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老虎一个样,肯定能化形的,不用担心顺其自然就好。”维斯怕小家伙担心和自己一样无法化形忙安慰着。
    其实他担心反了,科雅是担心他想不开,却没觉得自己会化不了形。越是接近化形期的小兽人,越是能感觉出来化形时的那种感觉,这是出自兽人的一种直觉。
    以前的维斯就一直没有这种感觉,他的兽父兽母也不愿相信他们疼爱的儿子无法化形,终生只能靠兽人的照顾才能生存。
    所以以前的维斯,其实早就知道自己无法化形了,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最终才在兽母去世后的一年,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他不愿像个废物一样,需要兽人的照顾才能生存。
    又跟科雅玩儿了会,维斯就拖着吃撑了的科雅,准备去果林里摘点果子回来晒果干吃,没成熟的果子虽然酸涩,但晒成果干却是酸酸甜甜很好吃的。
    ☆、第十二章 摘果子碰上花孔雀
    维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爷们,甭管能不能化形,自己该长的都长了,自然是不愿意与一堆女人为伍,而且也不是人人都像琪雅阿么那么待见自己就是了。
    穿过广场,路过的兽人和雌性也多数只是看了一眼维斯,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有点头打招呼的,估计是以前和兽父兽母关系较好的,维斯也照样笑着点头,一一点回去了,科雅会跟认识的人叫声xxx大叔xxx阿么。
    维斯的表现大家早就习惯了,现在他能笑着点个头,都比他以前低着脑袋直接走人来的好多了。对于不开眼的小兽人什么的,维斯直接无视掉了,一群小屁孩还不值得爷出手。
    真说起来维斯可是打不过他们的,但现在维斯的心里年龄可是30岁的成年人,他总是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体也不过是13岁的小屁孩,甚至是连个雌性也不见得能打赢的,身体柔弱的亚兽人身份。
    到了果林,里面还有一些三五成群结伴来采果子、聊天的雌性。
    维斯越过她们,直接去了他上次相中的小果子附近。这种果实不是地球上已知的品种,巴掌大的果子,表皮呈浅黄色,果核很小。汁水不多,吃起来也是酸酸甜甜的,刚好拿来晒成果干。
    摘好了酸甜果,两人又转战早熟的类似青柠的果实,这个开胃。
    又摘了点味道像是杏的,拳头大的紫色果实,不知道能不能弄点杏仁吃。
    维斯把装的满满的柳条筐背起来,拉着科雅的手准备回家晒零嘴了。这高兴劲还没过呢,就听见一个讨人厌的声音。
    “贝尔,你瞧维斯,是不是撞头撞成傻子了?连没熟的果实也摘来吃?就这样,将来就是阿帕奇那样的也是不愿意与他结成伴侣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雌性,扬着下巴问着旁边脸圆圆的另一个小雌性。
    “路尼亚,不要这么说。”旁边叫贝尔的小雌性,急忙拽了拽路尼亚的兽皮衣阻止她。
    “怕什么?阿帕奇自己说的,宁愿一辈子找不到伴侣也不要维斯的。”路尼亚得意的看着维斯说着。
    路尼亚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有点自来卷的波浪长发一直垂到腰部,五官也长的比旁边娃娃脸的贝尔来的精致。
    本来小雌性的数量就少,路尼亚又是长的最好看的小雌性,难免这性子就被周围的人给宠坏了,脾气骄纵了一点。
    贝尔在一边不安的直拽着路尼亚的衣服让她快别说了。
    “走吧,不用管这只花孔雀。”维斯淡淡的扫了一眼像是只斗赢了的小公鸡一般的路尼亚,继续往回去的路走。
    阿帕奇,科雅是知道的。身体不够强壮,瘦瘦的跟个柳条一样,一直都跟维斯不对付,也是每次见着维斯,都要带头奚落、嘲笑维斯的一个小兽人。
    科雅皱着小眉头暗暗决定,找到机会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阿帕奇。他现在还小,没有化形的力量,等他变的强壮的那一天,一定要当众挑战他,把他揍的给哥哥道歉为止。
    “花孔雀是什么野兽?”回过神来的科雅问着哥哥。
    “花孔雀就是一种没什么攻击力,只知道炫耀它美丽羽毛的一种鸟,把尾巴上的羽毛张开到处炫耀,却忘了一不小心就会让别人看到它的。”维斯坏心眼的给科雅解释着。
    科雅眼睛亮晶晶的望了望哥哥,又看了看几步远的路尼亚点点头“我懂了。”
    没听明白的路尼亚,和低着脑袋的贝尔等维斯走远后才发出一声不甘又气恼的叫声“该死的维斯~”
    贝尔则是咬着嘴角继续低着头,也不知道脚下有什么好看的,只是偶尔一耸一耸的肩膀出卖了她的想法。当然气奋的路尼亚并没有发现。
    回到家,先拿了大木盆去河边把摘回来的果实都洗净,再把这些要晒制的果子铺在干净的木板上。明天就可以去核了,今天先把要用的木桶跟木盆做出来吧。
    找了把石斧将中午拖回来的粗树枝去皮,砍了半天也没劈出块平整能用的木板,维斯纠结了。对于没有趁手的工具,维斯就算有再好的手艺也做不出像样的东西来。
    “哥哥,这个用骨刀劈会平滑很多的。”科雅小小的建议了一下。
    “家里有骨刀么?我怎么不知道?”维斯眼睛一亮抓着科雅问到。
    “有,哥哥你等会儿~”说完科雅就跑进储藏室,从一边的木桩上解下一条麻绳,又慢慢的松手。
    从房梁上垂下一个兽皮包裹,原来骨刀是用兽皮包了,用绳子吊到房梁上的,难怪维斯找遍了屋子也没瞧见这几把骨刀。
    “这是兽父最喜爱用的,兽母舍不得换掉,就把它们都收起来了。”科雅摸着长短不一的骨刀说着“这是兽人自成年起,用自己捕捉到的猎物骨头做成的,等到有伴侣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伴侣。”
    维斯平静的看着这几把坚硬又被磨制的锋利的骨刀,这是需要长久的磨制与使用,才会如此的平滑锋利。能想象出兽母是怎样喜爱兽父送给她(他)的礼物。
    拿到骨刀,维斯的速度加快了。劈出来的木条也是平滑又薄厚一致,真的很好用。
    劈好了20块木条,又把四周有毛茬的地方用骨刀仔细的削平。在木条的两侧各钻两个孔,又削好长十公分的小木棒几十根,用水泡了备用,再削出一个圆形的木盆底。
    在现代有着各种工具辅助,做个木盆不费什么力气,可是现在只有骨刀能用的维斯,做好这些着实费了些力气。
    把木条用小木棒连接好,用石锤小心的砸实,不能留下缝隙,并在围成一个筒形的木条外面,用麻绳固定好,沿着木条底部削出一圈便于安装盆底的斜槽。再把围好的毛坯外侧和里侧都用石刀削平滑了,这才把盆底安装好,用石锤小心的嵌入木盆底部,一个木盆就做好了。
    试了试还不错,就算木盆有的地方有渗水现象,泡一会也就不漏了。
    科雅拿着木盆,惊奇的看着哥哥,哥哥从没做过这么精细又好看的木盆。家里也从来没有用过,也没见部落里谁家有这么好看的木盆。
    转念又觉得自己哥哥很厉害,以前那是大家都不喜欢哥哥,所以哥哥即使会做,也不愿意做出来。真的是这样么?科雅又推翻了自己给自己的解释。
    但哥哥就是哥哥,即便和以前的哥哥不一样了,也还是科雅的哥哥不是么?觉得自己想通了的科雅,也就不再纠结维斯的与众不同了,反而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的哥哥就是很厉害。
    完全没注意到科雅的心里变化,维斯正在努力的想再依样画葫芦的做个更大的木桶,但碍于材料有限,看来今天是完不成了。
    放下手里的活,维斯带着科雅去附近的河边转了转,割点咕咕兽爱吃的草籽什么的。
    在拔野草的时候,维斯意外的发现了几从野葱。
    维斯原以为是野草的,在拔带着草籽的野草时,不小心把野葱也直接拔了出来。哎呦~可把维斯高兴坏了,有了葱,这以后的食物会更好吃呢。
    维斯立刻吩咐小兵科雅,把这一片的野葱全都带根拔了回去。他打算在自家屋后开出块菜地,以后吃菜就方便了,不用总是出来挖野地里的了。
    ☆、第十三章 震惊的维斯
    回家把喂咕咕兽的活交给科雅,维斯就拎了石锹去自家屋后开菜地去了。
    挖了一小拢的地,维斯就干不动了,这个身体的底子还是太差了。歇了口气又撒了层草木灰,维斯就把这一小块的地,种上了拔回来的野葱,培好土又浇了水。这一个下午又快过去了,亏了这里的时间长,要不然这些活非得做一天才能完成。
    收好晒在木板上的蘑菇、野菜和果子,洗了手,维斯和科雅简单的熬了个肉汤又把面果里的面粉倒出来半个,用水和了,团成小球做面疙瘩吃。有了野葱炝锅烧出来的汤,味道鲜美了不少。
    劳累了一天的维斯,搂着科雅很快的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回到了现代的出租屋里。
    每天还是忙忙碌碌的到处跑业务,回家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老家里也没什么亲人了,即便过年,陈宇也不曾回去那个小山村,仿佛世界里只剩下了孤寂与忙碌。
    陈宇不知道挣扎着生活的意义,没钱、没房、没长相的陈宇自然是没有姑娘喜欢的。打从来到大城市,陈宇就习惯性的将人群隔离在自己之外,总是防备着,拒绝着。跟自卑无关,而是对于冷漠,他也本能的回报冷漠。
    陈宇就这样被冰冷的空气包围着,直到他醒来发现兽皮被子都被小家伙裹走了,难怪自己会觉得冷了,苦涩溢满了嘴角。
    回不去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里还有一个在意他的人,他也在意的人,这就够了。盖好被子,怀里搂着自动又缩回他怀里的团子,维斯又睡着了,这次不再有冰凉的冷意~
    忙碌的过了三天,维斯满意的看着自家的储藏室。
    里面已经有了一小筐的干货,有蘑菇,香菇,晒干的木耳。这木耳还是他们在河边的树丛里找到的,果干也装满了一个小兽皮袋。还有莱斯曼大叔家给的一袋子面果和半袋穗子,土蛋这几天已经吃完了。
    当然还有一张板牙兽的皮,已经硝制好了放在专门放置兽皮的架子上,一小点的咕咕兽羽毛,维斯也没扔掉,经过清洗,他打算攒够了做条羽绒褥子。
    家里还多了三个木盆两个木桶,一个簸箕外加一个圆的大筛子用来晒干货。维斯用了家里的一个陶罐腌制了蕨菜,准备冬天再启封来吃。
    吃过早饭,维斯就和科雅出门了,今天是集体狩猎日,这还是维斯来了这么久,头一次参加集体狩猎日。
    到了广场,维斯找了个角落站着,陆陆续续的还有人拖家带口的往部落中心赶。
    族长是一个雄壮的兽人,这里的族长不是世袭的,而是从部落里挑出最强壮的勇士进行比斗,再由部落长老选举出来的。
    威格族长正值壮年,目测二米三四的身高,一身肌肉高高的隆起,看起来就充满了力量。青色图腾一样的刺青随着肌肉的线条爬满了上臂一直蔓延到胸膛,图腾的面积越大这个兽人的天赋就越强。
    一头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张扬的恣意飞舞,一张刀刻一样深邃的脸孔有点西方人味道,□□的鼻梁和深邃的双眼则彰显着这个兽人的果断与睿智。
    只是那么笔挺的站着,就有一种让人从心底产生信服与崇拜的感觉,这是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虽然只是个小型部落,但能将200多个性格野蛮、好战的兽人约束好,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
    维斯今天来参加纯属凑热闹,能瞧见兽人变出兽形来最好。不能,就来瞅瞅这个他将来要生活的部落到底实力怎么样。
    在这个荒蛮的时代兽人是部落里的支柱,只有部落里有足够多的壮年兽人,才能在每年一次的兽潮月里将部落平安无事的保存下来。
    时间到了,部落里的族人也都基本到齐了。威格站在广场搭建的一个平台上伸手示意了一下,下面乱哄哄的族人就都安静了。
    “今天在兽神的注视下,又迎来了一个集体狩猎日,年轻而又勇敢的族人啊!你们准备好为兽神献上你们虔诚的祭品了么?”威格说着例行动员的讲话,激励着年轻的兽人。
    “准备好了!”
    “让我们去痛快的厮杀吧!吼~”
    “吼~”
    ……
    兽人在嚎叫声中陆续的变出了兽形,场面被炒得火热。
    雌性和小兽人都躲到了一边,激动的对着自己熟悉的家人挥动着双手
    维斯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一个个翻滚在地,逐渐显出兽身的兽人们。
    你无法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从身体表面的皮肤里疯狂涌出毛发,身上以为是装饰用的刺青图腾却瞬间发出光亮,手臂和大腿在毛发的掩护下,逐渐变成弯曲粗壮的兽爪,怎一个震撼来形容。
    变化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维斯震惊,真正让维斯惊讶的是,变成兽形的兽人体积都增大了不只3倍,一个个的足有成年大象大小的野兽,瞬间布满了广场中心。
    有狮子、老虎、狼、甚至是连熊都出来了,还有几个是维斯猜测不出的品种,无一不是食肉猛兽。虽说和维斯所认识的动物有些相似,却都是长牙、利爪、威猛的比地球上那些关在动物园里的野兽凶悍了不只百倍。
    看着这些怪兽,维斯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耳膜也在震天的嘶吼声中嗡嗡作响,从电视里看的狼人在这里比较起来,就像是刚出生的幼崽一样脆弱。这是怎样神奇的世界?
    维斯第一次正视了这个有着神奇力量的部落,在这里兽人就是王者,力量就是一切。那些野兽的利爪轻易就能要了他们这些人的性命。维斯第一次正视了自己的弱小,的确,在这个以力量为尊的世界里,他们这种不能化形的就只能依附于强大的兽人。
    ”我勇敢的族人啊,还在等什么?兽神在等待着你们胜利的回归!去吧!勇敢的勇士,用你们的力量为兽神捕捉足够的祭品把!“威格振臂一挥,这群野兽就仰头嚎叫一声,冲出了部落的广场,有的在背部”刷~“的一下伸出了两米来长的翅膀!用力扇了几下就腾空而起!
    维斯再次被震惊了,还有带翅膀的?这么大个的野兽就够唬人的了,还能飞!这简直就是空中的霸王了,逆天了啊!
    等维斯回过神来,广场里的其他族人早就散的差不多了。有留下执勤的,也都回到自己站岗的位置上。
    ”走吧哥哥,兽人回来得下午了,我们先回家。“科雅看维斯清醒了,就拽着他的手往家走。
    维斯木楞的随着科雅迈着步子。到了家,维斯大口的灌了一碗水才缓过神来。
    他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他在这样绝对的力量面前又该如何生存?原本他觉得不能变身也没什么,当了30年的人类,突然让他变成个怪物,他真心不能接受。自己有手有脚的,养活自己不成问题。
    而现在,他反而找不到能安慰自己的语言了。在这里就算他再努力的种地、养牲畜也无法在危险来临时保护自己,这让维斯的心里瑞瑞不安起来。
    ☆、第十四章 恐惧
    科雅看着哥哥不安又彷徨的表情害怕了,他以为哥哥已经接受不能变身的现实了,没想到这次去了广场又变成这样了。
    他不该带哥哥去的,科雅深深的后悔了。以前的维斯只要去了狩猎日的当天,必像现在的维斯一样彷徨又害怕,甚至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都不出来。
    科雅望着维斯,小心的接近了正在转圈圈的维斯身边,用他的小手颤巍巍的抓住维斯的兽皮衣服,”哥哥,不要怕,以后科雅长大了保护哥哥,科雅会一直照顾哥哥的。“
    看着科雅认真又小心的表情,维斯的心瞬间落了底。看他都在想些什么?他让科雅害怕、不安了!
    “没事了,科雅。哥哥不会变身也能保护科雅不受伤害的。”维斯抱紧颤抖的科雅,安慰着他也安慰着自己,没关系的,他有脑子,即便没有武力也可以保护好科雅的。
    以后危险的地方先不要去了,对于之前自己那些胆大的行为,维斯深深的感到了后怕。他自己没关系,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科雅还小,以后可不能冒险了。
    看着维斯鸡同鸭讲的安慰起了自己,科雅觉得只要哥哥能冷静就好。现在的维斯是科雅所眷恋的,他不要失去这个对自己好的哥哥。
    科雅要变强,强到足以保护哥哥不受任何伤害的地步。再也不让哥哥露出害怕、恐惧的表情。他的哥哥笑起来是最温柔、最好看的了,科雅爱看哥哥笑。
    下午科雅去领了分给他们家的兽肉回来,这次科雅可是说什么也不让哥哥去了,维斯也不想再受一次惊吓。他现在的心态还没调整过来,不适合再去受一次刺激。
    维斯也就安心的在家做饭,等科雅回来。中午兄弟两个谁也没心情吃饭,连院门也没出,就在自家院子里翻翻晒着的果干,劈劈木头,维斯打算做张木桌跟椅子,家里连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干点活转移一下注意力,省的把心思老往兽人身上转。
    别说,全心投入干活的维斯,果然心态平稳了。看着自家哥哥又露出平时安逸的表情,科雅终于松了口气,哥哥恢复正常了。
    心情好了,维斯也觉得饿了,他打算做顿好吃的,安慰一下自己饱受惊吓的小心脏。
    把穗子拿来洗净剁成块,加入煮好的肉汤里。又把揉好的面用长木棍擀成v叠好,用骨刀切成细条,就着肉汤下面条吃。面煮好了,兄弟两个□□的吃了一顿,科雅再次没出息的吃撑了,好在面条易消化,吃撑了也没什么事。
    再次见到莱斯曼大叔已经是5天以后的事了,现在只要是在部落里见到兽人,维斯都会下意识的躲开2、3米的距离。这是人下意识对危险事物进行躲避的一种自然反应。
    维斯自己也对这种下意识行为表现出反感,但他控制不了。这次正好是维斯做了一张躺椅打算给琪雅阿么送去,算作是对前些天收下他们给的食物的感谢,顺便看看能不能在比较熟悉的兽人这里,攻克自己这种恐惧心理,时间长了维斯都怕自己弄出什么心理疾病来。
    这里可没有心理医生,而且部落里除了雌性就是兽人,他不能总是见到兽人就害怕的跑一边去吧。(维斯又把自己给忽略了)
    来的时候,琪雅阿么正在院子里洗迪迦爱吃的木木果,这种果子有人头那么大,切开来果肉有像木头纹理一样的条纹而得名。果肉甜,汁水多。一搬小兽人和小雌性都爱吃。
    琪雅阿么切了一块递给维斯,就去研究维斯送来的躺椅了,看着精致又形状怪异的躺椅,琪雅阿么惊奇不已。
    “维斯,这是什么椅子?看起来怪怪的”
    “琪雅阿么你躺在上面试试”维斯笑眯眯的回答着,他对自己的手艺可是相当有自信,保证琪雅阿么喜欢。
    琪雅阿么刚躺下,维斯就晃了一下椅子。椅子下面的四条腿维斯用了一个弧形的木头连接了,人躺在上面轻轻用力就能前后摇晃起来,舒服的不得了。
    琪雅阿么小小的惊叫了一下,就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不停的晃着,咯咯的笑着,把躲在门后偷偷看的迪迦也引了出来。
    “阿么,阿么我也要坐。”迪迦顾不上害怕维斯,拽着琪雅的手撒娇着。
    刚刚两岁的迪迦就长的很壮实了,个头也到科雅的下巴处,只是这性子却是随了琪雅,害羞、腼腆的紧,完全不像其他小兽人一样,一能跑就满部落的疯玩,抓都抓不到影。对此莱斯曼是伤透了脑筋,但迪迦这怕生的毛病就是改不了。
    琪雅把小迪迦放在躺椅上,在后面轻轻的晃,乐的小家伙高兴的手舞足蹈。
    这里的孩子可没什么玩具可玩。他们的游戏就是成群的满部落的疯跑,再不然就是捉些蚂蚱、捅捅蜂窝、摸个鸟蛋啥的。跟维斯以前在小山村里玩的差不多。
    不过再小的小兽人也会模仿着自己阿爸和其他小兽人切磋,也就是俗称的打架。成年兽人都是不管这些的,只有不停的比斗,才能更好的让小兽人成长,战斗才是兽人提高能力最快的捷径,而且兽人的友谊也都是打出来的。
    莱斯曼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琪雅抱着迪迦在躺椅上欢快的笑着,维斯在后面帮他们晃的更厉害些。
    “什么东西这么好玩啊?”莱斯曼笑着扔下身上背着的半个长角兽尸体,这已经是处理好的。
    雌性害怕这种血腥的场面,通常捕猎得到的食物,兽人都会在河流附近处理好了再拿回家里来,而且部落内部不允许兽人随意的化出兽身,光是兽形那体积就很占地方,更别提鲁莽的兽人再不小心毁坏点什么东西了。而且也容易惊吓到胆子小的雌性,所以在部落里很少能看到兽人的兽形,除了部落举行的祭祀或是集体狩猎日,兽人通常都是在部落外面变身的。
    “阿爸,阿爸,维斯哥哥送的躺椅好好玩哦。”迪迦兴奋的朝莱斯曼说着。玩了一会,迪迦便不再那么害怕维斯了。
    惊讶于迪迦和维斯的关系变亲热了,莱斯曼高兴的揉了揉维斯的脑袋“在这吃了饭再回去吧,把科雅也叫来”
    维斯则郁闷的想着“靠啊~又当我是小孩子,还揉我脑袋,揉毛揉啊~”心里的小人狂吼着。
    奇怪,看着莱斯曼的兽纹,维斯却只是在刚看见莱斯曼的第一眼感到恐惧以外,对于莱斯曼的亲近并没有感到害怕,难道是对于自己熟悉的人,本能的觉得没有危险才不会害怕么?维斯皱着眉头想着。
    算了,不是见一个怕一个就好。至少对着自己熟悉的人,不会怕到退避三舍也就行了。知道自己没什么心理阴影以后,维斯回家叫上科雅一起来莱斯曼家吃午饭。
    “多吃点啊~”看着碗里堆的冒尖的肉,维斯只能叹口气继续用力的嚼,科雅却是吃的欢,可对于维斯来说全肉宴真是伤不起啊,再喝一碗肉汤维斯就放下了勺子,真是吃不动了。
    大概是琪雅阿么觉得他们平时吃肉吃的少,这顿饭可真是足料的全用肉做的。可是高兴坏了无肉不欢的科雅,虽说没有哥哥做得好吃,但兽人本来就是不太挑口味的,只要是肉就好了。
    这些天吃的好,科雅已经比刚来时见到的有肉多了,脸颊上也有了圆润的感觉,看着可爱多了。黑黑的大眼睛满足的眯成了一条缝隙。
    莱斯曼看着兄弟俩,高兴的拿出自家酿的果酒,非要维斯和科雅也尝尝。气的琪雅阿么直拧莱斯曼胳膊里的软肉。
    莱斯曼象征性的咧嘴求饶,乐的维斯、科雅和迪迦都捂着嘴偷笑,就雌性那点力气,对于皮糙肉厚的兽人来说跟本连挠痒痒都说不上,莱斯曼根本就是装的博取同情罢了。
    “来来,我们雄性哪有不会喝酒的”莱斯曼说着给维斯和科雅满满的倒了一碗,果酒没什么劲,度数也低,不过胜在甘甜,也是兽人们少有的爱好之一,每个兽人都会自己酿制一些果酒,在祭神节和重要的日子里,拿出来与自己的家人和至交好友分享。
    “好喝~”维斯由衷的感叹着,他没酿过酒,却是在网上看见过自酿果酒的帖子,有空看来可以尝试一下。
    “莱斯曼大叔以后教我酿果酒把。”科雅星星眼的望着莱斯曼说着。
    “行啊,科雅将来可是要成为你兽父那样的兽人的,不会酿酒怎么行?霍金酿酒的手艺可是部落一等一的好。”说着还爽朗的笑着伸出大拇指。
    科雅听着关于自己兽父的事情,激动的小脸通红。从小就没有兽父的孩子对于兽父的憧憬是可以想象的,这里的兽人都有英雄情结,对于强者,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与敬佩。
    “来维斯吃点木木果,别理你莱斯曼大叔。喝了酒就胡言乱语!”琪雅阿么怕维斯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事赶忙岔开话题。
    “没关系的,琪雅阿么,科雅一定会像兽父一样成为部落里实力强大的勇士。我也相信莱斯曼大叔说的。”维斯笑着说到,他是真不介意这些的。科雅能成为强者他比谁都高兴。
    “说的对,以后科雅就跟莱斯曼大叔学打猎,保证把你教的打遍部落无敌手!哈哈~”莱斯曼看维斯说的真诚就知道这崽子是真的放下了。不由得哈哈大笑着。
    “我看你是教的科雅打架无敌手吧”对于莱斯曼年轻时候的糗事,琪雅好笑的揭穿。
    “哈哈哈哈~一样一样!”莱斯曼豪不在意的说着,打架斗狠那是兽人的天性。
    莱斯曼小的时候和霍金那可真是在部落里横着走了,到处惹是生非,揍的其他小兽人抱头鼠窜。终于打的其他小兽人联合起来,把他俩围在中间狠揍了一顿,不过后来他俩又挨个的揍了回去,这事在老一辈的兽人那里是无一不知的。
    “阿爸,我将来也要学打架”迪迦还分不清打架和打猎有什么不同。
    “都教坏孩子了!”琪雅横了莱斯曼一眼。
    “这有什么,我莱斯曼的崽子必须得强到打架不输的地步,得跟他老子一样厉害才行!”莱斯曼骄傲的说着。
    维斯笑看这一家人,真是令人羡慕啊。科雅则是有点落寞的想着自己的兽父兽母。
    “以后你就跟你科雅哥哥一起训练!”莱斯曼看了科雅一眼告诉自家的儿子。科雅有迪迦陪着也算是有个玩伴,自己崽子这温软的性子说不定也能改改。
    高高兴兴的吃了顿饭,维斯和科雅就回了自己家。
    ☆、第十五章 抓鱼
    眼看着就进入夏季了,等到夏季中旬地里的植物也该成熟了。
    这里的季节长,植物一年能成熟两次,这对维斯来说不易于一个好消息。
    现在下午天气开始热起来了,趁着有时间,维斯和科雅又去地里撒了层草木灰,给地里施了肥,俩人又去了河边找找看还有没有野葱了。等到野葱打籽还有段时间,而且要留籽自然是不能拿来吃了,所以维斯就带着科雅沿着河边的草丛看看还能不能找到点。
    这东西没人吃,还真让维斯又找到不少,在河里直接洗干净装进筐里。维斯突然想到可以抓鱼吃啊,河的下游有个挺深的大坑,河道也变宽了,族人大多在那里洗澡,水性好的还能在里面抓几条鱼吃。
    想到什么就马上动手的维斯,一直都是个急脾气。砍了十几根嫩柳条就匆匆的往家走,赶在傍晚前正是抓鱼的好时候。
    回了家的维斯,翻出两块破了洞的兽皮抹布,又拿了骨针出来,打算做个囤,专门抓小鱼的。
    先用两根柳条圈了个圈,用绳子绑好,在沿着这两个上下叠在一起的柳条圈,竖向用柳条编了个扁圆的形状。(比照桶的样子就是扁了点)用兽皮包面,再在一面兽皮上留一个科雅拳头大小的洞,洞的四周也用削扁了的柳条围一圈。缝好兽皮,在兽皮上小心的钻了无数个小眼,在侧面栓上绳子就算完成了。
    维斯又用剩下的柳条,编了一个口小肚大的柳条筐,看着奇形怪状的东西,维斯也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抓住大个的鱼,没用兽皮包住缝隙都很大。
    从木碗里捡了两块早上吃剩下的肉,用细的麻绳绑了固定在里面,又在囤口上抹上一层面果粉和肉汤调好的鱼食。维斯就领着科雅往河的下游走去。
    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维斯就将囤口向上,平着甩出去老远。
    拽住绳子的一头,“啪~”的一声囤落在水上,慢慢的顺着囤上留的孔沉入水底。放着绳子猜测着这水也就一米多深,把绳子系在旁边的大树根上,维斯又往旁边走了几步看到水面上有几个小漩涡就将那个怪模怪样的柳条筐下到了水里,一样系在树上。
    维斯就打算回家了,摸着自己因为缝兽皮戳出来的窟窿,维斯无奈的苦笑,这还是糟烂的兽皮呢,要是一整块完好的,想缝起来不把骨针折断就不错了。果然缝纫这种事就不是老爷们该干的,自己还真是没这个天赋。
    “哥哥不用看着么?”一直安静看着哥哥做事的科雅好奇的问着。从不知道鱼也能这样抓,科雅很想等在一边,心急的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