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辞犀利的指责日珥瓦兽人的行为。
    “很抱歉对你造成了伤害,交换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若是族人回禀,我肯定不会让族人这么做的”族长没想到事情竟会差出这么多,从赛瑟斯的口中他也了解到,这个亚兽倔强的性格,连他们自己的部落都做出不干涉的承诺,现在他们强行将人掳来,势必造成他对部落的反感。
    “哈哈,现在交换也为时不晚”尤塞耶的祖阿爸也气愤尤塞耶的莽撞行为,但毕竟是他的孙子,还是得想办法开脱。
    “已经晚了。我不认为,对于一个强盗部落需要做出交换,我也不能保证,你们在日后不会再欺压我的部落。方法都是我一个人想的,制作玻璃的方法,更是除了我没人知道,对于你们的做法我很反感,也完全不想跟你们交换什么。而且在你们将我掳来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交换的资格,难道你们不知道,交换是要建立在平等和自愿的前提下么?”维斯冰冷的看着这个长得跟尤塞耶有些像的长老。
    “哼~不识好歹!以我们部落的实力,随时都能杀过去,不要忘了,你们部落族人的性命都在你的选择之间”长老阴狠的说着。
    “亚卡,不要激动”另一个长老制止他的说法,却是对维斯同样递过去一个威胁的眼神。
    “那就全杀了好了,你们早晚也会这么做的,不是么?就算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得到你们想要的。”讽刺的看着他们,维斯闭上眼睛。
    “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冷静一下,这中间有些误会,你先住在我们部落,等我查清楚了,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我们再来谈交换的事情,你看怎么样?”说完族长又对赛瑟斯说“带他去部落的空房子里安置”
    维斯随着赛瑟斯走出了大屋,众多兽人围在外面,因为门是开着的,所以耳力上好的兽人,将里面的谈话听的清清楚楚,面对维斯的指责,作为兽人的他们,也是尴尬的躲开了维斯的视线。
    赛瑟斯带着维斯来到一个空房子处,后面跟着两个族人规矩的站在门外,赛瑟斯把人带进屋里小声的说“这是部落给外来族人暂时居住的屋子,我很抱歉,可能外面的两个兽人会阻止你外出”赛瑟斯低着头道歉到。
    “这不是你能左右的,不需要道歉,跟你来日珥瓦也是我自愿的”维斯气还没消,语气也显得硬邦邦的。
    “我一会儿给你送点吃的来”说完赛瑟斯就逃也似的出了屋门。他的心里有股火不停的燃烧着,竟然要求维斯和众多兽人培养感情!好,很好!他不会放过尤塞耶的。
    赛瑟斯直接就去了大屋的门口,等到被询问完的尤塞耶晦气的走出大门时,就当着所有兽人的面对尤塞耶发出了决斗的挑战“我要跟你决斗,你侮辱了我的亚兽”
    “哼~你的亚兽?他有同意你么?达格尔部落的族长可是说了,他没看上你的,他不一定是你的亚兽,有可能是我的也有可能是别人的,哈哈~说不定是部落所有兽人的亚兽呢”尤塞耶面露阴狠的对着赛瑟斯嘲讽,刚刚受了一肚子的气,他现在的心情正不爽呢。
    所有族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们俩个,尤塞耶说的太过分了,这分明是对赛瑟斯的一种侮辱。
    只有尤塞耶的两个狐朋狗友,大声的起哄着“对!就是大家的亚兽,哈哈哈哈……”他们虽然害怕赛瑟斯的实力,但是尤塞耶可是长老的孙子,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尤塞耶会有什么事。
    赛瑟斯冰冷的盯着尤塞耶,兽纹一闪,直接化出兽身,逼迫的尤塞耶也化出兽身,迅速的战斗在一起。
    屋里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也走了出来。“胡闹!”亚卡对于这个孙子的行为,真是恨的咬牙切齿,族长已经老了,他想培养尤塞耶成为下一任的族长,赛萨斯在他这么多年的打压下,跟族人都很疏远,今天尤塞耶的表现,却是让他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去给我分开他们”
    “可是亚卡长老,赛瑟斯提出的是决斗,尤塞耶也接受战斗了,没办法阻止的”被吩咐的兽人为难的说到,一旦尤塞耶化出兽形战斗,就意味着接受了赛瑟斯提出的决斗,除非他们自己停下来,否则没人能够阻止。
    “胡说,尤塞耶哪里接受赛瑟斯的决斗了?他是被逼的化出兽身自保而已,还不快点分开他们!”看着节节败退的尤塞耶,亚卡焦急的嚷道,尤塞耶根本不是赛瑟斯的对手,这点他再清楚不过了,否则也不会打压了赛瑟斯这么多年。
    “亚卡长老,尤塞耶是一个成年兽人,他要为他的言行负起责任,既然决斗已经开始了,我们就好好看着好了,否则阻断决斗,兽神是会降下惩罚的,不遵守规则的兽人,也将被逐出部落”族长沉下脸对着亚卡说到。
    作者有话要说:这帮臭不要脸滴……
    ☆、第七十五章 杀死尤塞耶
    作为族长,维护部落规矩,他必须做到公正。对于尤塞耶的行为,他也是看不顺眼,刚才更是百般推卸责任,跟本就不配做一个兽人。无论刚刚他有没有侮辱赛瑟斯的亚兽,他都该受到惩罚。
    赛瑟斯狠狠的咬上狼狈逃窜的尤塞耶,用力一甩头,一大块血淋淋的皮肉就被撕扯下来。
    尤塞耶痛苦的嚎叫一声,迅速瘸着三条腿打算从旁边溜走,他后悔死了,以往无论如何讽刺、挖苦,赛瑟斯也不为所动,今天竟然发起了决斗,在所有兽人面前,他更是不该一被鼓动就迎战。
    赛瑟斯直接一尾巴抽的尤塞斯摔出去5米,庞大的兽身在接触地面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赛瑟斯踱步走到尤塞耶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抽搐的尤塞耶,轻易的咬住尤塞耶的喉咙,犬齿插入动脉,大量的鲜血顺着被撕开的伤口泊泊而下。
    “不~赛瑟斯你敢!”亚卡不顾长老的身份,命令赛瑟斯放开尤塞耶“放开他!”
    赛瑟斯微微松了口,尤塞耶对着亚卡,发出微弱的求救声“祖阿爸……救……我”
    看着亚卡惊恐的眼神,赛瑟斯眼神一暗,嘴巴用力一合,咬断了尤塞耶的脖子。松了口的赛瑟斯,冷冷的注视着在场的兽人,所有人都惧怕的向后退去,被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瞳孔看的浑身发毛,那两个叫的最欢的兽人,更是吓的连连后退。
    “赛瑟斯,够了!你已经杀死了尤塞耶!”族长出声制止赛瑟斯还想再杀的行为。
    赛瑟斯冰冷的吐出一句“不要让我听到谁侮辱维斯,不然我就杀了他!”
    亚卡悲愤的跪坐在死去的尤塞耶身边,愤怒的盯着赛瑟斯的背影“我不会放过你的!赛瑟斯”
    “亚卡,不要难过了。尤塞耶这次太鲁莽了,部落有部落的规矩”一个长老出声安慰到。
    亚卡紧紧咬着牙齿,拖着慢慢变回人身的尤塞耶,去了部落的埋葬处。
    赛瑟斯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动手烤了肉给维斯送去,想着小家伙从早上就没吃东西,快速绕到果林里,摘了两个果子才敲响维斯的屋门。
    维斯咬着肉,看着手里青色的果子“这是什么果子?这么早就熟了?”
    “不知道,我不吃果子的”赛瑟斯老实的回答。
    维斯放下手里的肉,咬了一口,顿时一股酸涩的汁液流满了口腔,维斯皱着脸,五官都聚到了一起“好涩!这还没熟”说完就大口的咬下一块肉,去除嘴里酸涩的味道。
    “那个……我下次先尝了再给你送来”赛瑟斯不好意思的对维斯说。
    “恩!拜托你了!别再残害我的舌头了”维斯吐着舌头,味道没了舌头却麻了。
    “呵呵……好”赛瑟斯看着维斯的样子,好笑的答应。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多笑笑”维斯回过神,也打趣的对赛瑟斯说。
    “呃~我尽量”
    果然笑容没了,维斯撇撇嘴,早知道不说了,还能多看会儿。
    下午的时候,有几个雌性陆续的过来看了维斯,维斯不耐烦应付她们参观珍惜动物一般的眼神。就告诉外面的兽人说他累了,谁也不见,赛瑟斯来了的话,让他直接进来。
    因为赛瑟斯杀了尤塞耶,部落过了两天才又传唤维斯去商议交换的事,尤塞耶死了的事,还是一个雌性告诉他的,他们都是族长派来跟他搞好关系的,但是无论她们说什么,维斯都是爱理不理的,一个雌性就说了赛瑟斯为了他,和尤塞耶决斗的事。维斯也就惊讶了一下,就躺上床睡觉了,自讨没趣的雌性气愤的转身离去了。
    什么嘛!在部落里她们可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为了讨好一个亚兽,竟然什么都做了,人家还爱理不理的。
    站在大屋的中间,族长示意赛瑟斯搬了一个凳子给维斯坐。维斯坐下来,却是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做,让族长尴尬了好一会。只好咳了一声说“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尤塞耶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自然是希望能和达格尔部落建立友好关系,之前提出结亲,也是因为我们部落的赛瑟斯在追求你。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误会,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你看……”
    “尤塞耶的死,是因为赛瑟斯提出的决斗,跟这件事没关系”维斯淡淡的看了一眼族长。族长也没想到事情会被维斯知道,原以为尤塞耶的死会让维斯满意,现在看来……
    “哼~我孙子因你而死!你敢说跟你没关系?”亚卡站起来激动的说道,要不是为了部落的利益,他真的很想杀死这个亚兽。
    “跟我有关系,但跟他错误的传达信息,造成部落的损伤没关系”维斯不为所动的继续说着,情绪没有一点起伏变化。
    “我要杀了你这个强词夺理的亚兽,区区一个亚兽,竟然如此嚣张!我会让族人夷平达格尔部落!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亚卡气愤的忍不住咆哮了出来,周围的两个长老也不赞同的拉着他。
    “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不是么?”维斯无奈的看了一眼族长。
    “这位亚兽,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我想,你之所以想要跟我们部落交换,证明你还是很在意你的部落。所以我们好好谈谈,不是能更好的和平发展各自的部落么”年老的祭祀开口了,她微笑的看着维斯。
    “我的确在意族人的生死,但是我不接受威胁。对于日珥瓦在去年兽潮月上的帮助,我很感激,也曾将部落所有的技术告诉了赛瑟斯,让他带回来帮助日珥瓦部落,如果当时日珥瓦想要交换我个人所会的技术,我想我会很有诚意的跟你们合作。但是你们部落却用部落的安危胁迫我,希望用我本人作为交换的代价,这不是我能容忍的,我即便是一个亚兽,也是一个雄性,我无法容忍自己像物品一样的被交换,这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不是不同意交换,而是不相信你们会信守诺言”维斯也说出了自己最在意的事。
    “我们部落的信用,可是这周围几个大部落里最好的”祭祀好笑的看了一眼维斯,不认同道。
    “是啊,最好的也不过如此罢了,拳头大的才有理,有着强大武力的部落,即使不用交换也可以掠夺,怎么说都是你们的理”维斯也讽刺的看了一眼祭祀。
    “这么说也对”祭祀想了想说了实话,确实,交换只是面子上好看而已,以他们部落的实力,霸占了他们的部落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有实力才有一切,而达格尔这样弱小的部落,有了先进的技术,只会成为他们的灾难。
    “那你没有想过你们部落所拥有的东西,即便我们部落不去抢,也会有别的部落会想要得到?你们没有实力,也无法保住任何东西”
    “确实如此,所以我从没想过要独自保住部落的一切,我们愿意拿出来和日珥瓦部落分享,但是你们的作为,很难让我相信你们的诚信”维斯说道。
    “也许你可以试着相信我们,而且你也可以和赛瑟斯成为伴侣,这更能加深两个部落之间的友谊。”族长笑着说道。
    “感情不能拿来交易,也不是牵连两个部落间的纽带。”维斯淡淡的说。“而且想必去过我们部落的兽人,都听说过,我是兽神派下来的使者这件事吧”
    “哦?这事族长你知道么?”祭祀疑惑的看着族长,兽神使者的身份,可是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们是兽神在大陆的代言人,他们会给部落带来更好的生活,想想之前赛瑟斯和其他兽人说过的话,祭祀的脸色也变的凝重了,得罪了兽神使者,他们都会被兽神所惩罚。
    族长点了点头,这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起来,他们做过的事,足以让兽神降下惩罚了,他们会给部落带来灾难的。
    ☆、第七十六章 兽神使者
    维斯看着众人的表情,看来他赌对了,暗自松了口气,没想到随便说说增加筹码的身份,竟然这么好用。达格尔部落是传承较短的部落,祭祀知道的事情也不全,越大的部落越迷信果然是真的。
    “使者大人应该早点说出身份,也不会弄出这么多荒唐的事了,既然是使者大人,那么还希望您在我们部落里生活的愉快。”祭祀说完,示意族长让赛瑟斯送维斯回去,他们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看来之前用部落来要挟的方法,现在完全行不通了。
    他们不但要跟使者搞好关系,更要让他留在日珥瓦部落,每个拥有兽神使者的部落,都会发展的更加强大,他们已经拥有竖瞳兽人强大的武力,若是能再拥有一位使者的话,那日珥瓦将成为这附近最为强大的部落。
    维斯随着赛瑟斯离开了大屋,给众人留下思考的时间。
    “你不该说出使者的身份,他们不会放你离开的,越大的部落越是贪婪”赛瑟斯皱眉说到。
    维斯事后也有点后悔了,若是他们不放他回去,那他岂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个部落里了么?
    过了两天,也没人来叫他去谈交换的事,维斯心下有点不安,最不安的还属赛瑟斯被部落派出去执行狩猎任务,要去好几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赛瑟斯临走时叮嘱他注意安全,那紧皱的眉头,也让维斯隐隐觉得事情超出了自己预计的范畴。
    这天上午,族长派人来请使者大人去部落的广场。
    等维斯到了以后,族长就热情的将维斯拉上部落的祭台。祭祀念了一段祭文,所有族人都跪了下来虔诚的祷告着,祭祀用树枝沾了水拍在维斯的身上,大声的说了几句祭文,然后祭台后面的石屋里,射出了明亮的光线,包括祭祀在内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对着维斯大吼着“使者大人……”看的维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
    之后族长就站起来大声的宣布“我很高兴,如今我们部落也拥有了兽神的使者,他会带领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使者大人欢呼吧!他是兽神送给我们日珥瓦的恩赐!”
    “慢着!”维斯大声的打断了众人刚要出口的欢呼声“我是达格尔部落的族人,不是你们日珥瓦的什么使者,族长这是什么意思?”维斯大声的质问着。
    “可是兽神也承认了你使者的身份,难道不是么?这神光就是证明”族长狡猾的说道。
    “很抱歉,我在达格尔部落就已经举行过这个仪式了!兽神的神光也照射了出来,如果每个部落都出现神光,只能说明兽神承认我使者的身份,却不代表我是这个部落的使者!我说的没错吧,祭祀大人”维斯脑筋反应的相当快,睁眼说瞎话更是张口就来,不过从祭祀有点尴尬的表情上猜出,他说对了。
    “既然我降生在达格尔部落,就说明这是兽神的意思,为什么我没有降生在日珥瓦部落,应该问问你们自己,原本你们是可以和达格尔一样拥有这些东西的,因为我们达格尔部落的族人都很善良,也愿意帮助同族更好的生活。但是,你们不但强行从达格尔部落把我掳来,更是围困达格尔部落三天,打伤我的族人无数,你们的行为激怒了我,如今你们想用这个仪式,将我留在你们日珥瓦部落,你们不怕兽神降下惩罚,惩罚你们这些卑鄙的行为么?”
    所有族人都惊恐的望了过来,族长更是脸色铁青的看着维斯。
    这是他们共同商量出来的方法,用仪式让族人们认可维斯使者的身份,即便维斯不愿意,也得留在日珥瓦,原本以为小部落是不可能有这种传承的,没想到,他们早就确认了维斯使者的身份,现在可是难办了“使者大人,我们已经为之前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尤塞耶的鲜血,难道还不足以洗刷我们所犯下的错误么?”族长只能硬是拿尤塞耶说事。
    “我说过,尤塞耶不是为你们部落所犯下的错误才被杀死的,不谈这个,就说交换,你们有拿出诚心来跟我交换么?每次都是想着要如何使用卑鄙的手段强取豪夺,这就是你们部落的文明么?你们和强盗有什么区别?”维斯大声的反问族长。
    “看在你是使者的份上,对于你侮辱我们日珥瓦部落的言辞,我们可以不追究,但是也请你尊重我们的传承”祭祀也大声的斥责维斯,祭台下的族人更是嗡嗡的议论着。
    有的年轻兽人更是激动的吼着“使者怎么了?你又没有帮助过我们部落,凭什么说我们卑鄙?”
    “好!那我们当着所有人的面进行交换!”维斯看着脸色铁青的族长说道。
    “好!好!好!~”族长连说三个好字,事情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只能交换了,这样还不至于白忙一场。
    “我可以告诉你们房子的盖法,它会保证部落里的雌性和幼崽都能在温暖、明亮的屋子里度过冬天,我也可以告诉你们,如何盖出有效防御兽潮的围墙和护城河,至于玻璃和蜡烛,你们必须用兽皮,或是猎物交换”看着众多人激动的眼神,维斯继续说着“而代价则是,必须放我回到达格尔部落,而且保证日珥瓦部落永远不得侵犯达格尔部落和领地。在达格尔部落遇到危险的时候,日珥瓦部落必须援救,日珥瓦部落和达格尔部落永远建立友好关系,如若违背誓言,兽神将降下惩罚,惩罚不遵守诺言的部落,直至最后一人死亡!”
    可以说这些条件,除了帮助达格尔度过危险外,其他都是对日珥瓦部落有好处的,想着雌性和幼崽都能安然的度过冬天,所有的族人都激动起来,还有能有效防止兽潮的城墙,光是地下山洞和地洞,就给日珥瓦部落带来了无数的好处,现在有了城墙和护城河,兽人就能更轻松的击退兽潮,保存食物,春荒也不用挨饿了。
    族人都热烈的鼓噪起来,让族长快答应使者的要求,这么多好处没理由不答应。
    族长沉着脸看着下面呼喊的族人,这招错了,私下里他们还能讨到更多的好处,但族人们不需要考虑部落的长远打算,直接都欢呼着说好,甚至感谢使者,大人大量不计较日珥瓦兽人之前的行为。
    维斯嘲讽的对着族长说“还不答应?好处都让你们占了,没理由强留着我,即使我留下来,也不会为你们部落出力的。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越说越重的语气,也只能让族长叹气的一点头说道“我代表日珥瓦部落同意使者大人的交换条件,日珥瓦愿与达格尔部落永建友好关系”
    维斯看着祭祀说道“那么请兽神见证”
    祭祀嘀嘀咕咕的念了一通祭文,在所有族人的见证下说道“请兽神见证,日珥瓦与达格尔永建友好关系”
    不明真相的族人欢呼着,维斯则是被两个兽人说是请,实则押着,回到了自己暂住的屋子。
    “使者大人,您看部落的建设也需要一段时间,要委屈您在我们部落多呆一阵了”族长面露微笑的说着,他还有办法,只要有兽人和维斯成为了伴侣,那么维斯就得留在他们部落,成为他们部落的使者大人。
    “不需要,等到赛瑟斯回来,让他送我回去,你们可以派族人到我们部落学习,我只是说告诉你们方法,可没说帮你们盖起来”维斯早猜出他的用意,就讥讽的看着这个老头。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让我想想,看来我是老糊涂了,这样也好,那我就不打扰使者大人休息了,明天您可以自由的在部落里行走,多出来看看,我们部落的风景也是很美的。”族长笑眯眯的说着。
    维斯点点头,不限制他的行动最好,他也想看看日珥瓦附近有没有其他能食用的植物品种。
    不过赛瑟斯不在,他还是别到处瞎晃悠了,就怕这些老东西不会轻易放弃,再耍什么花招,这几天还是小心防范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多么憋屈的交换啊……形式所迫!
    吹在这里正式通知……鞠躬~今日起每天两更……求放过~明天有肉文……嘎嘎~大肥肉得等等捏~~要原版的看吹通知……
    ☆、第七十七章 长老的阴谋
    维斯小心的攥着一把骨刀,这是赛瑟斯临走时送给他的,说是用猛犸的牙齿打磨的。像是匕首一样的长短,两边都开了刃。
    维斯拿着自己的头发试验了下,锋利的刀刃,轻易就割断了一绺发丝。
    这几天夜里,维斯都是握着骨刀睡觉的,门用木头顶上,窗户上的大洞却是没办法封住,只能用兽皮严严实实的遮挡了,下面压上碎石子,一旦有人进来,就会惊醒维斯。
    又平安的度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有一个兽人给他送来了食物,还邀请他去部落逛逛。经过达格尔部落兽人的追求,维斯当然不会傻的看不出来,这个兽人是在追求他。看着门前偶尔路过的兽人,都不经意的秀秀自己的肌肉,维斯就觉得脑仁生疼,果然老家伙们出怪招了。
    谢过这个兽人,并邀请这个兽人一起吃,主要是怕食物里放东西。
    “我叫格纳齐”兽人兴奋的说着自己的名字。
    维斯只是点点头,就自顾的吃起了东西,他必须保持体力,预防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格纳齐看维斯没回答他,有点失望,但还是努力的讨好着维斯,格纳齐在部落里也是数得上的好手,自然也有喜欢的雌性,不过为了留住这个使者,他还是同意了族长的要求,来追求这个亚兽。
    他是兽人里长的最好看的,雌性们都是这么说的,格纳齐骄傲的看了一眼维斯,这个亚兽一定会被他迷倒的。
    维斯奇怪的看了格纳齐一眼,这是什么眼神?好似他是垃圾一般。不理他继续吃。
    吃完饭,维斯问格纳齐“知道赛瑟斯什么时候回来么?”
    “族长给了他任务,去森林深处捕猎,顺便找一种很重要的药材”格纳齐不屑的说道。
    想起赛瑟斯杀死尤塞耶时的样子,又感到有点恐惧,舒了口气说“你别看赛瑟斯是个竖瞳兽人,不过他的脾气可是不太好,很凶残,他要是发疯,就连亲近的人也会杀死!他成年的时候和阿爸在森林里捕猎,听说就兽性大发,控制不住咬死了他的阿爸。虽然他回来说是碰见了亚特斯纳凶兽,阿爸是被凶兽咬死的,但族人都不信,亚特斯纳凶兽除了兽潮月,根本不会走出森林中心,他说他当时昏迷了,醒来后就发现他阿爸死了。大家都说他是控制不了兽性才会失去理智,为了脱罪,就推到亚特斯纳身上。所以找伴侣千万不能找竖瞳兽人。”
    看格纳齐说的不像是假话,维斯皱了一下眉,他不认为赛瑟斯会兽性大发到控制不了理智,失手咬死自己的阿爸,也不认为以赛瑟斯的人品会撒这种谎,看来里面必然有些事情是族人们所不了解的。
    赛瑟斯之所以有的时候看上去很落寞,看来跟族人的误解,有很大的关系。“那竖瞳兽人呆在部落里,不是很危险么?”
    “是危险,所以长老都不让我们平时太接近他,但是部落需要竖瞳兽人强大的武力,无论是什么样的凶兽,他都能轻易的杀死。不过每个部落的竖瞳兽人,最后都是死在战斗里,只有部落里的雌性,才会无知的喜欢强大的竖瞳兽人,她们不了解竖瞳兽人有多凶残,而且族里也需要竖瞳兽人的幼崽,才会不告诉雌性真相,让她们多接触竖瞳兽人。”格纳齐说完又叮嘱维斯。
    “你可别说给雌性听,不然族长会惩罚我的,我可是真的想追求你,才和你说这些的。像我这样武力强大的兽人,在部落里可是很受重视的,你可以考虑考虑我”说完还露出了自认为完美的笑容。
    维斯抽了抽嘴角,也笑眯眯的点头说“我如果找伴侣,会考虑你的”
    跟格纳齐套了好一会儿的话,才让他高高兴兴的回去了。维斯进了屋就坐在床上,认真的思索着赛瑟斯的事,显然让赛瑟斯继续留在日珥瓦是不行的,像这次的任务,从赛瑟斯的脸色上也能看出来,这次出去很危险。
    族长和其他人根本不考虑赛瑟斯的死活,只是利用他的武力,为部落制造更多的利益。想着赛瑟斯的处境,维斯下了决心,这次走,一定要把赛瑟斯拐走,他不能让赛瑟斯留在这个肮脏又危险的部落。
    日子平静的度过了两天,不只格纳齐,还有其他两个兽人经常来找维斯说话,维斯也不动声色的跟他们虚与委蛇,从他们的口里,听来的都是竖瞳兽人的危险与凶残,其次被提及最多的不是族长,而是亚卡长老。
    维斯猜测,之所以赛瑟斯在部落里的处境如此不堪,跟这个亚卡长老有着直接关系,族长那个老头,估计也只是想把赛瑟斯留在部落里,才会对他好的。
    听他们几个说,其他部落的竖瞳兽人,最后不是死了,就是离开部落做了流浪兽人。想到这里维斯的心里很难受,为赛瑟斯的处境,也为了这个兽人落寞的表情。他一定很想得到族人的认可,才会如此努力的厮杀,可是结果,得到的却是族人的疏远与恐惧。
    如果换了自己,可能早就一走了之了,赛瑟斯是坚强的,面对这么多的误解,却仍一心为了部落,努力想得到大家的认可,还记得他教族人用蜂蜜烤肉的时候,脸上露出来的淡淡笑容,现在想想心酸的不行。
    他也只是个孩子,需要认可、需要关爱的孩子,这些更加坚定了维斯要拐走赛瑟斯的决心,他不容许这些人再伤害这个淳朴的兽人,在达格尔,赛瑟斯一定会生活的更开心。
    离赛瑟斯离开部落已经有8天了,维斯等的很焦急,不知道科雅过的好不好,那个小家伙一定担心他,担心的吃不下饭吧,等他回去小家伙要是瘦了,一定好好修理他。
    日子就在这种焦虑,与每天陪不同的兽人聊天中度过了。
    这天在日珥瓦的大屋里,几个长老和族长聚在一起商议,如何能够将使者留在部落里,亚卡说“莫特耶,这种方法根本就不行,这么短的时间,很难让那个小子喜欢上部落里的兽人,我看必须用非常手段了。”
    “离赛瑟斯回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别心急。使者除了相信赛瑟斯外,根本不相信其他兽人送他回部落,这对我们很有利。赛瑟斯被派去寻找圣果,自然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最少一个月才能返回部落。”莫特耶,也就是日珥瓦的族长,撸着胡子慢声说道。
    “哼~他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谁知道哪天他再发疯,又会杀死哪个族人!”亚卡诅咒着赛瑟斯。
    “部落需要竖瞳兽人的武力,而他的幼崽也极其有可能会是竖瞳兽人。只要控制好了,他不会背叛部落的。”另一个长老说着。
    “曼斯狄!不要忘了尤塞耶是怎么死的!竖瞳兽人根本就控制不了,他连自己的阿爸都能咬死,还有什么人是他不敢下嘴的?”亚卡指着曼斯狄的鼻子,大声质问着。
    “亚卡!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这个言论是怎么来的,赛瑟斯并没有咬死萨姆,这事我们都很清楚。我们现在还需要他,所以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使者最近跟格纳齐走的很近,或许我们可以想想办法,促成他们的好事,哼~等他成了格纳齐的伴侣,自然就会乖乖的呆在部落里了。”曼斯狄向来都是最有头脑的一个兽人,他一说完,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他。
    “巫医那不是有雌性催情用的草药么?放到食物里给他吃了,我就不信,他能不浪的自己爬到兽人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