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看到结果。
    “你也看不见水地下的情况,白白等在那里还不如回家先吃饭呢。吃了饭咱们再来起囤。”维斯牵着科雅的手又说道“做什么事都不能着急,要有耐心。学会合理的分配时间,以及要做的事情”维斯想着也到了教导科雅的年纪了,就一点点说着科雅能听懂的道理。
    这事急不来,得慢慢的教,科雅这些天也学会了三十多个汉字,会写一到十的数字,更是聪明的学会了十以内的加减法,这也不过就是八、九天的时间,科雅就学会了这么多。
    维斯有点骄傲的想着七八岁的孩子也没有他弟弟来的聪明呢。
    科雅努力的记住哥哥所说的每句话,即便不懂,哥哥说了,只要记住了,长大就自然懂了。亏了科雅聪明,要不以维斯这种填鸭式的教育方法肯定得把科雅给教迷糊了。
    回到家吃了晚饭,两人又返回下囤的河边。
    把囤用绳子慢慢的拉上来,嗬~真够沉的,用柳条和兽皮缝的囤本就沉,再加上水的阻力,科雅和维斯一起拉,才费了好大的力气把囤拖上岸。
    兽皮是不透亮的,只能从留的进鱼口里看见一条条的一指长的小鱼挤在一起。将小鱼都倒进带来的木桶里,好家伙,都快有三分之一桶那么多了。
    “哥哥,好多啊。还有那个筐呢,我们快点拉上来。”科雅蹦跳着跑到另一边的绳子旁。
    这个柳条筐的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也就抓了两条一斤来重的鱼。有点类似鲫鱼,黑背,不过看那一张一合的鱼嘴里,一排细细小小的牙齿,维斯又打了个冷战,幸好没直接用手抓。不然,被咬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把囤和筐重新上了鱼饵又扔回河里,两人就背着鱼回家了。
    “等明天早上我们再来起囤”没等科雅问呢,维斯抢先说道。兴奋中的科雅,不停的围着维斯打转,主要是看鱼。
    呵呵,哥哥说烤了给科雅吃呢~烤鱼的味道好久都没吃到了,他都快要忘记了。
    在房子后面的小河边,维斯把鱼都收拾了出来,鱼鳞、鱼鳃扔掉,其他的肠子什么的都可以拿去喂咕咕兽。多洗了几遍维斯就拎着木桶回家了,科雅也帮着拿骨刀和空木盆,小小的个子抱着个大盆,维斯好笑的摇摇头。
    这个小家伙,不让他拿,就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你,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活像维斯欺负他一样。
    用盐和野葱把鱼腌了,把小个的鱼连着肠子一并倒进食槽里给咕咕兽吃。科雅在栅栏外看咕咕兽扑棱着翅膀抢食,看的津津有味。
    维斯笑了笑,把火生了,准备给科雅烤鱼吃。这鱼不大,当个宵夜刚好。
    天已经完全黑了,维斯和科雅围坐在火堆边吃着烤鱼完全不受影响。吃完了把火熄了,两人又摸黑回了屋,期间维斯还被门槛给绊了一下,差点没摔着,哥俩又嘻嘻哈哈的爬上床闹了一会科雅才睡着。
    今晚没有月亮,乌云密布的,看来晚上要下雨了,维斯迷迷糊糊的想着也睡了过去。
    晚上果然下了场大雨,早上起来一开门,一股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维斯深深的吸了口气扭头喊着“科雅,去河边抓鱼了,再不起我自己去了啊!”
    科雅翻了个身,扑棱一下坐了起来“我这就起,等等我。”迅速的下床冲向河边洗漱去了。
    维斯挠着脑袋想着,小孩子就是精力旺盛啊。洗漱好俩人又拎着木桶去了下囤的河边,一个晚上囤里进了半囤的小鱼,装了半个木桶。
    筐里也进了三条和昨天差不多大的那种鱼,还有一条2斤多重的大鱼。可把科雅高兴坏了,昨天的烤鱼彻底把科雅肚子里的馋虫勾了出来。
    回到家,维斯把大鱼炖了吃,三条鲫鱼腌了留着晚上烤了给科雅吃。一指长的小鱼都煎的酥酥脆脆的呈金黄色,没等吃饭呢,科雅就抓了几条扔嘴里吃的欢快。
    又熬了个蔬菜疙瘩汤,两人的早饭就算做好了。吃了饭,照例给科雅重新在地上写了几个字,让科雅自己在木盆里练着,维斯就去地里视察他种的庄稼了。
    ☆、第十六章 被揍的阿帕奇
    刚过了广场就被一颗小石子打中的维斯,回头瞪着一个瘦瘦高高的小兽人,维斯没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看、看什么看?打的就是你!”阿帕奇虚张声势的也瞪着维斯大声的说着。
    “幼稚!”维斯转头就走,虽然小石子打的他挺疼的。可是他不愿意与一个毛都没张齐的小子计较。
    “你站住!谁让你走了,你说谁幼稚啊!”阿帕奇拦在维斯身前叉着腰低着脑袋看着维斯。
    “我走不走的还得经过你的同意?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是这路是你家开的不让走?”维斯不耐烦的皱着眉斜眼看着这个竹竿。
    阿帕奇被噎的说不出来话,就干瞪着维斯。
    维斯不打算与这个小兽人继续纠缠,打算绕过他。
    他刚一动阿帕奇就推了他一把“你不准走!”
    维斯被推的一个趔趄,站稳脚,直接一个老拳打中阿帕奇的鼻子,顿时鼻子流出了两管殷红的鲜血。阿帕奇用手一抹看见出血了,顿时兽血沸腾的直扑维斯而来。
    维斯一个闪身,猫腰继续一个直拳打中阿帕奇的肚子,阿帕奇受到冲击尤其是柔然的腹部,弓着腰用手捂着肚子震惊的望着维斯。
    趁他发呆,维斯直接一个勾拳将人撂倒。躺在地上的阿帕奇不可思议的想:这还是他所认识的维斯么,那个自从他们这批小兽人化形后就显得柔弱、不堪一击的人?那个沉默不语被欺负也不会还嘴的维斯?
    维斯可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揉了揉拳头,再小也是兽人,身上的肉够硬。现在他还能打的动,等过两年就完全不是对手了,维斯小的时候可没少和村里那些浑小子干架。快、狠、准就看谁敢下黑手,因为打架没少让人家长辈找到家里来,挨揍也是家常便饭。
    这次仗着自己身手灵活占了便宜,这还是阿帕奇没变出兽身的情况。
    维斯绕过阿帕奇,直接潇洒的转身走了,留下惊呆中的阿帕奇。
    小的时候,阿帕奇和维斯的关系还是很好的,阿帕奇一出生身体就不够强壮,总是拖着两管鼻涕跟在比他大的维斯身后到处跑。那个时候的阿帕奇很崇拜维斯,事事都向维斯看齐。维斯虽然表现的不耐烦,却不会丢下他自己找别的小伙伴玩。
    等到他都化形了的时候,维斯越来越怪异的性格,让阿帕奇无所适从,别的小兽人欺负他,他竟也不还手。
    慢慢的阿帕奇也越来越瞧不起维斯,甚至开始带头欺负维斯。小的时候的崇拜更加变本加利的刺激着阿帕奇,每次见到维斯,都忍不住要讽刺他两句,他越是不还手阿帕奇就越生气。
    “维斯变了啊~”阿帕奇勾着嘴角,喃喃的说着。
    打了一架的维斯心情大好,果然男人就是需要适当的发泄。
    哼着小曲视察了自家的田地,拔了几根不长眼的小草,又哼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往回走。
    路边的野花看着也顺眼了起来,拔了一个草芯叼在嘴里慢悠悠的又晃回了家。
    看科雅还在认真的写着他教给的字,维斯觉得种种田,养养弟的小日子还是不错的,完全忘记了前两天的惊吓,维斯对于自己怀疑是不是有了心理阴影的蠢样子,现在是绝口不提,想都不愿意想!丢人啊~
    “哥哥,我学会了!我们去看看鱼怎么样?”科雅现在对抓鱼有着极高的热情。
    “不忙!先把咕咕兽喂了,咱们再去林子里挖点野菜。下午再去起囤。”维斯安排着今天的行程。看着哥哥背着手走来走去的样子,科雅疑惑的问“哥哥你心情很好啊?”
    “是么?”维斯摸着下巴说,吐掉嘴里的小草。
    维斯恢复了正经,他觉得一点小事就让他忘形了还真是丢脸,在弟弟面前还是要威严点才有当哥哥的样子。
    中午炖了肉汤,又煎了两张肉饼。
    下午去林子里挖了些常吃的野菜,又找到一颗榆树,撸了点榆树钱给科雅当零嘴。摘了点荆棘果回家喂咕咕兽顺便拔了两个野生土蛋。
    抬头看见树上有个鸟窝,维斯心动了,他都好久没吃到鸡蛋了,鸟蛋也是蛋啊,想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哥哥,掏鸟蛋么?烤了也不好吃啊,生吃还有股腥味!”科雅嫌弃的直撇嘴。在食物短缺的时候,科雅也捡过树丛里的鸟蛋吃过,真的不好吃。
    “傻瓜,生吃怎么能好吃?回头哥哥给你炒了吃!”维斯搓搓双手准备爬树了。他小时候可是爬树高手,多高的树都没问题。
    看着双手都合抱不过来的树干,维斯解下一条兽皮绳绕过树干栓在腰上,像采椰子的那种方法一会就爬到了鸟窝那里。
    “哥哥你小心点啊”科雅在下面紧张的看着,太高了,都有两个房子那么高了(这里的兽人都2米多高房子自然也建的高,通常都有三米五的高度)他真怕哥哥一个脚滑,再从树上掉下来。
    跟科雅挥了挥手,维斯也有点紧张了。他还真没爬过这么高的树,有6米了吧,这才是这树一半的高度。
    趴在树枝上把鸟蛋放进背着的兽皮袋子里维斯又原样的从树上滑了下来。拍拍手,接受着小家伙的崇拜,维斯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把鸟蛋小心的放进了一个竹子编的小筐里,有6个呢,还个个都有鹅蛋那么大。
    晚上炒两个,明早再煮两个。剩下两个蛋糕吃。维斯想着鸡蛋的各种吃法,想的自己都觉得好笑,平常吃腻的鸡蛋现在馋的自己都要流口水了。
    去河边起了囤,维斯就换了个地方下囤。总在一个地方下,能抓到的鱼就会变少。
    这次的鱼就没有早上来的多,不过就他们俩吃也足够了。大鱼有一条,维斯打算晚上合着那三条直接都烤了,过夜的鱼就不新鲜了。
    看看时间尚早,维斯就把剩下的菜地都翻了,准备等过两天找点野菜种上。
    晚上,野葱炒鸡蛋大部分都进了科雅的肚子,打从知道鸡蛋也能这么好吃以后,科雅没少去林子里掏鸟窝,致使几年以后林子里的鸟兽少了不少。但科雅每次都有听哥哥的话给鸟窝里留上两个鸟蛋,避免发生鸟量锐减的现象。
    晚上照例吃烤鱼,维斯还穿了几个肉串说是要开篝火晚会。
    科雅完全不懂什么叫篝火晚会,只知道有好吃的就成。哥哥很少烤肉吃的,说是烤肉不易消化,但哥哥烤出来的就是好吃。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科雅被维斯天天换着样的好吃、好喝喂的圆润了不少。喜的琪雅阿么一见到总要捏上两把,每次科雅都撅着小嘴揉着被捏红的小脸跑来跟维斯告状。
    科雅已经开始和迪迦在莱斯曼大叔那学习打猎的技巧了,虽然还没到化形的年纪,但捕猎的时候人形的潜伏也很重要,所以基本上3到4岁起小兽人这时候就要开始学习了。
    ☆、第十七章 第二次出手
    部落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两件不大不小的事,一件是哥斯家的雌性伴侣生了个小雌性,部落里的小雌性数量增加到8个了。
    还有一件是跟维斯有关的,要说也是维斯倒霉,那天刚巧维斯从地里回来路过广场,碰上了在果林里见过一面的路尼亚,上次在维斯手里吃了亏的路尼亚当然不能放过维斯了,就委屈的告诉身边一个一直在追求她的小兽人,打算让小兽人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小兽人为博美人一笑,自然拍着胸脯的保证一定替路尼亚讨回公道,于是维斯避免不了的和自己个头差不多高的小兽人干了一架。
    虽然维斯也被揍了两拳,但被激出狠劲的维斯不要命的拳头下,反而是那个小兽人受的伤更重一点,主要是维斯拳头是只往脑袋上招呼,打的小兽人鼻青脸肿,看着挺吓人的。
    原本小兽人顾忌着维斯是个亚兽,不好真用力打伤了,打算意思意思给路尼亚出口气也就行了,没想到维斯竟然发狠到他都说不打了,还往死了骑着他揍。
    被打狠了的小兽人忘记了不能对雌性和亚兽变出兽形的规定,硬是变出兽形咬伤了维斯的胳膊。结果自然是被路过的成年兽人制住,扭送到了族长那里。
    维斯的伤不重,只是被牙齿划伤了一个口子,但还是让维斯的心里敲响了警钟,他该见好就收的。结果差点被咬住脖子,那可真是只差一咪咪就咬上来了,他都闻到了来自小狮子口里的臭味了。即便小兽人还没成年,那个头也快赶上小牛犊大小了。
    那个小兽人还小,在他阿爸阿么的求情下,被关在了祭坛后面的山洞里一个月,路尼亚则是被关在家里,一个狩猎日不得出屋作为惩罚(一个狩猎日十天)。
    说起来部落里对于犯错的兽人惩罚是很严重的。最重的当属对雌性做出伤害,尤其是用兽形欺压雌性的,严重的甚至会被逐出部落。
    而维斯一个原因是他是亚兽,一个是那个小兽人也还小,考虑到大家都有错的情况下才减轻了小兽人的惩罚。
    这事自然是在部落里传开了,大家都说维斯变了,有说好听的,说是变的开朗勇敢了。也有说难听的,说是变的脾气更加暴躁了,一个亚兽竟然和小兽人打架,太不知道分寸了,亚兽还和小兽人滚在一起,不知道羞耻等等。
    这些维斯听见了也当没听见,他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还得学雌性那样对兽人避嫌不成?
    这件事对维斯不但没啥影响,反而让他觉得好处多了,至少现在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小雌性和小兽人会跑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嘲笑、挖苦他了,麻烦少了维斯乐意的很。
    这事出了以后科雅更是粘他了,不论他走到哪科雅都跟着,说是要保护他。这让维斯有点头疼又感到窝心,小家伙这是在关心他呢。看来弟弟不白疼啊,每每想到都能让维斯咧出一口白牙来。
    又是一个集体狩猎日的到来,维斯照常的没去广场上凑热闹,他怕他的小心脏受不了那个刺激。
    维斯现在还是对于兽形有着恐惧的感觉,任谁看见了一群大象那么大个的野兽都会害怕的,这没什么,不丢人!维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现在的维斯,悠闲的窝在自己做的躺椅上晒太阳。这一个月家里的变化还是蛮大的,院子里多了一个石桌四个木头凳子。石桌还是莱斯曼大叔给做的,这让维斯又不好意思了一把。
    屋里靠近石床的位置摆放了一个木桌,两把带靠背的椅子。一个木头做的衣柜,虽然没有几件兽皮衣服放在里面就是了,不过乐天的维斯想着总会多起来的。储藏室里也多出来一排带隔板的木架,上面放满了这些日子晒干或挖到的食物。
    要说最让维斯满意的还是那5只咕咕兽了,经过这一个月的喂养,已经肥到比最开始抓的那只大的还要肥,看了羽毛的颜色,维斯分辩出了3只母的两只公的(通常公的羽毛都要鲜艳点,为了吸引雌兽嘛~)
    这一个月,维斯带着科雅进了后面的林子无数次,也成功的抓了两只大个的咕咕兽。
    陷阱也多挖了几个,抓到过板牙兔,还有瞪羚幼崽。当然这里不叫瞪羚,叫弯角兽。这些肉都在这几天里直接吃了。想着维斯就抽了抽嘴角,想这里的先人可真懒,带角的就叫什么角兽,长牙的,就像起个外号一样叫什么什么牙兽。真是稀奇古怪的名字一大堆,维斯也懒得记,不认识的就随便起个自己能记住的就行了。
    家里的兽皮多了几张,维斯拿给琪雅阿么给科雅做了兽皮衣服穿,小兽人长的快,两个月的时间兽皮衣服就能露出小肚皮了。这阵子喂的好,科雅不但长肉了个子也窜高了一大截,现在都能抱住维斯腰了,以前的科雅就只能抱大腿。
    正想着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得去把地里的庄稼收回来了,科雅就背着分到的兽肉回家了。
    推开门“哥哥,小心躺太阳底下又晒晕头”科雅没好气的望着自家哥哥,哥哥太不听话了,前两天晒的久了刚起来,就一头栽地上了,把科雅吓的哇哇哭,事后被维斯嘲笑了一顿。这两天还是一休息,就拖了躺椅躺着晒太阳,还说是为了补钙!
    科雅不懂什么是补钙,却知道准是哥哥贪舒服拿来搪塞自己的借口。借口也是维斯教他的说的新名词,现在科雅的词汇量可是丰富了不少,有的时候乱用成语让维斯笑了好久。
    “嘻嘻~科雅快变小老头了,天天碎碎念!”维斯从躺椅上起身,接过科雅背回来的肉拿去洗了,又抹了盐挂在通风处风干。有机会灌点腊肠吃吃也不错,不过那个得等到秋天做才好,现在天热存不了多久。
    科雅白了他哥一眼,就蹲一边练字去了。现在哥哥教给他的字越来越多了,得抽出更多的时间才能记住,下午到傍晚还要去莱斯曼大叔那里学捕猎技巧,科雅也是很忙的。
    维斯见科雅练字,就拿过一边的石锹磨了起来,过两天要收地了,工具得先磨好,还得再编几个竹筐备用。家里是不是再挖个地窖比较好呢?这样储存食物的时间能更久点,要不下午去找莱斯曼大叔商量商量?
    维斯考虑着可行性,一边磨着石锹。农具也该多几个样子才好,就一把石锹,真是太简陋了,像镰刀,锄头,还有犁地用的木梨都是能做出来的。
    想着维斯就丢了石锹,嘱咐了科雅一声就抬脚跑去莱斯曼大叔家了。
    “莱斯曼大叔~”喊了声,就自顾的开门进了院子,现在维斯和莱斯曼家已经很熟了,用不着客气的等着人来开门,直接自己就进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啊?”莱斯曼大叔赖在躺椅上眯着个眼睛懒洋洋的问着。
    打从莱斯曼在躺椅上睡了个中午觉以后,每次打完猎,吃了午饭就会躺在太阳下打个盹,这大概是动物的习性。莱斯曼的兽形是狮子,狮子可是最爱睡觉的了,尤其是太阳正好的时候睡上一觉能把人骨头都睡软了。
    “打扰你睡觉了啊~”维斯不好意思的说着。
    莱斯曼直接给了他一个知道你还这时候来的眼神,打了个哈气“说吧,你小子肯定是有事,要不你才不会往我们家跑呢!”
    “哪能啊,没事我不也常来转转么!我还真有事”维斯有点脸红的解释着。
    和莱斯曼大叔说了工具的用处与大概形状,莱斯曼感兴趣的跑出去找材料了。
    兽人对于有用的工具都是很看重的,毕竟这个部落并不先进,生产力落后,主要食物还是要靠兽人捕猎获得,每一个有用的工具,都对部落的发展有着莫大的好处。
    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很久没见的阿瑟斯。“嗨~维斯,好久没见了啊!”二货阿瑟斯热情的打着招呼,他前阵子接了族长的任务去大部落举办的交换日交换皮毛了。昨天刚回来,就想着来看看维斯。
    上次维斯教他编的簸箕他在交换日里换到不少的好东西,这不他想着拿点东西来谢谢维斯呢。
    ☆、第十八章 二货和石磨
    “是很久没见你了,有事?”看着阿瑟斯手里的东西,维斯的眉毛又是一挑。
    看见维斯挑起一边的眉毛,阿瑟斯就觉得他的兽毛有点不由自主的想要立起来。嘿嘿笑着阿瑟斯小心的说了来意。
    维斯笑着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把人领回了家做在木头凳子上。科雅乖巧的端了碗酸酸果熬的水放在石桌上,又退到一边笑看着阿瑟斯。
    科雅知道阿瑟斯又要倒霉了,维斯告诉过他,阿瑟斯这样的二货就是个冤大头,不用白不用。科雅知道维斯又要坑人了,哥哥就是厉害,坑人这个词形容的多贴切啊,以前他就只会说坏的。
    维斯端着果汁喝了一口,嗯~这味道和酸梅汤挺像的,维斯就爱喝这个味,没事总熬来喝。“坐吧,站着干嘛?”维斯慢悠悠的开口了。
    阿瑟斯把东西都放在桌上,双手放在腿上拘谨的像个小学生,这样的维斯还真让他有点不安,虽然只是接触了两天,但维斯的表现还真是让阿瑟斯怕了。
    从见面就被甩脸子,之后弄断了他的石锹就被理所应当的当苦力干了一个下午的活,不过他也不算吃亏。不但学会了编簸箕,还吃了一顿美味的炖肉,现在阿瑟斯还怀念那炖肉的味道呢。吸了口口水,阿瑟斯乖乖坐好。
    “说吧”维斯什么都没问就让阿瑟斯自己招了,原来是没经过他的允许,就去交换日里拿簸箕换了东西,现在是来道歉的啊。
    弄明白怎么回事的维斯,还真不知道部落的规矩这么严格,工具的制作方法如果不是制作者本人同意,学会的人也是不能私自拿去传授或交换给别人的。
    维斯真没拿簸箕当回事,不过阿瑟斯都这么老实的交代了,自己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有便宜不占可不是他的性格。
    “既然你都交换了我也没办法,东西我收下了,不过~”一个拐了三拐的音吓的刚放下心的阿瑟斯又把心提了起来,身体都跟那个拐了几个弯的音一样颤了几颤。
    “我家想挖个地窖,储藏东西用。”维斯瞟了一眼阿瑟斯,又喝了一口果汁。嗯~好喝!
    “我帮你挖,你知道的我力气大,挖的快”阿瑟斯忙接过话,还好,还好,就是出点力没什么的,他们兽人不惜力气的。
    “我还想打个石磨,快收庄稼了”维斯继续说道。这次连瞟都懒的瞟一眼阿瑟斯,因为这石磨是有用的工具,阿瑟斯巴不得维斯交给他做呢。
    “这个石磨是干什么用的啊?”二货阿瑟斯疑惑了。
    “用来磨穗子的,穗子磨成粉可以用来作饼或是熬粥喝都行。”维斯也没掖着藏着的直接告诉了阿瑟斯,反正以后也会知道,维斯不是个小气的人。
    “是工具啊,行啊!没问题,保证给你做好。”阿瑟斯痛快的答应着。
    “科雅,没看见来客人了么,去端碗果汁给阿瑟斯喝”解决了免费劳力的事,维斯半真半假的说着科雅。
    “哎~”看完热闹的小兽人,迅速的从屋里又盛了一碗果汁出来。
    喝了果汁的阿瑟斯没动,在维斯询问的眼神下,一咬牙“那个,就是簸箕~我以后可以拿去交换么?”不是阿瑟斯真缺什么东西,而是部落里的怜想要一个簸箕筛盐。他想问问可不可以送一个给她。
    好笑的看了一眼像是豁出命一样涨红了脸的阿瑟斯,这个兽人还是挺可爱的。老实到这份上也不容易“你学会了就是你的了,随便你是要卖还是要换。”
    不知道维斯说的卖是怎么回事,但听到可以交换的阿瑟斯惊喜的看着维斯,又慌忙的站起来扔下一句“我去挖地窖”就拎起放在墙边的石锹跑去了房子后面。
    维斯老神在在的坐着,等着阿瑟斯回来。
    果然3秒后阿瑟斯又冲了回来“那个地窖怎么挖啊?”
    “噗嗤~”
    “噗~哈哈哈”“阿瑟斯你太有意思了”科雅可没他哥的忍功厉害,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有才!”维斯伸了个大拇指给阿瑟斯,就带头往房子后面走。
    阿瑟斯摸着脑袋跟在后面,虽然尴尬,不过他更想知道维斯这是在夸他么?应该是吧?
    选了个背阴、通风好的地方,维斯就让阿瑟斯开挖了。
    科雅去莱斯曼大叔那学习去了,维斯就在一边帮着阿瑟斯把挖出来的土堆在菜地里,刚好以后可以用来给菜培土。
    一个时辰阿瑟斯就挖好了维斯要的大小,在地窖入口的位置挖了一溜台阶,用脚跺实了再铺上木板。地窖整个有80坪大小,两米多高,四面的土都用石锹拍实,再抹上草木灰,没有石灰粉就只能用草木灰代替了。
    维斯怕地窖顶不结实,下大雨再冲塌了,就让阿瑟斯砍了木头回来,架在窖顶下面用木头支撑着。
    地窖挖好用了两个时辰,瞧着天色还早,就让阿瑟斯在房子后面的右侧挖了二个长一米五、宽一米、深一米的坑。
    在坑上两侧架好木板,四周三面也竖起木板,上面再盖上顶,用木钉都钉结实,又在正面位置装上了一个木门。
    阿瑟斯看着这个自己盖起来的小房子,挺好看的,就是这么小能有什么用?“这个中间不用铺木板么?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维斯想想解释起来怪麻烦的,就让阿瑟斯两只脚分别踩了一块木板,再让阿瑟斯蹲下。
    “蹲着干什么?又不拉屎”阿瑟斯别扭的蹲在茅厕上问着。别怀疑,维斯盖起来的小房子就是厕所。
    “盖这个就是用来拉屎的!”说完维斯就恶趣味的补了一句“你要不要试试?这可是新盖得,你是第一个客人。”维斯回头边走边想着,第一次啊!第一次!完全不管蹲在那,脸黑了一半的阿瑟斯。
    (维斯亲~你是一个亚兽人,将来是要配给兽人做媳妇的,你能不要和个兽人讨论拉屎的问题么?―――某吹内牛满面!)
    进入夏季,白天的时间长了很多。维斯打算吃了晚饭再让阿瑟斯打石磨好了,难得有免费的劳力,维斯打算好好的利用。
    原本还怨念深重的阿瑟斯在吃了晚饭后又满血满蓝的复活了。(呜呜~还是维斯做的饭好吃啊!――阿瑟斯的心声!)阿瑟斯今天晚上吃饱了。
    维斯看阿瑟斯拎来的肉足够吃了,也就没小气的满满的炖了一大锅,里面放了香菇、土蛋、还有切了块的穗子。这道菜有个寓意很好的名字~大丰收,原本应该有豆角的,维斯用一种扁豆角代替了。
    又和了面,做了一盆肉饼,给自己做了两个蔬菜馅饼,这顿饭就算好了。
    吃的满足的阿瑟斯,哼哧~哼哧~的抗了两块大石头回来,这都是按照维斯的要求挑的。
    石头纹理细,白色。将两块石头一块较大的上面切出厚15尺,直径3尺的圆形。一块小的厚08尺,直径15尺。这些尺寸都是维斯量好了画在石头上让阿瑟斯切的。(真是切的,阿瑟斯直接将手张开,锋利的指甲噌~的一声伸了出来,就那么刷刷刷的几下将石头切了。维斯看的两眼锃亮锃亮的。好东西啊!好东西!吓的阿瑟斯都缩了爪子。――――记者科雅在此报道。)
    石磨的制作分为上排磨和下排磨,下排磨的下面还连接着一个接磨好粮食的底座。在下排磨的四周开一条磨槽,比下排磨低5寸左右。当中做一个放磨心的窟窿,再做一个宽2寸深2寸的放磨手的窟窿。
    在上排磨距直径三分之一处做一个25寸的圆形,作为放入物品的洞。分别在上下排磨上刻上凹槽也就是磨路,再将上下排磨对接装好,安上磨手石磨就做好了。
    试着转了两圈,还不错。用水将石磨冲干净,维斯就让科雅把家里的穗子拿了几根出来。在木盆里将穗子粒都搓下来,阿瑟斯也学着维斯的样子,用两个穗子互相搓着。
    搓好了穗子粒,维斯让阿瑟斯推磨,自己将木盆里的穗子粒装进磨上的洞里,磨好的穗子粉虽然没有现代的机器打出来的细碎,不过在这个简陋的时代也是挺实用的工具了。
    阿瑟斯摸着自己一手打制的石磨,惊奇不已。这个东西太精致了,做工复杂,就那些尺寸完全是维斯告诉他的,差一点也合不上。
    阿瑟斯对于维斯可以说是相当的佩服了,现在甚至已经升华到了崇拜的地步!
    “这个先不要对外说。”维斯对阿瑟斯说着,这个东西有点技术含量,不像簸箕一样能仿制的出来。维斯打算先不对外说自然是有他的打算。
    “你吃了我一顿肉,过两天帮我把地里的庄稼收了把。地窖你要是愿意挖,就随便爱给谁挖给谁挖,别说是我教你的就成。”维斯算计着阿瑟斯,不过他深知打个巴掌再给棵甜枣的道理,其实真算起来还是阿瑟斯占了便宜。刚听维斯又欺负他,让他干活他还不乐意呢,听了下一句又美滋滋的点头答应了。
    天都黑了,维斯也没让阿瑟斯走,而是在自家院子里点了篝火,开篝火晚会。阉了鱼,肉,香菇,还在吊着的锅里煮了野菜鸡蛋汤。
    三个人吃的高兴,也为能在这个无聊的夜里有了能玩的游戏而开心。维斯教了科雅和阿瑟斯玩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