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美,衣衫华贵,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孤傲之感,当然引人注意。
    不过女真人在看到禹天泽的时候,俏美的面容,却是微微扭曲了一下,才能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禹上人,我心邑门特备下上好妖兽精肉,还请上人挑选。”
    她觉得自己真够倒霉的,怎么这回被分配到来伺候这么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古怪上人呢?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不温柔不体贴不懂得女子的心思,难不成还能寄望嫁给他吗?简直浪费时间!尤其是她听说以前一个姐妹对他亲近了些,就差点被他拍出去,真是太粗鲁了!
    禹天泽冷着脸:“拿过来。”
    女真人愣了一下。
    不是说以前的姐妹都被轰走了吗,还以为她只用稍微忍耐一下对方的脸色和恶劣语气就够了,难道说……她脸上微红,在想是不是自己以前误会了,这位上人只是没遇到……
    “发什么愣?”禹天泽不耐烦了,“给本座拿过来!”
    女真人的遐思在这一刻全被打破,笑容僵住,她现在知道了,这家伙压根没变,是她自己想岔了!深深呼吸后,她才保持住表情,快步走了过去,双手把托盘奉上:“……上人,请。”
    禹天泽一抬手,把牧子润揽过:“你来看。”
    牧子润心里有些感动,他刚才也有看清那位心邑门女真人的反应,从中也能推知一二。他家峰主恐怕以前从来没在这里用过饭,这回破天荒做了,也是为了他而已。
    眨了眨眼,牧子润低下头,在餐盘上许多小碟上挑选起来。
    心邑门的菜色还是很丰富的,餐盘里,不同小碟上,妖兽精肉足有三十多种,虽然都不是什么级别很高的,但无疑都是味道最是鲜美的。在小碟右侧还有宝盒,分作数个方格,在牧子润看来,怎么看怎么像前世的饭盒……
    牧子润仔细看过,选出了十来种,大多是禹天泽平时多吃过几筷的,而他自己,反而没什么挑剔。
    这样的举动被禹天泽看见,眼里的光芒也变得柔和了些。
    被人看重和不被人看重,感觉真是太不同了。
    想了想,禹天泽说道:“挑你喜欢的。”
    牧子润抬头一笑:“好。”
    没多久,就全都选好了,宝盒的诸多方格,也全都填满。
    那心邑门的女真人也发现了禹天泽今天特别好说话,只可惜这好说话不是对着她这样的美人,而是对着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
    然后她再度甜笑着说了句:“上人请慢用。”
    转过身后,她的脸色一瞬间有点发青。
    自尊心都被践踏了!
    直到这位女真人在九阳门其他元婴上人处得到了极好的反应,才稍稍缓解了她受挫的内心。
    她发誓,她一定会把这位禹上人的恶劣行径告诉给所有的姐妹。
    希望禹上人以后永远别看上她们心邑门的弟子!
    禹天泽完全不知道自己再度得罪了一个原本脾气挺好的女修,也不知道自己以后可能会成为所有心邑门心里的“拒绝联姻对象”,他现在只是心情不错跟自己内定的小徒弟坐在一起,准备和平常每一天一样,一起用饭。
    牧子润也没发现那女真人的心思,他照旧把妖兽精肉分好,很干脆地服侍自家峰主享用。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继续欣赏金丹真人们的比斗。
    下一场,是个很冷漠的女修对战一位彪形大汉,从体型上看来,恰是标准的美女与野兽。
    那么实际情况呢?
    禹天泽依旧见缝插针地给小崽子科普:“这一场,男修必败。”
    牧子润一愣。
    果然在下一刻,那女修的身后缓缓飘浮出缤纷雪花,之后她再扬起手臂,将一面宝镜祭了出来!
    只听得“乒乓”一声,宝镜外汇聚了无数冰雪,凝聚成小山一般的形状,就从那彪形大汉的脑门上砸了下去。
    然后,那彪形大汉头上冒血,就要反抗……又被连砸数下,无奈躺平。
    牧子润眨了眨眼。
    禹天泽说道:“这女修虽非轻浮之辈,也要小心防备。”
    牧子润秒懂。
    是啊,虽然他上辈子就是个工作狂,也没时间谈恋爱娶老婆,但网络普及他自己也接触到很多,也因此知道他前世时女子是分为三种类型的。
    菟丝花,软妹子,女汉子。
    而现在这辈子嘛,因为修仙就是走独木桥,所以软妹子那一项就被划去了,剩下的不是菟丝花兼职美人蛇,就是女汉子兼职暴力狂,正常点的,有普通人心态的,全都死在半路了。
    这么一想,牧子润只能再叹一口气。
    反正跟他没关系,他现在抱好峰主大腿跟峰主混,准没错。
    嗯,虽然他是更希望自己能尽快把金手指系统利用好的……到那时候,他也可以让峰主抱一抱自己的大腿。
    就如同牧子润所想,在金丹级别的对战里,凶悍的女修并不是个例,换言之,基本到金丹了还愿意跟人血拼的,往往就不再是展示自己动人的体态了。
    她们敢打敢拼敢杀人,要有哪个口花花的挑衅,大半都是被揍翻的下场。
    而禹天泽,在这时候脸色也好看了些。
    每一次都要看到糟心的东西,以前是因为惦记着宗门和明鸢所以一直忍耐着次次参加这种大会,并没有真正耍起九阳门“元婴第一人”的威风,可这次他一定要争取到进入主宗潜修的名额,带着小崽子再也不回来了!
    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金丹期因为人数少,打得也更快,重伤的比例也远远不如筑基期的大。
    禹天泽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元婴级别的对战。
    这人数,那就更少了。
    稍微回忆了一下,禹天泽记得他上辈子的时候,是拖着重伤的身体过来参加的。
    那时他是在调养暗伤时,被宗门吩咐参加,虽然有着元婴中期的实力,却因为还没痊愈而只能发挥出七八成力量,更因为全力以赴,导致暗伤加重,境界更加不稳。也是因为这个,再加上一直耽误的伤势,才会在大会之后,境界掉落到元婴初期。
    现在想想,可真是蠢爆了。
    宗门也好,所谓的师恩也罢,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实力?只有自己变得最强,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再想报恩,也是挥挥手的事情。
    结果他完全本末倒置,才落到那样的下场。
    ……打住。
    禹天泽停止自己的再度反省,已经想过很多遍了,实在没必要每次回忆从前发生的事情时就来一次,这样太软弱了。
    自我埋怨是没用的,他只需要不再重蹈覆辙。
    元婴级别的战斗,更加夸张。
    不说是移山倒海,但挥挥手招来一座山峰镇压一下,又或者倒出一河之水冲刷一回,再或者让大地裂开几个大坑,再或者是做出什么冰天雪地啊、岩浆滚滚啊之类的效果,那都是小菜一碟。
    更别说,还有更多奇奇怪怪的手段,五花八门,比金丹级别的又好看多了,声光效果也强多了。
    没多久,主持人抽了个签,显示出下一场对战的双方。
    其中一人,就是禹天泽。
    ☆、连胜
    禹天泽周身雷芒闪动,整个人化作一道紫光,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场中。
    他负手而立,一身华袍鼓荡而飞,就显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概来。
    刚才那么多的修士里,就没有一人,比得上他这样的气度。
    牧子润觉得自己被闪了一下,赶紧坐好,准备欣赏自家峰主的英姿。
    同时,禹天泽的对手也上场了。
    禹天泽看着对面的人,觉得他简直长得獐头鼠目,不堪入目,不过在他意料之外的是,这家伙和上辈子他遇到的对手,居然就是同一个。
    只不过,上辈子因为他本身的实力下滑,导致这一场虽然胜利了,却胜利得很艰难,而现在嘛,却不一定了。就连他的境界,都比对方高了一重。
    对面那位英挺青年其实也觉得自己很倒霉,他就是个元婴中期,尽管他自己的实力还不错,可在整个宗门里,还真排不上一号人物――而禹天泽却是九阳门元婴境实打实的一把手。
    同为中级宗门,他刘张禾跟禹天泽对上,还能讨得到好么?
    更别说他们海江门跟九阳门那是纷争不断的竞争对手,禹天泽脾气又不好,对他铁定不会手下留情……刘张禾觉得,他已经可以想象出自己的惨淡下场了。
    刘张禾心里发苦,但面上还是很有风度地说道:“久仰禹兄威名,还请手下留情。”
    禹天泽冷酷着脸,没说话。
    他当然……不会留情。
    哼,这家伙现在倒是会装孙子了,上辈子怎么不见他这么客气呢?想起那时候他拖着“残躯”被这家伙讽刺得满头火,还被这家伙下黑手打得噎住一口闷血,他就想好好招待他一下。
    刘张禾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谦逊服软造成了反效果――虽说他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做都是错,可前世因今生果报,这见人下菜碟的做惯了,踢到铁板也是理所当然。
    于是乎,对战开始了。
    众目睽睽之下,禹天泽身上的雷光大盛。
    就在下一刻,他右手往前一抓,手指间,就出现了,一柄大锤。
    没错,他最喜欢用的法宝,形态就是那种满是棱角的长柄锤,锤头足有缸口大,而手柄则有三尺长,全由金属矿物炼制而成,重有千钧,非神力不能御。
    而且,每逢使出时,雷火之力都能顺锤而出,普通的法宝被砸上几下,也只有破碎的结局。
    牧子润有点惊呆了。
    他万万没想到,他家峰主用的是这样的法宝兵器。
    这该是……多大的力气?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就有了点危机感。
    假如他不小心惹了峰主生气,峰主又一不小心轻轻给他一下……
    他咽了口口水,决定回去得搜搜系统,找个什么金刚护体神功之类的练一练。
    不仅仅是牧子润,其他的围观群众――其实主要是可能会跟禹天泽对上的元婴修士们,面皮都有点发青。他们的身体很强悍没错,可是那柄锤子……好像更强悍。
    如果跟禹天泽遇上,要怎么对付?
    旁观人都这样了,可想而知,那刘张禾见到了,心情又该是如何的惊惧。
    他深吸一口气,绿着脸,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对漆黑的圆球。
    然后,他就迫不及待地丢了出去!
    禹天泽手臂一转,抡起长柄锤,就朝着那圆球一砸――
    “砰砰!”
    剧烈的爆炸声,冲天而起的火光。
    巨锤一出,什么都退散了。
    那圆球的确饱含着强大的能量,但这些能量在面对巨锤的时候,几乎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就立刻被砸了个粉粉碎碎的,连禹天泽的身子边儿都没挨上。
    紧接着,禹天泽也没停下,立刻晃身过去,抡起锤子对准刘张禾又是一通猛锤。
    刘张禾刚刚借助丢出圆球的工夫给自己释放了数层护照,还穿上了宝甲,可尽管这样,还是没来得及闪开,只觉得一股大力扑面而来,整个人被生生砸中,登时倒飞十丈!
    禹天泽冷笑了一声,没停下动作。
    他觉得刘张禾挺逗的,拿霹雳子来砸他这个雷火属性的修士,以为能拖延多少时间?要知道,这霹雳子根本就是用雷火能量炼制而成,威力很大没错,可对他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的。
    不过也是禹天泽想得简单。
    刘张禾不是不知道霹雳子用处不大,而是他一看到那长柄锤,就知道他不管祭出什么法宝都只有被打落损坏一途了。
    ――他就想不明白,又不是炼体的修士,明明就已经有很强大的雷火之力了,怎么还用上这种野蛮的法宝兵器了?不觉得太凶神恶煞了吗!难怪禹天泽不讨人喜欢!
    没办法,刘张禾面对禹天泽的连番狠砸,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护罩在一层一层地破开,他甚至没来得及用什么神通,就被砸懵了。
    然后他也顾不得别的,赶紧祭出一枚大印,有厚土之力,想要顶一顶。结果那大印刚刚化成一座土山,就被迎面而来的大锤砸开。他再放出一柄飞剑,还没发出剑气,就又给大锤砸了个弯。他还放出一条长绸,想着这回总可以以柔克刚了吧?结果锤子还是来了,只不过那长绸刚刚缠上去,就被锤子放出的雷火给烧了个焦黑……这可真是让人绝望。
    终于,最后一层护罩也摇摇欲坠了,刘张禾能感觉到那种可怕力量在不断地侵蚀自己,甚至让他觉得胸闷――终于,在他发现真元也消耗了七八成之后,开口认输。
    “我输了!”求放过!
    他声音刚落,护罩就碎了。
    而那一柄巨大无比的锤子,正堪堪停在了他的头顶……一尺处。
    如果他再叫晚上一点点,他的脑袋也就呜呼哀哉了。
    但尽管如此,刘张禾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压力,真是太大了……
    禹天泽冷冷地看了刘张禾一眼,收回手来。
    硕大的巨锤在他手里就如同羽毛一般的玩物,轻易地拿来拿去,毫无障碍。在这时,锤子很快缩小,又被他收回了体内。
    随即,禹天泽一转身,不去看狼狈的刘张禾,也没有出口说出什么讽刺的话,而是腾空而起,要回到石台自己的位置上去。
    属于刘张禾这部分的心结,在他抡了一通大锤子之后,就已经全都解开了。
    一片寂静。
    良久,才有以前跟禹天泽对战过的修士铁青着脸说道:“呵呵,禹道友实力又精进了,真让人自叹弗如啊。”
    另外一个同样被揍过的面皮发黑:“……看来禹道友这回必定能入前十。”
    还有个嘴角一抽:“是啊,的确不凡,哈哈。”
    但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人的心声大约就是……“希望不要再与我遇到”罢!
    禹天泽回去后,就看到小崽子急急忙忙站起身,对他说了句“恭迎峰主,峰主辛苦了”的话语,他刚才揍得很痛快,现在看到有人迎接,心情也很舒坦。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小崽子的眼里并没有惧怕,也没有谄媚,而跟以前没什么不同……顿时有点高兴。他想了想,冷冷地说道:“哼,不值一提。”
    牧子润顿了一下,然后禁不住笑道:“峰主自然最为厉害,愿峰主逢战必胜!”
    禹天泽神色舒缓些:“承你吉言。”
    后面的又打了几场,属于晋级赛,那些元婴上人们打得很热闹。不过也许是因为先前有禹天泽那么一手狠抡猛砸,后续人士对战起来,相较而言就要平淡很多。虽说武力值也都很高,术法也都很威风,可还是并没有哪个能比得过禹天泽的威风。
    牧子润看着看着,也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他想着,难怪他家峰主总是兴趣缺缺的,这真是没什么意思的。
    大概过了几个时辰,第一轮都打完了。
    禹天泽一一看过,心里也觉得奇怪。
    本来在他的记忆里,跟九阳门竞争激烈的几个门派里,还是有些好手的,但怎么这回全都看完了,印象里的几个也都瞧过了,但是都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以前对付起来特别困难的几个,这时候看起来,好像也不是打不过的样子。
    事实也跟他看出来的差不多,禹天泽接下来的第二轮,就遇上了上回把他打得很狼狈的一位乾易门修士,同样被他几锤子给抡下了场。接着第三轮,第四轮,他还真应了牧子润“逢战必胜”的祝愿,就没有落败过。就连曾经也闯进了前十的中级门派里比较强大的一个门派的首席弟子,也落败在他手下。
    禹天泽回归后,看着自己的手掌,略为怔了怔。
    如果说对上第一个对手时将其大败,已经稍微解开心结,再往后连连遇见曾经让他付出很大代价的对手们,又连连击败对方,就让他有点麻木了。
    禹天泽觉得,他似乎又明白了一点什么。
    这辈子和上辈子……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了。
    他从来都很自信,现在他也许可以更自傲一点――真正的自傲。
    ☆、主宗名额
    禹天泽这么一明白,本来陷入瓶颈的修为也蹭蹭蹭上涨了一截,现在是元婴后期巅峰,再多修炼一段时间、找个机会突破一下,就可以直接化神了。
    也是,就算禹天泽觉得自己背负仇恨重活一世已经想明白了所以突飞猛进,但不得不说,他潜意识里还是没有最初自信了的――很显然,因为他当初的蠢导致经常要失败惨胜,不能对自己抱有绝对自信那是十分正常的。
    可现在不同了,在经过那一通很爽快的对战后,禹天泽发现自己绝对没问题啊,以前难对付的那些人这时候看起来也不算什么嘛,所以自信就回来了。
    所以说,像他这样修炼雷火之道的,就是要有一种“舍我其谁”“普天之下唯我独尊”这样的气魄,雷者天罚,火者焚烧万物,要没有足够的自信,怎么能进步呢?
    禹天泽现在自信爆表,所以瓶颈自然而然就没了。
    ……简单地说,就是之前的气势差了点,现在全补了回来。
    禹天泽的气质,又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以前他是个高手,现在就是高手高高手,再以后一定会成为高手高手……高高手。
    中级、低级门派的排位大会,也就是元婴期的比较好看点,但是就算都是元婴期,底蕴不同积累不同,表现出来的实力,在高级门派眼里也还真是不够看的。
    在所有对战完成后,禹天泽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一届元婴期前百位中的第一位――元婴后期巅峰并上雷火之道再并上绝对不容忽视的绝强法宝,他不榜首谁榜首?
    九阳门的人见到了,都是欣喜若狂,而禹天泽本来只想得个前十的,现在得了第一,反倒淡然了。
    也是,他的心胸更广阔了,这点成绩,也就不被他看在眼里。
    不过也许是被禹天泽刺激到了,九阳门里还有一个修士也勉强挤进了前百……在位于第九十九位,这个人也算是掌门一脉,当初也并没有参加围杀禹天泽,因此,禹天泽对他也就没什么敌意。
    这时候,档次比较低的斗法都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九大宗门的内部循环赛。
    只是他们这些人的比赛,除了心邑门这个提供场地的可以围观以外,其他中低级门派里的人,就不能全都留下了。
    唯有能列在前百位的,可以被允许。
    于是其他人要先被遣散,九大仙宗的人合计了一下,还是老规矩地给他们颁发赏赐。
    九阳门这回的表现不错,因为禹天泽得了第一,又多了个前百的元婴,所以虽然筑基和金丹的修士表现仍是一般,但总体来说,还是成为了正罡仙宗麾下排位第三的中级门派,比起上一届的排位有所上升,得到的资源也多了些――这资源来自于正罡仙宗。
    而禹天泽作为榜首,除了本来就有的榜首级别的赏赐外,还可以自己选择特殊的奖赏,就是九大仙宗联合颁发的了。
    ――当然,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进入正罡仙宗潜修名额。
    在看到他这样的选择后,被派来发送赏赐的化神境上使,也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错,弄这个排位大会,除了九大宗门自己要由此分配利益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选拔人才,要让附属宗门里的优秀人士都进入主宗,也让附属的宗派们没有超越主宗的底牌。
    像禹天泽这样主动配合而且显然对主宗心存向往的,无疑就是他们要好好培养的对象!
    于是,这位上使很意味深长地看了禹天泽一眼,笑着走了:“你很好,我正罡仙宗,欢迎你早日前来潜修,洞府与资源,本座会替你安排好。”
    禹天泽傲气却不失礼数地回应:“那就多谢上使了。”
    上使离开后,同样在石台上的其他元婴,表情都很复杂。
    尤其那领头的长老,在看到禹天泽直接把装了榜首赏赐的储物袋收起来后,就更是脸色一变。
    不对,不对,在以往的每一次大会后,禹天泽都是只挑了挑一二件天材地宝后,就把其他的东西全都献给宗门的,这一次,居然自己直接收了?
    禹天泽也发现了领头长老的疑惑,他没准备跟九阳门撕破脸,就主动说了声:“本座再过数年便可进境化神,到时便要收下亲传弟子,自要给弟子准备些物事的。”
    领头长老听了,勉强笑了笑。
    主宗赏赐给前十位杰出元婴的,必定都是难得的东西,中低级的门派即使有灵石,也未必能够得到。从前禹天泽只是在百位里,所得到的已经很罕见,现在榜首,更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但这样独属于个人的赏赐,禹天泽愿意献给宗门,是他乐于回报,不献给宗门,宗门也不能强取豪夺――还有主宗在上头看着呢。更何况,前几次禹天泽都上交了,现在因为想收徒而不愿意继续,也没人能说他不感念宗门,不然宗门不就要背上剥削弟子的名声了么?
    只是这样的事在领头长老带队的时候发生,他回去难免就要受到一些责备的。
    同样脸色发青,甚至是更难看的,就是陈一恒了。
    禹天泽要去主宗潜修――光是这个,就打乱了陈一恒的很多计划。
    是,陈一恒是掌门之子,也有元婴境界,可他毕竟没有挤进前百,而他从这一次禹天泽的表现看,更加发现了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
    如果同在九阳门,他还可以利用身份慢慢去软化禹天泽,但禹天泽一旦去了主宗,他就算在九阳门有这样的地位,在主宗又算得了什么?
    除非禹天泽愿意把他带上……可显然,如今的禹天泽,对他压根就没到那个份上。
    陈一恒很失望,甚至,他很恼怒。
    与此同时,在内心深处,还有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几分畏惧。
    在看过了禹天泽使用巨锤砸人的场景后,他只要多看禹天泽一眼,都会觉得骨头有点发疼。以至于尽管禹天泽一如从前般容颜华美,也让他将放肆之心收敛了些。
    要是真的能跟他结成道侣,他恐怕要成为弱势的一方,那禹天泽,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居于人下者。如果是这样,他倒真有点犹豫了。
    为什么禹天泽的性情不能柔软一点?他被明鸢教导长大,怎么就不像呢……
    但陈一恒虽然这样想,却没有打算立刻放弃,好不容易跟禹天泽拉近了点关系,他可不能半路放弃。如果他能把握禹天泽的真心,也未必一定要以实力定上下。
    也许禹天泽能心甘情愿也说不定。
    陈一恒走上前几步,定了定神,笑着试探:“天泽,你怎么选了那样的赏赐?”
    禹天泽板着脸:“如今我实力已到瓶颈,如果在主宗潜修,或可突破。”
    陈一恒有些讶异,怎么这个禹天泽,舍得留他师尊一人在九阳门?别的不说,陈一恒是知道禹天泽对明鸢的敬爱之心的,他们师徒从前相依为命,后来禹天泽资质改变也不愿意离开明鸢,宁可一个人摸索修炼也没有接受宗门建议、拜入他人门下。这样的师徒之情,禹天泽怎么放得下?
    思忖过后,陈一恒有些狐疑,佯装寻常地开口:“那明鸢……”
    禹天泽很奇怪地看着他:“师尊如今已是金丹期了,日后的仙途自然要独自行走,我若一直不舍,反而对师尊不利了。何况如今有小师弟陪伴师尊身侧替我尽孝,我也可以放心追寻我自身雷火大道,传承我的法门。我如今另立山门,日后的心力,当投注在我弟子身上。”
    陈一恒愣了下,这说法……倒也没错。
    平常的师徒,弟子在结丹或者追上师尊后,就会另立山门了,禹天泽和明鸢这一对师徒,原本就很奇怪,竟然做师父的全然不能指点弟子,反而要让弟子费尽心力助师尊结丹。明鸢原本凭借自己不可能达到这程度,禹天泽帮他达到了,师恩早就全部回报,更别说,就连另立山门前,禹天泽也找了另一人侍奉明鸢,还有以前那么多的资源贡献,不管怎么论,都做得尽善尽美了。
    现在他想要收弟子,以后对明鸢,应该就会渐渐淡下来。
    但是,如果禹天泽不会再如以前那样在意明鸢,那明鸢的用处……还有多少?
    陈一恒承认,他是很享受明鸢对他的爱慕,可更多的,他需要明鸢来帮他吊住禹天泽,起码因为明鸢,禹天泽就不能完全无视他。
    只不过,现在他却拿不准了。
    如果不是禹天泽,像明鸢那样的几乎没什么发展的金丹,他还真没有太大的兴趣……为了将来在道侣那里的名声,恐怕都不会收作男侍,至多露水情缘,也就是了。
    所以,陈一恒如今想着,是不是趁明鸢和禹天泽还没有淡化师徒之情的时候,让明鸢去找禹天泽拉拉关系,让他跟着禹天泽一起去主宗潜修。
    他记得,这种在大会得了名额的修士,自己是可以带上一个人同去的。
    ☆、跟随者确定
    很快九阳门就得先离开了,禹天泽想要尽快摆脱这个门派,就找正罡仙宗的人申请了一下,决定先回宗门收拾东西。
    很自然的,主宗允许了――优秀的苗子想快点过来,也是主宗实力的一种表现嘛!
    于是,禹天泽牵着牧子润,到底还是跟着九阳门一起走了。
    一路上,就比较沉闷。
    领头的长老心里不断盘算着要怎么向掌门交代,陈一恒则默默思考让明鸢哄到禹天泽的可能性,其余的弟子长老们,则觉得这样的气氛很压抑,当然也就纷纷闭嘴,以免被人惦记上。
    就这样,很快回到了九阳门。
    禹天泽照旧我行我素,在宗门外直接把雷鹰王放生后,就夹着牧子润,直接遁去了自己的雷火殿。
    然后他把牧子润放下后,就弹指打出数道手诀,整个化作了一道雷光,笼罩在雷火殿上,就如同一张巨网般,极快地收缩。
    没过多久,那网越缩越小,雷火殿被困在其中,居然也越缩越小了。
    牧子润有点惊讶:“峰主,这是?”
    禹天泽对他的态度不坏,回答道:“带去主宗,做山府。”
    牧子润懂了。
    所以说,他家峰主是连家一起搬走了吗……这还真是收拾东西,无一遗漏。
    过了一会,禹天泽把雷火殿彻底收进储物镯里,而就在这时候,牧子润也收到了下面那些妖灵们传来的讯息。说是……明鸢真人想见徒儿。
    禹天泽的脸色一瞬变得难看,随即,又有些讥诮。
    用脚趾头想,他都知道肯定是陈一恒去搬弄口舌了,要不然等他走了,想折腾不就折腾不起来了?不过……现在他倒要去瞧瞧,那两位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想好了,禹天泽夹着牧子润,转头奔向了吟霄峰的明华府。
    牧子润感受着耳边呼呼的风响,对自家峰主的雷厉风行,又有了新的认识。
    好吧,他真的很习惯了。
    两个人就来到了明华府。
    在洞门口,还是那些美丽的草木妖灵迎接,也是她们,在见到禹天泽后,半点也不敢阻拦。
    禹天泽就牵着牧子润大步走进去,还是在同样的地方看到了他那个总是跟花花草草打交道、最喜欢悲怜悲悯的好师尊明鸢。
    不过出乎意料的,陈一恒不在。
    难道是他误解了?
    还没等他脑子里过上几个念头,禹天泽就感觉到了一股恶寒。
    一抬头,原来是明鸢正用一种三分伤感五分幽怨两分难舍的目光看过来。
    让禹天泽有点发毛。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位好师尊还有这样的本事……
    禹天泽表情很冷淡,说道:“师尊,弟子得了榜首,如今自觉瓶颈,便有意前往主宗潜修。再过三日,即将前行,特来与师尊告辞,望师尊好生保重身子。弟子自会交代,日后由师弟代为侍奉师尊。”
    咱们还是别看了,赶紧进入正题吧!
    明鸢的表情有点僵硬:“天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