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都集中起来宣布了这件事,并要求对雌性和幼崽封口,免的引起雌性的恐慌,最害怕兽潮月的就是雌性,一旦攻进山洞,往往雌性的损伤都是毁灭性的。即便保存了雌性,若是雌性的兽人伴侣在战斗中牺牲了,也是雌性不能接受的打击之一。
    部落有条不紊的挖着地下山洞,兽人到了饭点都会回家吃饭。雌性问起来也只是说族长看他们每天赌的兽性都没有了,为了制止这种荒唐的行为,拉他们出去操练了,兽人身上的泥土也让雌性误以为是切磋造成的,没引起多大的怀疑。
    日子继续的过着,有了新游戏的雌性小日子过的更是开心,完全没感觉危险已经来临。
    赛瑟斯在商量好事情后就返回了日珥瓦,维斯给他重新画了一张图纸让他带回去。
    日珥瓦的雌性人数更多,需要更大的地下山洞,所以赛瑟斯不敢耽误时间,当天下午就起程往部落赶。
    送走了赛瑟斯,维斯就在思索,若是野兽突然来袭,部落没有时间撤退到山洞那就麻烦了。
    房子够结实,但玻璃和木门,却是轻易就能被野兽的利爪刺穿。想了很久维斯想到八年抗战,一部老电影突然跃上眼帘,地道战!可以在家里挖一个小一点的地洞。若是野兽突然袭击,也可以临时躲进去,等待兽人的救援。
    想到这里又想该在房间的哪个部位挖,想着如何让雌性和幼崽不慌乱的躲进去,还有就是,没有兽人的暗号,千万不要出来的问题。
    想清楚了,又去找了威格一次,威格想了一会就点头同意了。
    这个工程可以交给兽人自己完成,地点也是统一的规定了几个位置,以便兽人的寻找。白天兽人要挖部落里的大山洞,回家还要给自己的雌性和幼崽挖一个小地洞。
    维斯规定地洞不需要很大,向地下延伸三米,里面有十平米到十五平米就足够了,越小越不容易发现。石头四壁要建的很厚,避免能挖洞的野兽挖穿石壁,威格提议用硬度较大的花岗岩。里面要存储足够十天喝的清水,方便食用的肉干,果干等。
    这个提议得到了雌性一众的认可,即便野兽不来袭击,若是遇到危险也可就近躲藏。洞口的位置不但要隐秘,还要用能活动的石板封闭住洞口。
    进去前还要在四周撒上去除味道的季霁草,这个味道能使野兽的嗅觉失灵,最重要的就是通风,找了经验丰富的老兽人指导了通风口的设置,又每家分发了大量的季霁草,摆放在通风口的出入口。
    兽人们挖的是热火朝天,雌性也是忙碌的把应急的食物搬进地洞,发现地洞的妙用后,更有聪明的雌性将自家准备度过春荒的食物都搬进地洞。
    其实不是兽人们秋天准备的食物少,而是每次兽潮月后,野兽都会糟蹋各家的食物,肉类就更不会剩下了。临时搬去避难的食物是有限的,大部分的食物都会放在储藏室里,这次有了更好的储藏地点,众雌性更是纷纷效仿,将自家的储备粮都搬进了地洞里。
    忙碌了一个多月,地下山洞终于挖好了,比预计的晚了三天。也累坏了一帮体格健壮的兽人,族长下令休息,养精蓄锐等待兽潮月的到来,更是派了兽人小队,每天轮流去森林里打探情况,准备随时将雌性和幼崽转移到山洞里。
    部落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维斯也是忙碌的准备着,他家的食物最多。
    加斯没有雌性伴侣,就跑过来给维斯挖地洞,又帮着把食物都搬进地洞里,储存了足够的清水,安排好咕咕兽的问题,维斯才松了口气,也不准科雅天天出去玩了,走哪都把科雅带在身边,手里随时提着一把骨刀,等着野兽的到来。
    维斯准备了一个大背筐,里面放了这几天要吃的食物,清水只背了两大竹筒,地下山洞里已经堆放了足够的食物和清水。
    但为了预防万一,维斯还是每样都带着,万一遇到突发情况不去地下山洞避难,没有准备就糟糕了。所有的雌性也都是这么做的,每年都来一次,雌性们也多了很多准备经验。
    把最后需要用到的兽皮被子塞进背筐,维斯坐下来歇了口气,这几天他都有点神经衰弱了,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到院子里查看。
    维斯建议在广场上竖立一个t望台,每天有兽人站岗,一方面便于查看部落外面的动向,一方面是用来通知部落的族人。
    t望塔上的兽人若是看到危险,就会吹响号角,摇动手里的大旗,雌性听到声音就会出来查看,若是摇动了红色的大旗,就会背着食物迅速的转移至地下山洞。
    派了一个兽人专门清点人数,避免慌乱下落下任何一个人,威格还听了维斯的意见提前预演了一遍,模仿野兽来袭的方法预演了两套应急措施。
    摇动红旗,所有雌性和幼崽迅速的到达地下山洞门口集合,清点人数后进入隧道,放下断龙石。摇动黑旗,就迅速的躲进自家的地洞等待兽人来救援,若是没有兽人的暗号,或是暗号不对,坚决不能发出声音并不准出来。
    经过预演,雌性和幼崽都了解了避难的过程,避免慌乱引起的失误。威格大大的赞赏了维斯的智慧,维斯则是不好意思的接受了,这都是现代用惯了的火灾、地震的逃生演习,他拿出来模仿,竟被威格夸赞智慧过人,再厚的脸皮也挡不住热气的外涌。
    野兽来袭的那天,天气晴朗的看不见一片白云。轰隆隆的震动声,惊醒了正在睡午觉的维斯和科雅。号角声随即响遍部落的上空,维斯迅速的爬起来,跑到窗口看见族人舞动的红旗。
    “快,去地下山洞。”维斯背上竹筐,一手拎着两个竹筒,一手紧紧的拽着科雅,迅速的冲出家门跑向集合的地点,路上都是快速奔跑的雌性和被拽着跑的幼崽。没有人发出声音,兽人都在往部落门口聚集,雌性也都安静的跑到集合地点,等待进入地下山洞。
    清点了人数,兽人打开隧道的入口,雌性挨个往里有序的进入。雌性纷纷拿出准备好的蜡烛点燃,照亮隧道的路,等雌性全部进入后,才是年老和残疾的兽人跟着进入保护雌性,虽然他们的战斗力低下,不能与野兽正面冲突,但保护雌性和幼崽,在必要时奉献自己的生命,保全部落的希望他们还是做的到的。
    等全部人都进去后,外面的兽人就放下了断龙石,堵住隧道的入口,并清理留下来的痕迹,撒上季霁草的粉末,再制造假象迷惑野兽,这些工作都是做惯了的,不需要指挥就可以做的很好。处理好的兽人也匆忙的赶到战斗前线,帮助抵御野兽的冲击。
    威格站在众兽人的后面,强壮的肌肉都因蓄力而膨胀起来,他大声的说“保护雌性和幼崽的时候到了,达格尔的兽人们,燃烧你们的血液,为了部落的延续战斗吧!兽神会保佑勇敢的勇士,我们的精神与兽神同在!战斗吧~吼!”
    威格率先变出了兽形,威风凛凛的雄狮,嚎叫着发出愤怒的吼声。
    众兽人也都纷纷嚎叫着变出兽形,冲向最前面的野兽,拼死的厮杀,鲜血染红的皮毛,倒下的野兽,在这个部落的上空交织成一片壮烈的景象。
    当断龙石放下来的那一声巨响,震的所有雌性的心里都沉了一下。没有人发出声音,幼崽也安静的跟随在自己阿么身侧。
    隧道有500米的距离,仅供两人并肩而行,大家都沉默的走着,到了第一个大山洞,维斯和科雅挨着琪雅阿么找了一个角落,就铺上兽皮被子坐了下来。
    盖尔长老也带着其他几个长老,在维斯附近的石壁下盘腿坐着,山洞里燃烧着星星点点的烛光,照亮了一张张担忧的脸庞,他们都在担心外面的兽人伴侣和自己的亲人,不知道这次的战斗又会死伤多少。
    巫医整理着自己背筐里的草药,其他大部分都放进了最后一个小山洞里,那里是他们最后的退路。里面放着药草、清水、和食物。
    “不用担心,会过去的。”盖尔长老轻轻的对着维斯的方向说到,看到维斯点点头,又稍微加大了一点音量“蜡烛不要点那么多,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多呆几天,尽量省着点用。几家用一根能看见周围就行,都不用担心,我们的勇士会战胜野兽的。”
    盖尔的声音在这个山洞里回荡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雌性几个人凑在一起,吹灭多余的蜡烛,山洞里的光线也随之暗淡了下去。
    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山洞里,大家都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声音,虽然听不到,但还是期盼守在断龙石后面的年老兽人能给他们带来一点消息。
    ☆、第五十四章 激战
    外面激烈的战斗和山洞里的寂静完全成反比。
    战斗刚刚开始,兽人的强壮武力,在一开始战斗中占到了绝对的优势,可以说是一面倒的压着野兽撕咬,但野兽也像是送死一般的疯狂扑上来,看着望不到边际的兽群,威格知道真正凶猛的都躲在后面的兽群里,等兽人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时,他们才会冲上来捕杀力竭的兽人。
    今年的兽潮比往年要大的多,威格真担心他们顶不住野兽的冲击,隧道口打扫的再干净也会被狡猾的野兽找到蛛丝马迹,即便他们战死了,但只要幼崽还在,部落就能得到延续。
    “保持体力,不要蛮干!全部兽人轮流休息,受伤的撤下来保存实力”咬死一头呲兽,威格大声的指挥着。
    呲兽只是最开始冲击部落里的一种弱小野兽,前期都是弱小的,到了后来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兽人受伤的人数也会变多,甚至会出现死亡现象,一旦兽人力竭倒下,那么面对他的就是成群的野兽扑上来撕碎他的身体,所以保存体力是必要的。
    这一场厮杀一直持续到了天黑还没结束,往往越到夜晚野兽的攻击就会越猛烈。面对车轮战,威格只能不停的呼喊着,让杀红眼的兽人去后面休息,让休息好的兽人接替他的位置。
    兽人只有少数几个受到了轻伤,自己抹点草药,有的身体强壮的更是连草药都懒得抹,反正一会就会复原。兽人的愈合力是强大的,越是实力强大的兽人,伤口恢复的越快。
    直到后半夜,野兽才稍稍撤退了一段距离,偃旗息鼓的休息了。威格抓紧时间安排好了守夜的顺序,其他人都抓紧时间吃东西睡觉,养足了精神迎接明天的战斗。
    山洞里,维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能从经验丰富的盖尔口中知道,现在大概应经是晚上了。铺好了兽皮被子揽过科雅准备睡觉,晚上没有胃口,维斯只吃了少许的肉干。
    “哥哥,加斯和莱斯曼大叔会没事吧。”科雅小小声的问着维斯,他担心的睡不着。
    “会没事的,他们都是强壮的兽人,野兽是杀不死他们的。快睡吧”维斯轻轻的拍着科雅的胳膊,像小时候外婆哄他睡觉一样哄着科雅。连他也不安的睡不着呢,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几天。
    想着关进另一个小地洞的咕咕兽,能不能平安的活下来,今年它们大概就能下蛋了吧,养了这么久死了怪可惜的。维斯胡思乱想了一阵,眼皮也沉了下来睡着了。
    昏暗的地洞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天,维斯问了盖尔,在墙上又画下第三道,已经三天了啊。
    守在断龙石后面的兽人回来报告说,野兽应该还没有冲进部落,部落门口竖着高高的围墙,除了会飞的,想攻进来就只有从大门的位置。年老兽人,也只能从断龙石对面传过来的声响判断有没有野兽找过来,其他的就无从得知了。
    部落外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了,经过了三天的试探攻击,野兽的种类已经升级到了凶猛的丛林狼,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充斥着部落外围,无乱是什么种类的狼,都是懂得团队作战的物种,他们会互相配合,更具有足够的耐心,寻找一切机会狠狠的撕咬下兽人的一块皮毛,后腿和尾巴的位置是兽人受伤最多的地方,这些狡猾的家伙,专门趁兽人不注意的时候咬上兽人身体的薄弱环节。
    有翅膀的兽人羽毛已经脱落了一小半,星星点点的血迹映在张开的翅膀上。秃鹰和飞兽不断的啄、咬、抓着兽人的翅膀,一旦翅膀受到重伤,那么兽人就只能迫降到地上跟野兽战斗,它们就可以伺机从天空发动突袭,抓伤正在激战的兽人。
    骚扰战正式这些飞兽的拿手绝活,兽人常常被骚扰的转头想抓住这些偷袭的家伙,这就给了丛林狼机会,凶狠的咬下一块皮肉。
    威格正值壮年,他的对敌经验很丰富,指挥着年轻的兽人该如何躲避,必要时还要解救深入兽群的落单兽人,忙碌与疲惫也消耗着这个强壮的兽人勇士。
    “威格,你去休息会,我来指挥。”莱斯曼拍开一头丛林狼,站在威格的边上劝他去休息一会儿。
    “行!你看着点加斯,别让他兽性大发,太过深入兽群”威格交代着。
    加斯自从历练回来,威格就隐隐发现加斯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兽性,这次战斗更是表现的尤为明显,多次赤红了双眼,不顾受伤的咬死周围的野兽,更是两次深入兽群,让威格疲于救援。
    “我知道了,你快去休息一下。这才第三天,后面有的你忙的”莱瑟曼叮嘱着威格。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了夜晚,面对远多于己方数倍的野兽,兽人轮流休息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但威格也是无奈,他们部落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只有区区两百多的兽人,面对成千上万的野兽,也只有拼死才能换来部落的安全。
    “加斯,回来!”斯莱卡咬死身边的一只塞来纳凶兽,追上向前冲去的加斯,加斯的状态不对劲他也看出来了,又像他们角斗的那天一样,双眼赤红、疯了一样的扑咬靠近他的野兽。
    “靠~清醒点,你不要命了”斯莱卡咬死跳起来,扑到加斯后背上的塞来纳,气急败坏的吼道。
    加斯像是听不到斯莱卡的声音一般,一边撕咬着身边冲上来的凶兽一边向前冲去。
    他们已经离开预定位置有一段距离了,再往前,就会被凶兽包围陷入困局,斯莱卡焦急的边杀着身边的凶兽边向加斯靠拢。
    “斯莱卡,把加斯带回来。”莱斯曼也看到了他们的局面,迅速的下达命令。
    “靠~他疯了!”斯莱卡大声的回答莱斯曼的呼喊。
    “那就打晕他,抗回来!”莱斯曼气急的喊到。
    “靠~”骂了一句,斯莱卡就冲过凶兽的包围,挨近加斯的身边,用力的对着加斯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被打的脑袋一晕,加斯摇摇头,回头凶狠的盯着斯莱卡。“吼~”的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尼玛,你发什么疯”斯莱卡对着加斯大吼一声,转身一个甩尾迅速抽向加斯的脑袋。
    加斯一个跳跃躲过,追着逃跑的斯莱卡向族人的方向靠近。
    “来两个人帮帮忙,制住这个家伙。”斯莱卡边跑边求救。
    战线后面冲出两个兽人,摁住发狂的加斯,斯莱卡吐了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啊!走过去用力的一挥爪子拍晕了加斯,就咬着加斯后颈上的皮毛拖到了休息的地方。
    “啊~累死我了,臭小子还不省心。”斯莱卡瘫在地上四脚朝上的抱怨着,伸出前爪踢踢晕死过去的加斯“等兽潮月过了,非得好好教训你这个会惹麻烦的家伙!”
    “怎么,不躲着加斯了?我记得都是加斯追着你揍呢!”族人嘲笑的看着斯莱卡。
    “切~那是我让着他”斯莱卡从鼻子里哼出一句。
    “哦,哦~”兽人们起哄的嘲笑着斯莱卡,给紧张的气氛增加了一丝趣味,战斗了五天的时间,疲惫的兽人们也需要放松一下。
    斯莱卡用爪子捂住脸嚎叫了一声,引出更多的笑闹声。
    蹲在山洞的地上,维斯无聊的摆弄着地上的石子,已经五天了,经过了刚开始的紧张、担忧,现在维斯的心情只剩下了烦闷。到底还要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呆多久啊,他都无聊的开始数头发丝了。
    “无聊了啊,快了,再等几天就该结束了。往年也就是10天,现在都过去一半了”琪雅安慰着维斯到。
    “琪雅阿么,你不担心莱斯曼大叔么”维斯小声的咕哝着。
    “担心啊,但是再担心也没用。我相信莱斯曼会好好的活着接我和迪迦回家的。”琪雅轻笑一声。
    “往年有死亡的么?”
    “有,赶上野兽多的时候,就会有兽人在战斗中回归了兽神的怀抱。今年有这个地下山洞,兽人们能更放开手脚战斗,我相信会比往年要轻松吧”琪雅往好处想,安慰着维斯也安慰着自己。
    “哦?”
    “呵呵,你不知道么?到后来几天,野兽往往都能突破纺线冲进部落,兽人就会撤离坚守的战线,退到后山,不但要和野兽厮杀,还要防止野兽进攻山洞。我们有好几个山洞,兽人会引着野兽到其他山洞去,但狡猾的野兽,有的时候也会找到我们躲藏的地方,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若是兽人救援不及时,也会有雌性和崽子受伤或死亡。不过今年不用担心了”琪雅呵呵的笑着对维斯解释着。
    “希望快点结束吧,我有点想家了”维斯感慨的叹了口气。
    “崽子就是崽子”琪雅点了点维斯的脑袋取笑他。
    ☆、第五十五章 亚特斯纳凶兽
    又过了4天,兽人开始疲累了,这已经是战斗的第九天了,虽然还没有兽人死亡,但是受伤的兽人已经占了整体的大多数。有受轻伤的还在继续战斗,重伤的已经被转移到安全的后方。
    “族长,我看情况不太好啊!今年的野兽也太不对劲了,现在按说像猛犸这样的大家伙,应该已经出来了,但你看现在它们还躲在后方呢”一个兽人挨近威格,忧心的说到。
    “今年的野兽的确反常,等猛犸出来后,避免出现的损伤,我们按计划撤退到山洞附近,最好是拖延到它们撤退,派人盯着隧道入口的方向,一旦野兽发现入口的位置迅速回援。”威格安排着接下来的计划。
    “威格,还是多做一些打算,我感觉它们会比往年撤退的时间要晚”莱斯曼也靠过来,说出自己的猜测。
    “恩,我会考虑的。”威格说“猛犸出来了,撤退!”
    众兽人按着计划边打边撤退,对于凶猛,个头过大的猛犸,硬拼显然不是上策。让出部落,退到密林的方向能阻碍猛犸的行动。
    兽人们撤退了,野兽迅速的冲进部落,打破窗户或是拍开木门,冲进屋子里寻找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它们都饿极了,冬天刚刚过去,地上的雪还没化干净,森林里能吃的动物太少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些肉食者的需求,往往互相残杀才能吃饱肚子。
    饿极了的野兽连兽皮都会扑上去咬上两口,好在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收拾到了一起,就算有损伤也能修修再用,要不然这么多的野兽冲进屋子,得撞坏多少东西。
    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吃的东西,野兽纷纷仰头嚎叫起来!往年促使他们疯狂攻击部落的理由没有了,不甘心的野兽迅速窜出屋子,朝着兽人的方向追去,杀死他们,吃了他们,还有美味的雌性和弱小的幼崽,都是可以吃的。
    绿瞳森森的闪烁在树林的每个角落,威格带着兽人撤退到了预定的位置,这个位置易守难攻,最是适合持久作战。后面有一条小径能通往地下入口的地方,一旦出现危险,兽人就会放弃防守,冲到地下洞口和野兽背水一战。
    很快野兽就聚拢了过来,不断的嘶吼着,低低的咆哮声威胁着兽人的安危。
    猛犸等大个的猛兽不适合丛林战斗,这也是威格为什么选在这个地点跟野兽对战的理由,少了巨大的威胁,兽人能够坚守更长的时间。
    野兽很快就冲了上来,这个地方狭窄,一次容纳不了多少的野兽,兽人也能更好的得到休息,替换着战斗。
    在这个位置他们整整坚守了3天,本该撤退回到森林里的野兽,还是继续向着山上发起进攻。兽人们都出现了焦躁的心情,他们担心长时间的困守,会给雌性和幼崽带来危险。威格也忧心的望着山下的野兽。
    “威格,附近的山洞都被野兽搜过了,他们都不耐烦了”莱斯曼盯着越发疯狂的野兽也充满了担心,他不怕野兽冲着他们来,而是担心留在部落里的野兽,发现地下山洞的入口。
    “恩,压轴的来了,准备战斗吧,兄弟”威格松了一口气,看着终于走出来的一群有成年兽人大小的亚特斯纳凶兽。
    亚特斯纳凶兽的个头跟成年兽人差不多,长了一对5米长的獠牙,上下颚的咬合力能轻易的咬断兽人的脊椎,嘴里更是长满了尖锐的利齿,一条带着倒刺的尾巴,只一下就能带起一块皮肉,额头上一对弯曲的兽角能轻易的刺穿兽人的胸腹。
    最可怕的是他们拥有不下兽人的智慧,他们是兽群的带领着,他们指挥着这场战斗。让弱小的野兽冲在前面,到最关键的时刻他们才会出来。它们是狡猾的捕猎者。
    越是强大的兽类,繁衍的越是缓慢,他们成年需要兽人的3倍时间,雌兽更是很多年才会怀上幼崽,子息艰难的亚特斯纳,很珍惜自己的族人,不管哪个族人的非正常死亡,往往伴随的就是森林深处的大清洗。
    它们很小心的保护稚嫩的幼崽,也很珍惜自己的生命,若是不敌就会撤退,但它们强大的战斗力,需要兽人付出鲜血的代价才能击退它们,死在亚特斯纳手里的兽人是最多的,它们是兽人的天敌,只有最勇猛的兽人才能击退亚特斯纳凶兽。
    威格站了出来,莱斯曼也走了两步站在他的身边,他们是多年的战斗伙伴。
    加斯挤开族人,慢慢的跺到了威格的身后,斯莱卡在加斯刚动的时候就站到了莱斯曼的身侧。还有几个成年兽人走了出来,他们都眼神坚定的望着前面的亚特斯纳,只要打退了他们,兽潮月就结束了。
    每次的决战,都是亚特斯纳来了几只,兽人就站出几个迎战,赢了兽潮就会退去,输了就是疯狂的捕杀。
    所以兽人不能退、只能战,有了亚特斯纳加入的兽潮,不是兽人能够抵挡的,即便挡住了也是活不下几个,更何况他们兽人的数量远比不上兽群的数量。
    双方正在焦灼的互相对视着,摆好架势正准备发动攻击,远处传来一声野兽的呼唤声,那兴奋的声音,听的在场的兽人心下一惊,完了,这叫声分明就是找到雌性的落脚点了。看来拖延的时间太长,给了野兽足够的寻找时间。
    威格死死的盯着亚特斯纳兽的头领,希望他们能继续下去,让其他的兽人从小径出发,救援雌性。
    亚特斯纳兽嘲讽的看了一眼威格,抬头吼了一声,转身就朝声音的发源地进发。
    “靠~迅速从小径出发,赶在兽潮到达之前拦住它们!”突发的状况,让一直严谨的威格也发出一声懊恼的咒骂声。
    兽人们都知道这次麻烦了,但为了雌性和幼崽,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换回她们的平安。
    自从听到野兽的脚步声,年老兽人就悄悄的退回了大山洞里,所有雌性都紧张的注视着盖尔。
    “别慌,外面的石头足够厚,能抵挡一阵,等它们发现入口的时候,用石头堵住这个洞口,我们撤到中间的山洞里,放心,兽人很快就能发现这边的情况。”盖尔沉稳的说到。
    维斯也开始略微的不安起来,时间拖的过长,很快野兽就会发现这里。就算兽人来解救他们,那也是要付出牺牲的代价。这是维斯最不愿意看到的,打从过了十天仍不见兽人来接他们,他就知道这次要麻烦了。
    稳了稳躁动不安的心情,维斯低声和盖尔讨论起被发现的办法,小声的叮嘱雌性不要发出声音,动作缓慢的收拾好随身携带的物品,按着顺序一点点的退进后面的山洞。
    维斯不敢去隧道里探听声音,盖尔也说野兽的耳力,能很轻易的捕捉到脚步声,只有常年训练的兽人,才能不发出声息的靠近隧道。
    维斯阻止了年老兽人再次的打探,他们围在洞口这里,小心的竖着耳朵听着隧道里的声音,只要野兽开始挖掘隧道的入口,这个空旷的山洞一定能听见声音,他们再堵住这个洞口也不迟。
    维斯小心的走到另一个洞口旁,脱下一件自己的衣服,这个气味可以误导野兽,能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盖尔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脸色一变,就听到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一声野兽兴奋的嚎叫声。
    盖尔和几个年老的兽人,迅速的搬起堆放在一旁的大石头堵住洞口,足足堵了有5米的距离,维斯又示意用粗木头顶住石头,以免力气大的野兽直接把石头推出来。
    做好这一切,维斯先是放下另一个洞口的断龙石,才走进他们撤退的隧道里,盖尔清理了洞口周围的脚印也退进隧道。
    巨大的花岗岩又“轰~”的一声掉落下来,震的隧道里的土都簌簌的往下掉,走了200米到达中型的山洞,所有的雌性都挤在一起,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幼崽,不安的看着盖尔一众,有胆小的已经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往年的经历让他们恐惧被找到后的下场。
    很多年老或是残疾的兽人为了争取时间,变出兽形拼死保护她们的安全,直到兽人的到来。
    血腥的场面,常常让胆小的雌性夜不能寐,难道今天又要有人死了么?或许自己也会死在野兽的利爪下,恐惧、悲伤,充斥着整个山洞。
    ☆、第五十六章 面临灭族的危机
    山洞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来气,恐惧像是蔓延的毒素一般,迅速的扩散在所有人心里,雌性们瑟瑟发抖,年幼的幼崽无知的躲在阿么的怀里,他们甚至没有见过野兽真正的样子。
    维斯深吸口气说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等待兽人的救援,我们需要自救。所有人,留下年老的雌性照顾幼崽,其他的都进入隧道,用石头将整个隧道堵住,拖延他们挖掘的时间。”维斯镇定的指挥,让所有雌性看到了希望。
    他们有兽神派下来的使者,没有他准备的这个山洞,这么长的时间,野兽早就找到她们了,对!她们也能自救。
    所有雌性顺序的站入隧道,从山洞里挨个的传递着大石头,盖尔负责将石头都堆在隧道里填的满满的。
    小半个山洞那么多的石头,被陆续的运到隧道里。等最后填满隧道的时候,山洞也扩大了不少。又用粗木头顶住碎石,维斯他们就坐下来休息了。
    他们现在需要安静,即便山洞四壁的石头够厚,也难免被能钻土的野兽听到声响。若是从山洞的四壁攻入进来,那他们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所有人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起来。科雅紧紧的挨着维斯坐着,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保护好哥哥,即便他没有实力,也可以挡在哥哥的身前替他承受痛苦。
    从野兽找到隧道入口开始,所有野兽就对着入口的大石用力的挖掘,甚至还有聪明的野兽从侧面开始挖掘。不过坚硬的花岗岩,即使是野兽的利爪也不能轻易的挖下一块。
    等威格他们赶到的时候,猛犸已经开始撞击石壁了,巨大的力道震的隧道入口都凹陷了进去,不过即使凹了进去,整块的花岗岩也没有碎裂。
    兽人开始发动疯狂的攻击,但面对巨大的猛犸和偷袭的野兽,兽人们的伤亡增大了,却没有突进隧道入口附近。
    等到亚特斯纳凶兽赶到的时候,兽人的劣势就更明显了,有伴侣和和幼崽的兽人都发疯了一般的往前冲杀,但都被不断赶到的野兽阻拦在了外围。
    莱斯曼也是双眼通红的焦急厮杀着,伴侣和幼崽的安危让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战斗一打开,亚特斯纳凶兽们就安静的趴伏在隧道入口附近,那头首领凶兽吓退猛犸,走到入口附近,鄙视的看了一眼猛犸,侧转过身,用带着倒刺的尾巴用力一抽,“啪”的一声抽打在花岗岩上。
    其他亚特斯纳凶兽似是嘲弄一般,对着首领一咧嘴,露出森森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