维斯只能又站了起来,为了两人的肚子继续奋斗。
    他可是吃够了科雅每天弄得那些半生不熟的食物了,今天弄到了香菇、还有咕咕兽,可以弄点好吃的给小家伙和自己好好补补了。
    把最大的那只咕咕兽拎了出来,其他小的都让科雅拿去把翅膀上的毛拔了,关在卧室隔壁的储藏室里,看能不能养活,明天再考虑弄个鸡舍什么的。
    虽说是野鸡,但家鸡不也是从野鸡驯化出来的么,说不定以后还有鸡蛋吃呢,就算吃不上鸡蛋,当个储备粮什么的也挺好。
    现在部落里虽然会种植一些可食的植物,但却是没有养牲畜的,维斯的这个行为可算是开了个先例。
    先不管别人怎么想,维斯先在院子的一角拖了些干柴把炉子点燃。说是炉子也不过就是用几块石头垒的灶,上面架了一个石锅,家里也是有陶器的,但是在部落里陶器还是很珍贵的,大家做饭基本还是在用石锅。
    在锅里添上水,等水开之际维斯已经用石刀把鸡杀了,放出小半个木碗的鸡血。这咕咕兽个头大的都赶上地球上的鹅了,一只成年的咕咕兽,足够兄弟两个吃一顿还有余的了。
    水开了用木勺舀到木盆里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