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的身下”曼斯狄阴险又猥琐的笑着。
    “呵呵呵~好!还是你有主意”亚卡也是猥琐的附议。
    “那可是使者,不会让他生气么?别忘了,得罪了使者兽神万一降下惩罚……”莫特耶犹豫的说道。
    “兽神有多久都没在这片大陆上降下神谕了?再说就算降下惩罚,惩罚的也是那个侵犯使者的兽人,我们只要逐他出族,也就跟部落没关系了。说不定他表现出色,让使者大人很满意呢?”曼斯狄悠闲的喝了口水。
    “祭祀那面要怎么解释?”另一个有点驼背的长老说到。
    “放心,这事只要我们不说,她是不会知道的。事发后,就直接都推到那个兽人身上,让他跟祭祀说,是使者忍耐不住勾引他的。到时候使者大人为了脸面也得认下这事,和那个兽人结成伴侣。”已经想好一切的曼斯狄,慢慢的说出计策,眼睛里充满了算计与狡诈。
    “事情就这么定了”莫特耶族长说道“人选的问题怎么办?部落不能失去强大的兽人,那会是我们的损失”
    “为保万无一失,我看还是找个实力不好的兽人,万一事情又像那天一样出了岔子,我们也能将那个兽人逐出部落,熄灭使者的怒火。”曼斯狄想起举行使者仪式那天的意外,谨慎的说道。
    事情定下后,几人就商量了人选,并把那个兽人叫来大屋,秘密的商量着。无知的兽人还以为自己得到了部落的重用,即便不喜欢亚兽,可是对象既然是使者,那他也能忍着恶心强上了。
    这个人说来也巧,正是尤塞耶那两个狐朋狗友之间的一个。每天游手好闲的和尤塞耶混在一起,亚卡担心尤塞耶被两人带坏,警告了尤塞耶几次,但是尤塞耶完全不理会亚卡的警告,这让亚卡在尤塞耶死后,更是对两人恨之入骨。
    如果那天这两个兽人不起哄,尤塞耶也不能冲动的接受赛瑟斯提出的决斗,所以亚卡直接就提议,让这两人中的一个来背这个黑锅,其他人念在亚卡死了孙子的份上,也没说什么,本来也不是武力强大的兽人,用谁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危险来临~~主角会有点委屈~~不过有兽肉二两……敬请期待!
    ☆、第七十八章 费格安的强迫
    事情发生在赛瑟斯走后的第14天晚上。
    维斯这几天眼皮一直跳,担心留在部落里的科雅,和外出多天的赛瑟斯出现什么意外,这几天连吃的东西也变少了。
    吃完晚饭后,维斯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以为是自己这几天没好好吃东西,又休息不好的原因,就打算在床上躺一会儿。
    照例顶了门,又用石子压住兽皮帘,漆黑的屋里维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躺着,总觉的从胃里传来一股火,慢慢的像四肢蔓延过去,最后集中在身体的下面,微微变硬的,让维斯有点诧异。
    他不可能突然间就发情,他又不是兽人,而且也从没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排出自身原因,维斯能想到的就是他中招了。
    靠~维斯迅速的下床,将兽皮放入水盆里浸湿,用冷水擦拭火热的身体。
    手里紧紧的攥着骨刀,维斯知道,一会儿肯定会有人闯进屋子。用手指扣入喉咙,将晚上吃的饭菜统统都吐了出来,又灌了半陶罐的水,才使那种热度降下去了一些。
    想着药性没那么快过去,维斯又将整个头扎进水里,使自己变的更清醒,这个样子就算出去了,也不见得会有人帮助自己,在陌生的地盘只能依靠自己。
    维斯守在窗边小心的戒备着,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进来,就用屋里的柴火点了篝火,兽人夜里能视物但他不行。继续用凉水擦着火热的身体,维斯小心的听着屋外的动静。
    兽皮帘被人从外面小心的往里推了一下,几个小石子掉在地上,发出啪啪的脆响声,维斯拿过顶在门上的木头,高高的举起来,只要这个人一冒头就狠狠的敲下去。一只大手从窗外伸了进来,维斯用力挥下木棒。
    “嗷~”那人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就从窗外窜了进来,兽皮帘被兽人庞大的身体,从窗户上扯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虽然很老套的问话,但是维斯还是大声的质问着,也许喊叫声能叫来一些人,即便这个兽人想干什么也有可能被惊走。
    这是一个陌生的兽人,双眼紧张的盯着维斯,双腿微微弯曲着。
    这是一个发力的动作,维斯知道他随时都可能扑上来,一手握紧藏在袖子里的骨刀,一手举着木棒与兽人对峙着。
    费格安紧张的心脏都砰砰跳着,像要蹦了出来似得,虽然答应了族长和长老的要求,但他从没干过这种事,即便他武力再弱小,再欺软怕硬,也没做过这种强上雌性和亚兽的事。但一想到族长答应以后重用他,甚至事成之后,可以让他坐上代族长的位置,费格安就鼓起了色胆,猛的朝维斯扑去。
    维斯迅速的落下木棒,但木棒打在兽人身上,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费格安一挥手打掉维斯攥在手里的木棒,抓起维斯的衣服一甩,就将维斯“砰~”的一声扔在床上。
    维斯的后背撞在墙上钻心的疼,用力的握着手里的骨刀,等待时机扎入这个兽人的胸膛。
    费格安将围在腰上的兽皮裙收回体内,露出了下面令人作恶的玩意儿,漆黑一团的毛发里,兽人的软趴趴的趴伏着。费格安用力的揉了两把,企图让它硬起来。
    维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变的更热了,这么下去该怎么办?抽着眼角看费格安努力了半天,也没硬起来,维斯松了口气,家伙事都不好使怎么强奸他啊。
    维斯第一次认识到男人也有被强奸的危险,想起被强奸的部位,维斯紧了紧菊花,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成功。草啊~这td根本不是接纳那玩意儿的地方。
    努力了半天的费格安,泄气的放下手,又盯着维斯的方向,幻想着这是一个雌性,在幻想一下雌性裸露的皮肤……呃~竟然穿着衣服!
    突然想起维斯还穿着衣服,费格安一步跨上床,半跪着开始撕扯维斯的衣服,布质的衣服经不起兽人撕扯的力道“撕拉~撕拉~”的变成了碎片,布里包着的白花露了出来,半遮半掩的包在维斯身上。
    费格安看着一脸潮红的维斯,一只手还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裤子,这娇弱又悲愤的模样,瞬间引起了费格安凌虐的,两腿间的也开始变大了。
    再一把撕烂了维斯的棉裤,白花花的大腿,迅速俘虏了费格安的眼睛,亚兽原来也可以这么好看啊!
    费格安摸着维斯的大腿,看着包裹在维斯身上的唯一布片,这么短的裤子就先穿着吧。想完就压在维斯身上乱啃,摸着维斯赤裸的胸膛,扁平的无趣。想着没脱下维斯最后一条短裤子真是明智,不然看见维斯的那话,非得泄了好不容易攒起来的。
    维斯任这个兽人在自己的脖颈处啃咬,力道大的让维斯感觉到了疼痛,但一种莫名的情潮却从被抚摸的地方燃烧了起来,维斯气恼自己的身体,咬紧牙关隐忍着,找准了一个机会,在费格安微微抬起上身,打算进攻其他地方的时候,藏在身后的手迅速的握着骨刀,扎进了这个兽人的胸膛。
    “噗~”的一声,兽人不可置信的望着插入自己胸膛里的骨刀,维斯用力抽出骨刀,再次向兽人捅去。
    费格安看着埋在自己胸膛里的骨刀,这个位置只要再往中间一点,就能扎入他的心脏了,兽人因为需要变身的缘故,心脏的位置都是偏向中间的。若是一个雌性或亚兽被扎入这里,这一刀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闷哼一声,伸手握住再次挥来的手。
    费格安阴狠的对着维斯说“你只要乖乖做我的伴侣,一切都会好起来,你可以在部落里继续做你的使者,得到族人的尊敬,我也能成为代组长。现在……我不但要让你知道兽人的强大,更要将你扔到广场上,让所有人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这就是你捅伤我的代价!好好享受吧!哼~”
    说完用力捏着维斯的手腕,迫使他放下刀,随手将骨刀扔到地上,将维斯的双手都固定在头顶。一只手用力的撕碎维斯最后一块遮羞布,看了一眼微微抬头的小维斯,鄙视的说“还以为你多清高呢,还不是一点催情草下去就y dang的想让我干你?”
    维斯“唔”的一声,疼痛的松开手,又被迫高抬起双手,被费格安羞辱的话语说的悲愤不已,深深的觉得,一个亚兽无论如何也无法对抗强大的兽人。
    骨刀都没捅死他,失去反抗的力量,维斯绝望的想着,难道今天就要被强奸了么?无力想强奸后的下场,维斯现在只想再死一次算了。
    催情草在时间的作用下,发挥了它的药效,陌生的情潮一的摧毁着维斯仅存的理智。在自己身上乱摸的大手,也带起一阵阵颤栗,让维斯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肯发出羞耻的声音。
    费格安翻过维斯因药效而虚软的身体,迫使维斯跪趴在床上。
    一只手指试探的插入维斯的后面,陌生的感觉迫使维斯用力收缩,紧紧的卡住入侵者,费格安来之前,特意请教了一个有亚兽伴侣的兽人,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让维斯放松。
    维斯的理智慢慢的被侵吞,也许失去理智比较好吧,至少不知道什么是耻辱,什么是羞愤!像个女人一样被迫承受兽人的,让维斯真想直接死掉算了。要是这个人是赛瑟斯的话……呵呵还想着什么赛瑟斯啊?今天过后一切都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各位亲~~瘦肉奉上二两~~想看原文的等吹通知!!超肥超大块……
    ☆、第七十九章 庆幸那人是你
    正在费格安努力的想使维斯放松时,赛瑟斯用力扇动着翅膀,飞进了部落的上空,在广场的位置降□形,赛瑟斯恢复了人身,没管兽人在部落外就必须变回人身的族规,他迫切的想看到维斯是否安全。
    部落给他的任务是寻找圣果,并猎杀一头成年的猛犸,用于部落的交换。完成任务的赛瑟斯将猎物扔给同行的兽人,不顾几个兽人的阻拦,迅速赶回了部落。
    从这几个兽人拖延行进时间上,不难看出,族长支走自己,肯定是打算对维斯图谋不轨。但族长的命令若是拒绝,就会令他背上不听指挥甚至是叛族的罪名。
    他用最短的时间,不要命一般的猎杀了那头猛犸,甚至孤身一人的深入圣地,运气好的找到了圣果,将猎物交给同伴就飞速的赶了回来。
    走在去往维斯暂住的路上时,竟然碰到了巡逻兽人,他们要求赛瑟斯立刻返回家中,说是不得打扰使者大人的休息,赛瑟斯的心顿时一沉,撞开几个拦路的巡逻兽人,飞一般的朝着维斯的方向冲去。
    等他撞开木门,看见的就是维斯娇弱的跪趴在一个兽人的身下,紧闭的双眼里一串串泪珠顺着眼角滑落在兽皮上,紧紧咬着的嘴角,渗出了一丝殷虹的鲜血。
    那个兽人正努力的转动着自己的手指,看见赛瑟斯进来吓了一跳,迅速跳下木床。
    身后停止的动作和破门声,令维斯微微睁开朦胧的双眼。
    呵~是赛瑟斯么?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他看见赛瑟斯用力的抓住那个打算强上他的兽人,抵在墙上,尖利的指甲直接刺穿了兽人的胸膛。他甚至看见那个兽人惊恐瞪大的双眼,和嘴里流出来的大量鲜血。
    赛瑟斯直接用人形杀死了这个企图侵犯维斯的兽人,看见床上的小家伙保持着那个姿势,睁着泪湿的双眼看着他,嘴里喃喃低语的唤着他的名字。心里痛的仿佛被人用手紧紧攥住心脏一般。
    看着小家伙身上青紫的指痕,赛瑟斯将维斯抱起来,紧紧的拥入怀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双眼滚出热烫的液体,赛瑟斯不知道该如何道歉,才能消除自己心里的痛苦。
    “赛瑟斯……你,回来了……我……好高兴”维斯抬起无力的手,轻轻放在赛瑟斯的脸上,确认着这人的温度。
    “我回来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赛瑟斯哽咽的抓着维斯的手,用力按在自己脸上。他没有完成对科雅的诺言,也辜负了加斯的信任,更是愧对维斯。
    “不晚……我没事……还不晚”维斯艰难的说着话,安慰这个哭泣的兽人,他感觉的到他的自责与难过。
    “呜呜呜……啊!”赛瑟斯痛苦的埋在维斯肩膀上,发出呜咽与低沉的嚎叫声。
    “唔~”维斯被赛瑟斯的眼泪,烫的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赛瑟斯听见维斯的声音,迅速抬起头紧张的看向小家伙,低着头、咬着嘴角,再往下看见自己的泪水,顺着肩膀滑落到了胸膛,正正的包围在挺立的乳首上,晶莹剔透的映着乳首更加的粉嫩。
    赛瑟斯滚动喉咙,咽下一口口水,怔怔的用手指抹去挂在上面颤巍巍的水珠。
    ―――――――――――――――――我是分割线――――――――――――――――――
    赛瑟斯惊讶的看着维斯的反应,好诱人的样子,赛瑟斯从没见过维斯现在的样子,光裸的身体正坐在自己的怀里,滑嫩的触感从自己裸露的皮肤上传来阵阵热意。
    维斯将头埋在赛瑟斯的胸膛上,小小声的说“他们……给我下了……催情草”
    知道原委的赛瑟斯,胸膛里瞬间燃起了愤怒的火焰,这些该死的家伙,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刚想起身找族长问清是谁做的时,维斯轻轻拉了下赛瑟斯的手。
    “知道是谁做的么?”赛瑟斯听见自己冰冷的声线。
    “不……知道,但是……肯定跟族长……和长老……有关系,那个……那个兽人说……要是我成为……伴侣……能……坐上代……代族长”维斯断断续续的诉说着,药效开始发挥作用,已经令他的头有些发昏了。
    赛瑟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冰冷一片,这就是他的部落,他即使舍弃生命也要守护的部落?不!他不能原谅这些人,这些伤害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愤怒、悲伤、绝望,充斥着这个兽人的胸膛。在他即将失去理智的时候,小家伙的异动唤回了他的意志。
    维斯慢慢磨蹭着身边的人,想着,若这人是赛瑟斯,那就没有什么可计较的了,耻辱么?不!这一刻他觉得是庆幸!庆幸现在即将拥抱他的人是赛瑟斯。
    “赛瑟斯……我好……难受……给我吧……占有我……”维斯眼含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赛瑟斯央求着。
    赛瑟斯隐忍着自己内心的渴望,轻轻吻上那颤抖的双唇低低的说“做我的伴侣吧,让我好好的爱你”
    “好……”维斯眼含春意的笑着点头。
    在赛瑟斯艰难的挤入维斯的身体时,紧致的甬道死死的卡住赛瑟斯,不准他再进入分毫。
    维斯大口的喘着粗气,被折磨的身体得不到满足,让他忍不住瞪大眼睛恨恨的看着身上的人,大吼一声“是男人么?是男人就该狠狠的干!”
    赛瑟斯被维斯勾人又凶狠的眼神,刺激的一个哆嗦,好悬没缴械投降。咬着牙狠狠的说“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维斯不知道后来有多后悔自己这句话带来的威力,在以后的激情日子里,每每被cao练的爽翻了天,不停的制造噪音,还留下了很大的后遗症――第二天保证下不来床。
    ――――――――――――――――――――――――――――――――――――――――――――――――――――――――――还是分割线―――――――――――――――――――
    作者有话要说:嘎嘎~~依然是瘦肉二两~~~各位亲想看原文等吹通知……拜谢~
    ☆、第八十章 带赛瑟斯离开
    第二天,维斯是在沉睡中被赛瑟斯抱回了自己的家。
    赛瑟斯没理会死在一边的费格安,直接走出了充满情欲味道的屋子。
    族长在巡逻兽人来报说,赛瑟斯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糟糕了,连夜找几个长老商议了一个晚上,也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法,只能等天亮的时候看看赛瑟斯和维斯的情况再说,结果担忧了一天,众人也没等来赛瑟斯的报复举动。
    直到第三天早上,才看见相携而来的两人。
    “族长和长老心情不错吧”维斯拉住想动手的赛瑟斯讥讽的开口了。
    “不知道使者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当然我也想问问使者大人,听巡逻兽人说费格安死在了使者大人居住的屋子,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莫特耶镇定的反问着维斯。
    “那天晚上,我吃了加入催情草的食物后就有一个兽人闯进来,他说接了族里的任务,要强行和我成为伴侣,说是如果成功了就会成为族里的代族长,不知道族长大人该怎么解释,让兽人强奸使者的事,而且还卑劣的给我下药,要不是赛瑟斯回来的早,我想我已经看不见族长大人了”维斯厉声质问这个一脸奸诈的老头。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看见那个兽人光着身体,我就怀疑了,但这绝对不是部落要求费格安干的,一定是他自己做出侵犯使者的事,要知道这么大的罪过,是要受到兽神的惩罚的,你要相信部落不会做出有损整个部落的决定。”族长诧异的看着维斯。
    “哦?是这样么?不管你们怎么说,如今赛瑟斯回来了,我要求现在就返回达格尔部落,而且赛瑟斯已经是我的伴侣了,他以后都会和我生活在一起”维斯不打算跟这个卑鄙的老头多做纠缠,直接说出了目的。
    “我要脱离日珥瓦部落,跟维斯回到达格尔生活”赛瑟斯语气僵硬的说出这一句。拳头紧紧的握着,他已经在昨天就听维斯说了,部落里族人对他的看法,也明白维斯猜测没错,原来他一直努力的拼杀,不过是部落里的一个工具,还傻傻的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就能换回族人的认同。
    这个老头更是欺骗他,原来阿爸死的事,竟然被说成是自己兽性大发造成的。怪不得阿么会那么惧怕他,每次见到他都远远的躲开,自己不善言辞,还以为是阿么看到自己就想起阿爸,才会躲着自己。傻瓜一样的自己,就真的相信了族长的说辞,远离自己的阿么。
    一切的一切让赛瑟斯对这个部落彻底失望了,也许离开这里到达格尔,他才能做回他自己,想到那些真心待他的热情兽人,赛瑟斯就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赛瑟斯你身为日珥瓦的兽人,竟然想离开这个养育你的部落,你这是叛族!”族长瞪着眼睛看着赛瑟斯,他没想到赛瑟斯竟然要跟着维斯离开,听维斯说他们已经成为伴侣了,还心存侥幸的认为能留住维斯。
    “你不要再骗我了!阿爸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族人故意疏远我,我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了!这次你们差一点伤害了我的伴侣,若不是我及早赶到……我一定会杀光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赛瑟斯双眼瞪的老大,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愤恨的盯着这几个人,都是他们,都是他们搞的鬼,让自己像个工具一样活着,还差点失去了他最爱的人。
    “你~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族长试图解释这一切。
    “够了!不要再伤害赛瑟斯了,他会跟我离开,若是不同意,我会让兽神惩罚你们对我做的一切!用兽神降下的惩罚换取赛瑟斯的自由很划算,我相信族长大人会同意的”维斯冰冷的注视着这个兽人,在他的注视下,挺拔的身形顿时萎靡了,身后几个长老也是默默的闭上了嘴。
    “我很抱歉,使者大人!没想到在我们部落里发生了这种事,为了部落的安危,感谢您不追究此事”冷冷的看了一眼几个心虚的家伙,祭祀又温声对维斯说“无论这件事是否与部落有关,都希望您不要禀告兽神,我们所有族人都会感谢您的,这不会影响日珥瓦跟达格尔部落的友谊,是么?”
    “只要日珥瓦遵守约定,并给赛瑟斯自由,那么一切都不会改变。”维斯也诚恳的回答了祭祀的话。
    他对这个祭祀有一些好感,这大概是日珥瓦部落高层里,唯一一个真正为部落着想的人“但是这种人领导日珥瓦,真能使日珥瓦强大起来么?惧怕竖瞳兽人的实力,却又想控制竖瞳兽人,难道你们不知道只要善待这个人,没有兽人会背叛自己的部落么?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你们该想想,为什么使者不降生在强大的日珥瓦,却降生在了弱小的达格尔,你们已经忘记了兽人的淳朴跟善良的本性,兽神是不会保佑这样的兽人的。”
    说完最后的忠告,在得到族长首肯的同时,和赛瑟斯离开了日珥瓦部落,赛瑟斯没有拿任何一样东西,这个部落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坐在赛瑟斯背上,维斯坚持到离日珥瓦部落很远的距离时,才让赛瑟斯停在了一处森林里。
    “怎么了维斯?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赛瑟斯紧张的问着。
    维斯捂着自己的屁股,靠在大树上羞恼的对着赛瑟斯大喊“你让人干一个晚上试试!屁股开花的滋味,真该也让你试试”
    赛瑟斯低着脑袋,但嘴角仍是忍不住上扬,他终于得到维斯了。
    “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赛瑟斯好脾气的劝着,因为他不知节制,使得维斯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天才醒过来,就算维斯发再大的脾气,他也是要忍耐的。
    “哼哼~你先坐下”维斯指挥着赛瑟斯做肉垫,自己再小心的坐在赛瑟斯的怀里。
    “下次我会注意的,保证不弄疼你”赛瑟斯心疼的把人小心的圈在怀里保证着。
    “还想有下次?我告诉你没有了!就你这次的表现,以后也别想爬上我的床”维斯使劲的点着赛瑟斯的脑门威胁着。
    “是你让我狠狠干的,我不同意你还瞪我呢!”赛瑟斯委屈的小声抱怨。
    “我是让你狠狠干了……”维斯脸烧的通红的说道“那也没让你干一个晚上啊!我都说不要了……你……”维斯羞愤的抡着拳头,打在赛瑟斯的胸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怎么能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里子面子都没了,这人还好意思说出来糗他。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错了!”抓住不停打着他的小手,怕他自己手疼。
    “不过也没有一个晚上啊,就半个……”小小的,坏心眼逗着羞红了一张粉脸的小人。
    “你这个混蛋……”维斯气的说不出来话,挣扎着又要开始打人,他就不该同意的!
    赛瑟斯用力拉过闹别扭的小家伙抱在怀里,在小家伙的唇上用力的亲了一下,然后凑在害羞的小人耳边说“下次我会好好表现的,即狠狠的干你,又不让你累着”
    维斯从不知道放开的赛瑟斯会这么无耻,泄愤的将脑袋扎进这个混蛋的怀里,用力的咬着褐色的乳首,听到赛瑟斯疼的“嘶”了一声,才得意的扬起脑袋,示威的看着这个耍无赖的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大大早安~小攻终于被拐回家鸟~~
    ☆、第八十一章 野战
    被维斯咬的心头窜起一股热潮,刚识情欲的赛瑟斯,忍不住就把人狠狠的抱在怀里吻开了。直吻得维斯气喘连连,还斯磨着那人的嘴角不肯离开。
    一只手又不规矩的伸进桶样的兽皮衣里,抚上坚挺的小豆豆搓弄着,维斯发出一声声的低吟,惹的赛瑟斯忍不住胀大了兽皮裙里的。
    把人压在草丛里,急切的掀起维斯的兽皮裙,舔吻上细嫩的大腿内侧。看着那里没受什么伤,只是微微有点红肿的样子,赛瑟斯的竖瞳都聚集的,仿若夜里的猫眼一般。
    湿漉漉又痒痒的感觉,羞的维斯用双臂遮挡住自己的眼睛,但嘴里仍是细细的发出呜咽声,食髓知味的并不只有赛瑟斯一人。
    那个晚上只要赛瑟斯抚摸他的身体,维斯体内的就像是要喷发出来一般,烧的他难受。以往30多年都没得到宣泄的,仿佛想一下子找回来一样,渴望着赛瑟斯的抚摸,只是这么舔着就让维斯颤抖不已。
    “别舔……脏”维斯不好意思的小声说到。从没有人碰过那个位置,更何况是舔吻了。
    赛瑟斯好笑的看着捂着脸的小家伙,明明想要的不得了,还害羞的不敢面对。
    “一点都不脏的,而且味道也很甜”说完继续舔着那些流出来的液体,这是他的小家伙在发情呢,邀请他进去好好的享受一番。
    赛瑟斯的话,让维斯直接无力的呻吟了一声,就任赛瑟斯不停的揉捏他脆弱的,赛瑟斯一手握着小维斯不停安慰着。
    放开维斯的小木棒,赛瑟斯小心的挖掘着,舔着嘴唇,耐心的等待吃到最美味的午餐,粗长的手指摸着内壁上小小的突起,慢慢的按压着,维斯破碎的声音更是让赛瑟斯流下了大滴的汗水。
    ――――――――――――――――我是分割线――――――――――――――――――――
    望着和自己连接的地方赛瑟斯压在维斯的上方“你也看看,很漂亮对不对?我们连在一起了”
    维斯悄悄瞄了一眼。哦~我的天!那么粗的家伙真的被他吞进去了?
    他从没真正的看到赛瑟斯进入自己身体的样子,那天晚上,黑的只能模糊的看清赛瑟斯的轮廓,而且他正被药效折磨着,根本就只顾着享受,没想到亲眼看见是这么的震撼“你……你还是不是人啊,也太粗了!”维斯惊叫着。
    “不仅粗,还很长呢”赛瑟斯按压着维斯的腹部“在这里呢”又拉过维斯的手,按在他的腹部。
    维斯摸着皮肤下坚硬的竖条硬块,竟然快到他的胃了,难怪顶的他胃不舒服呢。
    触电般的松开手,维斯羞愤的对着赛瑟斯的眼睛就是一拳“流氓啊你!摸什么摸?不干拉倒”这是炸毛的维斯说完后,恨不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句话。
    赛瑟斯揉着被揍的眼睛嘿嘿一笑,将维斯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力的一沉腰,还留在外面的一小节,就整个没入维斯身体里,情潮汹涌而来,维斯被赛瑟斯顶弄的失声尖叫,让赛瑟斯佩服维斯这一把好嗓子,叫半个晚上也不带哑的。
    奋力的冲刺着,本着维斯狠狠干的原则,赛瑟斯执行的很彻底。
    在维斯语无伦次与赛瑟斯故意使坏的情况下,天黑了,野战还在继续……
    这次赛瑟斯把人摁在身下狠狠的干着,维斯趴累了,又被赛瑟斯扶起来背对着赛瑟斯跪着,赛瑟斯继续野兽一般狠狠的干。
    这次因为是直立着,角度不同,维斯直接被顶的哭出了声。
    “呜呜……呜呜……赛瑟……呜呜……不要……呜呜……”
    赛瑟斯终于交代了自己的后代们,松了口气,这次明显比刚才那次坚持的时间要长,果然是做的越多越持久么?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他才做了三回。
    不满足的赛瑟斯,也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维斯都哭的那么惨了,虽然他想让他哭更久点,但还是考虑到哭久了伤身体,就抱着累瘫的人小心的躺下了。
    让小家伙躺在自己身上,再局部变化出翅膀,将人紧紧的圈在自己怀里,才满足的睡去。心里还想着,他这次也有狠狠的干维斯呢,小家伙应该满足了吧?要不明天等他醒了,问问这次干的够不够狠?嗯~
    第二天,维斯悲愤的发现自己又动不了了。
    赛瑟斯这个禽兽,竟然从白天做到黑夜,还舔着脸的问他狠不狠?他还可以改~
    维斯黑着脸说“下次你别想碰我一手指头”
    “怎么?你不满意?”赛瑟斯惊讶的看着维斯,然后不赞同的说“你都动不了了,别做的太多,毕竟你还有一年才成年呢”
    维斯直接一个白眼翻过去,不搭理这个家伙了。
    赛瑟斯看人真生气了,忙是又捏胳膊又捏腿的,还把人抱到河边小心的擦洗干净。然后小小声的保证到“下次会让你满意的,别生气了!等下次我再多用点力……”
    “滚~”林子里响彻了维斯这中气十足的怒吼声。
    ☆、第八十二章 回来了
    等回到部落已经是5天后的事了。
    维斯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两人飞飞停停的多走了两天才赶回部落。
    城墙上看见赛瑟斯的兽人,刚想愤怒的举弓射箭,就见到维斯在赛瑟斯的背上挥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