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喝了半个时辰……忍不住了。
    他站起身,一拂袖走了:“我还要修炼,不送!”等走到洞口里时,他忽然回过身,果然不出意外地对上了陈一恒痴情的目光,他眼角禁不住一抽,扔下一句,“你怎么不去找我师尊?”
    然后,就再没回头。
    至于陈一恒听到这句话后会想到什么……这就跟他没关系了。
    果然,被遗留下来的陈一恒,神情一会儿就变成了若有所思。
    他在想,从明鸢这里入手,是不是不太对……禹天泽对明鸢的尊敬的确让他更容易从明鸢那里得到禹天泽的消息,但也是因为明鸢对禹天泽太重要,禹天泽即使对他有意,说不定也会因此反而离他更远、把他让给明鸢?
    不不不,明鸢这样毫无资质悟性全靠禹天泽的庸碌之辈,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即便跟他双修,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现在禹天泽显然对他并不是真那么不喜……看来,他还得想个办法,跟明鸢那边彻底了断才是。
    ☆、搬家
    最近九阳门发生了一件称得上轰动的大事――万年以来天赋最佳的雷火双属性元婴上人禹天泽,竟然离开了他那敬重不已的师尊,出去另立山门了。
    老实说,这对于宗门里许多弟子而言,还真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至于原因?
    只因为禹天泽这一出师,下一步他就可以收徒了。就算他不想这么早收徒,仆役总要收几个吧?能给元婴上人做仆役,说不定就能在什么时候,得到那么一些指点。
    这可比自己摸索好得多了。
    纵观整个宗门,目前的元婴上人都是老家伙,总数也就二三十个,门下的弟子都收了不少。唯独禹天泽,因为一直护着他的师尊,才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可想而知,如今这宗门上下全都虎视眈眈,一旦禹天泽开口,恐怕就要搅起风波来。
    而禹天泽,他已经把所有家当收进储物镯里,自己则站在了一条小山脉前。
    这一条小山脉,就是飞霄山脉,其中的每一座小峰头,都叫做飞霄峰。
    也是元婴上人居住的地方。
    宗门给元婴上人的待遇是很不错的,凡是进阶到元婴期的修士,全都可以自行在飞霄山脉里挑选一座独立的小峰头作为自己的住处,山上自己想做什么改造,也全都可以随心所欲。
    以前禹天泽不是没想过搬到这里,然后让明鸢和他一起住――毕竟飞霄峰的环境比起吟霄峰,那好得不止十倍。但宗门有宗门的规矩,徒弟是可以跟着师尊住的,可是万万没有师尊跟着徒弟住的道理,所以上辈子虽然他们也在差不多时间搬了过来,不过那时候的明鸢,也是有资格入住这里的。
    不过这辈子嘛,他就别想了。
    心思没在前世的记忆上停留太久,禹天泽手里拎着块令牌,在那飞霄山脉上空飞了个来回。
    然后他很快挑选了一座灵气充沛的小峰头,把令牌直接打了上去。
    从此,这座小峰头就归他所有了。
    禹天泽没什么闲心改造峰头,他双臂前伸,掌心里蕴出一团足有水缸大的雷火,它们聚集起来,如同一道雷火柱,直接打在了这座小峰头的峰顶。
    刹那间是震耳的轰鸣,雷火所过之处,所有草木岩石都化作焦灰,被风一吹,就飘散得干干净净。
    等风散后,就可以发现,那峰顶上已经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而且直接凹下去足有一丈深的平滑石地,两边光滑如镜,干净得让人侧目。
    禹天泽满意地点点头,另一手从袖子里摸出团白光,直接往那凹陷的地方一丢。
    眨眼功夫,那白光见风而长,变成了一座十分巍峨的大殿。
    而这大殿前方的石碑上,就被禹天泽一指点出,写出了三个大字。
    ――“雷火殿”。
    这座宫殿是禹天泽上次出去找灵婴果的时候,特意拜托炼宝阁里的炼宝大师精心炼制而成,本来是准备送给明鸢做结婴大礼的,以免自家师尊在搬进飞霄峰后被同门看不起。
    但现在就归禹天泽自己享受了。
    紧接着,禹天泽又布下了护山大阵,无数禁制,顺便把神识刻在山体之上。
    以后如果有人找他,只要送进来讯息,他就可以通过神识和法阵得知消息了――可若是他不想要见到的人,法阵和禁制自然会替他轰开他们。
    然后,禹天泽就住进了这座雷火殿中。
    他现在最需要的,还是修炼,修炼,修炼。
    其他的东西,全都不被他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转瞬间,一年过去。
    这段时间里,很多人轮番来拜访禹天泽。明鸢来过,陈一恒来过,宗门上层的老头子们也来过,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见到他。
    所有人得到的唯一的消息,就是在山脚下守山和打扫山体的妖灵转达的“主人在闭关”,其他的事情,就连这些妖灵们也是不知道的。它们不被允许进入峰顶,也不被允许进入雷火殿,即使有些事情需要它们处理,也只能用一种法阵将禹天泽所需的东西传送上去。
    而禹天泽,他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一心只想要修行了。
    终于,在一次内门弟子选拔大会时,护山大阵开了。
    禹天泽出关,应掌门的邀请,成为这一次选拔大会的护法长老。
    是,凡是元婴期的修士,都会自动成为九阳门的长老。
    禹天泽沿着山径往前走,他的左右两侧都跟着几位筑基期的弟子,他们对他恭恭敬敬,从神情到姿态,都不敢有半点怠慢――甚至如果不是禹天泽的表情太冷酷,他们还会用心地恭维一番。
    但一直到他们将禹天泽都带到选拔大会的会场了,也没能顺利跟他打好关系,在退下的时候,两位弟子的心里只能暗叹,这位护法长老的性子,还真是和传闻中的一样不近人情,而且那种压抑着暴戾随时随地都好像要爆发的感觉……真是吓死人了。
    而且很显然,并不是只有他们这样想。
    当禹天泽大步走到一座高高的石台上坐下时,周围本来在议论纷纷的弟子们,在一瞬间全都安静下来了。这让他心里的不耐也稍许缓解了些。
    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到了瓶颈,禹天泽是根本不会参加这劳什子的选拔大会的。
    闭关一年,或许是上辈子的怨恨和今生的意志结合起来了,没有暗伤的禹天泽在飞霄峰中极力吸取灵气,居然很快就再度突破,成为了元婴后期的修士。
    但是刚刚到了这个境界,再想要往上进一步,就怎么样也无法达成。
    禹天泽知道这是要他出来历练历练了,所以正好有个选拔大会叫他去防护弟子们的安全问题,他也就顺口答应下来。
    对于现在的九阳门,禹天泽一点好感也欠奉。
    不管怎么算,就算这门派对他有再大的抚养培育之恩,上辈子他当了那么多年的打手,奉上了那么多的宝物,最后小命都给算计没了,这都足够还清这份恩情了――哪怕不算上辈子呢,这辈子之前的那些年里,他付出的也足够多。
    这人哪一旦心灰意冷,就算后来再得到多少来自对方的好处,也没法子再和以前一样掏心掏肺了。
    每一次的选拔大会,差不多就是一群弟子比来比去,外门弟子比过了以后前三名可以获得进入内门的名额,内门弟子比过了之后比较优秀的就能被金丹真人甚至元婴上人看中收徒了。
    这可是个好机会――内门弟子那么多,大多数其实是没有师尊教养的。
    禹天泽弹指打了个雷火罩出去,把比武台全都护住。只要在上面打斗的弟子修为不超过禹天泽,那么不管打得多激烈,都不能突破这个雷火罩。
    不过对于禹天泽这个层次的修士而言,这些弟子都太弱了。他也不是不知道很多人想要做他的弟子,可是这怎么可能?他都对宗门没感情了,教个弟子出来给自己添堵吗?
    正想着,禹天泽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从远处灼灼地定在了他的身上。
    他就回过头去一看……可不就是明鸢?
    以往这样的选拔大会,明鸢都说不愿见到弟子们互相伤害,他会感觉心疼,所以不肯参加,禹天泽也就陪着他不参加。可这次倒奇怪了,怎么他不心疼了么。别说明鸢这是思念他这个弟子了啊?
    明鸢的目光里还真是没什么思念之情,倒是幽怨比较多一点。
    但是现在的禹天泽是一点也没心思去揣摩师尊的心思安慰他了,他就当没留意到,还是把注意力留在选拔大会的比武台上。
    外门的选拔很快结束了,不过禹天泽负责的是内门,所以他只看到三个新弟子来到比武台两边观战,外门选拔的具体情形,他是没见到的。
    内门呢,打起来也很一般,的确有两个苗子不错,可真正很不错的,早已经被各家长老派系瓜分,压根就轮不上选拔。
    比武结束后,各派的长老、金丹真人们意思意思,也就挑选其一些拥有大毅力的弟子,收入门墙之中。只是这些弟子灵根大多不怎么出色,所以选进来以后,多半也是记名弟子,想要成为亲传的,那还得看他们进境的情况决定。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明鸢居然收了个弟子。
    那弟子瞪大了眼难以置信,明鸢和其他所有的内门修士们,则是齐刷刷都看向了禹天泽。
    禹天泽冷嗤一声,很不在意地说道:“本座已然出师,师尊寂寞,自当有小师弟替本座一尽孝道。”说完,他还劈手打了个储物袋过去,“此中有数种丹药,算是本座这做师兄的一份见面礼。”
    那个弟子愣愣接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明鸢的眉头,也微微地皱了起来,十分惹人怜惜。
    这时候其他门人回过味儿来……
    禹天泽他,这是直接认了个亲传师弟啊!明鸢真人还没发话是收作记名还是亲传,反倒是这个出师的给直接定下了名分。
    他让新弟子替他尽孝?这是真心觉得明鸢真人寂寞啊,还是借此跟明鸢真人拉开距离,把孝顺师尊的这个担子交给新弟子啊……
    一时间,就很引人疑窦了。
    禹天泽可不管这些人怎么想,他一抬脚站了起来,雷光闪烁后,就消失在石台上。
    别误会,他没回去继续修炼,而是来到宗门附近一处树林里散步去了。
    ☆、牧子润
    这树林在九阳门附近后山上,面积非常广阔,里面也有不少的妖兽,几乎就是林海了。
    林海的另一头连着的是其他的宗门,不过跟九阳门本身相隔很远,所以双方互不打扰,但几个门派的弟子,则可以自行进入到林子里去历练。
    但越是靠近林海的中心,就越是危险,不仅有一些罕见的天材地宝,还有几头堪比元婴、化神的厉害妖兽。只是这些妖兽在里面吞吐日月精华很少见人,一般来说,只要不去招惹,它们也不会跟普通的修士过不去――这也算是几个门派里的强者和它们之间心照不宣了。
    禹天泽一场选拔大会下来原本觉得很无聊,可后来算得上是坑了明鸢一把后,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所以,他闲着没事,就去这片树林里来洗涤洗涤心境了。
    就算没用,也是一种放松么。
    禹天泽并没有进入树林深处,他只是沿着一条笔直的道路往前走,就如同他的雷火大道一样,不管什么阻拦着他,都会被他一一摧毁。
    这路上当然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妖兽敢来找他的晦气,毕竟一位元婴上人的气息,哪怕他不刻意散发呢,那等级带来的压制,也足以让它们望风而逃。
    于是,禹天泽就走得远了些,路上玩赏花草树木什么的,不再觉得憋闷了。
    不过,禹天泽正四周随便看看呢,忽然间,就发现了一缕白烟冉冉升起,而白烟所在之地,隐约间好像有个小小的身影蹲着。
    看见之后,他就皱起了眉。
    哪来的小崽子这样不省事,居然一个人跑到这林子里折腾?
    也没怎么犹豫,禹天泽就快步往那处走去。
    他是对九阳门人没什么好感,可却不至于放着不懂事的孩童不管。这样的小崽子,就该拎起来揍一顿屁股,再扔给那群玩忽职守的弟子们看着去!
    几息后,禹天泽已经到了孩童的附近。
    那里燃着一个火堆,两旁架着很粗陋的木架子,一只剥了皮的野兔被串在硬木枝上头,正被一只瘦巴巴的小手翻来覆去地转动,金黄色的油脂,缓缓地滴落……
    火堆旁的是个看起来才五六岁的幼童,可是以禹天泽的眼力,还是一下就看出了他的骨龄――应当是九岁了。也不知那些负责照顾年幼孩童的弟子们是怎么做事的,让这小崽子长得跟小鸡仔似的,浑身上下都没有二两肉,看起来好不可怜。
    禹天泽上下扫了他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男童似乎感觉也很敏锐,一下子就转过头来。
    等看清了小崽子的脸,禹天泽脸色一变,目光顿时变得很复杂。
    怎么会是……他?
    前面说过,禹天泽上辈子属于被师尊坑死和被自己蠢死的倒霉蛋,最后一幕是被十来个元婴并上一位化神一起围攻,但后面又说他拼着重伤差点逃走又被妖灵绊住才那么凄惨……照道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拼着重伤,也是达不到“差点逃走”的效果的,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这就与一个人有关了。
    那个人,也是围攻的十来个元婴之一,却也是在最后关头放他一马的人。
    禹天泽默默地再看了一下小崽子……
    这张脸他是至死不忘啊。
    在那时,禹天泽虽然还很凶狠地冲杀,但实际上已经有点绝望了。而且这些元婴还在布置一种大阵,一旦布置完整,他恐怕就算自爆,元神也会被抓住,自己的仙宫就真的要被那群小人得到了。让禹天泽怎么能甘心?
    突然间,有人给他传音了:“从我这里,可以突破。”
    禹天泽顺着看过去,就见到了表情没什么变化的一位元婴。
    这位他也就是眼熟,平时没什么交往……不过在那时,禹天泽也没有别的办法,就算不怎么信,他也只能赌一赌。结果他真冲过去,那元婴跟他交手几招,就立刻假装被他打中,口吐鲜血地后退了。
    也亏了这样,禹天泽一瞬间遁走很远,险险就能逃走,结果前面几只妖灵窜出来,不知用了什么法宝,就把他拦住了一息时间。
    在这一息里,足够后面的人追上来了。
    禹天泽就干脆自爆了。
    是,他自爆以后仙宫就会掉出来,再拥有他的元神的话,就可以破解他的契约,把仙宫占为己有。可禹天泽利用这一点空隙,主动把自己爆开成无数块,喷了所有过来的修士一脸血一身碎肉。
    仙宫就变成一粒芥子,藏在某块肉屑里,粘在了那个刚刚放过他的元婴身上,临死之前,他更利落地把怎么转移仙宫的法诀也传过去了。
    禹天泽觉得很可笑。
    他一心一意看重的师尊和宗门要置他于死地,反而和他从没有交情、从来没有从他这里得到过任何好处的同门对他有那么一点恻隐之心。
    不管对方的为什么,反正就凭他这一点善念,禹天泽就把仙宫送了。
    至于明鸢陈一恒那伙人……一块灵石都别想从他这里得到!
    ?
    牧子润有点纠结。
    面前这位……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了。
    作为一个从小孤身一人摸爬滚打长大后来还能创出自己一番事业的成功人士,兼即使绝症死掉了还能穿越的幸运人士,他还是很有观察力的。
    就比如,重紫华服,张扬锐利的华美长相,冷酷的表情,以及一身让人一见就心里发憷的恐怖气势,明明白白地就告诉他,这位看起来很年轻的青年,正是内门里传说天赋最出众的元婴上人。
    如果他是个普通的九岁孩童,肯定是没法这么冷静,可他绝症死掉以前都四十多了,穿越过来也有一个月,面对这么个从头发丝儿好看到脚底板的“年轻”修士,还真是生不出什么恐惧之心来。观察起来当然就更仔细,也能立刻察觉对方的身份。
    可是现在,牧子润认是认出来了,却发现自己并不能看清这个年轻强者的情绪。
    他好像不是生气也不是高兴……那他这么杵在这里,是想要干什么?
    不过心里转过了很多心思,牧子润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他想了想,很恭敬地站起身,行了个礼,然后,露出了前世对着镜子练出来的、让人感觉到真诚又亲切的笑容:“小子牧子润,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有什么吩咐?”
    之后就是一片沉寂。
    牧子润眼角的余光飞快地瞥了一下,却不由得怔了怔。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表情隐隐地好像也……有点纠结。
    再然后,他听到对方很迟疑地开口:“你烤的,好像不错。”
    牧子润立刻回神,把差不多已经烤熟的野兔取下来,双手奉上。
    他笑得眉眼弯弯:“能得前辈喜爱,小子不胜荣幸,还请前辈赏脸,略作品尝?”
    ?
    禹天泽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现在席地坐在普通的火堆前,右手抓着普通树枝串起的普通烤野兔,正咬了一口。
    老实说,味道不错。
    不过对于修士而言,食用普通野兽的肉并没有好处,只有饱含着力量的妖兽肉和一些灵米灵蔬才是有益的。而这只野兔……他也就能尝尝味道。
    刚刚禹天泽其实是觉得自己有点丢脸的。
    因为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而走神,走神的时候还被目前不认识自己的故人提醒,被提醒以后他一时脑子没转过弯居然找这小崽子讨肉吃――就算是未来的故人,现在毕竟也只是个小崽子而已。
    怎么说,都是比较羞耻的。
    尤其是,他居然直接把整只烤兔子都接过来,由于太震惊而忘记了分给对方。
    简直就像是强抢一样……
    禹天泽僵硬着慢慢吃,一边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知不觉地,就把兔肉吃了大半。
    同时,牧子润也在进一步地观察禹天泽。
    居然这么喜欢吃……吗。一口接着一口的。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想必这位年轻强者对他并没有恶意,他也不会得罪对方什么了。
    等到禹天泽咬上了树枝,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吃完了。
    霎时间,他更僵硬了。
    牧子润笑容很亲近:“前辈,可要小子再烤一只?”
    禹天泽一顿,慢慢转头过来看着他:“……不必了。”他想起他抢走的是对方的口粮,又说,“你烤一只自己吃罢。”
    牧子润听了,眼里也带了点笑意。
    他现在只是外门地位最低下的杂役弟子,每个月只有堪堪够吃的一袋子下品灵米,每三个月才有很可怜的一块下品灵石,除此以外还要起早贪黑完成分配下来的任务。更因为他原身的年纪太小,从前灵石就经常被上面的管事昧下,灵米也时常克扣。
    所以,他都是吃不饱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冒着危险到这里设置陷阱抓野兔吃不是?
    没想到,见多了仗势欺人的“前辈”,这回遇到的年轻元婴,竟会有这样的体谅。
    不由得,他对禹天泽的印象就好了两分。
    而在这个时候,禹天泽也总算回想起了上辈子听说过的,关于牧子润的一些经历。
    ☆、轩然大波
    一个四灵根――只比五灵根那种伪灵根强上一丝的外门弟子,根本不会和内门的那些幼童一样有人照管,而是往往只有月例,还要做杂工,任他自生自灭。
    但这牧子润硬是自己摸索,从外门到内门,一直进阶到元婴,才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再后来,他在内门里被人拉拢,成为了宗主一系的一位不甚受看重的普通元婴。但他又胜在没有根基,也没有家族牵累,所以偶尔也被当作了半个心腹来用。
    禹天泽这时又隐约想起来,当时拉拢了牧子润的,好像就是陈一恒。
    ――也是,陈一恒为了得到宗主之位,向来都是以温和面目示人的,对待这么个无牵无挂的元婴,当然会想办法结交一番。后来他为了万无一失能独吞仙宫,应该找宗主借了人手,而他自己本身拉拢的元婴修士也有几个,牧子润自然也算是个战力。
    想明白了,禹天泽眉头微皱。
    刚才一时起意就走过来,现在该怎么对待这位“恩人”?照理说上辈子他送了仙宫也算是还了对方那一念之善了……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好歹也是上辈子唯一对他有这么一善的人,要当作完全不认识,好像他也不太愿意。
    事实上,他对这个牧子润,还真是印象不错。
    没注意到的时候也就算了,可是注意到了……不说别的,能以四灵根资质没有任何人扶持的情况下一路晋身到元婴这个阶层,就算他肯定有奇遇,那也是非常有本事了。而有了本事还没迷失本性,不会被仙宫这样的宝物摄了心魂,显然意志也很坚定。
    禹天泽忽然心里一动。
    ……不如收个弟子罢?
    有了这个念头后,禹天泽后续的想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资质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归根到底还是意志更重要。明鸢靠他用无数天材地宝才堆成了元婴,这个人却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元婴,这么一比较,可以说是高下立见。
    而且,禹天泽再怎么孤傲乖僻,本身也不想做个绝对的孤家寡人,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那样对待明鸢了。可既然结果不好,显然他自己的眼光也许……也不太好。
    但牧子润就不同了,他在困苦里一飞冲天,心态都没扭曲,心性也不是一般二般的,好好培养他的话,到后来总不会血本无归吧?
    更何况,如果说牧子润上辈子没什么资源自己打拼到那地步会很辛苦,这辈子他要插一手帮帮忙,也许牧子润就能更快结婴了……说不定还能跟他一起成仙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禹天泽目光黯淡了一瞬。
    至少,在他现在没办法相信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牧子润好歹应该是可信的。
    如果他错过这个,将来再没有可信之人,未免也太过悲哀了些。
    很快禹天泽就决定了,他再看向牧子润,目光里就有些考量的意味。
    看这小子的神气很端正,年纪小小已经很淡定从容了,对他这位前辈也算得上不卑不亢,做起事来也很麻利,会看人眼色,说话也好听……这么想想,似乎满身都是长处。
    的确比明鸢看得顺眼多了。
    就是瘦了点,过得应该不好……不过没关系,他会把他养得很好。
    于是,禹天泽就侧过头,开口说道:“你可愿随我去做个杂役?”
    牧子润又是一怔:“前辈的意思是,收容小子在座下么。”
    禹天泽点了点头:“不错。”
    牧子润登时笑了:“这是小子的福气,真是再愿意不过了。”
    然后,禹天泽也微微勾起了嘴角。
    他很久没有真正笑过了,但这时候,却觉得有些愉悦,然后他就说道:“快些填饱肚子,我随你去取什物。”
    牧子润也是一笑:“是,遵峰主令。”
    过了有半个时辰,牧子润用兔肉饱了腹,再把火堆熄灭,收拾一番。
    等他做完这些,抬起头来,就见到前方伸出了一只手。
    牧子润讶异地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正是禹天泽有点不耐的神情。
    “走了。”
    牧子润唇边笑意加深:“是,峰主。”
    他说完,把手掌放到了禹天泽的手上,下一刻,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将他拉去,一双臂膀有些生疏地揽在他的肩头。随后身子一轻,耳边风声呼啸,他已经被禹天泽带着腾空往外门而去了。
    罡风浮动,使得禹天泽的长发被吹打得噼啪作响。
    他按着牧子润的肩,心境似乎也松动了不少。
    是,目前这小崽子资质不佳悟性不显,没办法直接收成亲传弟子……不过这没关系,虽然他现在名分上只能做杂役,但具体怎么个做法,不也是全由他说了算么?
    只要小崽子成功筑基,就可以顺理成章,直接收徒了。
    到时候,再没有谁能有什么异议!
    ?
    外门,杂役居。
    就如同内门的弟子会分为三六九等,外门的弟子也是一样如此。
    这划分的方式,一是资质,二是年龄,三是修为,三者结合起来。
    像三灵根的修士,一般如果年纪在十岁以上的,来投师时就只能呆在外门,做外门弟子,等修为达到炼气八层以上了,则可以进入内门,而没达到的,也能通过弟子选拔大会,得到前三名的破格进入内门,提前培养。如果是年纪在十岁以下的三灵根,就会被直接送到内门与外门交界处,由内门专门负责这一块的弟子进行照顾。
    可以说,三灵根就是个分水岭。
    双灵根以上的修士,不管多大都直接进入内门,四灵根的修士可以收入外门,但不管多大都只能做杂役弟子,更不要特意安排人来照顾了。
    而五灵根……除非有特别好的运气,否则稍微好点的宗门,都不肯收的。
    牧子润是四灵根,所有的随身用度,都在杂役居里。
    他的原身本来是个干巴巴的、没什么人注意的小人物,加上年纪小,应该什么人都可以来从他身上榨点油水的――在他来了之后,照理说也应该还是继续这样下去。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
    这一天的下午,天边一道紫色雷光骤然飞来,划破长空,引来了无数外门弟子的侧目。
    无论是一心苦修想要进入内门的,还是在压迫下辛勤劳作的,统统都把视线落在了这里。在他们目瞪口呆的目光里,一位尊贵的、气势极胜的华美青年,身着重紫长袍,立在了杂役居外空旷的山坡处。
    刹那间,极度的威压降临,所有人都看到了华美青年周身的雷光闪烁,似乎他稍有不快,就能引来雷霆之怒!
    可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应该是高高在上,让所有外门弟子伏地仰视的,他的右手里,却牵着个小小的孩童――这孩童很瘦,除了衣裳还算干净外,没有任何一点可以和那青年搭上边儿的,更谈不上有着好看的容貌,但偏偏就这样以奇特的形式出现了。
    当下有一些低等的杂役弟子认出来,这不是那个孤僻的懦弱的小杂种?他怎么会攀上那样的人物!
    紫袍青年显然也没有跟这些外门弟子招呼的意愿,他只说道:“你住哪里?”
    牧子润的目光极快地扫过平常他需要虚与委蛇的小人物们,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却又在意料之中。他现在,应该算是狐假虎威吧?不过也好,两辈子加起来,他早就明白许多道理。
    比如,在可以借势的时候,又为什么不借呢?
    当然,牧子润也不会怠慢对他有好意的人,他就稍稍加大了声音,说道:“在后面的偏院。”
    禹天泽点了点头:“去罢。”
    牧子润见禹天泽没有松手,也不说什么,就反而牵着他,把他带到了后面一个破落的小院子里。
    这小院子,即使在杂役居,也是最差的。
    而牧子润因为年纪小,在这最差的小院子里,住的房间也是最破旧的一间。
    禹天泽刚进来,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灰尘。
    他拂了拂袖,皱起眉。
    虽然早已经预料到他小杂役的生活环境不会太好,但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差。
    然后,禹天泽跟着神色如常的牧子润进入那连门闩都掉了一半的破旧小屋,看见里面的破木板床,几乎没有棉絮的薄被,坏了大半的木柜和柜门……眉头皱得更紧了。
    反而是牧子润,他很快到衣柜里取出个小包裹,里面有些干枯的低级灵草,小半袋的劣质灵米,以及已经黯淡了的下品灵石。随即他又走到床边,准备把被子收一收。
    禹天泽深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