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
    这回轮到牧子润怔住。
    所以说,这是禹天泽自己揍回来的“飞机”吗?
    果然实力强大风格直爽……啊。
    ☆、好大一滩狗血
    禹天泽虽然话不多,比较喜欢用行动表示,不过在面对牧子润的时候,基本还是有问必答。一来二往的,也算是聊了聊天。
    路上短短时间里,也让牧子润知道了不少。
    就比如说这揍回来的“飞机”吧,其实也称得上是件趣事。
    禹天泽从小就是性子我行我素的,这样的人当然不耐烦去豢养什么代步的宠物,可很多时候如果要出门,没个代步的工具还真是不行――太浪费真元了不是?
    所以,在他炼气时为了省事还是会直接去宗里的灵兽堂去领取代步灵禽,但没多久就嫌弃起来,等到筑基了,他根本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林子里找顺眼的妖兽了。
    这林子里呢,就有一大群雷鹰,栖息在一片中外围的雷木之间,从幼年的三级到成年的四级和为王的五级,正是一方诸侯级别的妖禽。
    禹天泽天不怕地不怕,筑基期时就盯着幼鸟抓――即便是幼年,也够他乘坐了。而且他每次在外围抓,抓了就跑,用完就放回来,也没引起太多注意。
    可是吧,就有一头幼年雷鹰特别倒霉。
    它本来就属于迟迟没法成年的那种――倒不是它血脉不好,而是就因为血脉不错,所以成年晚,偏偏它毛色漂亮,所以禹天泽出门十次,抓十次雷鹰,其中最起码也有七次就是抓了它。
    这头雷鹰觉得特别屈辱,每一次被放回来都要发愤图强,结果人家禹天泽也发愤图强,还是压它一头,照样抓它……结果在禹天泽不自觉下,一人一鹰较劲似的境界不断攀升,每次这头雷鹰都刚好够禹天泽坐骑标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雷鹰成了雷鹰王,还是没能逃脱魔爪。
    到这时,如此桀骜不驯的雷鹰王,才总算是被驯服了。
    牧子润有些好笑,也顿时明了。
    说白了,虽然现在他家峰主还自以为是随手抓的,但实际上早就用习惯了雷鹰王,而雷鹰王呢,虽然没被束缚,其实跟禹天泽也是主宠无异。
    这可真是有点意思。
    雷鹰王的速度非常快,据牧子润感受,比坐过的飞机应该还要快上不少。所以差不多也就是几句话的工夫,他们已经穿越了不少距离,直接来到了九阳门聚众地点。
    也就是内门和外门之间的一块空地上。
    在这里,就有一头身长十丈、有两对肉翼的奇特灵兽趴伏在地,说它是灵兽不是灵禽,是因为这家伙长得是颗虎头,身上也没羽毛,实在不像只鸟。但这灵兽脊背上,则已经坐下了零零碎碎的几十个人,基本上,就是这回要去参加排位大会的门中弟子了――各个档次水准的都有。
    另外,还有好几头灵禽灵兽也靠在一旁,它们的身量跟雷鹰王都差不离,也是单属于某一位长老级修士的坐骑。
    九阳门这回的安排就是,一位比参加比斗的长老带着筑基、金丹期的众多门人在护宗灵兽的后背上赶路,两旁则是实力强劲的、参加比斗的元婴长老保驾护航。
    禹天泽当然也属于保驾护航的那类。
    雷鹰王飞到了,双翼一展,徐徐降落。
    那翼下风声滚滚,竟然带起点点雷光,一时间就让人接近不得。
    禹天泽也没和牧子润下来,只稳稳坐着,对护宗灵兽上那位资历较老――也是这回的带头长老点头示意,之后,他就不说话了。
    至于其他人,他是看都不看一眼。
    护宗灵兽上的弟子们也都听过这位禹长老的威名,对他是又敬又怕,敬的自然是对方只用了几十载就结成元婴的恐怖资质和悟性,怕的,就是对方传言的暴脾气了。
    所以他们压根不敢接近,远远看一眼就赶紧低头,生怕又得罪人的。
    而其他有几位长老,同样知道禹天泽不好相处,打过招呼之后,干脆也不去接触。
    要大家都这样,禹天泽来乐得清静,可这世界上总有人不愿意让他那么清静。
    于是牧子润就看到,不远处,一头羽毛清艳的灵禽背上,翩然跳下个衣袂飘飘的青年修士,他生得相貌英俊,似乎气度卓然,这时候踏着一团轻云,就往这边飘来。
    话说这是哪位?
    牧子润这么想着,也没忘了观察禹天泽的表情。
    意料之外的,他就发觉在那青年修士往这边飘着的时候,禹天泽的眼里飞快闪过一丝厌恶,就好像看到了大夏天里总也没办法全部消灭的苍蝇似的,不过又很快收住这表情,很努力地保持了冷静。
    然后牧子润再看一眼那个青年修士,却发觉对方看着禹天泽的时候,双眼里是明明白白的爱慕,脸上的笑容,都显得有些殷勤。
    正想着,那青年修士已经到了面前,温煦有礼地打招呼道:“天泽,许久不见,你近来可好?”
    禹天泽木着脸:“我很好。”
    牧子润的心情有点微妙。
    这时候,他是不是该夸一句这位长老好眼光……尽管他自己觉得禹天泽是个难得的直率之人,可亲可爱,可毋庸置疑,从他这些天收集到的消息来看,禹天泽并不是那么受欢迎的。
    那么,这位的爱慕有几分真心呢?
    ――也不怪他心思复杂,上辈子商场里打滚久了,多少会有些“想太多”,遇上有怀疑余地的事就总是忍不住怀疑一下,不会轻易往好处去想。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家峰主看起来强大无比,可性子不会拐弯,也叫人有些放不下心。他受了这峰主的好处,也察觉到对方的真诚,自然就更不希望对方受骗、被人利用了。因此,他也少不得为对方多看顾一下。
    那边青年修士转头看向牧子润,开口说出话来,就打断了牧子润的念头:“这位想必就是子润了,是天泽手下得力的人才?在下陈一恒,子润唤我一声陈长老就是。”
    他说着,还给了一个储物袋,作为见面礼。
    这架势,还真有点讨好拉关系的意思,论起对方的身份来,可真是太“折节”了。
    牧子润立刻看向禹天泽,在这种时候,他可不能随意伸手,要给他家峰主面子才是。
    禹天泽点点头:“拿吧。”
    牧子润心情略古怪。
    总觉得,他家峰主好像有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意思……是错觉吗?
    也许觉得关系拉过了,那个陈一恒就继续絮絮叨叨拉着禹天泽说话。
    禹天泽也面无表情地应付,一点热情没有。
    牧子润对禹天泽也算比较了解了,哪里看不明白他这看似平常的反应下是满满的烦躁?不过烦躁也就算了,这烦躁之下,居然还有些杀意。这样的发现,就让他越发冷静下来。
    但他并不明白,这个青年修士同为元婴长老,对禹天泽正是殷勤追求,禹天泽的性格并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对他人起杀心的,那又会是因为什么呢?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点灵光,可灵光很快又散了。不过牧子润不是个钻牛角尖的,既然现在想不通,那以后遇上了再想也是一样。于是他也放开这个,转而继续听禹天泽和陈一恒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牧子润却发现,远远地又有一个人影,在渐渐飘来,没多久,就到了前方。
    嗬,还是个熟人。
    只见那一朵玉莲般的法宝摇晃而来,在花蕊处,就坐着个一身淡蓝衣裳的柔弱青年,相貌清秀,姿态清淡,看起来仿佛纤尘不染。
    这不是明鸢真人,又是哪个?
    人接近时,明鸢的声线也传了过来:“天泽,今日要出行,怎么不来告诉为师?”语气里,就有点嗔怪的意思了,待更近了,他仿佛才看到另一人,又带了些欣喜地说道,“一恒师兄,你也在这。”
    他这话一出,气氛就是一顿。
    牧子润也是一愣,等他看见另外两人的反应,心里的感觉就更微妙了。
    禹天泽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可惜明鸢的注意力一直在陈一恒身上,而陈一恒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即好像对明鸢有点怒气,又好像自己有点懊恼。
    这可真是……有点复杂啊。
    而且,明鸢的表现也隐约有点怪异。
    就比如他刚来说的头一句话,这不是说禹天泽不尊敬师长吗?可论理说禹天泽已经出师了,修真人士又常常闭关,就算他要出去,难不成还每次都跟他那师尊汇报一遍?让妖灵去禀告一声让师尊大略知道也就行了。牧子润记得,他是提前就征询了禹天泽的意见,已经让妖灵去过了的。
    那时候明鸢什么话不说,也没提及要徒弟亲自过去,反而在徒弟离开的时候,自己特意跑过来……说好听点是来送送徒弟的,说不好听点,那就是来教训的。
    好吧,也许是落差感太强才有点冲动,但是明鸢一边来送禹天泽,一边把心思全放在另外一个身上,这就更奇怪了。再想想他的称呼,叫陈一恒为“一恒师兄”……也就是说,他特意强调禹天泽和陈一恒,压根不是一个辈分的。
    修真界本来也不怎么在乎凡俗中的礼教规矩,只是不在乎和特意被点出来,那又是两码事了。明鸢这么巴巴地点出来,明显就是不同意陈一恒追求自家弟子,要是为弟子好,却不必对陈一恒那样热情。
    暗地里左右看过后,牧子润猛地恍然,脑中登时闪过一行大字:
    ――三角恋。
    是啊,这不就是三角恋吗?
    真是好大一滩狗血。
    ☆、狗血撒完了
    突然好像对他家峰主刮目相看了怎么办……
    牧子润突然生出了这么个念头,随即摇摇头失笑,是他想多了。虽然明鸢明显对陈一恒怀有爱慕,陈一恒对禹天泽也在追求之中,但禹天泽对这两位看起来可都没什么好感。
    而陈一恒对明鸢,就有点想要摆脱的样子,试想一想,是不是就因为那两个人掺杂不清,所以禹天泽才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
    ……不不不,仅仅是这样,禹天泽也不至于产生恨意。
    牧子润再这边不断分析――俗称“脑补”,已经不知想了多少个狗血情节了,那边陈一恒没办法,也得要应付一下明鸢。
    于是他很快恢复了彬彬有礼的姿态,对明鸢一笑:“明鸢,你来送天泽么?”
    撇清,必须撇清。
    眼见禹天泽的实力又有进境,居然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地步,他可得加快追求的步伐才行。这样一个力量强大的人,一旦他能获得禹天泽的心,那么这个宗里,未来的几百年,只要禹天泽不陨落,他就不必担心自己争夺掌门之位的事情了。
    陈一恒现在很后悔的是不该招惹明鸢……明知道明鸢对自己恋慕,天泽又对明鸢尊敬,这一个处理不好,天泽要因此绝对不肯接受他,对他来说就是大为不妙。
    ――尽管明鸢对他的仰慕让他有些享受,可是这样仰慕他的人多了去了,明鸢资质实力都太差,是绝对不能做他陈一恒的双修道侣的。
    明鸢听陈一恒这样问,又见他的注意力都在禹天泽身上,目光微微一黯。但他很快淡淡地笑了笑:“不错,天泽远行,我这做师尊的,自然心里担忧。”说完,他对禹天泽轻轻颔首,“天泽,一路当心,莫要惹事。”
    牧子润:……又来了又来了,这家伙到底是多喜欢埋汰他家峰主啊。
    禹天泽倒还是和以前一样,点头答应:“我知道了。”他跟着看了看陈一恒,“你们叙旧。”
    话音落后,他一拍座下雷鹰王,连同牧子润一起,往另一边飞了过去。
    留下陈一恒和明鸢在身后,一个心中懊恼,在想着怎样洗清误会,另一个心里欢喜,期盼能多与心慕之人相处片刻。
    雷鹰王再度落稳后,禹天泽松了口气。
    平时单独遇见明鸢或者单独遇见陈一恒就已经够不爽了,现在两个一起来,简直是不断勾起他前世最不甘的回忆。他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压下仇恨,没一人一个雷球弄死他们。
    要不然,他就得带着牧子润逃亡了。
    ……在获得足够自保的能力和足够清白的名声之前,他还不能抛弃自己的宗门。
    想定了,禹天泽感觉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一低头,果然还是牧子润。
    这小崽子目光里带着关切,让他心里也不由一暖。
    总算这辈子不是孤家寡人。
    心情舒服了点,禹天泽很干脆地把手按在牧子润的头顶揉了一把:“以后这两个人给你东西就拿着,但别忙着查探,等我看过以后再说。”
    牧子润小小显露了一下自己的聪慧:“峰主的意思是,他们要对咱们不利吗?”
    禹天泽因为“咱们”这两个字感觉更舒坦了,就坦言:“不错。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我那个师尊差点害死我,我已经不认他了。嗯,等会我给你个坠子戴上,可以防止他人搜魂。”
    牧子润连忙点头:“是,多谢峰主!我嘴很紧的。”
    禹天泽这回把最后一点郁结也抛开:“我信你。”顿了顿后,又说,“以后别长歪了。”
    牧子润再次明白了这位峰主的“直率”,抽了抽嘴角后,认真回答:“一定不长歪,也一定不会忘记峰主对我的教诲。”
    禹天泽的教诲也很简单粗暴――在牧子润引气之前给他讲解的时候就已言明。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弄死他丫的。
    牧子润表示浅显易懂,一定做到。
    那一头。
    陈一恒看着明鸢,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不耐,语气则很温柔:“明鸢,我们就要离开了,你先回去吧。多谢你之前给我的消息,现在天泽对我也软化不少,这都是你的功劳。”
    明鸢的笑意淡了下去,轻轻一叹:“一恒师兄,你就这么喜欢天泽吗……”
    陈一恒正色点头:“我对天泽,矢志不渝!”
    明鸢张张口:“可是……”
    陈一恒打断他:“……不要说!”他顿了顿,声音更加低沉,“你很好,只是我的爱慕早已投注在天泽身上,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恋慕他人了。天泽的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如果我想要得到他的真心,就绝不能再接受他人。明鸢,你懂我的,对不对?”
    明鸢的脸上划过一行泪水:“我懂……如果我说,我不求道侣的名分,等很多年以后,等一恒师兄和天泽在一起以后,天泽他,他会接纳我……”
    陈一恒也有一丝动容:“如果是那样,我,我也是怜惜你的。”
    明鸢露出个清淡的笑容,眼里是明显的喜悦:“我一定会,全力相助一恒师兄!”说完似乎又有点哀伤,“一恒师兄,你不要忘记我。”
    陈一恒伸了伸手,像是要拥他入怀,然后却收了回来:“我走了。”
    明鸢痴痴看着陈一恒的背影,目光久久眷恋不去。
    陈一恒觉得现在他应该已经稳住了明鸢,明鸢对天泽还是很重要的,可不能撕破脸反而让他使坏。不过如果明鸢真的能帮他得到天泽,那时候收他做个侍君又有什么难的?就像明鸢说的,天泽就算不肯接纳他人,对明鸢肯定是不介意的。以后有明鸢斡旋,他跟天泽的相处,肯定也会很融洽。
    想起明鸢的柔弱动人,再想一想禹天泽那样凌厉绝艳的姿态,他心里不由一阵火热。
    禹天泽才是配得上他的道侣,明鸢也是善解人意,能得到他们,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等陈一恒回去后,九阳门将要前往大会之地的人也都到齐了。
    领头长老一声令下后,那巨大无比的护宗灵兽就振翼而起,极快地盘旋在了半空。
    禹天泽护着牧子润,很自然地拍了拍雷鹰王的大头:“起!”
    雷鹰王周身雷光闪烁,双翼展了展,就出现在那护宗灵兽的左侧去了。
    一行人浩浩汤汤,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势,日夜兼程,赶路而去。
    高空中,流风鼓荡,气候很冷,飞得越久,寒冷越甚。
    禹天泽捏吧捏吧牧子润的细胳膊,把他往怀里带了带,然后一使法诀,用了三层护罩,把狂风都挡在了外面:“小崽子,你冷不冷?”
    牧子润往后面缩了缩:“冷。”
    好吧其实不太冷,但被人这么护着的感觉很好,而且他挺喜欢亲近禹天泽……这位脾气不太好但从来不迁怒他人的元婴上人,身体比较温暖,体温也叫他有点眷恋。
    虽然作为成年人这么做不太好,不过他现在不是“小崽子”么?就让他多感受一下好了。
    禹天泽干脆从储物戒里拿个披风,把牧子润一裹,直接搂住:“现在还冷不冷?”
    牧子润老老实实地说:“现在不冷了。”
    这回是真不冷,而且他完全不介意这样跟禹天泽贴得更紧,热烘烘的被另一个人的气息包围,感觉其实挺舒服的。
    禹天泽很满意,顺便再捏了捏牧子润那没有二两肉的腰:“太瘦,以后多吃肉。”
    牧子润哭笑不得:“是,峰主。”
    果然不能骗人,这不就给还回来了?说禹天泽不避讳,这也太不避讳了。他年纪小就捏来捏去的,虽然是关心吧,这被人当娃娃似的逗弄,也太辶恕
    四十多岁的大男人伤不起哎……
    好在禹天泽也就是突发感叹,顺便检验一下自己的喂养成果,发现不满意又提醒了以后,也就把这茬揭过去了。之后,他开始给牧子润说一些注意事项。
    牧子润发觉禹天泽的手还搁在他的腰上……这略有点发痒,就干脆把他手一抓,捧在面前。
    禹天泽也不介意,继续跟他提点。
    两个人就这么挨在一起,在雷鹰王背上呆了一天一夜。
    这时候,就到了心邑门所在的圜阳城。
    圜阳城很大,心邑门也属于中级门派,但这个中级门派并没有依附任何一个高级宗门――也就是如今的九大仙宗,反而是独立存在的。
    因为保持绝对中立,同时又因为底蕴不够不会影响到高级门派的利益分配,所以心邑门反而成为了一种类似于缓冲的,在夹缝里生存的接近高级门派的中级门派。
    基本上,就是九大仙宗自己扯不清楚关系的时候,就干脆拿这个门派来作缓冲的那种。
    当然,心邑门本身也有自己的绝活――他们是唯一可以炼制出半仙器的炼器门派,就算九大仙宗也是没有这样的炼器大师的。
    于是,每一次排位争夺大会,都是在圜阳城举办。
    ☆、温馨相处
    作为一个门派的领地,圜阳城的大门口当然也有城卫来收取入城费,可九阳门作为前来参加排位大会的中级门派,当然不必落下去跟那些随时可以兴建又随时可以推翻的小门派,以及一些想要在城里来往的散修们去人挤人了。
    刚刚到了这城外的上空时,领头长老往空中打了个讯号,很快,那城里也飞起一头灵禽,载着个婀娜动人的紫衣少女快速赶了过来。
    紫衣少女长得很美貌,虽然带着笑意,但还是有一种特别脱俗的气质,让人见了之后,就不太敢冒犯,而且她的修为,也在金丹期。
    她来了以后,行了个礼,声音娇柔:“心邑门刘紫琦,奉门主之命,迎贵客进入山门。”
    领头长老也是个很英俊的中年男人,他的资质不是最好的,但性格是最沉稳的,所以就跟那刘紫琦打过招呼,客气几句后,跟着她的灵禽一起,往圜阳城深处飞去。
    刘紫琦气质容貌都是上上之选,在护宗灵禽背上不少男修,都不由得看得发愣。
    牧子润坐在禹天泽怀里,也没忘了不时留意周围的情况,刘紫琦出现后,他当然也发现了男修们的表现,心里不由觉得好笑。
    不过以他的眼光,刘紫琦作为修仙人士,的确比他上辈子看到的女星女强人们好看多了,在很明显男多女少的地方,吸引人也是理所当然。
    想了想,他抬起头看看禹天泽。
    他家峰主也是很年轻的,不知道有没有想给他找个老板娘回来?
    禹天泽表情很冷酷,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刘紫琦身上,一双有些狠戾的眸子在圜阳城另几个方向飞来的同样庞大的灵兽灵禽群扫过。
    那些巨兽的背上承载着的是他们九阳门的对手,他有心要查探一番。
    牧子润默默地顺着禹天泽的目光看过去,再默默地转回来:“峰主,你是在看?”
    禹天泽在他脑袋上按了按,沉声道:“对我们九阳门威胁最大的,就是乾易门和海江门,其他的中级门派还好,但这两个门派与我们同属于正罡仙宗附属,前两次他们占据上风,这回必须把排位夺回来,才能在仙宗里得到足够的资源……”
    好吧他明白了,峰主是个不为女色所动的好男人。牧子润嘴角抽了抽,点了点头:“峰主的意思,是让我躲着他们点?”
    禹天泽表情更冷酷了:“不错,我会掀翻那几个兔崽子,所以你一定不能离开我的周围。否则,你的小命就要不保,明白吗?”
    牧子润严肃了表情,认真答应:“是,峰主。”
    虽然说得很像是在恐吓,不过道理是的的确确的,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子,怎么会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在外门一个月里,他见了太多恃强凌弱的事情。他不想被人宰割,当然要一边变强,一边处处小心……并不是所有修真者都和他家峰主一样,是个可爱的好人。
    说话间,大家已经都被刘紫琦带到了一处非常庞大的山门外面。
    很快刘紫琦不知怎么掐诀打开了结界,一行人就破开一片虚空,进入了非常广阔的,心邑门内门待客的地方去了。
    因为排位大会总是在心邑门召开,年复一年下来,大会的安排也早就有了章程。
    刘紫琦把九阳门众人直接带到了一条小山脉,这里有几十座小峰头挨挨挤挤,而每一座小峰头虽然都不高,但都坐落着许多小型洞府。
    这里无疑,就是中级门派的住处了。
    九阳门所在的小峰头,位于左侧的分支上,前后左右,都有其他的小峰头包围,而这些小峰头,并不是每一个都很和善――事实上,竞争非常大。
    禹天泽身为元婴上人,是可以独自占据一座山府的,所以他到了之后,也没管陈一恒欲言又止的眼神,就夹着牧子润,直奔最上方的那座。
    其他的九阳门人也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来的这五六个元婴里,禹天泽的实力就是最强大的。
    这里的山府属于客居山府,当然是比不上禹天泽的雷火殿的。牧子润走进去,发现这也就相当于打扫得比较干净的石屋,不过灵气的浓度倒是还行。
    禹天泽刚要坐下,就被牧子润拉住了袖子。
    他低头:“怎么了?”
    牧子润笑道:“峰主在一旁稍待,这里环境不佳,让子润来打扫一番。”
    禹天泽满不在乎:“哪要这么麻烦?直接打坐就是了。”
    牧子润笑笑,继续拉了拉他。
    禹天泽揉一把牧子润的脑袋,就负手走到一旁。
    牧子润打开储物袋,自从他引气入体成功后,开启这玩意儿的时候也方便了不少。
    很快,他就放出了一张白玉床,一个白玉榻,又取出干净的亵衣,和白玉桶等等一系列玉石器具,全部摆放好。而白玉桶的前方还有白玉凳――亵衣就摆在那高脚凳上。凳子前方又有白玉屏风,把房间一隔两半,形成了个小小的浴房。
    然后牧子润再掏出个白玉葫芦,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温暖灵泉水,被他倾倒在白玉桶里,没多久,就把桶装满了。
    全部布置完后,房间里一应用具全都是温温润润,干干净净。
    看起来也不再那么光秃秃了。
    禹天泽看他忙来忙去,倒是少有的惬意。
    牧子润忙完了,才把禹天泽推了推:“峰主一路赶来体乏,去泡一泡舒坦。”
    禹天泽侧头看他:“你做这个,就是让我解乏?”
    牧子润一笑:“峰主快去吧。”
    禹天泽挺高兴,手臂一动,已经把外衣脱了下来,口中还说道:“你也累了,要一起洗么?”
    牧子润轻咳一声:“等峰主洗完吧……这桶还是小了些。”
    禹天泽说话时,已经走到了屏风后,他再迈开长腿,整个人就都浸泡在白玉桶中。
    牧子润看着屏风上的影子,心情也越发好了起来。
    等禹天泽泡完澡,牧子润就用他现在已经比较有力气的小胳膊处理了剩水,然后自己也重新倒了热水泡了一会儿。再出来时,两个人一个睡着白玉床,一个占着白玉榻,彼此都觉得十分愉悦。
    像这样的相处,不管是两辈子孤身一人的牧子润,还是本以为上辈子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但其实就是孤身一人的禹天泽,都打从心底里觉得熨帖。
    闭眼休憩时,禹天泽没忘了再给牧子润说一说之后的大会规则,包括绝对不能招惹的九大仙宗的相关事宜,也都告诉了他。
    ――事实上,早在出门之前牧子润就已经通过系统查询到了这些信息,可禹天泽这样没有耐心的人能不厌其烦地对他交代这些,他也不觉得腻味,仔仔细细地再听了一遍。
    等到禹天泽全部交代完,他终于心满意足:“听明白了吗,小崽子?”
    牧子润很纵容地笑了笑:“听明白了,峰主。”
    禹天泽打了个响指,一缕雷光卷起床脚柔软的锦被,“嘭”地一声,覆盖在牧子润的身上。
    牧子润感受到这点暖意,安安心心地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
    禹天泽才睁开眼,就见到了床边站着个端着白玉盆的小小男童,个子不高,笑容里却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平静与从容。
    他掀了掀眼皮,从水盆里拎起一团绢布往面上擦了擦,又净了净手。
    如他这样的修为,身上几乎不会染上什么尘埃了,不过这盆里的水是一种清心明目的甘泉,有醒神固魂的作用,属于小崽子的好意,所以他领受了。
    牧子润见禹天泽这样,目光也更加柔和,紧接着,他把水盆放到一边,去取来一套崭新的重紫法衣――这一套法衣是他接手禹天泽内务后请宗门里的专司法衣的炼器师精心炼制,其样式更加精致,其材质也更加华贵。
    禹天泽看出这是新做的衣裳,就顺着小崽子的心思穿上,果然比之前的那件更舒适,真元流转间,也显得更加流畅。
    他情绪大好:“做得不错。”
    牧子润两眼弯弯,他也很满意。
    这件衣裳穿在禹天泽的身上,真是……太合适了。
    让他这历经红尘的中年汉子的内心,都忍不住有点小小的惊艳。
    着装完毕,牧子润再伺候禹天泽吃了顿早饭,两个人终于肯走出洞门了。
    因为是初来乍到,九阳门其他的门人也是在房间里收拾一通,他们在心邑门起码还要呆上一个月,当然是自己有些准备得好。
    不过到这时候,大家差不多也都起了身,这属于九阳门的小峰头里,门人们也就都出来了。
    牧子润跟在禹天泽身边,在山崖上走动散步,这本来是很悠闲的……但马上牧子润就发觉,悠闲这玩意儿,是真的不属于他……跟着的他家峰主。
    就在禹天泽一身华服出现之后不到五分钟,对面的一座小峰头上,就横空劈来了一把火红色的大刀,同时,一道骄横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禹天泽,你还敢到这里来?吃我一刀――”
    禹天泽看也不看,双手一搓,一团足有水缸大小的雷球,就被他抖手甩了过去。
    ☆、人缘差
    “轰轰――”
    刺耳的雷鸣声响起,那火红真元形成的巨大刀罡,被雷球这么狠狠地一撞,登时就被雷光吞没进去,一瞬间被“滋啦啦”地化为了乌有。
    紧接着,那个骄横的嗓音又发出一声惨叫:“他娘的!本公子的法宝!”
    众人看过去,就见到个穿着华丽衣裳的跋扈少爷,正心疼地看着手里那手臂长的弯刀――而那弯刀上,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