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人都是住在靠近部落外围的,就算叫的再大声也没事。再说这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对不对?”赛丽还回头寻求支援。
    大家更是一致点头,还有一个雌性说“戴乃髯蛱炀腿フ胰瑟斯问了,弄得我真的很舒服……”扭着身子又小声说“可我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叫的!戴乃骱芟不丁!
    “他喜欢关我毛事啊?我教你们?拜托~这事怎么教啊?”维斯抓狂的看着这些女人,他一个大老爷们教她们叫床?让他死了算了~琪雅阿么跟他亲近还好说,其他人还是饶了他吧!回去就给赛瑟斯禁食!非禁不可!
    几个雌性看维斯炸毛了,堵着门不让他走,反正平时也闹习惯了,她们这些雌性常常堵着几个亚兽,说些没皮没脸的话,平时维斯也都笑闹两句就算了。
    现在可好,他也不能对女人动粗啊!看着几个比他还高上那么一点的女人,维斯哀嚎到“怎么教?难不成还让我叫两声给你们听啊?”
    “行啊”
    “行啊”
    “那你快叫!叫完就让你走”
    “嘿嘿~快叫来我听听~”
    几个雌性瞬间把维斯包围了,赛丽最是活泼,甚至伸手挠着维斯的痒痒肉“叫不叫?叫不叫?”
    维斯最后狂吼一声,挣开几个女人的压制,他是真服了这些开放的野女人,举手投降到“我真叫不出来……赛瑟斯不在,我怎么叫啊?”
    几个雌性想想也是这个理,也就不闹着非让维斯叫两声来听听了,问了点经验,最后维斯一挑眉告诉她们“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放开了嗓子嚎”
    众雌性点点头,琢磨着晚上就找自家兽人试试。
    不过等维斯走了后,赛丽出了个馊主意说“我们耳朵没兽人好使,但离近了还是听的到的,要不,等晚上我们偷偷去听不就行了。”
    “会不会被发现啊?”一个雌性胆小的说。
    “怕什么?哪个人不是这么过来的?怕被听到干脆就别做了,兽人那么好的耳力,这附近谁家有个动静听不见啊!兽人能听,我们怎么就听不了啊?”赛丽理直气壮的说道。
    “就这么干!”几个雌性约好了时间,就各自回家做饭去了。
    维斯一回到家,就扑进被子里,用力的拍打、撕咬着被子,像是发疯的野兽一般。
    “哥哥,你干嘛呢?谁惹你了啊”科雅好奇的钻进屋,就看他哥拿被子撒气。
    “没事!一边玩去,等赛瑟斯那个混蛋回来了,让他滚进来,还有给我拿点麻绳和结实的树藤过来,我要做条鞭子。”维斯恨恨的说道。
    “吼,哥哥。是不是赛瑟斯欺负你了?我这就去拿。不听话的兽人就该好好的教训!”科雅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嘿嘿~能看到赛瑟斯出丑,他乐意的很,现在赛瑟斯可是在部落里很得大伙的喜欢,连小兽人都很崇拜他呢。
    这天赛瑟斯和莱斯曼出去打猎,好几个兽人都凑过来说要一起行动。
    赛瑟斯会意的一笑,看来部落里的兽人都爱这一口啊,就像维斯说的那样,没有条件娱乐的野人,也就只能用做爱来打发时间了。他的伴侣总是能精确的解释各种事情。
    扛着猎物回到家,赛瑟斯就看见维斯坐在院子里,用树藤和麻绳搓一条很粗的绳子。
    “这么粗的绳子不好捆东西”赛瑟斯疑惑的说道。
    “这不是用来捆东西的”维斯斜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
    “那是干什么用?”赛瑟斯放下猎物,洗了手蹲在维斯的边上。
    “你晚上就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了。”维斯不怀好意的瞄着赛瑟斯的身体,冷冷的说道。
    赛瑟斯被维斯看的兽毛都要立起来了,赶紧开溜。准是有什么事激怒他家小家伙了,他还是快闪吧。
    维斯看着赛瑟斯逃跑的身影哼笑道“有本事你晚上也别回来”挥了挥搓出了一米多长的鞭子,又坐下来继续搓,打不动你,我就抽你!看你还敢不敢了!哼~
    给鞭子上了把手,维斯站起来,用力向空中轮了一圈,再狠狠抽在地上。
    “呼~啪~”鞭子发出清脆的抽击声。
    冷冷的笑了一下,看着手里两米五长的鞭子,想了想,又打算搓一条短一点的,太长了在屋里施展不开。又搓了一条一米长略细的软鞭,维斯就把鞭子都盘好收进屋里。
    科雅鬼头鬼脑的从门后冒出来,吓了维斯一跳。
    “跑哪玩去了?又蹭了一身土”维斯拍着科雅身上的土渣子训着最近越来越淘气的弟弟。
    “嘿嘿~哥哥,我掏鸟蛋去了,晚上给我做鸟蛋羹吃”科雅献宝的拎过自己的兽皮袋给维斯看。
    看着里面5个鹅蛋大小的鸟蛋,维斯摸着科雅的脑袋说“科雅越来越能干了,不过你还小,不准爬树听见没”
    “我记得,这些都是树丛和石头堆里掏出来的,对了哥哥,你那个鞭子到底干嘛用的?”科雅眼睛贼亮的看着维斯屋里放鞭子的地方。
    “哼哼~专门用来抽不听话的崽子!科雅最好老实点~嗯?”维斯恐吓科雅,还顺便伸出手作势要逮住科雅。
    科雅怪叫一声,急忙逃窜。
    晚饭就在诡异的气氛里结束了,科雅吃的幸灾乐祸,赛瑟斯吃的是胆战心惊。
    维斯看赛瑟斯都不敢夹肉吃了,就挑着眉毛把盛肉的盆递到赛瑟斯眼前说“多吃点,省的晚上没力气挨揍!”
    赛瑟斯一抖,可怜兮兮的看着维斯,他是真不知道哪招惹他家性格倔强的亚兽了。要说维斯平时很少发火,但真发起火来还是很吓人的,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你,看的人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作者有话要说:嘎嘎~~维斯终于炸毛了~~~嘎嘎~~赛瑟斯惨了?会么?会么?
    ☆、第八十六章 鞭子的作用
    吃完晚饭,把科雅送上二楼的卧室哄睡着,维斯才挑着眉毛,勾着手指,让赛瑟斯站在客厅里,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维斯手里垫着那条长鞭子,对着赛瑟斯冷冷一笑说“知道错哪了么?”
    赛瑟斯规规矩矩的站好,低着脑袋认错“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我错了”
    “哼哼~不知道错哪了,还敢承认是自己错了是吧?”
    “你生气肯定是我错了,要打要罚都行,只要你能消气!”赛瑟斯诚恳的认错,瞧维斯气成这样,赛瑟斯再傻也得顺着毛摸。
    瞧着维斯手里的鞭子,赛瑟斯终于意识到维斯搓这条粗绳子是干嘛用的了,眼看着维斯轮了一圈抽在地板上,那股狠劲赛瑟斯不由的抖了抖。
    “跪下”女王范大发的维斯,撇了赛瑟斯一眼。
    赛瑟斯乖乖跪好,虽然兽人从不跪伴侣和其他兽人,只有对着兽神才下跪。但是面对维斯的怒气,赛瑟斯还是乖乖跪了,维斯在他的心里甚至比兽神还要重要。
    借着烛火的光亮,维斯站起来踱到赛瑟斯身后,扬手就是一鞭。
    “啪~”的一声脆响。赛瑟斯应景的闷哼一声,别说!这鞭子抽在身上,还真有点疼,不过兽人皮糙肉厚的抗打,这么点疼根本连小伤都算不上。
    看着赛瑟斯健硕又充满肌肉的后背上,被鞭子抽起了一条红痕,维斯眼神一暗,还真是有一种凌虐美啊。“下次还敢不敢出去乱说了?嗯?”
    “不敢了”赛瑟斯乖乖回答。
    维斯扬手又是一鞭。
    “知不知道自己错哪了?”
    “知道了”
    “自己说,错哪了?”
    “唔~你不是说了么?”赛瑟斯委屈的说道。
    “还不好好反省?”
    “那我错哪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还敢嘴硬啊?”
    “没有,我错了”
    “你说,下次还敢不敢让别人笑话我了?”
    “啊?”
    “嘶~” 赛瑟斯被维斯抽的继续闷哼
    “不敢了不敢了~很疼的维斯”赛瑟斯求饶到。
    “还知道疼了?嗯~”维斯有点得意的抽着,就是要让你疼,不然你不会长记性的。
    看着交叉遍布后背的鞭痕,维斯舔舔嘴角,他还真有点抽上瘾了,没想到自己内心竟然还隐藏着s的情节。
    “知道了,别打我了~”回头看见维斯闪着亮光的双眼,赛瑟斯□蓦然一紧,舔舔嘴唇说“要是不解气,你抽我前面也行。”
    “那我就满足你好了”维斯也是邪气一笑,他也想看赛瑟斯胸膛上的肌肉,遍布鞭痕的样子。反正也打不坏,今天就顺着自己的心思一回。
    “哈哈~”玩的兴起的维斯,不知道自家院子外面正围了一群雌性和兽人,还兀自玩的开心。
    屋外原本是来找不回家伴侣的兽人,全都跟自家雌性蹲在角落里偷听。
    “这是在干什么?我怎么觉得是维斯在揍赛瑟斯啊?”一个兽人听着屋子里传来的鞭打声汗毛都竖了起来,很疼吧。
    “我觉得也是,不过听赛瑟斯的声音,好像很爽呢?”另一个兽人眼睛贼亮。
    “嘿嘿~真想看看他们在玩什么?”又一个兽人舔着嘴角说道。
    “准是维斯被问生气了,回家修理赛瑟斯了!嘿嘿……”这是一个雌性的声音。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出主意的赛丽。
    “不一定,没准是维斯又想出什么新花样折腾赛瑟斯呢”又一个雌性的声音加入。
    “琪雅,你怎么来了”赛丽惊叫了一声。被琪雅迅速捂住嘴“嘘~小心被听到了”琪雅紧张的说道。
    “没事~赛瑟斯早就应该听到了,他没出声就是不介意。”莱斯曼也加入进来。
    “去~你们这帮兽人就是不要脸,这事还敢偷听的光明正大。”琪雅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耳朵。
    “嘿嘿,这有什么的?大家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啊?”莱斯曼委屈的说道。
    “反正单身兽人听不到就好,嘿嘿……”
    “你这家伙……”
    “嘘~里面好像没声音了!”
    大家正竖着耳朵听的时候,屋里的赛瑟斯也是动了一下耳朵,他以前也偷偷的听过兽人伴侣的墙角,哪个身体正常的兽人都这么干过,只要不被伴侣知道,这种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无聊的兽人可是什么都要比一下的。
    被维斯抽的兴起,赛瑟斯攥着拳头忍着一下疼过一下的鞭打,这种微微的疼痛,刺激的他更加兴奋。
    “疼么?”抽到手软的维斯走过来,摸上遍布红痕的胸肌,“真是漂亮”情不自禁的吻上健硕的胸膛。
    赛瑟斯跪坐在地上,抬起维斯的头,吻上诱人的嘴唇,屋里昏黄的光线衬托的维斯更加性感,叫嚣着要占有这个人,要和他紧紧的融合在一起。
    ――――――――――――――――因为被和谐所以大家自行想象――――――――――――
    “哥哥也太不像话了,我还小呢,知不知道幼崽不宜啊!”科雅咕哝着用被子捂住脑袋,躲在被窝里,莱斯曼大叔说,打扰人家伴侣爱爱是要受到兽神惩罚的,他还是努力的睡觉吧。
    院子外面的雌性听的全都绯红了面颊,连她们都听的脸红心跳的,更何况是兽人了。
    众兽人早就忍不住的想抱着自家伴侣回去好好的来上一番,不过雌性听的正来劲,说什么都不肯回家,还想再听一会儿。众兽人忍的是面红耳赤,咬牙切齿的。
    终于有一个兽人忍不住抱起自家的雌性,就飞奔回了自己家,其他兽人纷纷效仿,抱着人就走。
    屋内,赛瑟斯拥着自己的爱人,轻吻上他汗湿的鬓角,低低的轻喃着“维斯,我爱你”
    维斯睁开迷蒙的双眼,窝在赛瑟斯怀里低声回答“我知道”
    “呵呵,无论你是什么样子,都能让我如此着迷”赛瑟斯温柔的抚摸着维斯的头发,将人宝贝般的轻按在自己胸膛。
    “哦?”维斯轻笑出声,这家伙还真敢说,就自己这死脾气,也能让赛瑟斯如此喜欢么?
    “嗯,真的。无论什么都喜欢,我就喜欢你倔强的性子,还有不服输的气势,整个人都显得很有活力,还有骂人的样子也很……帅!……”赛瑟斯低声细数在他看来的优点,说来说去,赛瑟斯自己都笑了,原来他已经深爱这人到如此地步了么?即使是维斯自己说的缺点,也被他美化成优点了,真跟维斯说的一样,深爱一个人至深,会连这个人的缺点一起爱么。
    “呵呵……”维斯低声闷笑,赛瑟斯不满的瞪着怀里的小家伙,无语的想,他还真是爱上一个坏心眼的家伙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阶段基本放完了,后面还有……吼吼~~大家注意看通知哦~~吹开始整理文章了~~嗷嗷~~这章被锁了~~所以吹有较大的改动~~亲们自行想象吧~有要原文的回头一块发放
    ☆、第八十七章 别扭的加斯
    第二天,维斯照例在炕上躺了一天,他现在15岁,还属于未成年的范畴。这么激烈的运动,看来以后还是要控制次数的,本来维斯就没有部落里的雌性高,若是做的多了难保个子长不起来。
    现在维斯也有将近180的身高了,不过站在快3米的赛瑟斯面前,还是娇小的像个孩子一样,维斯躺在床上暗暗的计算着以后欢爱的次数,这种后遗症严重的事情还是控制点的好。
    这一整天,部落里的雌性集体没出门,兽人则是像只餍足的野兽般出来炫耀自己的本事。在看到赛瑟斯一身的鞭痕时,都兴趣盎然的问着怎么回事。
    赛瑟斯骄傲的挺着道道红痕的胸膛说“维斯用鞭子打的~好看吧!又疼又痒的,那滋味~”说完似是回味一般的舔着嘴角。
    “靠啊~你一定很爽了?怎么做的鞭子啊?快教教我们?”几个兽人羡慕的看着赛瑟斯身上的红痕,以往雌性想在兽人身上制造出点痕迹来,可是相当困难的,这些虽然不重,但是红红的一条条,真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赛瑟斯回家取来鞭子给大家看,又讲了维斯是怎么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又怎么用力的抽打在他身上,他又是如何的被抽打的快感淹没……
    众兽人羡慕的眼神也满足了赛瑟斯的虚荣心,完全忘了答应维斯的事,不过就算维斯再抽他一顿他也愿意。
    鞭子的事一度成为了雌性们的最爱,雌性抽打的解气,兽人们被打的开心。致使达格尔部落出了奇怪的一条规矩,若是雌性愿意抽打哪个兽人,那就证明这个雌性是对兽人有好感。
    后来部落里经常能看见雌性们挥舞着爱的小皮鞭,在院子里抽打不听话的兽人,个大的兽人还一脸享受的任雌性鞭打,抽的高兴了就抱回屋狠狠的来上一回。这也造成了日后部落里多出了很多的幼崽,为部落的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
    当威格拍着维斯的肩膀说干的好的时候,维斯一脸的黑线,回家就又狠狠的抽了赛瑟斯一顿,不过换回来的是赛瑟斯压着他叫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
    听墙角的事情过去后,部落的夜晚也变的热闹起来。
    说起来,维斯最近忙着调教赛瑟斯,都有好几天没看见加斯和斯莱卡了,问了赛瑟斯才知道,加斯和斯莱卡被族长任命,教日珥瓦的兽人如何盖房和防御设施的搭建。
    维斯没兴趣看日珥瓦的族人,也就没去找加斯和斯莱卡聊天。
    自从篝火晚会事后,加斯就有意无意的开始躲着斯莱卡。虽然那晚他们没做到最后,但是亲吻、抚摸、互相安慰这些该做的都做了,加斯有点不能接受两个兽人干这种事,他的心里一直是想找个像维斯那样的亚兽做伴侣,不行找个雌性也可以。跟兽人结成兄弟伴侣这事,完全就没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斯莱卡询问了族长后,知道有的大部落里因为雌性稀少,也会有兽人和兽人结成伴侣的,大多都是有一方无法捕猎,另一方供养才会结成兄弟伴侣。像他们这样,两个完好的兽人结成伴侣关系的很少,因为兽人天生的雄性因子,不允许自己躺在同是兽人的雄性之下。就上下问题不能达成共识后,往往都是要么一拍两散,要么用武力解决争端。
    无论斯莱卡如何说兽人和兽人是可以结成伴侣的,加斯也拒绝相信他的说辞,主要是他不想和斯莱卡真的结成伴侣。
    斯莱卡生气的对加斯大吼“别跟我说你没感觉,你也爽到出来了不是么?兽人和兽人结成伴侣怎么了?”
    加斯听他说那事,更是涨红了脸回吼道“那又怎么样!反正我没打算和你结成什么伴侣,我要找个雌性或亚兽做伴侣,而不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兽人。”
    斯莱卡双眼通红的瞪着加斯,用力的将人扑倒,狠狠的亲吻着加斯的嘴唇。
    加斯死命的闭着嘴巴躲避斯莱卡亲下来的嘴,用力的挥出一拳,打的斯莱卡脑袋一偏,站起来冷冷的说“你人形不是我对手”
    斯莱卡摸着嘴角留下来的血,泄气的说“真不行么?”
    加斯看着斯莱卡一脸的落寞,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嘴说“不行”说完就转身走了,留下斯莱卡泄愤的对着地面用力捶打大吼一声。
    这事过去后,加斯很少能在部落里看见斯莱卡的身影。以前是他躲着斯莱卡,现在即使满部落晃悠,也不见得能碰上那个讨厌的家伙“哼~最好别被让我看见!”加斯咬牙念叨。
    日珥瓦派来了5个成年兽人来达格尔学习,这几个人都是部落里的能工巧匠。他们老实的跟随达格尔部落的兽人学习各种搭建方法,达格尔部落的兽人虽然仇恨日珥瓦的卑劣行为,却也听从族长的派遣认真教导着。
    在加斯和斯莱卡摊牌后,斯莱卡就找族长辞掉了教导的任务,威格只是皱眉看了斯莱卡一眼,就点头同意了。
    威格在斯莱卡找他询问兽人兄弟伴侣的事情后,就知道斯莱卡大概是看上兽人了,不过年轻人的事只能由他们自己解决,就算他是族长,也不好干涉感情的问题。拍拍斯莱卡的肩膀,无声安慰着这个落寞的兽人。
    日珥瓦的兽人很快参与完成一间空屋的搭建,学会后就道谢离开了达格尔,毕竟城墙都是摆在明面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告诉他们具体怎么建就行,维斯还准备了一些玻璃让他们带回去,算是达格尔提前借给他们的,让他们装上看看效果。
    维斯这些天很忙,不但要忙着制作玻璃,还要制作蜡烛。虽然有赛瑟斯的帮忙做的很快,但还是让维斯感觉到了疲累。
    天气热了起来,但奇怪的是,总是不见下雨,正常到了夏季雨水虽然会变少,但也没少到现在这样,一个月也不见下一回雨。
    “别呆在外面,当心热晕了头”赛瑟斯搂着维斯的肩膀,将自家爱人拖到屋里。
    “外面这么热,带的水够不够喝?”维斯倒了一碗水递给打猎回来的赛瑟斯,天气闷热的厉害,在丛林里即便是有树木遮挡,跑上一个上午也够辛苦的。
    “呵呵~放心吧,带了两个竹筒的水呢”赛瑟斯眯着眼睛笑的开心,每次出门打猎,维斯都会给他提前准备好水和吃的零嘴,这在部落兽人里可是头一份,其他兽人羡慕他得到了一个如此会关心人的伴侣,赛瑟斯则更加庆幸能得到这人的关怀。
    “森林里其他河流水位有没有下降?”维斯担忧的问道。
    “我查看过,不管是湖泊或者达格尔森林里其他的支流,水位都有所下降,森林里的动物都聚在有水源的地方,捕猎倒是轻松多了”赛瑟斯据实回答维斯的问话,他也有点担心会发生干旱。
    “嗯~希望快点下雨吧”维斯皱眉看着外面明晃晃的阳光。
    “会没事的,有我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照顾好你和科雅”赛瑟斯从后面轻轻抱着维斯,低头在这人耳边诉说。
    “嗯”维斯放心的倚靠在赛瑟斯宽阔的胸怀里,低低答应着。他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人都会保护好他。
    天气持续炎热,高温带来了酷暑,菜地里的野菜每隔两天就要浇上一回水,咕咕兽都躲在窝里蔫蔫的不肯出来。
    维斯有点担心,去地里查看了植物的情况,赛瑟斯已经用木桶浇灌两遍了,再不下雨,维斯担心会出现干旱。
    找威格商议了此事,威格也是皱着眉说,以往每隔几年也会有干旱的发生,但是到了秋季就会下雨,不影响冬天的储备。
    “那有没有整年都干旱的情况发生?加礼穆去年说过南方的部落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但具体不清楚,会不会是干旱造成的?加礼穆今年也没按约定的来交换……”维斯有些担心的询问,若真是旱灾,他们就必须提早做出准备。
    “很多年前,我还是幼崽的时候,部落里就因为大半年没下雨渴死了很多人”盖尔沉闷的回忆道“土地都干渴的张开了嘴,河流也都枯竭了,植物和果树全都干死了,我们部落就是在那次干旱后才会搬到这个平原上的,原本茂密的森林都枯萎了,猎物稀少,不得不搬。”盖尔也是叹了口气,那年真是太难熬了,若不是他身体好,阿爸又总是偷偷的给他喝从外面寻找回来的水,他想他也活不过那一年。
    “希望不是那种情况。”威格听完也紧张起来。
    “不管是不是会像以前那样干旱,我们都必须提早做出准备,若不是就最好,若是的话……那就更得准备周全了”维斯郑重的说道。前世也经常发生干旱,不过政府都会送水到灾区,至少保证灾民不会渴死,这个什么都不发达的地方就不行了,必须提早做准备。
    “维斯,你看都要准备什么?”威格也只能求助维斯,以往干旱的时候,部落里的准备都是那么几样,水总有喝完的时候,只能挺到下雨。说不定维斯能有更好的方法。
    “让我想想”维斯想了有一个时辰,才停下了在兽皮上写写画画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以后恢复正常故事情节~~艾玛!终于把吹的心血来潮放完了~~就这两天亲们等吹好消息~~话说要好好整理才行~~
    ☆、第八十八章 大旱前的准备
    维斯停止记录,抬头看见盖尔和威格饶有兴致的研究自己写在兽皮上的文字,顿时冷汗滴下了脸庞,他从没在部落里展示过自己会的文字,怕被当做异类处置。即使现在有了兽神使者的身份,也不敢确定一定不会遭到怀疑。
    这次整个心神都集中在抗旱的事情上,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平常边思考边记录的举动,希望能混过去,不会因此给自己带来麻烦。
    “你画的是什么符号?跟部落里用来标记的符号不一样,要更加复杂点”盖尔长老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维斯的记录手法很特别,也很流畅,似是刻画的很习惯,也经常使用的样子。
    面对威格和盖尔疑惑的眼神,维斯紧张的挠着脑袋说“我自己创的记录方法,嗯~也就是符号,呵呵,我说给你们听。”
    威格笑着拍了维斯的肩膀一下说“不用紧张,你是兽神使者,天生就带着使命而来,会的多点也没什么,这些只要是对部落有利的我都可以接受,不过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就不要教给族人学习了,而且这些符号很复杂,就算教给族人他们也未必记得住,部落有部落的记录方法,这个你就自己保存好了。”
    盖尔也是好笑的看了维斯一眼说“你还信不过我们这两个老东西么?放心,有事我和威格给你担着。”
    维斯感激的苦笑了一下说“我还真担心会被当做异类抓起来火烧了”
    威格低头想了一会儿,复又抬头郑重说道“其实在最初的时候,的确会出现发现异类后,使用火刑焚烧恶魔的事情,那时候部落文明还不发达……有一些身怀智慧的使者,遭到了部落的刑罚,最终兽神大怒,降下惩罚,那些使用火刑的部落也慢慢衰落了。后来经过仪式的确认,才知道使者是兽神派下来帮助改善部落的人。慢慢的火刑就被各部落禁止了,使者也没再遭受迫害,但是族人依然畏惧使者的能力,你也知道,对于无法预知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逃避或是排斥。”
    维斯点点头承认,果真如此,好在达格尔部落是个民风淳朴的小部落,若是他穿来一个落后又原始的部落,那今天的举动就会害死自己,不由再次对威格和盖尔的维护表示感谢。
    威格笑了一下继续说“其实咱们部落的传承时间不长,连确认使者的仪式都无法举行,若不是你从日珥瓦回来时说起,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使者是可以用举行仪式的方式向兽神确定的。”
    “嘿~最先怀疑你是使者的人可是我!哼哼~全部落就属我的眼光最好,那些老东西懂什么?就只顾眼前利益,若不是小维斯心肠好,不计较这么多,我们部落哪会发展的这么好!”盖尔得意的大肆宣扬自己的壮举。
    威格也是苦笑的频频点头,称赞盖尔长老果然智慧过人。维斯感动的红了眼眶,是想若是当初没有这二人的支持,就算维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成功的推广各种事宜。即使是千里马,若没得到伯乐的赏识,也不过就是一头默默无闻的马匹,平凡的过完一生。自己不但安然的做了部落的使者,更是很多想法都得到族人的认同,这中间威格和盖尔是出力最多的人。
    “嘿嘿~小维斯不要太感动,若是你实在不好意思的话,就给老头子送点好吃的过来”盖尔眨着眼睛开始要好处。
    维斯粲然一笑,咧嘴说“想的美!好处你也享受到了,还好意思朝我要东西”
    “呀~这可不行,刚才是谁感动的要掉眼泪的?哼~不想我说使者是个爱哭的崽子,就赶紧把你家酿的果酒拿出来孝敬我”盖尔翘着鼻子得意的威胁着维斯。
    威格也是笑看这一老一小的胡闹,想着若不是因为维斯,达格尔也不会平安度过这么多次危难,不禁感谢兽神的恩赐,其实他们做的不多,最多就是支持维斯的各种想法,依靠维斯的智慧更好的壮大部落。无论维斯是不是使者,只要他是一心为部落着想,那么他是使者还是恶魔又有什么关系呢!
    维斯和盖尔胡闹了一会儿,消散了自己心里的情绪,不管是感激也好,为了生存也罢,他都想努力的帮助这些真心对待他的族人,使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正了正神色,维斯继续诉说自己对抗旱灾的具体措施。
    “首先,派族人立刻赶到熊族部落,用蜡烛和兽皮交换陶罐,无论大小,越大越好,没有就让他们赶制,我们再派人去取。陶罐能更好的保证水分不被蒸发,也就是流失”看见威格和盖尔疑惑的目光,维斯又改了个他们能听懂的词。
    威格点头记下,称会马上组织兽人出发。
    “离着夏收还有两个月,在保证能收到这季食物的前提下,把种子全部留好,地里全种上耐旱的土蛋。部落去年存储的粮食,能不动尽量不动,若是实在没有吃的才能拿出来吃,但必须保证明年有足够的种子,而且必须留两份,如果明年继续干旱的话,也能保证在人活下来的情况下还有植物可以种”威格听维斯说的这些,也知道事情可能会很严重,多做准备没什么损失。就点头同意了。
    “然后,所有兽人进树林砍伐树木,做出木桶用来储存清水,上面要用兽皮盖上再糊上泥巴,就像酿酒一样保存干净的水。陶罐里的水放在后面喝,木桶保存水会有一部分流失,所以先喝木桶里的。还有”维斯皱了下眉头,虽然不见得发生,但万一发生就会死很多人。
    维斯严肃的说道“为了防止干旱后引发瘟疫,也就是一种动物和人都会被传染的疾病。我们必须圈养动物,兽人捕猎的时候尽量抓活的,在部落里存储足够的水和青草,用来喂养活物。还有饮食卫生的问题,很多兽人和雌性都习惯用手抓肉吃,这必须改,病从口入,尤其是天气热的时候,更容易发生疾病。不能喝生水,必须饮用烧开的凉开水。幼崽体质较弱,不要让他们在太阳底下疯跑,避免中暑,酸酸果多储存一些,喝酸酸果熬的水能防止中暑。还有草药,不知道有没有预防疾病的草药?就是喝了能防止生病的那种?”
    “有,部落为了预防冬天或是夏天的疾病,会给身体较弱的雌性喝一种草药熬的水”盖尔出声到。
    “温蒂那里就有”威格补充
    “回头通知温蒂,大量储存这种草药,若是真发生疫病的话,我们需要每天都喝这种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