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作者:老烟圈照吹

      ,头发拆不开,肖恩又不配合,气的维斯直接让赛瑟斯用骨刀都给削掉,赛瑟斯阴森的拿着骨刀,吓的肖恩直接从木盆里窜了出来,钻进维斯怀抱,最后还是维斯安抚了好一会儿,捂着肖恩的眼睛才让赛瑟斯给削干净。
    赛瑟斯看着肖恩脑袋上炸起的短毛,满意了。
    维斯倒没觉得难看,就跟现代的板寸一样,看着清爽多了,大大的眼睛也整个露出来,显得小脸更加小。
    维斯抱着肖恩给他穿好衣服,又阻止他不断拉拽的动作,拽着自己的衣服,再拽拽肖恩身上的衣服,慢慢的说“一样,一样的,一样”
    肖恩看懂了弱者的意思,张着嘴“啊啊,一啊啊,一啊”的学着。他是在说他们都是一样的野兽么?看看水里的影子,又抬头看看弱者,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高兴的蹦进弱者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看着自己洗干净的爪子,又抓起弱者的爪子兴奋的吼着“吼~一啊,一啊”
    维斯知道肖恩明白他的意思,也高兴的抱着小家伙一遍遍说着“一样,一样……”。
    看着小家伙高兴的样子,维斯明白,小家伙是以为找到了同族。忍不住流下喜悦的眼泪,为这个幼小孩子的高兴而高兴。
    肖恩看见维斯哭了,也流着泪的拥紧他,他们是同类,是一样的,像是森林里的小兽找到母兽一般,紧紧依偎进弱者怀里。
    到了晚上,赛瑟斯瞪着维斯说“睡觉你还要抱着他?”
    “我怕他晚上偷跑出去,而且他也不想离开我。”维斯为难的看着赛瑟斯,搂紧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
    “我不同意”赛瑟斯怒吼着。
    “别吓着他,他好不容易才认同我,就这几天,等他适应了,就让他跟科雅睡。”
    “哼~就几天啊!”赛瑟斯从鼻子里哼出一长串白气,愤愤的爬上床躺在外面。好不容易撵走了伽利略,现在又来个肖恩,他的悲催日子又来临了。
    “进里面去”维斯推着赛瑟斯说。
    “你不是怕他跑么?我在外面看着。”赛瑟斯苦着脸说。
    “好吧”维斯笑着亲他一下,就抱着肖恩爬进床里面,肖恩现在很粘他,虽然仍很害怕赛瑟斯,却还是不愿和他分开。
    这一觉,赛瑟斯睡的很憋屈,尤其是一大早闻到肖恩的尿味时,更是一脸的黑线,恨不得马上把他丢出去。
    “呵呵呵~~他还小,伽利略小时候不也总尿床么?以后我会教他的。”维斯安慰着暴怒的某人。
    “可他都至少7岁了”赛瑟斯怒吼!
    肖恩窝在维斯怀里,皱眉看着这个强壮的敌人,他不过是在标注领地罢了,干嘛吼那么大声?弱者都同意他住在这里了!
    ………………
    维斯家这几天很热闹,非常热闹,让维斯再没了悲春思秋的心思,每天忙着教肖恩说话,忙着阻止伽利略和肖恩的战争。
    肖恩知道伽利略是维斯的崽子不会真正伤害他,但不妨碍野性难训的肖恩,一逮到机会就狠狠揍伽利略一顿。
    伽利略不满肖恩每天窝在维斯怀里,肖恩更像是守护领地一样的阻止伽利略靠近维斯。每每维斯放下伽利略去做事,两个小家伙就会打成一团,科雅不耐烦天天看着两个崽子,早早就溜出去玩了,还美其名曰是训练技巧。
    维斯看着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崽子,头疼的大喊一声,两个小家伙才停手向他看来“伽利略,你平时不都出门玩么,现在怎么天天窝在家里跟弟弟打架?”
    维斯抱起伸手求抱的伽利略,瞪着自家花了一张脸的宝宝,平日的小霸王也有吃瘪的时候,缩小版“赛瑟斯”撅起嘴,指着维斯怀里的伽利略吼道“他抢我地盘!”
    维斯头疼的看着伽利略,说道“你是哥哥,得让着弟弟一点,再说这也是肖恩的家,怎么就成你的地盘了?让你兽父听见非扒了你的皮”
    “呃!”伽利略抖了一下,想想兽父倒拎着自己指着整个家对他说“别在我的地盘撒野”伽利略瞬间没了气势,这个地盘是兽父的,但是那也不妨碍自己教训这个霸占老爸怀抱的弟弟。
    以为事情得到解决的维斯,刚起身去厨房端蛋羹,屋子里的两只幼崽又互瞪了一会儿继续开战,伽利略的小爪子再厉害,也斗不过常年生活在野外的肖恩,没一会儿脸上又多出几条红杠杠。
    最后维斯实在没办法,就请了琪雅阿么来帮忙。肖恩对琪雅阿么倒是很喜欢,主要是因为伽利略喜欢跟琪雅撒娇,肖恩就习惯性的去抢,琪雅也欣喜于这个幼崽亲近自己,更是抱着不撒手了。
    伽利略看着这个弟弟,愤怒的大吼一声“老爸你要抢,琪雅祖阿么你也和我抢!我是哥哥!”
    琪雅好笑的摸着伽利略脑袋说“就因为你是哥哥,所以才要多让着点弟弟,他还什么都不懂呢!”
    “我不要弟弟了~他都没有老爸说的弟弟可爱,就会抢我的东西,我拿什么他都抢!”伽利略瞬间掉下金豆豆,哭嚎起来,才四岁的小家伙,真生气了也只能大哭。
    维斯头疼的看着这一幕,宝宝自从三岁后就很少这么哭了,干嚎的成分居多,今天看来是真伤心了,抱起宝宝,擦着小家伙的眼泪说“好了,都这么大还哭鼻子,丢人!让你兽父看见非得揍你一顿不可,肖恩是喜欢你才会抢你的东西,你怎么没见他去抢科雅叔叔和你兽父的东西?”
    “那他还揍我呢!”伽利略抹着眼泪反驳道。
    “你不去招惹肖恩,他能揍你么?连弟弟都打不过!你还好意思哭呢,我看明天让你兽父再好好教教你吧”维斯似真似假的说到。
    果然好胜的伽利略不哭了,对着肖恩挥着小拳头说“你等着,等我能打过你了,就抢你的东西”
    肖恩冲伽利略呲牙,也挥着爪子隔空挠着伽利略。
    琪雅和维斯对看一眼,都笑到不行,小孩子太有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赛瑟斯黑脸了~~~
    标注地盘什么的太有爱了~~~
    话说伽利略战败了呢~~~呃~~~
    ☆、第一百二十一章 流浪兽人
    怕人太多吓到肖恩,维斯拒绝了族人的探望,来家串门的也就那么几人。
    经过一个月时间相处,肖恩已经能叫出几人的名字,还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话,比维斯预期的要强上太多,常抱着肖恩夸奖他“我们肖恩太聪明了,才一个月就能学会说话”
    “他都7、8岁了,自然学的快”赛瑟斯不认同继而接话。
    “错了,小时候学说话最容易,到了7、8岁再开口,就不是那么好学了,说了你也不懂。这是肖恩没事就自己练习才能学的这么快”维斯现在说话都会注意语速,尽可能的慢点说,多给肖恩创造学习环境。
    “错……了……7……8……学……啊……呃……”肖恩看着维斯嘴唇,慢慢往外蹦自己能听清的字,到最后又变成啊啊的了。
    维斯鼓励的夸奖一番,又慢慢的教着。
    赛瑟斯继续苦逼的坐着,他已经一个月没和维斯好好亲热一回了,说好的几天,也被无限期延长,每天晚上赛瑟斯和维斯都要为这事吵上一回,最终还是赛瑟斯妥协,不妥协不行,维斯抱着被子说要去宝宝房里睡,要和他闹什么分居。
    赛瑟斯只能咬牙忍了,好歹还能抱着摸摸呢,去了宝宝那,连看都看不着。
    伽利略刚从外面打赢一场,正兴奋着呢,进门就看见肖恩窝在自己老爸怀里,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像个炮弹一般直冲过去,拉着肖恩的一条腿就想将肖恩扯下来。
    肖恩从伽利略一进门就仿佛盯住猎物一般,等伽利略冲到自己的攻击范围内,闪电般伸出爪子,直接在伽利略的鼻子上挠出三条红杠杠。
    “嗷~”伽利略捂着小鼻子,愤恨瞪着耀武扬威的肖恩,委屈的对着维斯嚷“老爸~”
    维斯轻拍了肖恩一下,刚才他倒是想阻止来着,可肖恩的速度太快,跟本来不及抓住他乱挥的爪子“宝宝,来,给老爸看看”维斯拉下伽利略的小手,看着微微冒出血珠的鼻尖,心疼的吹吹,这两个崽子每天都要打无数回,这可怎么办?
    维斯头疼的向赛瑟斯求助,赛瑟斯一挑眉,无声用嘴型问“福利?”
    “靠”维斯咬牙瞪一脸隐忍的赛瑟斯,然后一点头。就见赛瑟斯瞬间咧开大嘴,一把拎起伽利略,瞪着自家崽子说“你完了”
    “兽,兽父”伽利略惊恐的看向兽父那堪称恐怖的笑容,哆嗦着说“我没打他,是他挠我”
    “我赛瑟斯的崽子竟然还不如个不会说话的家伙,你不觉得你太弱了么?从今天起,兽父要好好教导你!”赛瑟斯状若凶狠的说道,可惜大咧着的嘴角依然无法收回,生生破坏了严肃的气氛,呵呵~下午有肉吃了!看来果断卖掉崽子是正确的,伽利略啊,为了你兽父的幸福,只能牺牲你了!
    维斯一脸黑线的看着赛瑟斯拎着崽子转身潇洒走了,看来这一个月是真把赛瑟斯憋坏了,下午还是请琪雅阿么帮忙照看一会儿肖恩吧。
    门外传来伽利略的哀嚎声,维斯耳朵抖了抖,儿子,你自求多福吧!
    又逢一个集体狩猎日,赛瑟斯在族长炎狄的带领下外出捕猎。
    正常来说,当上族长后炎狄不需要亲自带队狩猎,但炎狄眼下正是气血旺盛的年纪,哪肯放弃捕猎机会,呆在部落里等待兽人回归?当然不行!自然是每次都嚎叫着冲在最前面,英勇的表现也让众兽人更加尊崇。
    “兄弟,你带一队,我带一队,咱们分开行动,速度能快点”炎狄对赛瑟斯说。
    “行!”赛瑟斯也简洁回答。
    赛瑟斯带着加斯等一众族人,深入达格尔森林追踪一群斑角兽,这种兽的角不但长,而且带有斑纹,在角的顶端更是含有毒素,被它顶到的兽人会半个时辰不能动弹。
    虽然带有攻击性,但这种猎物肉质相对要柔软一些,也是部落族人爱吃的肉类,平常在人少的情况下,大多不会挑选这种猎物下手,只有狩猎日的时候才会集体捕捉。
    赛瑟斯在进入这片低洼地时,发现这些斑角兽活动留下的痕迹,顺着气味就跟了过来,他们这队有一百人,足够围捕这群斑角兽。
    “老规矩,留下强壮的,其他全部捕杀”赛瑟斯一挥手,就带着人绕到对面进行驱赶,其他族人各自找好隐秘点等待合围。
    当赛瑟斯和十几个兽人变出兽身驱赶这群斑角兽时,有另一队兽人越过达格尔山脉,朝着赛瑟斯他们所在的方向飞奔而来。
    “达蒙,我们在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都跑了三天了”一头赤炎狼对着首领说。
    “甘迪卡,别废话,等找到落脚点我们再休息,被追出这么远,靠~”达蒙不甘的说道。
    “再不休息,受伤的兄弟受不了,达蒙,休息一下吧,我们跑的够远了,他们不会再追过来”一头巨熊四腿着地狂奔着,每次落地都会撞开不长眼的树枝,沉重的身体踏在地面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声,大地都随着他的脚步轻颤着。
    “前面有动静,甘迪卡你去查看一下,所有人原地休息”达蒙下达指令。
    “靠~终于休息了,这次偷袭竟然没成功,不然我们只要占领他们部落,雌性就都是我们的了,我们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巨熊趴在地上不甘心的捶着大地。
    “玛斯,别废话,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没想到他们还有友好部落援手,是我们没打探清楚就贸然出手,怨不了别人,这次损失了四十几个兄弟……”达蒙制止巨熊牢骚,转头对着一头怪兽说“u莱,我们还有多少兄弟?受伤的又有多少?”
    一头黄金豹子低沉开口“还有128个兄弟,有60多人都受伤了,不过不影响战斗,只要休养半个月就能恢复”
    “这附近还有几个小型部落,再找一个,说什么我们也要拥有自己的领地,打下来,雌性和自己的幼崽就都有了,我们聚集在一起,就是想要有朝一日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部落,再也不用被驱离。”达蒙鼓励着这些流浪兽人。
    他们这一百多人都是由流浪兽人组成,其中有被驱逐出部落的,也有灾难幸存下来的,他们都没有自己的部落,其他部落也不会收留流浪兽人,所以他们聚集起来,想要组建一个新部落,但是没有雌性和幼崽的部落,是不会长久延续下去的,所以他们打算攻打一个小部落,杀死所有兽人和幼崽,占领雌性,繁衍属于自己的后代。
    他们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兽人不多,雌性却不少的部落,这个部落只有200多个兽人。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根本不畏惧生死,一个对付两个都不成问题。
    原本即将成功,却不想这个部落竟然还联合了其他部落,当援手赶到时,战况反转过来,不但损失了三十几个兄弟,更是重伤无数,他们开始撤退,却不想被其他兽人包围,在付出十几个兄弟生命的代价后,才撕开一个缺口逃了出来,这三天他们一直都在奔逃,所有人的体力都快透支了。
    “达蒙,前面有一个部落在集体狩猎”甘迪卡速度快,每次探路的活计都是由他负责,这次竟然发现一个小型部落在狩猎,这真是兽神也在关照他们。
    “有多少人?不行就避开他们”达蒙沉声说道。
    “只有一百人,而且他们在捕捉斑角兽,肯定会有一些被攻击后不能动,达蒙我们的机会来了!”甘迪卡兴奋的舔着嘴唇说道,这几天的憋屈,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你确定么?”达蒙也是郑重问道,若真是只有一百兽人的部落,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夺下来。
    “确定!集体狩猎大部分青、壮年兽人都要参加,部落留守的肯定不会多,这是我们的机会,若是把这些人都杀光,我们就能直接进攻他们部落”甘迪卡激动的游说达蒙。
    “我们有很多兄弟都受伤了,贸然出击对我们不利,可以等到大家实力恢复了,再去攻打他们部落,反正他们的兽人也不多”达蒙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这可是个好机会,大家说对不对?我们去攻打部落的时候,万一又像之前那个有友好部落援手怎么办?”甘迪卡焦急反对,这个机会很难得,他不想放弃。
    “甘迪卡说的有道理,若是我们直接去攻打部落,动静太大。如果现在趁他们有人受伤,杀个出其不意,将他们大部分都杀死在这里,我们再去接手部落就会很容易,”佛莱分析利弊,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看行!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我们拼了还有希望,再等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领地?”玛斯也站起来说道。前几日的战斗,让这个雄壮兽人心里憋屈的火都快压制不住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们就拼了,只要这次能够重伤他们,那对于之后的部落战,会有绝对的优势,大家尽量击杀,不要放他们回去报信。”达蒙也站起来,对于战败的流浪族群,他们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而且这是兽神赐给他们的机会,只有100人,他们还有128个兄弟,即便有一半都带伤也能咬死他们。
    流浪兽人们都沉默的站了起来,杀气却无形中慢慢散发出来,他们需要胜利,需要领地和雌性。
    “全体抓紧时间恢复体力,甘迪卡,你去等他们一结束捕猎,就迅速回来报告,我们要趁着他们有人中毒不能动,一举击杀他们。”达蒙沉声发出命令,一股肃杀之气在这片森林中蔓延开来。
    甘迪卡转身就跑了回去,继续监视那个部落的动向。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新的危险来临了~~~
    悲催的伽利略为了赛瑟斯的性福被果断牺牲了~~在此默哀一分钟……
    ☆、第一百二十二章 竖瞳对战竖瞳
    捕猎现场
    斑角兽是一种群居野兽,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在赛瑟斯带领的兽人驱赶下,它们不慌不忙向前逃窜着,但看当到从四面八方窜出来的强大捕食者后,即便是领头跑在前方的首领,也开始跺着蹄子焦躁起来,头上的弯角对着前方兽人顶去,接到命令,兽人自然不会理会首领兽的挑衅,侧身避过,有技巧的围着斑角兽群跑动,将年老体弱的斑角兽驱赶出来。
    赛瑟斯带领着一百兽人不断缩小包围圈,将被赶出来的年老和体弱的斑角兽直接杀死,留下强壮的继续繁衍。
    “赛瑟斯,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刚才走了,现在又回来了,我已经闻到他身上那股臭狼的味道”加斯眯着眼睛靠近赛瑟斯身边。
    “呵呵~你还真是对狼的气味敏感到不行”赛瑟斯低声闷笑,一仰头将咬死的斑角兽甩出包围圈。没等加斯发火,又赶紧说道“我感觉到了,他刚来的时候我就闻到血腥味,应该是受伤的兽人,我让斯莱卡去查看了,你没发现么?”
    “靠~他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加斯一回头才发现总是跟在身边的斯莱卡不见了,不由发出一声咒骂。
    “等他查清楚了再说,狼族都是最好的侦查兽人。”赛瑟斯眯着眼睛继续围捕“一会听我命令就倒地装中毒,若是真一个路过的兽人,早就避开部落的集体狩猎,既然去而复返,肯定是有一群在附近。通知下去,让族人尽量避免受伤,猎物可以不捕杀,但要假装中毒,把这些鬼鬼祟祟的家伙引出来”
    “我明白了”加斯迅速转身传达命令,之后没一会儿,就有兽人陆续被猎物顶伤,跑到一边便趴着不动。
    达格尔部落经过旱季的演技训练,现在各个都堪称演戏好手,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喘着粗气,逼真至极,还有夸张的直抽搐着蹬腿,一副快死了的样子。
    “让那几个家伙注意分寸,别演过头露出破绽,中个毒跟快死了似得”赛瑟斯哭笑不得的对加斯再次下令。
    加斯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憋住笑,踉跄的跑过去趴下,用脚踹着一个兽人骂道“td不能演的像点吗?跟快死了一样!”
    “你不说要严重点么?”那个抽搐加蹬腿的兽人委屈说道。他还以为他演的最逼真呢。
    “靠~考虑一下实际情况好吗?斑角兽的毒,顶多就是让兽人动不了,哪能要了兽人的命!你脑袋装屎啦!”加斯又踹一脚恨声骂道。
    “行!别踹了,一会儿再让偷窥的家伙看出来,你知不知道那家伙躲哪了?一会儿老子非咬死他不可”被加斯狠踹的兽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害他丢脸,一会儿非得咬死他以泄心头之恨。又转头低声咆哮,警告那些暗地里偷笑的兄弟。
    围捕行动刚开始,斯莱卡就在赛瑟斯一个眼神暗示下,迅速脱离战斗,迂回窜入树林,逆风而行,脚爪翘起,只余肉垫位置触及地面,轻快的跑动在茂密的森林里。
    借由风的传递,斯莱卡分辨出不同族群的血腥味,沿着味道飘散的位置,微微偏离一点距离搜查。爬上一处土坡,斯莱卡眯着眼睛观察这些陌生的兽人,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其他兽人游走在附近,才转身顺着原路返回。
    没一会儿,达格尔部落的兽人就陆续被斑角兽顶伤了20多个。斯莱卡悄悄返回靠近赛瑟斯,一边捕杀着斑角兽,一边低声跟赛瑟斯报告“好像是一群流浪兽人,有100多个,血腥味很重,估计刚经历过一场战斗,受伤的不少”
    “他们不走,肯定是有意开战,或者为了抢夺猎物,或者为了其他原因”赛瑟斯分析着情况。
    “现在正是猎物丰厚的时候,他们想吃可以自行捕杀,只要有领地的部落不驱逐他们,完全没必要跟我们对上。我看是冲着我们部落去的”斯莱卡说出自己的猜测。
    “我也这么觉得,他们大概以为我们部落的集体狩猎会聚在一起,哼!往常也确实如此,可惜……”赛瑟斯嗜血的舔着嘴角。
    “不过情况还是对我们不利,他们人数比我们多,就算受伤了,若是真拼命的话,我们的族人还是会出现损伤”斯莱卡说道。
    “嗯~我知道,不会贸然和他们开战,若是他们退去,不必追,若是真开战,尽量保存部落族人的性命,退回部落用弓箭击杀他们”赛瑟斯部署着作战计划。
    “明白,用不用去通知炎狄?”斯莱卡问道。
    “派个腿脚快的族人去通知炎狄回部落接应,不用来这边,保护部落要紧”赛瑟斯担心还有其他兽人群隐在附近,若是现在趁他们都不在部落进而偷袭,那部落就危险了。
    “我去吩咐”斯莱卡转身去找了个腿脚快的赶去通知,掩护他进入草丛后,斯莱卡又退回赛瑟斯身边。
    加斯正躺在兽人堆里装虚弱,看见斯莱卡矫健的身影穿梭在围猎现场,暗自咬牙想:等回去后再跟你算账。
    达格尔这次的围猎相当成功,他们已经不只一次围捕这种猎物,对于斑角兽的习性和攻击手段都有一定了解,只要不过于突进,基本不会出现被顶伤的现象。除了放跑一些身强体壮的雄兽外,还要对带着幼崽的雌兽手下留情,这些将来都是他们的口粮,不能赶尽杀绝。
    甘迪卡看捕猎快要结束,就悄悄退走,返回他们临时落脚的地点。
    “头,他们有20多人都受伤不能动,捕猎快结束了”甘迪卡气喘嘘嘘的跑回来报告。
    “有没有人发现你?”达蒙站了起来,一身肌肉都收缩成一团,可以想象,一旦他动起来会有多大的爆发力。
    “除非他和你一样是个竖瞳兽人,否则狼形兽人的隐匿身手,没人能发现”甘迪卡自信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出发!部落就在前面,雌性等着你们去占领,兄弟们!为了自己的领地,拼了!”达蒙一说完就抬脚窜了出去,强劲的气流带着鬃毛向后飘去,几欲变成直线。
    身后的怪兽在首领刚动时,就迅猛的向前冲去,一大群凶猛怪兽奔跑而过,拦路的树木草屑都被折断、踩碎,前行过后狼藉一片。
    等达蒙带着大批兽人冲进洼地时,赛瑟斯带着族人正等在原地,看见敌人到来,有序的聚齐起一个防御阵型,不能动弹的兽人则是被保护在最后方。
    赛瑟斯站在兽群最前方,盯着那个同样的竖瞳兽人低声咆哮,杀气对着敌人迎面冲去,达蒙身边的兽人被这股霸气威压波及,压迫的微微低下了脑袋。
    “靠~竟然也是竖瞳兽人,他们早就发现我了”甘迪卡愤怒的低吼着。
    “别冲动,既然发现你,却没来查看驱赶我们,就肯定是因为他们有族人受伤,不方便移动才等在原地,镇定点!”佛莱压低声音对躁动不安的甘迪卡说道。
    “没想到竟然还有部落里会有竖瞳兽人的存在,怎么?你被他们利用的很开心么?”达蒙看着对面的竖瞳兽人,嘲讽说到。
    “我不像你一样可怜,我的族人都很真诚,我愿意为了真心接纳我的部落效力”赛瑟斯竖瞳迅速收缩,若他还在日珥瓦的话,那么达蒙的话就会动摇他的决心,这对接下来的战斗很不利,若是信心动摇了,那么很容易出现失误,一个小小的失误在战斗中也会送掉自己的性命。
    “哦?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的部落”达蒙低头嘲弄的笑着,他不相信赛瑟斯说的话,没有部落会不惧怕竖瞳兽人的战力,但所有部落又都想拥有竖瞳兽人,为他们谋取更多利益。
    “你不会有机会踏上部落土地,我不会允许你侵犯我的部落!”赛瑟斯压低头颅,伸长脖颈咆哮着,尾巴不停击打着地面,前爪趴低做出发力动作。
    “你们不是对手!”达蒙说完就迅猛的冲扑上来,赛瑟斯迎头顶上,大张的嘴、尖利的牙齿互相撕咬,爪子拍击向对方身体,尾巴更是舞动着,找准机会就狠狠的在对方身上抽击出一条血痕。
    达蒙兽身是一只班膦兽,不同于赛瑟斯的鬃毛,他身上布满了细密鳞片,尾巴的抽击很难在他身上留下伤口。
    战斗一小会儿,达蒙就发现对面这个竖瞳的武力竟还在他之上,虽然鳞片让他占据了一些优势,但想打败他何其难。
    两只怪兽嘶吼着战斗在一起,从地上飞到天上,不停纠缠着。又分开蓄力对冲到一起,用身体撞击,撕咬,两只怪兽身体上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赛瑟斯被达蒙的爪子抓出三道血痕,顺着皮毛泊泊往外流着鲜血。达蒙身上的鳞片翻翘起来,露出里面的肉色,鲜血顺着光滑的鳞片滴在地上。
    两只怪兽站在地上喘着粗气,缓缓移动脚步,三个喘息之后,又向着对方扑去。
    赛瑟斯有力的爪子一巴掌拍偏达蒙脑袋,微微侧身又是一尾巴抽击,达蒙也不甘示弱咬上赛瑟斯身体,赛瑟斯勉强避过,头抵着头的张嘴对吼,爪对爪的互相攻击,尾巴在身后快速甩动,抽击的空气都嗖嗖发出共鸣声。
    等赛瑟斯和达蒙战斗开始一会儿后,两个部落的兽人才对冲在一起,各自照着自己的对手疯狂扑咬。
    作者有话要说:又来一个竖瞳~~~~
    ☆、第一百二十三章 负伤
    混战一触即发,达格尔部落只有七十多人参战,基本上一个兽人要顶住对方两个兽人的攻击,形式对达格尔部落相当不利,赛瑟斯抽空瞄了一眼战场,仰头怒吼一声,趴在地上装死的兽人也都站起来加入战斗。
    达蒙带领的兽人惊讶于受伤竟然是伪装,但其后被欺骗的愤怒,让他们纷纷嚎叫着对达格尔部落的兽人发起了反扑。
    加斯等二十几个兽人纷纷从鼻孔里喷气,嘲讽着流浪兽人,面对这些受伤的兽人,若是他们达格尔部落还会输的话,那他们这些兽人的尊严都可以塞进兽皮裙里了。
    原本一个对两个拼命战斗的兽人们纷纷发出怒吼,更加凶猛撕咬着冲到近前的对手。
    战况激烈又焦灼着,刚开始虽然达格尔出于人数劣势,被打的很被动,但时间一长,流浪兽人的体力就开始迅速流失,本就有伤在身,又连续奔逃了三天,短短一个时辰根本恢复不过来,饥肠辘辘肚皮怎么可能打的过身强体壮的达格尔兽人?
    达蒙见状也不再恋战,形式对他们很不利,若是再纠缠下去,只会让族人损失宝贵的生命,只要等到休养好身体,他们一样可以轻松拿下这个小部落。这片领地和雌性他们要定了!
    仰头发出一声吼叫,达蒙带领流浪兽人开始撤退,掩护受伤较重的族人往达格尔领地边缘逐渐撤离,赛瑟斯带着一百壮硕兽人紧咬着他们的尾巴,一直将他们驱逐出领地。
    最后在达蒙的一声兽吼中,流浪兽人纷纷掉头逃跑。
    “不要追,带着猎物返回部落,有受伤的互相帮忙背着”赛瑟斯阻止激进的族人继续追赶,下达返回部落的指令。
    众兽人对着逃跑的流浪兽人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就扛着猎物和受伤的族人返回部落。
    当炎狄得知赛瑟斯他们遭遇流浪兽人的伏击后,迅速返回部落组织族人防御。部落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雌性和幼崽按要求躲入屋内,一筐筐的箭枝被搬运上城墙,无论有没有敌人攻打部落,他们都必须做好一切准备面对突发状况。
    维斯紧张的抱着肖恩在部落大门口不停张望。肖恩也感受到维斯不安的情绪,搂着他的脖子贴在他脸上安慰着。
    “维斯,别等在这里,带崽子回家躲好”威格拉住仍然张望的维斯,劝他回家等。
    “不行,我不放心,对方比我们人数多,我要看到赛瑟斯平安回来才能放心”维斯倔强的站在原地不动,这一刻,维斯痛恨自己身为亚兽的身份,如果他是个兽人,这时候就能去接应赛瑟斯,即使赛瑟斯武力再强大,也难免会在敌人的围攻下受伤。
    “别胡闹,你还带着幼崽呢!”威格沉声训斥维斯。
    “哥哥,我相信赛瑟斯不会有事的”科雅拉着伽利略,站在维斯身边说道。
    “不会有事的,既然赛瑟斯没回部落求援,我相信他一定有把握带着族人安全回来”维斯充满信心的看向部落外面。
    威格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无奈看着这倔强的一家人。正当威格想再说一句时,远处一群黑点向着部落方向缓慢靠近。
    “回来了!”威格即将出口的安慰,转变成欣慰轻叹出声。
    当看到大批兽人向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