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将咕咕兽整个扔进去,就着热水直接将咕咕兽的毛拽下来。这活陈宇可是没少干,不说在农村吧,就是去了城里,想改善下伙食,陈宇也是直接买活的自己回家杀了吃,他觉得这样新鲜,城里人都觉得麻烦直接买处理好的。
    科雅在一边也学着帮维斯拽着鸡毛,一边揪一边烫的直叫唤,乐的维斯把他赶到一边去洗香菇和土蛋了。
    开膛破肚,取出鸡心鸡肝和鸡胗其他的都让科雅拿去埋了。看着咕咕兽还有点鸡油,就拽下来扔锅里化开,又把切成块的野鸡肉扔锅里炒起来。野鸡肉表面焦黄了以后加入清水,再把香菇和切成块的土蛋(土豆)扔到锅里。
    让科雅拿来装盐的陶罐,维斯就纠结了,这就是盐么?似乎是矿盐,但是里面混合着碎石子和沙土的盐就是他们平时吃的盐么?难怪这些天科雅做出来的食物,味道都怪怪的。
    “科雅,你平时怎么处理这盐的?”
    “处理?”科雅疑惑的望着维斯,不明白哥哥又冒出来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说“就是直接抹到食物上就可以了啊”
    “难怪了……”维斯一边嘀咕,一边又让科雅端来了一小陶罐的水,把半罐盐倒进了那个新拿来的陶罐里,搅拌了一下,等盐都化开了以后,看着有点发黄的盐水维斯是真心的无力了。
    以后难道就要吃这种盐了么?不管怎么纠结,不吃盐是不行的,只能看看以后能不能想到更好的过滤办法了。
    “科雅,这些盐是从哪弄来的?咱们部落就产盐么?”维斯想去看看产盐的地方,看看有没有质量好点的盐。
    “有的,部落的南面,挨着果林往西走就有一个盐矿,是有兽人把守的。不过族人要用的话,都是可以自己去挖回来用的”科雅边说边觉得,看来以后要多看着哥哥了,连盐矿在哪都忘记了的哥哥,哪天乱走再把自己也弄丢了。维斯还不知道弟弟的心里已经把他归类为,需要看顾的幼崽行列了,要是知道了肯定得抓狂~嘻嘻
    “有时间我们去一趟,再多挖点盐回来。”
    “嗯,好的。哥哥好香啊”科雅蹲在炉子旁边,塞了一把柴就蹲在那不动了,他是真的饿了。
    小兽人是很容易饿的。而且他今天中午也就吃了两个土蛋,早就已经饿了,不过他并没有跟哥哥说,毕竟他们家的食物总是不够吃,他也经常的挨饿。
    “小馋猫,一会好了敞开肚皮吃”维斯说着却暗暗的下定决心,以后说什么也得让科雅吃饱了,可怜的孩子,以后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懂事的、让人心疼的小家伙饿肚子了。
    倒出沉淀好的盐水,剩下的渣子维斯找了个破旧的木盆装了,放到屋子的角落,以后说不定还有些用处。
    把过滤的盐水倒了一些进锅里,把小半碗鸡血也扔锅里。又塞了两把柴火,晚饭总算煮好了,闻着香味就更觉得饿了。
    维斯从木架子上拿了两个木碗和木勺出来,盛了两碗,兄弟俩就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开吃了。尝了一口,虽说没有葱、姜、蒜这些调味料,盐的味道还带了点苦涩,但总体来说和他们前些天吃的东西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美味了。
    看着科雅一边不顾烫的往嘴里猛塞,一边还要抽出空来对着维斯说“好西,好好西……”维斯嘴角翘了翘,觉得辛苦一天值了。
    睡了一个好觉醒来,维斯侧头看了眼乖乖睡在边上科雅,小小的一团,手里还紧紧的攥着维斯的衣角。
    小心的从科雅手里拽回自己的兽皮衣服,给科雅压了压兽皮被子,绕过科雅下了床。
    用力伸了个懒腰,轻轻的打开门走出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格外清凉的空气。维斯觉得这里也挺好的,没有汽车的轰鸣声睡到自然醒,真是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事。
    一边算计着今天要干的事,一边快手快脚的把锅淘干净。把昨天剩下的鸡杂切了,又切了些昨天摘回来的野菜和着鸡杂炒了个菜,再把埋在炉子里的土蛋掏出来,早饭也就做好了。
    去小溪边打了一木盆的水倒到锅里,就着炉子里的火星把水弄热了,就进屋去叫醒科雅了。
    迷迷糊糊的科雅用热水洗了脸清醒多了,脸红红的跟着哥哥做在木墩上坐下,手里被塞进了一个木碗,里面有剥好的土蛋还有炒的很香的青菜“哥哥明天醒来早点叫我,我也可以帮哥哥做事的。”
    “小孩子就是要每天多吃、多睡,吃饭吧”笑着看了一眼别扭中的某小孩,维斯正经的说着。
    “哦”没得到满意的答案,小孩蔫蔫的回了一句,不过转眼就被好吃的转移了注意力,原来青菜也可以这么好吃啊。哥哥好厉害哈!果然小孩子的忘性是很大的。
    吃完了早饭,维斯提议去地里看看他们种植的作物。
    小科雅又充当了向导在前面领路,维斯在后面懒洋洋的跟着。
    ☆、第五章 莱斯曼大叔
    “呦科雅,你哥哥的病好了啊”从门里走出了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向科雅打着招呼。
    “莱斯曼大叔,哥哥已经好了。”科雅有礼貌的回答着,维斯生病期间,部落里知道的人见到科雅都是会问上一两句的,毕竟是一个部落的,没了兽父兽母的孩子大家还是多少会照顾点的,再说科雅这孩子从小就很乖,很是招人心疼。有多余的食物也会给科雅送去点,要不然一个四岁的孩子上哪去弄那么多的吃的去。不仅要自己吃还要照顾生病的维斯,即使是维斯没生病的时候也是不怎么关心家里的食物的,兽母去世的这一年里如果没有这些平时跟维斯兽父兽母关系不错的族人偶尔送点吃食,兄弟两个估计也早就饿死了。维斯生病期间也是知道有人给他们家送过两次食物的,不过那时候刚来,心态也没有调整好,而且大家都是在门口把东西递给科雅说两句话就走了,并不会进屋子里坐会。其实部落里的族人还是很热情、淳朴的,只是对于维斯的阴沉、孤僻大家还是不喜的,最主要的是他对科雅也不曾多加关心,这些事族人对维斯还是多有微词的。当然这些陈宇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以他现代人的思想也是不会多加在意的。毕竟现代人的邻里关系可是不怎么样,陈宇在农村的时候还好,邻里邻居的还是多有走动的,搬去城里后就甚少和左邻右舍的打交道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陈宇也就笑着和莱斯曼点了个头。毕竟陈宇可是不知道以前的维斯是怎么和族人打交道的,还是少说少错。不过善良的兽人已经给他想好了说辞,觉得维斯伤了头部失去了一些记忆不记得了很多人和事,不得不说这些人还是挺可爱的。
    看着维斯跟以往不一样的态度莱斯曼觉得受伤也不是件坏事,至少这个亚兽现在看起来正常多了(以前大家都觉得维斯受了打击变的不正常了~)
    “维斯,如果还有哪里不舒服要记得去温蒂那里去看看啊。傍晚我让琪雅给你们送点肉过去,那可是我昨天捕的长角兽,肉很嫩的。”莱斯曼骄傲的说着,每个兽人都以自己能捕到足够家人食用的猎物而骄傲。而且现在的维斯让莱斯曼觉得有那么一点改观了,也就热情的想让自家伴侣给这两个幼崽送点食物过去。
    “不用了,莱斯曼大叔。长角兽是很难捕的还是留着给琪雅阿么和迪迦吃吧,我和哥哥还有吃的。”科雅抵着头小声的说着,眼角的余光却是在偷瞄着自己的哥哥。以前的维斯可是不会要别人施舍的食物的,科雅为难的说着就怕自己的哥哥会生气,以前的科雅都是偷偷的留下食物,没看见的维斯不会说,但要是当面给予的话维斯都会生气的扭头就走的。
    “这孩子什么难不难捕的,我们兽人~”说了一半看到维斯又生生的改成“我们家也吃不了那么多的,而且迪迦也还小吃不了多少呵呵呵……,回头我让你琪雅阿么给你送去”壮实汉子尴尬的骚了骚脑袋,维斯是个不能化形的亚兽他差点就说了兽人什么什么的。
    看着这个跟个铁塔一样壮实的汉子,那壮硕的身材和黝黑的面庞,身体各处的肌肉都纠结着鼓起,无不深藏着巨大的能量,足有2米以上的身高,让维斯和科雅被衬托的娇小无比。维斯抽了抽嘴角,这要去拍电影一定能行,现在都流行欧美那种肌肉结实的壮汉,这个兽人可是比那些在健身房练出来的肌肉男有料多了。
    现在的维斯可不是那个不分好歹的家伙对于真心想帮助他们的人他也乐意交往,大不了以后有机会还回去就好了,陈宇可是不喜欢欠人人情的,但对于好意还是不好往外推,免得生份了。
    “那就谢谢莱斯曼大叔了。”赶在科雅再次开口拒绝之前陈宇说道。
    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科雅又释然了,呵呵~他哥哥忘记了很多事却变得开朗起来了。
    “客气啥,以后有事尽管来找你莱斯曼大叔”莱斯曼爽朗的笑声震得胸膛都起起伏伏的。
    “那我们就先走了,还要去地里看一下植物的。”维斯笑着应答道。
    “去吧去吧,也该是去看看了,要不这地里的草都该长的比植物高了。”莱斯曼挥着手说完就转身进到院子里了,他还要告诉琪雅这个好消息呢,维斯病好了人也变得热情了,琪雅一定会高兴的。对了还要让琪雅割上一块嫩点的肉给他们兄弟俩送去。
    科雅心情很好的给维斯介绍着部落里的分布,整个部落一共也就300多人是这附近相对来说比较小的部落了。以族长的房子为中心向四面扩散,建的房子并没有统一的规划而是大家相中哪个位置就在哪个位置建房了。不过部落入口到中间的广场那里建的房子比较整齐算是一条主街道,路过广场的时候有些雌性正聚集在那里,她们是准备集体去到果林里摘果子的。雌性喜欢聚集在一起活动,这样也能减少危险的发生,虽然部落外围已经被兽人定期的把一些比较凶猛的野兽都驱离了,但并不能保证一定就是安全的,所以大多数雌兽都不会单独进到果林里而是都三三俩俩结伴去采集果实。看到维斯两兄弟过来有的热情的打了招呼,有的则是淡漠的瞄了眼维斯就自顾的找相熟的人聊天去了。而跟在雌性身边的小雌性则是鄙视的看了眼维斯就扭过头去,生怕扭的慢一点被别人认为自己不够鄙视维斯一样。
    对于大家不同的反应陈宇也没觉得多在意。生病期间从科雅嘴了也知道了一点自己以前的样子,所以对于族人的反应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人和人不同,若是光在意别人的眼光那他想上辈子他也活不到三十岁。
    科雅笑着和跟他打招呼的几个阿么说了几句话就带着维斯迅速的穿过了广场。到了种植的地方维斯也小小的惊讶了下,没想到兽人部落的种植已经发展的颇具规模,望着那一块块的田地,也都分了拢,一拢拢的种植着各种维斯不认识的品种,绿油油的一片看着还挺喜人的。
    “这是部落分出来专门给雌兽和亚兽种植的。哥哥也领到了一块地的,听他们说等到成年了会得到更大的一块地的。”科雅这个小大人又开始给他哥哥补习常识了,这也正是维斯现在最想知道的(以后陈宇都改叫维斯了,我自己都快写纠结了)
    科雅带着维斯一边走一边介绍着地里种植的植物。甜甜杆,故名思意也就是甘蔗了,因为扒皮后的杆会带着甜味而得名,这是小兽人和小雌□□吃的。兽人家庭里有小兽人或小雌性的多少都会种植点。面果,这东西听科雅的介绍和小麦应该是同种植物,不过长的却是一个个的球状,剥开表皮里面的粉末是和小麦磨好的麦粉一样的东西,可以做饼吃,老人和小孩子都爱吃的一种食物。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味道,看来只有到时候尝尝了。听科雅说他也种了一些面果,面果保存的时间长,是冬天里没有食物的时候族人主要食用的食物。再有就是穗子了,这个维斯认识,这是大家都熟悉的玉米,长的倒是不太一样。这里的玉米没有地球长的高,也就一米多高,通常一个主干上也就结个2、3个玉米棒。玉米的个头倒是很大,粒多棒子却不粗可以晒干了保存很长的时间。地里还种了一些土蛋和一些其他的植物但主食还是面果、穗子和土蛋。看了自己种的那一亩大小的田地,里面有一小半的土蛋,大部分的面果和少部分的穗子。就这些植物想要安稳的度过长达5个月的冬季,维斯觉得还是不够。这里一天的时间就差不多40个小时那一季的时间相对也要比地球来的长一些,这里的地理位置偏向北方虽不至于大雪封天但也绝对会将河流冻成冰的,对于从小生长在南方的维斯来说,冬天可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不光是维斯一个人的问题,部落每年也在为安稳的度过冬天而做出更多的准备。兽人还好说,他们是不怕冷的就算真冷到不行的时候兽人也可以变出兽型用皮毛抵御寒冷。而雌性和小兽人就不行了,他们需要温暖的屋子,足够的食物。即便如此也有小兽人或者雌性因为突然变冷的天气而染病,一旦染上风寒,体质较弱的往往挨不过那个冬天就要回归兽神的怀抱了。
    看过了地,维斯和科雅直接将已经长的快有种植的植物一样高的野草拔掉。反正地也不多,拔完草刚好回家做中午饭。这一阵子雨水都还不错,地里并不需要浇水。
    ☆、第六章 爱哭的琪雅
    回到家的兄弟俩个直接累瘫了,地虽然不多,但对于才十几岁的幼崽来说还是多了点。好在维斯年轻的时候,暑假也是做惯了这些活得。
    科雅就不行了,对于快跟他一样高的野草来说,拔掉它很是费力气的。于是维斯也就让科雅帮他把拔下来的草都堆到地头,来来回回的科雅也累的够呛。
    让科雅洗了手脸在一边歇会儿,维斯用香菇和野菜熬了个汤,再把土蛋煮熟了几个凑合吃了一顿午饭。
    好在土蛋够多也管饱,兄弟俩吃的也欢。
    吃过了饭,维斯才想起来还有几只咕咕兽没喂呢。剁了点野菜,用盆装了,再拿了个木碗盛了点水,就进了储藏室喂咕咕兽。
    维斯没时间去打草籽或找其他咕咕兽爱吃的果实,就那么点野菜,饿极了的咕咕兽也在维斯离开的时候哄抢起来。
    躲在门缝外偷看的维斯呼了口气~肯吃东西就好,下午还是去打点草籽回来喂吧,毕竟这几只咕咕兽还小,真要吃,还是养大了再吃划算点。
    和科雅睡了个午觉,维斯就起来和科雅出去砍了几根细树枝,又砍了些河边的柳树条就回家了。
    打发了科雅去找草籽喂咕咕兽,维斯就坐在院子里用柳树枝编筐。
    这次编的筐,缝隙要小点,这是用来背盐用的。维斯打算多弄点回来,以后腌肉、做饭都少不了盐。他打算再腌制一些咸菜等到冬天来的时候吃。
    编好了筐就把那些细的树枝收拾了,多余的枝杈砍掉,树皮削掉。找了院子靠角落的地方圈出一块地用来养咕咕兽。
    将树枝插入地下半米深,看着只围了一小段的栅栏,看来还得多弄几次树枝才行。维斯暗暗地打算着,得多出去背几次才够围起一个栅栏。
    “科雅,在家么?”院子外面来了一个个子有180公分高的雌性,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顺服的披在肩上,看的出是经常梳理的。上身也是穿了一件兽皮做的衣服,下身一条齐屁小短裙,高高隆起的胸部跟地球的女人没啥差别,除了那比维斯上世的个头还高出10公分的身高。
    “是琪雅阿么么?”维斯猜测着。莱斯曼大叔说过会让他的伴侣来给他们送肉的,这个时候来他们家的,也只能是琪雅阿么。
    “是维斯啊,你莱斯曼大叔让我来给你们拿点肉过来”琪雅局促的说着,除了小的时候维斯还会在她怀里撒娇以外,琪雅还是不太会跟性子变的别扭的维斯相处。
    “谢谢琪雅阿么了,快进来坐会吧”维斯说着开了院门把人往院子里请。
    “哎~行”琪雅阿么笑着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把肉放在了灶台边上。
    看来还真像莱斯曼说的一样,维斯病好了,人也变的开朗了。
    想着小时候招人喜欢的维斯,又想起维斯那个性子温柔的兽母,琪雅就有想流泪的冲动。齐达是少数和她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自己的性子太过腼腆,很少有能说的上话的朋友,维斯的兽母就是一个。
    维斯兽父过逝后,她也没少帮衬齐达,可是齐达还是追随霍金的脚步回归了兽神的怀抱。腼腆的琪雅更是不会跟性子别扭的维斯相处,往往也就是拿点吃的给科雅就回去了。
    现在是春天,可以吃的东西本来就很少,猎物也不好捕捉,自己家也没有足够吃的食物。但是还是会多少分出点来贴补科雅俩兄弟,这还是从自己嘴里省出来的呢。
    “这阵子多亏琪雅阿么和莱斯曼大叔了。我这病也好了,要不然我和科雅还不知道要怎么度过这个春天呢”维斯端了碗水送给琪雅阿么感谢着。
    回来后维斯有问过科雅,都有谁家给他们送过食物。这些人将来都是要回报的,以前的事自己不用管,但现在既然是他接手了这具身体,那这些人情他也是要还的。
    “说这些干什么,你兽母不在了,我也没帮上你们什么……”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哎~琪雅阿么你别哭啊!现在我和科雅都好好活着,兽母也就放心了”维斯长这么大可没安慰过女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来到这个异世,虽说这里的女人个头高大,肌肉也很发达,但这能哭的本事还是一样的。
    维斯笨拙的安慰着琪雅阿么,哭了好一会,琪雅阿么才不好意思的收了眼泪。
    “瞧我,怎么就哭起来了呢。”抹着眼泪的琪雅阿么站了起来,想帮着把家里收拾一下,两个幼崽的家肯定是没人收拾的。
    望着空空的家,琪雅的眼泪又不要钱的往下掉,以前霍金还在的时候,他们家过的可是比部落里大多数人家好多了,兽皮、吃的都是不缺的。霍金走了后家里的东西,大多被齐达在家里没吃的时候,拿去换食物了,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了。
    把铺在石床上的兽皮拿出来晾在院子里,又把屋里的地扫了,也就没什么事可做了。这兽皮要是不经常晒晒是不经用的,而且也会发硬盖着不舒服。
    “琪雅阿么,别忙了。家里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哎~那我就先回去了,家里缺了什么,就去阿么那拿不用客气。”琪雅阿么又抹了把眼泪嘱咐着。
    送走了爱哭的琪雅阿么,维斯才松了口气,这关心他可消受不起。
    对着老是掉眼泪的女人,维斯是真的没办法。想着琪雅阿么轻轻松松的就把沉重的兽皮被子一只手就拎了起来,维斯心里是怨念的。
    他现在的身体可是比他以前的13岁身体素质好多了,也有力气多了。可是跟这里的女人比起来还是差多了,看来他以后还真得多多锻炼了,免得长大了连个女人都打不过,那可就丢人了。在他心里他可是个纯爷们,怎么着也不能没个女人有力气不是。
    把兽肉拿进屋,想着一会还是去背点盐回来吧,除了晚上吃的,剩下的肉都得用盐腌了,这样才能放得久点。
    上次的集体狩猎分的肉还有一些,都被科雅抹了盐挂在屋后通风的地方了。
    没一会儿,科雅就背着他的小柳条筐回来了,这是维斯根据科雅的身高给他编的。小小的人,背着个筐看着还真有喜感。
    “去洗洗手歇会,刚才琪雅阿么送肉来了。”摘下科雅背着的筐,倒出里面的草和一些小小的荆棘果,维斯就拿去喂他养的咕咕兽了。
    ☆、第七章 采盐碰上二愣子
    维斯背上他下午编的柳条筐,准备去盐矿背盐。
    在筐里铺上一块兽皮,带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石锹,兄弟两个就出发了。
    这个时候果林里早就没人了,维斯和科雅顺手摘了两个青色、还不太成熟的果子一边走,一边吃。维斯想着再等些时日摘点果子,晒干了当零嘴吃也不错。
    穿过了果林走上了一条小路,走了大概1个时辰就到了部落产盐的地方。
    “嘿~我说这是谁呀,怎么这个时候来采盐那!”维斯向四周望了一圈,也没发现出声的人,警惕的将科雅护在身后。
    “砰~”的一声一个黑影从高达数十丈的大树上跳了下来,落在维斯身前十米的地方。
    维斯确定刚才在他落地之前,看见了他向上飞起的兽皮裙里飘荡的某个东西,还真是够雄伟的。可惜他也有,而且也并不想长针眼。
    维斯嘴角不自在的抽了抽,考虑着等条件好了,说什么也得做条裤衩来穿,他可不想以后天天都得防备哪下不注意抬个腿,就把那个玩意露出来给别人欣赏,他可不是暴露狂。
    “这不是维斯和科雅么?怎么这么晚了来这啊,虽说这附近的野兽都被部落的兽人清理了,你们两个小崽子也不能独自来这采盐啊。碰上落单的野兽怎么办?”兽人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还不到他胸口的维斯说到。
    维斯的事在部落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人比较少的部落里大家都是熟识的,这亚兽刚好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还带着只有四岁的幼崽冒险。
    “我和哥哥一起的,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危险。再说,不是还有你们看守么”科雅从维斯的身后探出了脑袋说着。
    “嘿嘿,你一个小崽子顶什么用?下次别这么晚来,要来也让成年兽人或雌性领着你们过来,一会我交班,顺便送你们两个回去”阿瑟斯笑着说完就转身又快跑两步,抓着树干跳到了更高的树杈上。
    望着那矫健的身手,与纠结的肌肉维斯羡慕的就差流口水了。再捏了两把自己胳膊上的肉肉,维斯悲愤了,为毛他就不是兽人呢?
    哪个男人不梦想着自己有着健壮的身材,打遍天下无敌手,身边围着美女成群?为毛他一穿来就是个豆芽菜的身板,别说变身了将来连个媳妇能不能娶上都是个问题呢,哪个雌性愿意和个不能变身的亚兽结成伴侣啊!
    维斯现在还不知道,亚兽将来不但不能和雌性结成伴侣还得找个兽人给人压,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再死一次啊。
    至今为止他还以为他的兽母是个雌性呢,虽说是穿来的,但他的想象力还没有丰富到,知道这里的男人也是可以生孩子的,所以他选择性的屏蔽了他的兽母是个亚兽人的身份。
    科雅没说,但兽母与阿么的叫法是不同的,只能说维斯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看着那个小亚兽人的举动,阿瑟斯就觉得这个小亚兽人很有意思,那个纠结表情太可爱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落入了隐在树林里的兽人眼内,兽人那良好的视线可不是亚兽人与雌性可比的。就算在夜里兽人也是能将百米以外的事物看的清清楚楚。
    纠结完的维斯拉着科雅继续朝盐矿前进。进到两米高的盐洞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火把,维斯就用打火石将火把点燃,举着朝盐矿深处走去。
    经过这么多年的开采,盐矿已经深入山腹200米深了。
    把火把插入缝隙,维斯就着火光观察起盐洞来。头顶和四壁多数都是岩石,整个盐洞成一个口小肚大的形状,越往里面走开采出来的盐洞就越宽。
    检查了周围盐的分布,又挑选了一处杂质比较少的地方,拿出石锹就对着那块盐壁一顿猛挖。
    吃的盐都是经过磨制的,而要开采的盐石可是比较硬的,并不好挖。就凭维斯现在的力气用了将近一个时辰也不过是挖了半筐的盐石,科雅把维斯挖下来的盐石一块块的捡到筐里。
    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这是兽人在接近雌性和亚兽的时候,故意发出的声音,要不然就算兽人走到你身后,亚兽人和雌性也是听不到半点脚步声的。这是兽人常年打猎练就出来的本领。
    “你们两个也太慢了,我都在外面等了半天了。”阿瑟斯抱怨着对两人说着。
    他和来换班的兽人打过招呼后,就在外面等着送两个崽子回去,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两个小家伙出来就不耐烦的进来看看了。
    “我又没说让你等着,着急你就先回去。我们自己找的到回去的路”正费力敲着盐石的维斯头也不回的说着,他现在的心情可是不怎么好。
    “嘿~我可是好心要送你哦,你一个亚兽人带个兽人崽子回去不安全。”阿瑟斯没想到这个小亚兽的脾气还不怎么好。
    “亚兽怎么了?”维斯回头挑着眉毛看着这个兽人。输人不输阵,身为一个男人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还是个孩子,但并不妨碍他要用男人的方式让这个质疑他的人好看。
    “没怎么”阿瑟斯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可是亚兽人的痛处还是少说为妙。
    抓狂的亚兽人可不好对付,打又打不得,闹到族长那里受惩罚的肯定是兽人。再说一个兽人欺负亚兽人,也是会遭到部落兽人的耻笑的。
    “我帮你挖”阿瑟斯说着就夺过维斯手里的石锹,也不管维斯愿意不愿意就对着盐石壁一顿猛挖。
    兽人的力气就是大,一铲子下去就挖下来好大的一块盐石,足有篮球那么大。几下就挖够了维斯预计的量。阿瑟斯还在继续挖就听“咔~”的一声石锹经不住大力,从石头与木头的接口处断裂了。
    维斯嘴角一抽,这可是他们家唯一的一把石锹,这个兽人就这么给弄坏了!想要磨出一块能用的石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对现在的维斯来说是不可能了。
    “那个~嘿嘿……回头我再给你做一把”阿瑟斯尴尬的摸着后脑勺说着,谁想到这把石锹这么不经用啊。也不想想他那把力气什么结实的东西,这么大力也得弄断了。
    维斯已经无力去吐槽什么了,把挖下来的盐石都装进了筐里,刚想背起来就被一只大手伸过来给提了起来。
    “我来吧,我力气大,有的是力气”阿瑟斯觉得让这个亚兽背回去,那得走到什么时候?他可是饿了。
    “你也就剩下力气了”维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科雅在一旁继续心疼那把家里唯一的石锹。那小眼神一直盯着阿瑟斯手里断成两截的石锹,就差没盯出俩窟窿了。
    “那个~回去我就给你磨一个,可快了。”阿瑟斯看着科雅说到,他今天可真是自找麻烦。要不是他自己多事,也不用在这受这个小家伙的白眼了。
    出了盐洞,阿瑟斯就快步的往部落走,快点回去赔一把石锹,然后回家还得做饭吃呢。
    他是刚成年不久就出来单过的兽人,饭食什么的现在都是自己在做,回去晚了,肚子饿的受不了。自己单过的兽人通常都懒的做早饭,中午就吃了点肉干,这都挨到下午了,再不吃东西兽人也挺不住啊。
    维斯跟科雅追着阿瑟斯回到了部落,闷头往前冲的阿瑟斯直接把人领回了自己家。看着跟着自己的两个幼崽,阿瑟斯在兄弟两个的瞪视下缩了缩脑袋笑着说“我这不是回家走顺腿了么~。”
    维斯真想给他一拳,这个二货是打哪冒出来的。他俩在后面一路小跑都没撵上这个兽人,更别提喊他停住了。
    拉着同样气喘嘘嘘的科雅,维斯扭头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后面跟着个耷拉着脑袋的二货兽人。
    路上听着那个二货跟部落的兽人打着招呼,维斯理也不理的直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也不管路过的兽人疑惑的眼神。
    到了自家的门口,维斯直接命令着“做完了石锹你再走!”
    “嗯~好吧”想说明天给你做的某二货兽人,看着科雅那黑溜溜的眼睛说着,真怕自己说了那双眼睛里就冒出’你骗人,你是说谎的兽人’的眼神来。
    兽人都是爱面子的,尤其是在小兽人面前,更是得维持兽人的尊严,今天已经在这个亚兽和小兽人的面前丢了面子了,可不能再留下个说谎兽人的名声来。
    成年兽人对于部落里的小兽人,起到的是榜样作用,这种以身作则,是部落成年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