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服上一粒。”
    还真是大放,见面礼就给一瓶聚气丹?牧子润是知道的,就算内门弟子,也要一个月才能领取一瓶罢了。难怪人人都说明鸢的好处,也是他手里活泛。
    但牧子润并没有及时接下,而是转头看向禹天泽,露出询问的意思。
    禹天泽板着脸,又说道:“师尊心善,你拿着吧。”
    牧子润就接下来,欢天喜地地说道:“峰主事前也赠我三瓶,只是我资质太差,还当是不够了。没想到真人又如此相赠……真人果然心善,多谢真人!”
    明鸢的笑容淡了淡:“那就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禹天泽忽然觉得,有点高兴。
    ☆、小弟子的想法
    明鸢是小杂役见过了,赏赐也给了,思念的弟子也小叙了。不过禹天泽并没说要给师尊奉上什么天材地宝,也没有主动交出月例或者有什么其他献礼,他听着明鸢说着对他关切的话,只觉得里面处处都是暗示,没过多久就很不耐烦。而明鸢身为堂堂师尊,以为禹天泽没听出来,自然也开不了口主动索要。倒是一直在洞府里另一处打坐修炼的二弟子孙仪威,过来拜见大师兄。
    正好,禹天泽已经没心思跟明鸢在这里虚与委蛇了,干脆跟孙仪威交代起来。
    他这交代,当然就是要他好好侍奉师尊,然后言及可以指点他一二之类。孙仪威听了以后高兴不已,连忙把平常积累的疑问全都倒出来,禹天泽听了,就很快找出解决之道,就算跟自己的道不同的,可他境界远胜孙仪威,说出的解释,至少也能对他有所点拨。
    不知不觉地,两人就聊了很久。
    牧子润老老实实地坐在禹天泽的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看起来很认真很严肃。他偶尔稍稍抬头,只很不经意地扫过明鸢,而明鸢的注意力一直在禹天泽身上,甚至渐渐蹙起眉头,就让一直暗暗观察的牧子润,越发觉得有些好笑了。
    这位真人,好像是真的有什么话想跟禹天泽说,可禹天泽似乎是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这一对师徒,看起来也就是貌合神离。
    只是,禹天泽尽管已经尽量做得不着痕迹了,还是掩饰得不够完美,要不是那个总是踩着自家弟子的明鸢真人偏偏又很信任自家弟子,恐怕也该早就发现了。
    牧子润思忖着,他家峰主看起来是想要跟明鸢真人划清界限的,只是明鸢真人似乎还不知道,他家峰主也好像因为什么原因不能表现太明显……也许以后他也得做点什么,帮峰主一把才好。
    算了,谈这个早了点,他目前还是提高实力,好好伺候这峰主比较要紧。
    那边孙仪威越是听禹天泽指点,就越是觉得这大师兄深不可测,而且听了这么久,他也觉得,大师兄根本和传言里的喜怒无常不一样啊?要不然就是他做了师弟,所以有点特权?不管怎么说,他对大师兄的印象是好极了――起码还没拜师的时候,他可没听到哪个真人、上人能这样细致地指点后辈,就算语气挺冷酷的,可这就是大师兄的性格不是?既没骂人又没打杀人,简直太有安全感了!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叹气,如果他拜师的对象是大师兄该有多好……明鸢真人脾气是好,对他也关心,可是在修炼上还真是不怎么样。他之前也把一些问题请教过师尊,但他的师尊指点起来空泛得很,就好像是……自己知道怎么做但是没办法表述,在他看来,这就是做得惯了却没有真正体悟到,才会造成这样的现象。
    然后他就再叹了口气。
    师尊的修为是被催灌出来的,果然是事实。
    他原先还希望是以讹传讹了……结果希望破灭。
    只盼着,以后还能多见见大师兄吧。
    孙仪威看了一眼牧子润,眼里露出一丝羡慕之色。
    能跟在大师兄这样有真才实学的人身边,哪怕是个杂役呢,他也愿意啊……他又镇定一下,掐灭了自己突然产生的贪求。
    还是别想了,起码他现在拜师以后,待遇比起以前来已经强了太多。
    别贪婪太过,不然就会惹人讨厌的。
    两个时辰过去,孙仪威的问题问完了。
    禹天泽一一解答后,再一看天色不早,就干脆利落地告辞。明鸢没什么可挽留的,只好目送,而禹天泽就牵起牧子润,快步地离开。
    看着牧子润的背影,明鸢的眸光稍稍顿了顿。
    天泽他……似乎真的很在意这个小杂役。
    夹着牧子润回到自家峰头,禹天泽揉了一把牧子润的头顶……唔,手感不太好。
    不过没关系,他也知道这是因为小崽子还没长成的缘故,等他把人养胖了,应该就能很不错――但凡是修仙人士,全身血肉都被灵气滋养,哪个没有一头缎子似的秀发呢?
    他心情不错,牵着牧子润的小手,把他带到了雷火殿居所另一侧的房间,丢给他一把钥匙。
    牧子润赶忙接过:“峰主,这是?”
    禹天泽一把推开那厚重的石门,说道:“这是开门的钥匙。”
    牧子润只觉得自己的双眼都要被闪瞎了,石门后面的房间里,根本就是满屋子的各种灵石!下品灵石简直堆成许多小山,中品灵石也是成堆成堆不知多少,上品灵石相对少些,却也积了一池,怎么看都是耀目生花啊……
    这有点土豪。
    禹天泽表情依旧很冷酷:“平日里若不凑手,就以钥匙在此地取用。不拘多少,若是用尽,我自会再去寻来。”
    牧子润:“……”
    他突然有点为禹天泽的财产担忧。
    虽然说不会花钱就不会挣钱,可他是不是也太不设防了一点啊……
    很大方一掷千金无比慷慨的禹天泽转头又进了密室,牧子润很无奈地抹了把脸,自己走了出去。石门在身后自然关上,而牧子润怔了怔,摇摇头,便又想了起来。
    正好,妖灵们事情应该办得差不多,他去问问。
    居所里。
    禹天泽平生洒脱,虽然品味不错,但并不喜欢弄出什么很花哨的东西――以前给他师尊折腾的时候除外。轮到自己了,享受归享受,不过这雷火殿原本是怎么样他就还是怎么样,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变。
    所以,在很高贵华丽的陈设之下,一个蒲团之上,他就盘膝坐了下来。
    在这蒲团的周围,分别放着四十九块上品灵石,串联成一种高级聚灵阵,能够把附近的灵气全都抽取过来,并且压缩到二十倍浓度。
    这几乎凝液成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全都洒在阵中人的身上。
    禹天泽现在只穿了件亵衣,灵雨打在身上的感觉,说实话有点疼――毕竟灵气太浓而身体和经脉强度不够的话,会造成吸收不良经脉碎裂肌肉崩开等等一系列的后果。
    不过也有一句话,叫做“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当然,灵雨的确是非常浓郁的灵气形成,可对于禹天泽而言,也没有达到“吃苦”那么夸张。
    他只是感觉到一股一股澎湃的力量顺着自己每一个毛孔进入身体,在经脉里化作了精纯的洪流不断冲刷,最终汇入自己的丹田,又不断被他的元婴吸收。
    只是灵雨下得急,这样的灵气冲刷是一波接着一波,如果不是禹天泽本身是雷火双修――身体早已被雷电与烈火淬炼过无数次了,大概也没法熬得这么坚强。
    而效果是显著的。
    禹天泽天资聪颖,从悟性到资质都是一等一,以前不过是为了明鸢蹉跎了,现在这样努力,效果也就是一等一的了。
    在聚灵阵里,他平均每修炼一个时辰,都能敌得过普通修士修炼半载,资质差点的,一年都比不上他这短短时间里的进境。
    所以,禹天泽丹田里那个萦绕着雷光流火的元婴,也肉眼可见地变得更加清晰,甚至是一点一点地,在缓缓地壮大着。
    随后,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抹惬意的神情。
    ――这样发现自己的实力在不断增加的感觉,真是让他再享受不过了。
    自打出去一趟带回了牧子润后,禹天泽似乎感觉自己的心结解开了一点,于是之前闭关闭到憋闷的不爽就消散了,以为还需要更多历练才能化解的瓶颈,也开始松动。
    结论:找牧子润回来找对了,起码对他的是帮助,而不是拖后腿。
    这样的感觉,在禹天泽一轮闭关后走出门时,体会得更加深刻。
    禹天泽看着面前玉桌上摆着的一荤二素一汤并上一碗上等灵米,心绪略有波动。
    他抬起眼,就看到个子小小的孩童站在另一面,很乖巧地正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里面满是敬重与孺慕之情。
    然后,他听到小崽子用软软的声音说道:“峰主请尝一尝子润的手艺,如何?”
    禹天泽板着脸坐下来,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先放进口中,才说道:“不错。”
    随即他就看到小崽子弯起眼很可爱地笑了。
    禹天泽很冷酷地看过去:“你自己去盛一碗来,一起吃。”
    他看到小崽子笑得更开心,小跑步就走了。
    ――当然,这都是禹天泽自己以为的场景。
    实际上,牧子润觉得自己是在“顺毛摸”和“讨好”,不管对方是板着脸还是表情冷酷,在他眼里都区别不大……都是有点窘迫不擅长接纳他人好意的样子。
    牧子润这样的心志,对禹天泽也没什么惧怕,既然对方让他一起吃饭,他就赶紧端来一碗灵米坐在对面。不过禹天泽不擅长交谈,他就没有跟对方主动搭话,可对于禹天泽的观察,也是不少的。
    之后,牧子润用碗遮住自己已经忍不住要笑的嘴角。
    只吃肉不吃菜……这位居然还会挑食啊……
    ☆、疑问
    从这天起,禹天泽的生活就陷入了某一种规律之中。
    每日清晨卯正开始闭关修炼,积蓄力量,淬炼肉身,打磨神通法术等,到酉正时结束修炼,准时出去与牧子润一起用饭,饭后用半个时辰沐浴灵泉,然后再继续闭关,这回则是感悟天地、观想自己的道之意境,这样又是一夜过去,到卯正时开始修炼。
    如此再三。
    没错,除了每天必要的修行以外,禹天泽多了一项日程安排,就是吃饭。
    也许是因为牧子润的水准不错,第一次尝到他的手艺后,第二天的同一时间,禹天泽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又走出居室。
    之后也不知是在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他就又见到了一桌好菜。
    但这一次就不是一荤二素一汤了,改为二荤一素一汤。
    那汤……还是肉汤。
    察觉到牧子润的细心,禹天泽又觉得有点高兴。
    他确实喜好肉类,那些灵蔬之类虽然包含一点灵气,也还算甘美,但哪里有妖兽肉来得滑腻美味?更不要说妖兽肉中饱含着精纯的血气和灵气,就算是元婴上人,也是有些助益的。
    禹天泽更发现,他每天食用的荤食,都是三级妖兽的,这境界也就堪比筑基左右的修士,不过本身要跟筑基修士打起来,还是远远不如。可毕竟境界摆在这里,血肉中的灵气,还是很旺盛的――这样的荤食以牧子润如今的能力显然是没法吃,否则一定会爆体而亡,那么显而易见,这就是牧子润特别为他准备的了。
    ――老实说,一个早就辟谷其实根本不需要每天进食的元婴上人,偏偏每晚都和一个小杂役一起用饭,这有点浪费时间。可禹天泽觉得心情好,他也就这么做了,也算是顺心而为。
    再说禹天泽本来也不是个很粗心的人,他暴躁归暴躁,别人对他好……他还是能发现的。而且,有人每天变着花样给他精心烹制荤食,跟以前他从明鸢那里得到的流于表面的关心一比,谁更真诚简直一目了然,所以他觉得他现在一天比一天看牧子润顺眼,那么也就不介意每天都来看他一眼。
    今天也不例外。
    禹天泽坐在石桌的一侧,朝对面的小崽子看了看。
    那“小崽子”笑了笑,给他夹了一筷子肉。
    禹天泽面无表情地把肉吃了。
    “小崽子”双眼弯弯。
    禹天泽顿了顿,给小崽子夹了一筷子菜。
    “小崽子”又笑了。
    两人现在吃饭的时候已经不那么沉默了――当然禹天泽还是相对沉默的,只是牧子润每一次都会汇报一下最近他又让妖灵们去做了什么,花了多少灵石,以及有什么人来拜访又被他拒之门外之类。
    但是今天有点不同。
    禹天泽先开口了:“怎么还不修炼?”
    他从牧子润身上完全没有看到半点气感,这就说明对方压根就没有引气入体――甚至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虽然他不记得上辈子的牧子润是怎么开始修行的了,可他并不觉得能有那种成就和心性的修士,会因为换了个相对安逸的环境就彻底满足。
    男人嘛,对力量的追求是无止境的。
    禹天泽自己尽管没有受过什么罪,但潜意识里,还是对最初并不怎么受关注的日子有几分记忆,这造就了他对明鸢的感激和对实力的追求,而比他惨多了的牧子润,照理说应该也会疯狂追求力量才是。
    牧子润一听是这样的正事,就正襟危坐,露出了比较严肃的表情:“是这样的。”他整理了一下语言,“峰主赠我的功法,我已经看过了。不过里面有不少晦涩的地方,我对修仙一事也没有太多了解……所以,最近我便在书房里逗留,想要多增长一番见识,再来修炼。到时候,应该比我现在懵然不知就瞎猜功法胡乱修炼要好。”
    禹天泽听了,点点头:“你有这样的觉悟,很好。”
    牧子润眨眨眼。
    禹天泽继续说道:“有不通之处,可以过来问我。”
    他说完,示意小崽子伸出一只手来。
    牧子润照做了。
    随后,禹天泽指尖窜出一丝雷火,轻轻在牧子润的手掌心画了一枚符。那雷光一闪而过,符就很清晰地映在了牧子润的皮肤上,就算是浸泡灵泉,也不会消褪。
    牧子润只觉得自己的手心一阵麻麻痒痒,感觉居然很不错。
    禹天泽说道:“留音传讯符。”
    牧子润送过去疑惑的目光。
    禹天泽就解释道:“我闭关时如果陷入顿悟之中,他人传音过来,或许会被我反弹成伤。你毫无修为,丧命都有可能。如今你有不懂之处,就对着这雷符说话,自然会存入其中,等我清醒后查看,再来回复给你。”他想了想,续道,“雷光闪烁时,就是我有话对你说了。”
    牧子润连忙答应:“多谢峰主。”
    这可真是……够周到的。
    再这么体贴下去,他都有点想要得寸进尺了啊。
    禹天泽交代完,干脆给牧子润把引气入体时的一些注意事项说了一遍,又把自己以前引气时的过程描述过,常见的问题都没漏下。
    不知不觉,就说了有一个小时,之后他才喝口牧子润乖觉递过来的灵茶,心情不错地继续闭关去。
    牧子润目送对方背影离开,开始收拾盘子。
    其实虽然理由不尽不实,但他也没对禹天泽说谎话。
    这些天以来,他交代妖灵时刻注意门内坊市里新进的妖兽尸身,从里面挑选血气最足肉最嫩的采购回来。但除此以外,他也在书房里呆了很久。
    最主要的,当然还是了解如今世界的修真现状――以前在外门收集到的一些消息,跟书房里那本《世界博览》相比,那可真是蝼蚁和皓月之别了。
    牧子润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灵根就是最低级的一等,虽然比五灵根强上那么一点点,可五灵根就连进入外门做杂役弟子都得塞上大把的钱财,一生最多就修炼到炼气三四层的水准,筑基那是压根别想了。而四灵根呢?拼死运气好的话,筑基还是可以拼上一拼……当然,成功的可能性一千个里,大概能有一二个的概率吧。
    不过牧子润自己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他的金手指挺粗的,自信就算自己呆在外门,也就是多耗费一些时间,就可以凭借系统把自己一步步地锻炼出来。
    灵根不好怎么样?有那种可以提纯的丹药,他完全可以查询后再合成啊!丹方里的草药太珍贵弄不到又怎么样?鉴定出里面所有的成分去查询包含这种成分的其他草药嘛!反正这已经是节约了他大量的炼丹炼器的时间,他只需要发挥自己所有的悟性,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就可以直指终点。
    ――当然,牧子润也不是没怀疑过这金手指的来历。
    但是冥冥之中他是有预感的,在他的魂魄附身到这具身体上之后,这系统也随之而来,烙印在灵魂深处。他更可以感知到,这系统与其说是系统,不如说是一件神器,在进入灵魂的刹那已经认他为主。哪怕有人摧毁他的灵魂,这玩意儿也只会脱身而出去寻找下一位寄主,而且他似乎还能隐约明白,一旦他走到炼虚期这个境界时,系统就会离他而去。
    所以,他必须在炼虚期前就把灵根洗到至少有双灵根甚至天灵根的地步,平时更必须最大化地利用系统,尤其是演绎和查询功能,去积攒自己更多的资本,记录下来。
    这才不至于在失去系统之后,一蹶不振。
    现在有了禹天泽这一位堂堂元婴期的上人的书房,里面的典籍可说是浩如烟海,牧子润也不嫌麻烦,挨个儿地鉴定过一遍――的确以他如今的实力甚至都不能打开这些典籍,可一旦鉴定,就会输入到系统之中显示出来,包括详细说明,以及哪些他能看哪些看了会受伤云云,他再来观看,就没问题了。
    同时,这雷火殿里大部分的摆设和大殿本身,也全部被牧子润鉴定过。雷火殿自带的灵泉、药园、兽园等等地方,也没有一个落下。
    渐渐地,不仅是整个世界,这个雷火殿里除去禹天泽居所外的所有地方,牧子润都了然于心。此后他不管做什么,都能心中有把握……得心应手了。
    做完这些后,他自然就没来得及修炼,也让禹天泽发现了这一点。
    但既然禹天泽这么关心他,还主动提起来,牧子润觉得,自己也不能辜负对方的希望才是。
    收拾好后,牧子润就直接把禹天泽给他的玉符拍在了额头上。
    下一刻,一股澎湃的意识传达进去,很快,就让他记住了一篇法诀。
    牧子润神色略微妙。
    居然是一部地阶功法,而且很明显贴合他自己的本身情况――他自己的四条灵根里,最纯净粗壮的就是水灵根了。而且,按照他查询到的消息,这门功法九阳门里压根没有,也比门中仅有的好上许多。
    牧子润觉得,以禹天泽的性情,应该并不是藏私的……所以说,他认下的这位峰主,不仅对他师尊不感冒,连对宗门都有意见吗?
    可按照目前他知道的消息看,宗门可没亏待他的。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牧子润把事关禹天泽的所有信息整理一遍。
    总觉得,一切变化,都是从他上一次历练之后开始的。
    ☆、门派排位大会
    那边禹天泽不知道牧子润已经隐约对他产生了一些怀疑――事实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个几岁大的小崽子看出破绽。
    他现在,正有点郁闷。
    为什么郁闷呢?
    因为就在清晨时分,他的长老令产生了反应。
    而这长老令里,传来的是那个他好不容易暂且忘记了的,曾经害他丧命的陈一恒的声音。且不说对方那种很殷勤的态度让他心情变得有多差,单是对方带来的消息,就足够让他不爽了。
    半个月后,就是排位争夺战的时间了。
    顾名思义,简而言之,也便是所有门派都派出自己的得意弟子来,每个境界地比上几场,然后凭着不同宗门的不同成绩,咱们给这些门派论个排名,也得到一定的资源和赏赐。
    没错,就是赏赐。
    前文有言,九阳门是九大仙宗之一正罡仙宗的附属门派,跟九阳门同样附属于正罡仙宗的,和九阳门同为中级的门派,至少也有七八个之多。
    在目前的修真界,等级上的限定是非常严酷的,除了九大仙宗这些上级门派外,之后就是中级门派,而中级门派里,依附九大仙宗的中级门派地位又更高一点。同理,中级门派下面还有很多低级门派,它们有些附属于不同的中级门派,有些则是毫无靠山。
    在排位争夺战上,就如同筑基、金丹、元婴这三个境界的修士要互相比拼一样,同等级的宗门也要因此论一个排名。
    九大仙宗的排名,除了他们自己本宗的弟子实力外,还有一个决定因素,就是他们的附属宗门排位在前二十的数量。同时,不同境界的修士经过对战后也会有不同的榜单排名,所有排位在前一百的修士的数量,也是这些附属宗门排位的资本。
    这样的排位争夺战,基本每五年就有一次,禹天泽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从筑基到元婴,就没一次被落下的。现在显然就属于习惯性地被通知――谁让他以前从来没有拒绝过呢?
    禹天泽不爽的原因就在于,他每一次打生打死,每一次都闯进前一百排名,每一次都给宗门赚取了大把的资源,可自己得到的有限不说,最后还被阴死了。
    现在他还哪有心思为宗门谋福利?
    但就这么拒绝,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好像是做得太明显了……
    皱了皱眉后,禹天泽回了消息,答应了宗门的指派。
    反正也算是磨练吧,他现在实力进境不少,如果有机会闯进前十,说不定能直接被正罡仙宗本宗接纳,哪怕是以潜修的名义,也可以让他离这些糟心的家伙远点不是?
    这么一想,又没那么不爽了。
    几天后,禹天泽发现他接手的小崽子顺利引气,心情更好。
    牧子润乖乖站在禹天泽面前,乖乖地任凭禹天泽抓手腕来探查。
    就跟禹天泽的性格一样,被送进牧子润身体里的那一丝真元,带着雷电烈火的属性,酥酥麻麻地在全身走了一遍,又在经脉里走了一遍。
    牧子润略觉舒坦,同时也发现自己身体里的气流,跟禹天泽的不知万分之一还是亿分之一的真元相比,都弱爆了。顿时,他就对这位峰主的实力有了点直观的体会。
    禹天泽查探过后,很满意地收回手:“很好,不曾偷懒。”
    而且他觉得牧子润的悟性的确很高,像引气入体这种事,首先就是要能和天地沟通――这个跟悟性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然后才是把灵气通过灵根引入,汇聚起来。
    四灵根是很逊没错,可是引气入体的时候,灵气有一丝就够了,它主要是逊在之后的灵气积累上,但第一次感应灵气,倒不会造成什么阻碍。
    所以,禹天泽毫不吝啬地夸奖了牧子润。
    在他看来,小崽子是需要鼓励的――就算是他自己,小时候进步时,不是也喜欢被明鸢夸赞?只是最初的时候明鸢的确经常夸奖,也让他修行更努力了。可是夸着夸着就变成了习以为常,明鸢也很少再对他说什么鼓励的话,甚至到后来,他的修行已经和明鸢无关,都靠他自己了。
    说到底,明鸢在修行上,给他的帮助说不定还没有每月一次在宗门里讲道的那些长老多,这以前让他觉得有些遗憾,但现在想想,这根本就是明鸢对他不上心嘛!要不然,就算明鸢教不了他,难道偶尔陪陪他有那么难?说好听点这是对他的信任,说不好听点……明鸢其实一直对他很敷衍。只是他一叶障目,不知是看不见,还是潜意识里根本不愿意看见。
    禹天泽已经决定迟早收下牧子润做弟子了,他觉得,自己一定不能和明鸢一样。他要把自己欠缺的东西,自己能够想到的东西,全都给这只他捡回来的小崽子!
    于是,为了奖励牧子润,他又给了他一把钥匙。
    牧子润仰起小脸:“峰主,这是?”
    禹天泽又指了指某个房间:“这里堆着我用不上的杂物,有些你倒能用,就交给你了。”
    牧子润转头看看:“……多谢峰主。”
    禹天泽想了想,又说:“你最近好生修炼,再过数日,我便要随宗门一齐前往心邑门参加排位争夺大会,到时我既离宗,恐怕不能再指点你。”
    言下之意,就是你最近有什么不懂的赶紧问,现在不问晚了就得拖得更久了。
    牧子润很懂禹天泽的意思,不过他也想了想,期待地问道:“峰主可以带我同去么?”
    这话如果放在一个杂役身上,应该是有点不敬的,但如果是以弟子的身份,那就是撒娇了。牧子润很想知道,大概再次给了他一大笔资源的禹天泽会怎样回答。
    禹天泽有点惊讶。
    可他马上想到,小崽子还不到十岁,喜欢热闹那不是很正常的么?而且带着自家弟子去见见世面,也不算出格。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点头:“既然想去,那就同去。”然后他还是再次提醒,“好生修炼,否则便不带你去了。”说完,他自觉自己是个严师,沾沾自喜地回房间了。
    后面,牧子润望了望天。
    好吧,他也许真的是被禹天泽当做弟子来看待的……还有他最后好像突然有点活跃的感觉,以为他会发现不了吗?
    之后牧子润拿着钥匙去查看了一下另一个房间,果然是个库房似的地方。
    里面乱七八糟的堆着一些盒子,里面放着些药性还没有流失的灵草灵药之类,还有一些不怎么高级的矿石、符、阵盘,还有一堆一堆明显是从别人身上劫掠过来的东西,一小堆一小堆地放着,上头搁着储物袋,显然是从里头倒出来……
    大多数都是常见的普通货色,也许一堆一堆的里面会有罕见的东西,可禹天泽似乎也没有耐心整理。料想这些东西应该是他斩妖除魔,或者被人抢劫从而反杀反抢后得到的,他自己看不上,也不觉得这些要特意献给明鸢,就随便放着了。
    可是,禹天泽眼里的破烂,对现在的牧子润来说,还真是挺宝贝的……他向来耐心不错,也不喜欢浪费可用的东西。于是他先把认识的收拾好规整起来,而不认识的,就取出系统一件一件地鉴定――当然,忙碌之余,他依旧没忘了给禹天泽做晚饭……
    转眼,又是一旬过去。
    禹天泽牵着牧子润,来到了雷火殿外。
    明天就是排位大会开始的时间,今天他们必须去跟同样参加大会的同宗弟子、长老们会和,再一起到这次负责举办大会的心邑门去。
    禹天泽站得笔直,紫色的长袍雍容华贵,他一抬手,一个雷球被他打上高空,登时炸开。
    紧接着,远处传来一声清越的长鸣,随即一头巨禽急速飞来,在地面洒下一片阴影――那是一头通身蓝紫的大型鸟类,身长一丈,翼展也是一丈,一双鸟瞳色泽金黄,头如鹰,体如蛇,极为剽悍。
    这就是一种奇特的雷属性巨禽,叫做雷鹰,属于四级妖兽,不过这头雷鹰的头顶有金色王冠,明显是雷鹰之王,就是五级妖兽了。
    雷鹰王到来后,盘旋一圈后,落在了地面上。
    它的性情应该是很桀骜的,可是鹰眼见到禹天泽后,却露出了一丝畏惧,顺服地低下了头。
    禹天泽夹着牧子润,一闪身跳上了雷鹰背,而牧子润则被他护在身前,让他抓着自己的胳膊。
    牧子润以前坐过飞机,甚至自己开过飞机,却没有这样露天坐过巨禽,他现在刚刚引气不久,当然不能自己坐稳,所以也没觉得自尊受损,老老实实把禹天泽抓得很紧。
    禹天泽看牧子润这样依靠自己,也挺高兴,他一拍雷鹰王的鸟头,就说了声:“起。”
    狂风扫过,飞鸟腾空。
    牧子润被一道雷光挡住两侧的流风,心情很舒畅地问道:“这一头巨禽,是峰主豢养的么?”
    禹天泽一怔:“豢养?”他冷嗤道,“用什么豢养?需要的时候,往后山去抓就是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